笔下文学

搜索"若水河畔淌流觞"相关小说

若水江湖 若水江湖
原本年幼的两个人无意间被困于一个山谷,从此相依为命,直到十四年后再入江湖,各自闯荡属于自己的江湖。。。。。。
隐之殇 水隐流觞
前些天又看了一遍《天龙八部》,心中感慨万千,深深沉醉于萧峰的英雄气概之中.《水隐流觞》,是萧峰死后十五年的故事.酒楼打工的小二哥,兼私塾胡...
凤凰河畔 凤凰河畔
坚毅的顾家姐弟,历经生活、工作、事业的磨难,努力与奋斗在现实的世界面前苍白无力,这个世界哪里存在心灵鸡汤!
那时窗前听雨 屋水河畔
屋水,又称辋峪河,流域葫芦岔形,大部分属秦岭北麓山区,长56.7公里,流域面积534.1平方公里。是灞河的最大支流,有东西二源,各水系纵横交错,造...
丰色浅浅 洣水河畔
【【“我们的力量”主题征文大赛】参赛作品】本小说根据民国时期的真实故事改编。家住洣水河畔不远的小村庄,一个穷苦人家里有四个儿子,为了求德生...
雨东觞 觞歆
【【武侠百万大征文】参赛作品】古代战争,连接着的生与死其实更多,更惨,宁肯负天下人,也别负一个人。
觞家珞白 白夜觞
他本拥有着最为高贵的血脉,却在一出生时就被定了死罪;他不曾享受父母疼爱,隐姓埋名,孤独的活着!没有谁的命运是生来就被注定的,每个人都有...
雪花冰羽 流觞书店
【【“飞文舞墨,书写征途”原创文学征文大赛】参赛作品】流觞书店,一间坐落在街道僻静角落的小小旧书店。书架上没有流行的新书,只有较为老旧的文...
若水河畔等你 天下位
【【“2020玄幻王”主题征文】参赛作品】苍云大陆,强者为尊,只要你够强,便能制造法则。
运河畔 诸天万界陈观水
穿越在不同的世界,用不同的方法去作死。从一个世界跳到一个世界,每一次都是新的开始,每一次都是新的风景。
问年 长亭若水
八千里中原山河的守护者,武术世宗天曦阁,在风云流转中守护了中原几千年。过刚易折,天曦阁却在一场阴谋下土崩瓦解,惨遭灭门!他,是天曦阁最后...
陌北杳 凡尘若水
风习袅袅,盈水展千华,飞檐亭角清铃响。犹记当初,你回眸莞尔,一笑倾城百日香。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桃花树下,一吻情深,有你,足矣
林耽澈 若水歌
若水歌起,万灵归真。无法之道,四极合一。流风回雪,翩若惊鸿。
星空月谈 若水依依
何依依是难产儿,她的生日是母亲的忌日,父女俩一直相依为命,在父亲的培养下,成了一名出色的婚纱礼服设计师,在一次求签问卦中,依依用她的生...
洗月青空 若水之名
若水,出生在水里。父亲想要给她起名“落水”,娘亲嫌不吉利,哥哥说:上善若水,又有水神若水,不如就叫若水吧。  若水从小亲水,每日泡水不生病,在...
千山雪人 凌云若水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故城烟 半世流觞,良人未归
一把断了的剑,能否延续神话一支断了的萧,能否再出神曲松开的手,能否再次牵上江湖恩怨,快意情仇!江湖情仇,在此演绎
墨镜水 墨镜水
万年前的英雄,在现代苏醒。为了世界的安慰,和人们的幸福。和魔王大战。  历经生死,艰苦磨难。锻炼他们的毅力,坚韧,刚强。
觞水 千年夜未央盼君归来
夜未央,一个来自新新世界的女灵魂。人家“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看她,未央呢,“三百六十行,行行都在行”,却不曾想到,亲妹妹竟然会痛下杀手,...
我渴望力量 若水向东流
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  治病救人简单,可这医治人心可就艰难了。  有些人虽有健康的身体,心灵却是残了。  卫玠决心拯救那些堕落之人,劝人向...
悠然雪洛 若水未染
“公子如何称呼?看公子这倾城之姿,我猜……你是龟毛天师的男宠对不对?!”某女不知死活的随意猜测。“速查此人。五代之内,根系皆清。”某天师发誓,千...
若流云兮回雪 Kiss:爱若音弦
恋爱,就像钢琴上的琴键,黑色,白色,一个是你,一个是我,多么简单,却可以编织出世界上最动听的音符。
高空中的鱼儿 低水高流
每个人内心所追求的东西被解剖出来以后还能用对错来评判吗?
一宿千觞 承华水恋
恋爱中的我们都是傻子,智商都变得很低,这一站,她摆脱了渣男,下一站,她遇到了他,“混蛋!走路不带眼睛啊!!!”,“滚!”,腹黑男对上女汉子,欢喜冤...
云流客 云流
“踏海闲观千重浪,临崖身沐百丈风。兴起鸣歌荡舟去,浮沉自乐天地间。”客官若是信得过在下,那么登上此舟,我将带众位进入一个奇幻美妙的仙侠世...
水若流云 清霞天赋
“大人,这是小人用了三百多年才采集到的一瓶九虚玉露,献给您。”  “哎哟,这怎么好意思,这么贵重的东西,那边有一个柜子,你随便找个地方放吧。” ...
问宸公子 世若流云
前世,他为心心念念的‘母亲’所杀;今生,抱着复仇目标的他,被神神叨叨的兄弟、呆萌幼稚的小女友所累,高冷画风被硬生生逆转为傲娇画风,并在逗比...
飘若坠 若坠
陆若坠,一个普通人,一个你永远也猜不透的人普通人。  他不是一个怪人,但他比任何人都怪。  他不是一个君子,也并非一个小人,  不错他只是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