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穿梭在武侠世界的剑客 > 第一百三十八章 胜你,胜天下;败你,败众生

  “也罢,即来则安,不过比起你来,我想我应该也是幸运的。”看着一言不发的林叶,轻笑了一声,独孤凤向前走了两步道:“二十一年,我比你多出了二十一年修炼的时光,这二十一年之中,我的脑海之中无时无刻,不回忆着当日你黑木崖上的那一剑,这二十一年我只接触过一种武器,也只接触过一种武功,那就是剑与剑法。”
  
  “那你明白剑了么?”看着独孤凤,林叶嘴巴微微张开。
  
  “何须明知故问?”红袍无风而动,双眼冷视着林叶,独孤凤缓缓道。
  
  无形的剑意自独孤凤身上绽放出来,萦绕四周久久不散。
  
  感受到这逼人的剑意,林叶手中的长剑突然发出一阵轻鸣,仿佛是在兴奋,又仿佛是在欢鸣。
  
  “那你的道又是什么?”看着独孤凤,林叶手中的剑轻轻挪移,开口道。
  
  “胜!败!”不加掩饰的战意,欲欲跃试的长剑,独孤凤看着林叶凝声道。
  
  身上的剑意,愈发的凌冽,给人一种逼人心魂的震慑感。
  
  “胜!败!”看着剑意逼人的独孤凤,林叶嘴中轻念了一遍。
  
  “胜你,胜天下!败你,败众生!”看着林叶,独孤凤一字一顿道。
  
  “哈,那林叶期待你的剑道,期待你胜我,败我!”听见独孤凤的话,林叶突然大笑起来,随后笑声突然止住,双目紧紧盯着独孤凤凝声道。
  
  一刹那间,空间仿若静止,时间仿若停顿。
  
  两人的剑意仿佛在展开了无形的争斗。双双对视正午的太阳悬挂在天空之上,两人便站在这炽热的日光之中,汗水顺着脸颊滑落。
  
  是天气的炎热,还是精神上那无形的交锋。
  
  突然两人的剑意为之一松,只听一阵破空声传来。远方一道白色身影不断接近,却是那慈航静斋的师妃暄。
  
  “妃暄见过独孤小姐,林公子。”只见师妃暄一身淡蓝色的长衫,随风飘动,身后背着那古风古色的长剑,朝着林叶与独孤凤拱手道。
  
  “你来做些什么?”看着师妃暄。独孤凤眉头微微皱了皱,凝声道。
  
  这语气却是十分不客气,显然独孤凤对于师妃暄没有什么好印象。
  
  “妃暄得到消息,听闻林公子被阴后等人围攻特来相助,只不过不曾想独孤小姐。先妃暄一步。”对于独孤凤的语气,师妃暄丝毫没有动气,甚至连神色语气都没有变化,只是脸上带着丝丝歉意,轻声说道。
  
  “哦,他被围攻,难道不正是你们所期望的么?”听见师妃暄的话,独孤凤仿佛听到了一个很好笑的笑话。不由得轻笑了一声,随即摇了摇头朝着师妃暄道。
  
  听见独孤凤的话,林叶却是微微皱了皱眉头。将目光转到师妃暄的身上。
  
  “妃暄从未有过设计林公子的做法。”听见独孤凤的话,师妃暄眉头不由得微皱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对着林叶说道。
  
  听见师妃暄的话,林叶却是能够感觉到其的确并无说谎。
  
  而且从之前看来,阴葵派与那代表铁勒的曲傲显然关系密切,再加上那任少名乃是阴葵派在江南重要的人物。同时也是曲傲之子,有着几层关系那阴葵派如此大费周章的对付自己倒也说得过去。
  
  “你自然没有设计。只不过你却是将你的行踪泄露罢了,不是吗?”听见师妃暄的话。独孤凤缓缓走了两步,看着师妃暄缓缓开口说道。
  
  听见独孤凤的话,林叶双目之中不由得闪过一丝精光,脑海微微一动,却是瞬间明白了这话究竟是何意思。
  
  为何师妃暄会唯独选择范采琪为自己特意准备的这一艘前往洛阳的商船?
  
  真的是当时已经没有了其他的商船了么?
  
  还有当时为什么净念禅宗的四大金刚护法在师妃暄之前就已经在那货船上了?
  
  这其中却是早就已经安排好了的,而范采琪安排的这商船,以及自己上船前往洛阳,只不过适逢其会罢了,正好撞在了师妃暄的枪口之上。
  
  “只不过我却是很好奇,究竟你运送的是什么东西,竟然值得这番算计,而且明知你护送那东西前往洛阳,阴葵派等魔门,竟然不从中拦截,反而转头来对付我。”看着师妃暄,洛阳缓缓开口道。
  
  这却是林叶十分不能够理解的一件事情,虽说自己得罪了阴葵派,但是显然阴葵派一开始的目标并非是自己,而是师妃暄运送的东西。
  
  若说绾绾与边不负对付自己乃是顺手罢了,但是后来在洛阳之中封锁街道则显然不符合阴葵派的利益。
  
  能够让曲傲,祝玉妍以及阴葵派当代传人绾绾,还有边不负甚至其他魔门高手一聚洛阳,显然不可能仅仅只是对付林叶,他们为的必然是师妃暄所护送的东西。
  
  但为何他们会暴露自己,甚至引起各方注意,进行封锁街道?
  
  “这一点妃暄也不明了,不过依妃暄猜测,恐怕他们是以为林公子同样乃是与妃暄一伙,妃暄将东西转而交给林公子,而自己则是明面上的诱饵。”师妃暄听见林叶的问话,脸上也是露出了不解之色,随即摇了摇头说道。
  
  这理由却是牵强至极,但是除此之外林叶却也实在想不到其他的可能了。
  
  总之就如同一团乱麻一样,实在让人想的头痛。
  
  听着师妃暄的解释,林叶微微皱了皱眉头,并未答话。
  
  随后只听师妃暄道:“此番见林公子并无大碍,妃暄却也是心安了,既然如此,妃暄告辞了。”
  
  说罢也不等林叶等人反映,便连续三四个腾挪离开了林叶的视线,却是来去如风。
  
  “你真心她的那一番鬼话么?”独孤凤看着皱眉沉思的林叶,不由得嗤笑了一声道。
  
  微微摇了摇头,随后又点了点头,林叶开口道:“那一番话牵强至极,听上去任谁都不会信,但是除此之外,我却又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理由能够解释的了。”
  
  听见林叶的话,独孤凤也不由得一阵沉默,若是让独孤凤来想,她却也是想不出除此外还有什么理由。
  
  “罢了,罢了,真是让人无了兴致,这一战暂且押后,届时我定会证明,我的剑比你要强!”看着林叶,独孤凤沉声说道。
  
  言语之中只言剑强过林叶,而并非是武功修为,其中的意思林叶自然不会不知道。
  
  只见得林叶听见这话,不由得轻笑了一声,长剑回鞘看着独孤凤,微微点了点头:“那林叶期待你的剑道,期待你让我领略那胜败之剑!”
  
  淡淡的话语,透露的是异常的期待,透露的是无尽的兴奋。
  
  不需要说明,亦不需要解释,双目的交辉,一切已然尽在心中,只因源于剑者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