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超神学院之远客 > 第9章 感谢阿狸送的一个大嘴巴子! 苏枫:卑微至极.

第9章 感谢阿狸送的一个大嘴巴子! 苏枫:卑微至极.


  “咳~”苏枫听到苏小狸的话,摆了摆手打趣道:
  “我死了谁给你做饭啊?天天吃外卖?”
  “我自己不能做啊?!!!”苏小狸一句话顶了回去
  “可你会吗?待在一起这么几年我可没见过你下过一次厨啊。”苏枫看着苏小狸的狐狸耳朵,放在桌下的手还是痒痒的,嗯,想摸。
  “我自己会学!”苏小狸理直气壮的说道
  “呲,就你?连饭都不会煮的你还学做菜?学会了怕是早饿死了。”苏枫这话直接快把嘲讽拉满。
  苏小狸被苏枫这话说的……气的满脸通红,眼神凶厉,三千青丝有些莫名其妙的动了动。
  见苏小狸这幅模样,苏枫不由得跟动物对比了,没多久就看出来了,这不就是炸毛了吗?
  咽了咽唾沫,苏枫觉得还行补救的机会,也就在这时苏小狸咬牙咧齿的说了句:
  “你说什么?你在说一句试试?”
  苏枫闻言,直接把刚酝酿了一小会儿的话说了出来:
  “对不起我错了大小姐!是我做的不对!!请原谅我!!!”说着还是站起身。
  苏小狸以为苏枫要给她来个鞠躬道歉什么的,却没想到苏枫鬼使神差的伸出了双手。
  苏枫站起身后,本也想着来个“隆重”的道歉仪式的。但令他自己的没想到的是他却伸出了那双邪恶的手伸向了苏小狸。
  苏小狸呆住了,苏枫也呆住了,但苏枫的双手却没有呆住。
  此时苏枫的双手正揉着苏小狸的狐狸耳朵。
  虽然苏枫心中一阵惊悚,但立马就被手上的舒适感给蒙了心。
  这感觉真巴适,比琪琳家的黑白双煞那两只小猫舒服多了,但黑白双煞的耳朵我也揉过啊,感觉没这么舒服啊?肚子的感觉也不如这个啊,尾巴?咳咳,罪过罪过。
  想到琪琳家黑白双煞尾巴的时候,苏枫下意识看了下苏小狸那里,却连忙撇开眼睛,心道:罪过罪过
  不过听说狐狸尾巴的毛摸着挺舒服的?也不知道是不是?
  不过尾巴应该是白色的吧?毕竟小狸是女的,还是个大美女,如果是个棕色或者黑色花色什么的感觉没那个感觉了吧?摸起来应该也就没那么舒服了吧?
  美女+耳朵+尾巴=狐狸精✔
  耳朵+尾巴=狐狸精✘
  狐狸精-耳朵-尾巴=苏小狸
  这就是苏枫此时脑中的逻辑思维。(乱写的看看就好。)
  苏小狸为啥是狐狸嘞?
  苏枫:“因为苏小狸的名字中带有一个狸字。”
  那为什么不是狸猫?
  苏枫:(`Δ´)!
  也可能是果子狸
  苏枫:((( ̄へ ̄井)
  也有可能是白面狸
  苏枫:淦(▼皿▼#)
  还有可能是田猪狸
  苏枫:(一种植物)
  ( ̄ε(# ̄)☆╰╮o( ̄皿 ̄///)
  苏枫:“你们爬!!!我说是狐狸就是狐狸!!!”
  想到狐狸那白绒绒的尾巴,苏枫不仅手痒了,还觉得手更痒了,手上的动作更快了几分,同时还感叹了一句:
  “唉,小狸你咋不长条狐狸尾巴呢?白色的那………”
  啪!
  一个巴掌招呼到了苏枫脸上,苏枫脸上也直接多出来一个红彤彤巴掌印。
  “你想死是不是!!!”苏小狸气呼呼的说道!打这一巴掌之前还直接站起身,将耳朵从苏枫那双邪恶之手中解放了出来。
  苏枫被这一巴掌打醒,捂住掌印,一脸谄媚的说道:
  “不想…不想。我错了,大小姐你吃饭吃饭。”
  “哼╭(╯^╰)╮!”苏小狸气哼哼的哼了声才坐下。
  苏枫也连忙坐下,再次拿起一只大闸蟹就帮苏小狸处理起来。
  很快一只处理完,苏枫放到苏小狸的碟子里,对苏小狸谄媚的说道:
  “多吃点,看你这瘦的………”
  苏枫闭嘴,因为苏小狸狠狠的瞪了他一眼。
  没多久,苏小狸这位皇上就在苏枫的服侍下吃饱了,苏枫还问了几次吃饱了没。
  苏小狸瘫在椅子上,心满意足的摸了摸小肚子,看着正在吃蛋炒饭拌蘸料的苏枫,嘴角不由翘起一个迷人的弧度。她不由想到:
  有他在真好,可他不属于我。
  没多久苏枫就吃完了两大碗饭,心满意足的摸了摸肚子。
  坐着休息了两分钟,站起身回自己的卧室拿了套换洗衣服就走进浴室冲澡去了。
  而苏小狸也很是主动的收拾起了碗筷和桌子上的残渣。
  没多久,苏小狸把碗洗完的时候苏枫也刚好从浴室里出来。
  苏枫看着苏小狸说了句:
  “早点睡哈。”
  “嗯~”
  苏小狸点点嗯了声回到属于她的主卧,关上了门。
  看了看自己的卧室,又看了看苏小狸卧室的房门,主卧跟次卧的差距是不是太大了?空间差了一倍有余。
  苏枫摇了摇头走进屋内带上门,没多久后屋内的灯光熄灭。
  而苏小狸回到房间里就躺在床上,有些出神的看着天花板。
  她伸出了一双玉手放到头上,摸着自己的狐狸耳朵,从耳朵那里传来的感觉怪怪的,不过手上的手感倒是挺好的。
  揉着揉着,她的一只玉手轻轻的向下移,停在了她那诱人的红唇处。
  感受着嘴唇上传来的丝丝凉意,苏小狸却是有些发神,揉着耳朵的动作也停了下来。
  几息过来,苏小狸用被子盖住自己那泛红的脸颊,甚至将整个人都缩进了被子中。
  几息后从被子中伸出一只玉臂,关上了屋内的灯光。
  这一天就这样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