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纪元之主 > 第二一一章神之原野
当宁玉将自己神识投入心脏之中的时候,被所看到的一番景象惊呆了。
  
  只见一滴大概只有针尖大小,色呈玄黄的血液,在自己心脏的最中央,散发出浩大,神圣,古老的气息,恍然之间宁玉似乎看到了一位无限大,头顶散发出七十二色神光,呈玄黄色的神人屹立在自己面前,恍然之间上一刻看去还是人体,但下一刻便演化巨大的世界群,再一看之下,又变成了那针尖大小,呈玄黄色的血液。
  
  至于说那一滴玄武真血,宁玉找了半天,这才在在心脏的最边缘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找到了小了一圈的玄武真血,玄武真血静静悬浮,似乎非常惧怕那一滴针尖大小的色呈玄黄的血液一般。
  
  宁玉将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告诉天罗,天罗立即瞪大了眼睛,慢连不可思议的道:“宁玉臭小子你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有如此的运气,那一滴针尖大小的血液,绝对是一位高阶仙,或者高阶神的血液,而且看样子那位仙或者神,和你修炼的法门,和你修炼的法门一样,不然的话,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高阶仙,或者高阶神的血液?”宁玉一听天罗如此说,先是兴奋的要死,但是最后而来的却是浓浓的担心,别说是高阶仙,或者高阶神了,也别说仙或者神,就是一个元神境界的仙道修士,或者阳神境界的神道修士,在这一滴血液之中留下一些要命的手段,也能要了他宁玉的小命。
  
  宁玉有些担心的问道:“天罗这滴血液之中,不会藏着什么阴人的手段,比如夺舍什么的吧?”
  
  天罗皱了皱眉头道:“从现在的情况来看,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不过也不能掉以轻心,我建议你购买一些相应的宝物,以作不时之需。”
  
  “前方就是北荒最大的一块绿洲,天神山所在的神之原野吧。”宁玉身形一晃出现在天空之中。抬眼望去,只见远处,一片黑沉沉的崇山峻岭,横亘面前。座座山峰,拔地而起,如同林立,竟是比这一路上任何一座大山都要巨大的多。夜色笼罩之下,依稀还能看到此山中间似乎还有一方水泽**。漫无边际,雾气蒸腾之间挨虐,一股一股的水气骨朵朵冒上天来,几乎把整个天空都遮住了。
  
  宁玉身边的赤云舞看着,一眼望不到边际,水气浓厚,层峦叠嶂的山岳道:“前方确实就是神之原野,天神山蛮神宫都在这片无边的原野之中。”
  
  “这蛮神果然不愧是修成天神的厉害人物,这片一眼望不到边际的山岭,地脉悠远。连绵起伏,生气贯通,左青龙,右白虎,二水环绕相交汇聚堂前,盘恒有情,朝山端正,拱卫而成,可谓是四象俱全,层层护卫。真是一片风水绝佳的宝难怪蛮神会将自己的行宫建立在此地。”宁玉喃喃一句,身形一晃化作一道玄黄色神光,一头扎了下去,转眼深入山中。身形被云雾遮挡,仿佛一滴水落在了汪洋大海之中,迅速融为一体,不见了踪影。
  
  急行大半日的功夫,飞过无数山川大地,景物挪移。也不知道走了多少的路程,可是眼前依旧是一座座的大山,连绵不绝,连天神山的影子都还没有看到。
  
  “早就听说,这神之原野广阔无边,早先在心中已经有了准备,可是还是低估了这神之原野的广大啊。”宁玉说着降下遁光,向身边的赤云舞道:“这神之原野比预想的更加广阔无边,去天神山还不知道要走多久,还是在此地休息休息吧。”
  
  “呜呜呜……”宁玉话音刚落,身后的树林之中忽然吹起一阵怪风,经接着一道残影从茂密的树林之中窜了出来,向宁玉扑了过来。
  
  “吼吼吼……”那道黑影是一只,三四米多高,五六米长,全身的毛发是斑斓漆黑色的巨虎,黑色的巨大老虎,张开血盆大口,咆哮连连,声大入雷,整耳欲聋,一尺来长的犬牙寒光闪闪,四只利爪犹如一柄柄弯刀,直扑宁玉身上的要害。
  
  “果然不愧是风水宝地,这巨虎怕是要成精了吧。”宁玉身上的中央戊土混元神罡,忽然之间飞出,一道罡气飞出,犹如惊天虹桥,宛如一道玄黄色匹练锤下,冲着巨虎的头颅一绕,石磨大小的巨虎头颅无声的掉落下来。
  
  “这巨虎的身体,经过这次山川灵气的滋润,绝对是一味难得的材料,不管清蒸还是红烧都会是一道美味佳肴,云舞你要不要……”
  
  不等宁玉把话说完,宁玉就感觉到身后忽然传来一股冲天的怨气,宁玉心中暗叫不好,心说自己这张嘴真是什么都往外说,赤云舞的祖先是巨兽吞日巨虎,说到底赤云舞也算是一种雌老虎,现在自己邀请她吃虎肉,不就是好似有人邀请他宁玉吃人一个意思吗。
  
  意识到自己说错话的宁玉立即改口道:“不过上天有好生之德,这巨虎来吃我,杀了他也就算了,何必再去破坏它的尸体。”
  
  宁玉说着随手在地面上轰出一座大坑,然后快速将巨虎的尸体给埋葬了。
  
  “哼……”赤云舞冷哼一声,身上的怨气消散,不过依旧没有给宁玉好脸色,一直臭着个脸,不是瞪宁玉一眼。
  
  “吼吼吼……”就在这时候茫茫山林之中,忽然传出一阵怒吼之声,无数飞鸟被惊起四散而逃。
  
  紧接着天空中猛地传来一阵大响,好似万千炸雷,陡然炸开,声音滚动在云层之上,好似阵阵雷鸣:“何人敢上我孩儿性命,本王要将他碎尸万段,剥皮剜心,以祭我孩儿在天之灵。”
  
  巨吼刚刚落下,宁玉面前的茂密树林忽然之间炸裂开来,无数几人合抱的苍松古树,被连根拔起四散而开,紧接着一股血煞之气冲天而起,一只五光十色烟气环绕的巨手,从树林之中飞出,直拍宁玉。
  
  “还真是打了小的来了老的,来到的好,小爷我今天就送你吗一起下黄泉地狱。”一向对妖族没什么好感的宁玉,眼中寒光连连闪烁,中央戊土混元神罡喷涌而出,向五光十色烟气环绕的大手轰了过去。
  
  拳掌相交,宁玉立即发现,那五光十色烟气环绕的大手不一般,刚一交手,五五光十色的烟气就向宁玉缠绕过来,瞬间宁玉就敢感觉到奇异的力量渗透过来,损坏自己的罡气法力。
  
  宁玉大脑之中立即响起损元桃花瘴几个字,随即笑道:“这茫茫山林之中,还真是无奇不有,居然连损元桃花瘴这种东西都能孕育而出。”
  
  说话间宁玉法力一阵,将损元桃花瘴逼退,同时山河玄黄图飞出,道道大地玄黄之气落下,与五光十色的损元桃花瘴纠缠在一处,任由那桃花瘴翻滚涌动,却是无法侵入一分一毫。
  
  “好宝贝,将此宝献与本王,本王饶你一条性命。”说话间一个虎头人身的壮汉从丛林之中飞出,满眼天贪婪的看着宁玉头顶的山河玄黄图。
  
  “呵呵呵……,一介山野妖怪,没有见过什么大世面,居然敢称自己为大王,真是不知死活,看小爷我今天收了你。”宁玉一指头顶的山河玄黄图,山河玄黄图立即宝光大方,一道道大地玄黄之气犹如一条条怒龙,三两下将损元桃花瘴形成的大手击碎,向着虎头人身的妖怪杀了过去。
  
  “不知死活的小畜生,今天你死定了。”虎头人身的妖怪,双眼之中血光闪烁,身形一晃冲入厚厚的云层之中,随后天空之后的云气,忽然之间化作一张巨大的虎脸,居高临下,广及数里,声音吞吐间,云气纵横,似乎要将宁玉一口吞噬。
  
  “呵呵,雕虫小技而已。”宁玉看着半空之中妖怪接着运气显化出的巨大虎脸,呵呵一笑,手指对着巨大虎脸隔空一指,大地玄黄之气形的条条巨龙横扫而上,巨大的虎脸瞬间被击碎。
  
  “嗷……”天空之中响起一声妖怪的惨嚎,虎头人身的妖怪浑身滴血,从漫天云气之中狼狈逃出,一头扎入眼前一片苍翠的山林之中。
  
  “哈哈,好一个自投罗网。”伴随宁玉的笑声,那一片苍翠的山林忽然之间光芒大方,眨眼之间化作一副山河画卷向着宁玉飞来,不用问正是那山河玄黄图。
  
  宁玉拿过山河玄黄图一看,只见一只黑色巨虎,在山河玄黄图之中左右跳跃,想要山河玄黄图之中跳出。
  
  看着在图挣扎的虎妖,宁玉喝道:“妖孽既然已经进入山河玄黄图之中,就没有逃脱的可能,你可愿意归降于我?”
  
  宁玉的声音犹如洪钟大吕滚滚而来,直接将那虎妖震翻在地,那虎妖凶性没有被磨灭,抬起硕大的头颅,张开血盆大口,眼中凶光闪烁,冲着天空大声的吼叫。
  
  “好良言难劝短命鬼,既然如此凶顽,那么你就去死好了。”宁玉说着手中山河玄黄图一抖,山河破碎玄黄之气压下,直接将虎妖绞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