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纪元之主 > 第1725章
一指斩杀雷霆本源演化的神兽,元始天尊的虚影眸光锐利,如天剑铿锵,他淡淡扫过四方,虚空壁垒不能阻碍他的目光,洞虚深处顿时响起爆碎声,以及惊怒交加的嘶吼声,有血水顺着虚空壁垒滴落真实界,散发出来浓烈的妖气与魔气。
  
  难以形容这位元始天尊虚影的威严,隔着虚空,便以意志成剑,斩杀了许多隐匿在虚空断层之中的强大妖魔人物。
  
  “吼吼吼……”但是事情并没有就此结束,紧随其后,自那九天之上的天道之眼内,又一道威严的嘶吼声响起,紫色粘稠的雷浆如雷池倒悬,一道朦胧的身影若隐若现,伴着沉重的脚步声,清晰地落入每个人的心灵深处,竟生出莫可匹敌的无力感,脚步声很快临近,那朦胧的身影沐浴紫色雷浆,挤出了倒悬的天眼雷池。
  
  一道巨大的身影,从那紫色的雷眼之中走了出来,相比于此前那头能有里许高的雷霆神兽,这自天眼雷池中再次走出的,不过只有一丈来高,但身影愈发凝实,宛如真实的生命一般,紫色鳞片锃亮,泛着冰冷的金属光,那紫玉般的雷角之上闪烁可怖的银紫色雷光,紫晶般的眸子倒映大地,冷漠且无情,如俯瞰众生皆蝼蚁。
  
  更为重要的是,雷神兽背上,是一名身着紫红甲胄的中年人,一头紫红长发飞舞,晶莹灿烂,一双眸子如紫月,仿佛可见照见万古雷雨夜。
  
  “哼……”元始天尊冷哼一声,眸子之后充满了不屑,眼看就要动手。
  
  然而就在元始天尊的虚影即将动手的时候,忽然之间一股别样的气息在虚空之中弥漫开来,元始天尊的眼生顿时一厉道:“好胆子,居然敢出现在此地,难道你想死不成?”
  
  随着元始天尊的话语,一个身穿黑袍,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年轻人出现在了虚空之中,看着元始天尊的虚影笑道:“都说元始天尊护短,为了自己的弟子,不惜和亿万年的兄弟翻脸,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看到那身穿黑袍的年轻人,盘古宇宙的高手,脸色都是微微一变,能够和元始天尊如此说话的人,必定也是一名圣人,虽然眼前这黑衣年轻人不可能是本尊,但是那怕是一道化身也足以搅乱盘古宇宙众多强者的布局。
  
  “看到那个狂妄的小子,对你们炎尊宇宙非常的重要,居然可以让你派出一具化身来保护他,不过这次你怕是要是算了,这小子今天必死无疑,你是护不住他的。”元始天尊面无表情,忽然之间抬手一指,霎时间一道神光冲天而起,照耀整个时空,顿时时空变化,元始天尊的虚影和那黑衣年人同时消失不见。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心道,元始天尊果然还是以大局为重,施展手段,将那尊圣人的化身带走,以免那圣人搅乱布局。
  
  几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灵宝大法师的却是一脸苦涩,老师的化身离开,但是那天罚之眼并没有消散,接下来,他又要自己面对那该死的炎空羽了。
  
  就见在这紫红甲胄的中年人筋肉饱满的双臂前端,赫然各自握着一锤一锥。银紫色的锤身冰冷,电光闪烁,光华生灭,仿佛可以照见一片片世界在生衍,自初生至灭亡,不过一念之间。而那尖锐修长的银紫色铁锥,尖锐如利剑,寒光迸溅,仿若可以洞穿一切阻碍。
  
  雷神锤!雷神锥!炎尊宇宙传说中属于雷神的兵刃,少有的几位正神真仙,执掌天道雷法,赏善罚恶。
  
  “咔嚓……”有虚空崩裂的声响,显现出来的却并非是黢黑的洞虚世界,而是苍白的白洞虚空,湮灭的气息传递真实界,似乎被无形伟力禁锢住了,难以波及真实界,但在很多老辈元神人物看来,若是被擦中,不会重伤,只会在瞬间彻底湮灭,陨落当场。
  
  就在灵宝大法师鼓动法力,准备继续战斗的时候,忽然间,虚空之中青辉大放,光芒衍织,诞生出一枚枚青色光点,闪亮如星,凌空飘出,绕着虚空环转烁耀。
  
  那些青色光点在虚空中不停的闪烁,在诸多亮点中,就若同群星环绕里的星空核心,很像一方天外星辰图,似乎蕴含着某种常人不能解悟的天机妙理。
  
  青色光点不停的闪烁,无数亮点交织,竟拟化出一条青蒙蒙的光曦神龙,活灵活现,摇头摆尾地在古碑衍生出来,有如星空般的图像里四处游走,忽然之间光芒再次大盛,又投映出山川长河,大地无垠的影像。
  
  在天地山河中央,出现一个人的背影,那背影很朦胧,但却气势压天,宛似山川大地都在其足下,一身金黄长袍,如似天人下凡,此时绕碑环飞的青色光龙,闪电般映现的山河画面中,匍匐在那伫立于天地中央,似可托天举地的人影足下。
  
  “吟吟吟……”忽然之间在暗投影之中传来阵阵龙吟之声,就见一头明黄色的真龙,拖着一方碧玉龙辇从虚空之中飞了出来。
  
  那碧玉龙辇通体晶莹如翡翠,绿霞流转,高度九丈,长过十八丈,上刻山川河流的图纹,集聚着九州大地之精气,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周边的蒙蒙薄雾,如同滋生了灵性般,与那龙辇上的山川图纹生出一种玄妙无比的呼应,以薄雾之气,幻化出山川河岳的景象,将那龙辇簇拥在中央,载浮载沉,若隐若现。
  
  起初,那真龙和龙辇并不巨大,让人匪夷所思的异事,便是那龙辇居然越接近越是庞大,方邃初见此撵时,它只比正常龙辇大些,哪想到自己每距离那龙辇近一丈,它居然就增长一丈。
  
  等到那龙辇和真龙到你更前的一瞬间,你就会染血,你宛若站在巨人身前的小矮子,无由感到一股浩瀚压力传来,凭空生出敬畏之情。
  
  那龙辇蒸腾着浓厚的玄黄气雾,根本无法看穿内里实情。但在无边玄黄中,却有一抹绿芒闪射,化为一道锋利无匹的剑芒,矫若游龙凌空般穿出,往方邃刺来,速逾闪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