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鬼王独宠腹黑嫡妃 > 第二百五十一章 你怎么就不喜欢呢
第二百五十一章你怎么就不喜欢呢
  
  墨晴柔跟墨如眉的婚期定在二十七天之后,日子紧的很。
  
  因为是庶妃,所以墨晴柔需要准备的并不多,礼节也并不多。
  
  而墨如眉却因为是独孤淳的侧妃,所以相对来说麻烦些,也风光些。
  
  既然成文帝已经允了,独孤淳便不能反悔,宁夫人派人张罗此事,该给的体面还是给了。
  
  大皇子府还派了两个嬷嬷来,专门来教导墨如眉一些规矩,还有便是在她出嫁前随身伺候。
  
  如此在墨府,倒是真没人敢为难她了。
  
  不过二十多日,眨眼即到。
  
  一大早,墨府上上下下便忙碌的很。
  
  不过,没人去敢吵清雪苑的安静。
  
  宸王殿下天天来,谁都知道那位四小姐是宸王的心尖宠,所以没事谁敢去碰钉子。
  
  因此,府中一片忙碌,墨雪颜却睡的极好。
  
  直到临近晚上的时候她才起来。
  
  梳洗一番,吃过东西,跑去看热闹了。
  
  今个还真有热闹可看。
  
  也不知是为了同一吉时,还是为了争抢什么,花轿同时上门。
  
  因为不是迎娶正妻,所以独孤淳跟怀王不会亲自上门。
  
  独孤淳待墨如眉也只是一时新鲜,所以对今个的喜宴,并没多少感觉。
  
  如果不是担心丢面子,根本就不会办的这么隆重。
  
  大皇子府跟怀王府似乎一直不怎么和气。
  
  所以,两方的人马同时到了墨府外,将所有的道路堵死,谁也不让谁。
  
  墨晴柔跟墨如眉穿了嫁衣,盖了盖头,被人搀扶出了府。
  
  墨如眉这边因为有宁夫人的照顾,所以并不算寒颤。
  
  喜娘搀扶着她,两个嬷嬷在后面跟着,那气势根本不是墨府的丫头能比的。
  
  墨晴柔虽然是庶妃,不过胜在背景硬气。
  
  墨亿湘专门派了自己的丫鬟来送墨晴柔出嫁。
  
  陈氏又心疼女儿,嫁妆添补了不少。
  
  所以现在的情况,自然是谁都不让谁。
  
  墨雪颜坐在院中一颗梧桐树上,看着两方人马因为谁先走而大吵不休。
  
  两位新娘子被拦在后面走不出去。
  
  大皇子府的嬷嬷不悦道:“墨大人、墨夫人,五小姐可是大皇子的侧妃,侧妃与庶妃孰轻孰重,我想墨大人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
  
  本是大喜的日子,两方人在这闹,墨诚也是不悦的很,皱眉道:“让五丫头先过去。”
  
  事到如今,他也算是弥补对这个女儿的愧对,给她一份体面,让她上花轿。
  
  “不行!”
  
  陈氏站出来阻拦,面色铁青道:“柔儿乃墨家嫡女,她不过是一个义女而已,最多也就算个庶女,怎能先上花轿,嫡庶尊卑不可坏。”
  
  女儿已经成了庶妃,这是无法改变的事实。
  
  但上花轿就这么一次,决不能落于人后。
  
  “墨夫人,嫡庶尊卑固然是该遵守,但五小姐被册封为大皇子侧妃,以后二小姐见了她是要行大礼的,身份有别,二小姐绝不可以先走。”
  
  那嬷嬷也不肯相让,她护卫的可是大皇子府的尊严。
  
  墨如眉已经盖上了盖头,不能说话。
  
  但她并没有任何让步的意思。
  
  以后也绝不会再向墨晴柔让步!
  
  众人僵持了许久,双方都有不少人,所以论起武力,都不是很差。
  
  整整过去半个时辰,谁都没有让开,外面的花轿还停着,天已经黑透了。
  
  百姓们知道今个墨家两位小姐出嫁,所以都来观看。
  
  结果看了许久,也没见新娘子出来,不禁议论纷纷。
  
  “我们王爷乃是大皇子的亲叔叔,二小姐嫁过去,可是大皇子的长辈,晚辈让长辈自然是应该的。”
  
  怀王府的人也在激烈的反驳。
  
  “就算怀王是长辈,可怀王的庶妃与我们殿下的侧妃,仍旧不能比。”
  
  大皇子府那边的人也越来越凶。
  
  似乎是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一时间众人都僵持在了一起。
  
  眼瞧着吉时就要耽搁了。
  
  墨雪颜靠在梧桐树上,吃着东西看热闹,最后都差点睡着了,睁开眼睛一看,结果两方人马还在争吵不休。
  
  四姑娘起了坏心眼,忽然冲着众人喊了一声道:“吉时已经耽搁了,再耽搁下去,你们就不怕自己的主子怪罪么?”
  
  “要我说吧,你们说的都有道理,都没错,所以到底谁先出门,不如各凭本事,谁的脚步快,谁就先走。”
  
  墨雪颜这话一出,下面的人顿时一愣。
  
  随后双方人马的领头人,同时对自己的人打了一个手势。
  
  然后便见两方人马急忙扶着新娘子向门口挤去。
  
  外面两顶轿子的轿夫原本已经累的蹲下了,见此一幕也瞬间站了起来,准备随时抬着轿子走。
  
  墨如眉跟墨晴柔都不是有功夫的人。
  
  被一群人簇拥着向前挤,真是苦不堪言。
  
  大皇子府的人精明着呢。
  
  那嬷嬷见谁都挤不出去,立刻对一小丫头使了个眼色。
  
  小丫头会意,忙挤了过去,好不容易走到墨晴柔身边,趁着大家都在争抢的时候,一脚踹在了墨晴柔的腿上。
  
  “啊!”
  
  墨晴柔痛大呼一声,一下跌在地上,连嫁衣都弄脏了。
  
  趁此机会,喜娘扶着墨如眉走了出去,上了花轿,先行一步离开。
  
  而墨晴柔挨了那一脚,有些严重,在地上坐了好大一会,方才起来,忍着痛上了花轿。
  
  最终这一场争执,以墨如眉先行一步终结。
  
  四姑娘出了个坏主意,让双方挤成一团,摔倒了不少人。
  
  所以迎亲的队伍回去的时候,许多人都灰头土脸的。
  
  甚至连下轿的新娘子,大红的嫁衣上都染了不少灰尘。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是千里迢迢来和亲的呢,居然弄的这么狼狈。
  
  看过热闹之后,墨雪颜飞身而下,叫人备马跑去了皇宫。
  
  独孤邪进宫去了,晚些时候会回来,答应陪她去街市逛逛。
  
  所以四姑娘便迫不及待的去接人了。
  
  别家的夫人小姐,无不天天呆在闺阁里绣花弹琴。
  
  就连那些王妃皇子妃,也很少出门。
  
  即便出门不是小轿,便是马车。
  
  哪有跟墨雪颜这样的天天到处跑。
  
  墨雪颜就站在皇宫不远外,靠在墙上,逗着马儿玩。
  
  “小九九怎么还不出来,我都快饿死了。”
  
  墨雪颜摸了摸枣红色的小马,低着头不满的嘟囔着。
  
  那小马是独孤邪送给她的。
  
  年纪很小,不过脚力不错,而且对主人很温顺,对陌生人却很排斥。
  
  除了墨雪颜跟独孤邪外,没人能碰它。
  
  所以墨雪颜很喜欢这匹小马。
  
  马儿似乎觉出了主人烦躁的情绪,顿时嘶叫一声,而后伸着脖子在主人身上一个劲的蹭。
  
  “对了,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
  
  这匹小马才送来不久,还没有名字,墨雪颜一时兴起,要给小马取名字。
  
  小马又叫了一声,似乎很是开心。
  
  墨雪颜想了想道:“你是一匹枣红色的马,长的这么好看,不如我叫你小红怎样?”
  
  隐在暗处的隐卫听了这话,顿时风中凌乱。
  
  小红……
  
  便是让他们给马儿取名字,也不能叫小红啊。
  
  小马很不乐意,开始大声的叫。
  
  墨雪颜挠了挠头道:“真是个有灵气的家伙,居然能听懂,既然小红不好听,那我叫你小花吧。”
  
  小马又开始叫。
  
  墨雪颜蹙眉,掰着指头数,“你看我认识的人中有叫小白的,有叫小黑的,还有叫黑毛跟黑鸟的,都是我给取的,他们也觉得自己的名字很好听,你怎么就不喜欢呢?”
  
  其实小白跟小黑就是一个人,墨大公子的随身侍从墨离白。
  
  真是可怜了离白公子莫名的就变成了离黑。
  
  不远处,有道人影伫立很久,目光些许复杂。
  
  他静静的站在那听她自言自语,而且还是一些乱七八糟的话。
  
  到底是不懂这样的女子怪怪的,九叔为何会如此喜欢她。
  
  同样他也不懂,原来对她那般厌恶,为何现在对她不但没有丝毫厌恶,反而一直想去了解与她有关的事。
  
  站了许久,独孤烨走了过去,目光清淡的看着她。
  
  墨雪颜好像没有看到他似的,依旧在那跟那匹马说话。
  
  最后站累了,索性搂着马儿的脖子,靠在了马背上,一点形象也没有。
  
  这样的她,放到皇宫里,早被人杀了,一点规矩都没有。
  
  可就是这样的她,独孤邪却是认准了一辈子。
  
  “你……”
  
  独孤烨开口,刚刚开口,却又不知道说什么。
  
  墨雪颜回过头来看他,目光里染了几分疑惑。
  
  她知道他已经在那站了很久了。
  
  她以为他不会走过来,可到底是她猜错了,
  
  “太子殿下有事?”
  
  墨雪颜依旧搂着马儿的脖子,很是平静的问,目光一片清明,没有爱也没有恨。
  
  不知为何,看到她这样的眼神,他反而有些恼。
  
  这个女人当真一点也不在乎他了。
  
  “你在这等九叔?”
  
  到底是压住了心中那份不悦,他随口问了出来。
  
  墨雪颜点头。
  
  之后,便又是长长的沉默。
  
  独孤烨不知道该说什么,面色有些尴尬。
  
  墨雪颜倒是没有任何尴尬的意思,独孤烨不跟她说话,她就继续无聊的逗马,是不是摸着扁扁的肚子,面上露出几许抱怨的神色。
  
  那男人再不出来,她就饿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