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先志:武倾天下 > 第三百四十五章 进入天牢

  第三百四十五章进入天牢
  当年一代神偷走遍天下。来无影去无踪,争执春风得意之际,因为一时的心高气傲,被莫云教唆,夜闯王庭,不知盗取了什么机密,为被王庭满天下追捕,而同一夜,一代神医在巧合下,听到不应该听到的秘密,吓得魂不附体,以后就从此在王庭消失,过着隐居的生活,也被王庭秘密追拿。
  如今神医和神偷两大传人会面,那一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彼此心知肚明,会意得一笑,搞得天若有些莫名其妙,只觉告诉自己,这两个人虽然第一次见面,但好像有什么事瞒着他。
  看到倒在血泊中轿夫和侍卫。天若心中一紧,问道:“素姑娘,这么晚了,你这是去哪里啊。”天若也很惊奇,素雪颜现在被困太医院,难有自由,像这晚这么堂而皇之的出来,应该是第一次吧。
  因为丞相府一战,林家保护好了皇帝的左膀右臂,心腹梁丞相,所有龙颜大悦,对林家表示了赞赏,也为了安抚林言的心,所有接着医治段缘一事,特例素雪颜可以踏出太医院。同时表示,日后看她表现,酌情处理,会给愈来愈多自由出入太医院的时间。
  林言是一代人才,日后必定继承林家,而林家对王庭的作用,是不可估量的,皇帝知道一直用素雪颜强行束缚林言,时间长了,必然激起他的抗逆心里,所以该是时候了。
  天牢防卫甚严,段缘能够逃脱,幕后的黑手一定有无孔不入的势力。就是这一点让皇帝心中始终压着一块石头,故此连夜派出素雪颜,医治好段缘,然后查明真想,好及时将这股势力连根拔起,不然只怕后患无穷。
  “哦,丞相府抓到了一个犯人,关押在天牢,神志不清,所有特命我去医治。”素雪颜并未知道此事的影响,很随意就说了出来,天若却是心中一震,然后感觉一阵天旋地转,最坏的情况发生,恩师段缘果真被关在天牢,这下救人就麻烦了。
  “多谢,诸位相救,小女子还有要事要办,改日登门拜谢。”素雪颜清丽的面容,带着一点不通人情世故,不经意得横了薛义一眼。好像在威胁着什么。
  薛义赶紧把头一偏,仰天吹起了口哨,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而天若怔在原地,久久不能回神,好像丢了魂魄一样。
  千守城得知段缘被困天牢,心情也沉到了谷底,他认段缘做老大,自然是对他敬重,崇拜,现在得知老大有难,心底逐渐乱了起来。
  就在素雪颜转身离开之际,天若心念电转,开口道:“素姑娘,我一事不知,是否可行。”
  素雪颜回头,疑问道:“什么事?”
  天若看了一眼,横七竖八躺在血泊中的侍卫和轿夫,鼓足了气道:“刚才那些蒙面人是为刺杀你而来,我怕他们会去而复返,还是保护你去天牢为妙,不然你要是伤了一根头发,我不好向林兄,静儿交代。”
  闻言,素雪颜看着保护他来的侍卫,抬着他来轿夫,那死不瞑目的眼神,想起刚才凶险的一幕,心中一阵心悸。就如同天若说的那样,最怕对方不死不休,去而复返,有人保护当然求之不得,只是面露为难道:“天牢不是什么人都能进入的,恐怕你们。”
  “没关系。”千守城一手指着已经死透的侍卫道:“我们可以换上他们的衣服,陪你去。”千守城知道天若的用意,在得知恩师被困天牢之后,因为不放心,还是要冒着凶险,去看上一眼,想到老大有这样一个徒弟,心中一阵宽慰。
  “那好吧。”素雪颜很轻松就答应了,转过身道:“我要赶路,你们快点换上衣服吧。”
  闻言,天若等人面色一窘,纷纷跑到黑暗的巷子里,忙手忙脚得换上了衣服,一想到即将要去天牢,几人心中就狂跳,只希望能一帆风顺。
  “恩公,若果见到你恩师,你会不会出手。”薛义担心问道。若果天若看到恩师受苦,只怕一时忍不住出手,这样一来,把祸患带进天牢的素雪颜就成了罪人。
  天若也知道薛义的担心,艰难得摇摇头道:“我只是想知道,师傅的状况,到时候我如果要冲动,你们一定要在旁边提醒我,我不想救了师傅,害了素姑娘。”
  三人换好衣服,装成保护素雪颜的侍卫。一行人逐步逼近天牢,看到那高高的黝黑的高墙在黑暗中有一股阴森的气息,两扇紧闭的铁门给人一种牢不可破的感觉,守卫们目光冷漠的眼神绝对是见惯了杀戮,仿佛像人们昭示,这是一个有去无回的地方。
  情况就如当初太煞进皇宫那样,由素雪颜手持太医院和皇上两道令牌开路,天若等人轻而易举就进入了这个让天下群雄变色的天牢。
  天牢中心的位置,就是关押犯人的牢房,在外这是一间平淡无奇只是有一点大的房子,薛义轻轻触碰了墙壁,发觉极为厚实,根本不是人力能够打穿,而出口只有一个,要是被一堵,就是绝世高手也要玩完。
  天牢深入地下,又用这么厚实的石壁封堵,难怪无人敢犯,除非有知晓密道,不然一旦身份被揭破,那就等同去了阴曹地府,是有去无回了。
  就在素雪颜准备进入牢房之际,一个洪亮的声音突然从不远出响起:“原来是医女素雪颜来了,我铁大山恭候多时了。”
  来者步伐稳健,负手而来,目光如鹰,一身甲胄,带着一股深不可测的气息,正是负责天牢的看守长铁大山,向着素雪颜面无表情道:“素姑娘来此,为何不通报我一声,我好出来相迎。”
  “本姑娘区区一个太医,怎能劳动铁大人。”素雪颜轻轻一笑,而天若等人已对铁大山的突然出现,感觉今晚的天牢之行,恐怕不会一帆风顺了。
  “这几为是?”铁大山紧紧盯着乔装成侍卫的天若三人,目光带着一点困惑。好像是看出了一点端倪,这让素雪颜心中一紧,回道:“这是皇上派给我的侍卫,特意护送我而来。”说话间,天若三人掏出了从侍卫身上搜刮而来的令牌,以证明自己的身份。
  “既然如此,那就请素姑娘随我来吧。”铁大山当然不让得在前面开路,这让天若等人心头一跳,他们看得出铁大山是个高手,不然也不会委以重任来看守这关押着无数穷凶极恶的天牢。
  事到如今,退只会引起铁大山的怀疑,天若等人把心一横,相信只要遮掩的好,就能顺利过关,心中反复提醒自己,一会儿见到恩师,千万要认出一时的冲动,不然真的要害了素雪颜。
  天色本就较黑,只是一抬进牢房,就好像一个人突然闭上眼帘,黑的身手不见五指,好在铁大山点起了一个火把,照亮了四周,冲着众人冷笑道:“诸位抱歉,天牢内,只有进入的时候,才能点起一个火把,而且出来的时候,都要细致核对,一个火把都不能留在天牢内。”
  闻言,天若等人心中一寒,要知道天牢深入地下,本就不见天日,若是没有火把照明,即便能逃出牢笼,但要在复杂而黑暗的天牢中走出来,就要慢慢摸索,只怕饿死也未必能走的出来。
  “一个火把,虽然不够亮,不过希望大家克服一下。”铁大山漫不经心的说着,然后自顾自往黑暗中走去,UU看书www.uukanshu.net此时知道天牢是何等黑暗,一步不敢落后,紧跟在铁大山身后。
  段缘被关在第七层,要走一段路,期间天若接着有限的火光,隐隐看到牢房中,那些犯人颓然躺或坐,有得卷缩在墙角,衣衫褴褛,头发又乱又脏,最让人心悸的是,他们的眼神空洞,就像完全没有了灵魂一样。
  也不知这些犯人在这里关了多久,十年还是二十年,置身在这样一个暗无天日的地方,一辈子没有再见天日的机会,这绝对是一种可怕的精神折磨,就是心志在坚定的人,在这里呆上数年岁月,品尝那种绝望的滋味,恐怕也会精神崩溃。
  不仅是天若,就是薛义和千守城也产生了一股害怕的心绪,就是死也不希望自己被永生关在天牢,然后余下的日子与黑暗为伍,慢慢无助得等待老死,想想这种精神折磨,就不寒而栗。
  第五层,第六层,当到达第七层之后,铁大山在一间牢房面前停下脚步,回头意味深长得笑了笑道:“诸位,我们到了。”
  然后众人听到了一句,让所有人都心惊的话,只听铁大山用一种冰寒的语气道:“欢迎你们自投罗网,应天若,薛义,抓到你们一定是大功一件。”
  “是吧,公主殿下。”铁大山话音未落,天若敏锐感觉到身后九个脚步声,纷至沓来,关燕一身白衣,窈窕身影,从黑暗中一跃而出,伴随而来的是她贴身的八个侍女,目光是从未有过的冰寒。
  某年某月某日,但一切来的猝不及防,天若发觉,这一刻突然撕心裂肺。
  更多手打全文字章节请到【神-马】【小说-网】阅读,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