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顶天立地小丈夫 > 第三十三章风萧萧兮赴京城

第三十三章风萧萧兮赴京城


  李岳原本不过是山野乡村里一个土财主、义阳府里一个小秀才,哪里接过圣旨,面过圣?
  张秉文就怕他失了礼数,这才派了阎鼎提前赶过来加以提点。
  可是,阎鼎说着却发现院中还有薛楚人一行人,连忙打住了话头,冲薛楚人爽朗一笑,“原来薛家大小姐也在啊!”
  “民女见过大人,”
  薛楚人连忙双膝一屈,冲阎鼎作了万福,笑容恬淡,“既然大人与李公子有要事相商,民女便先行告退了,正好西山还有些事情需要民女去处理。”
  说着,薛楚人又一望李岳,“李公子,还是放到西厢去吧?”
  “有劳薛小姐了。”
  李岳自然明白薛楚人的意思,连忙道了声谢。
  薛楚人嫣然一笑,转身从众随从一摆手,一众随从连忙抬起箱子朝西厢房送去了。
  搬完箱子,薛楚人便带着一众随从匆匆地走了,李岳要接圣旨,她可不愿意多呆,不然,到时候还得白白地跪一场,不划算!
  “峙渊,薛大小姐很不错吧?”
  见薛楚人离去,阎鼎这才笑容暧昧地冲李岳眨了眨眼,“这义阳城的公子哥儿可都对她垂涎三尺呢!”
  “呃……”
  李岳微微一怔,有些尴尬,“大人误会了,峙渊和薛小姐只是生意伙伴……”
  说着,李岳话锋一转,“不知这接旨还有什么需要准备的?”
  “银子!”
  闻言,阎鼎微微一笑,“宣旨的队伍远道而来……”
  阎鼎点到即止,又补了一句,“交给领队的公公即可。”
  “多谢大人提点!”
  李岳恍然,“我这就去准备!”
  李岳匆匆地准备去了,刚沐浴更衣出来,忠叔和阿虎已经赶了回来,正在布置香案,红袖也递给了李岳一个锦面钱袋,按照李岳的吩咐,里面装了三个金锭。
  “哐当……哐当……”
  李岳这边刚刚准备妥当,村里便响起了铜锣声,一队人马敲着铜锣进了村,径直到了李家老宅前,这才下了马直奔院内来了。
  当先一个身材高大白面无须的太监,双手捧着一个明黄色的卷轴;在他身后,左右一个小太监都端着一个托盘,一个托盘里放着一块巴掌大的铁牌,另一个托盘里放着一套杂色绫罗锦袍;再后面,一队身着紫花布大甲、腰悬佩刀的魁梧汉子,个个气宇轩昂;最后面却是两个提着铜锣的衙役,显然是临时被拉来使唤的。
  “圣旨到!”
  最前面的太监径直走到了李岳面前三步处,一望李岳,神情肃穆,“义阳府诸生李岳李峙渊接旨!”
  “噗通……”
  闻言,李岳双膝一屈跪了下去,纳头便拜,“义阳府诸生李岳李峙渊接旨!”
  忠叔、阿虎、红袖也齐刷刷跪在了李岳身后,五体投地,跟着山呼“万岁”!
  见圣旨如见天子!
  “奉天承运,”
  见状,宣旨太监缓缓展开圣旨,扯开嗓子宣读起来,“皇帝诏曰:义阳诸生李岳李峙渊心思灵巧,格物有道,又兼公忠体国、能识大体,实属难得之才,特进工部营缮司郎中,封峙岳侯,赐丹书铁券,另,即日进京面圣……钦此!”
  “谢主隆恩!”
  李岳连忙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侯爷,”
  这时,宣旨太监紧绷的脸突然绽开了笑,上前两步一俯身,双手递上了圣旨,“快快请起,接了圣旨。”
  “公公,”
  李岳连忙接过圣旨缓缓起身,顺势从怀里摸出那个提前备好的钱袋子,不露声色地塞进了宣旨太监的手里,笑容热情笑着,“一路辛苦了,先去屋里喝口热茶,我这就让人安排酒菜。”
  “多谢侯爷美意!”
  宣旨太监一脸的受宠若惊,“只是,咱家还有些公务要处理……侯爷也好趁此机会将家中好好安顿一下,明日一早到义阳城汇合……”
  说着,他少一犹豫,又补了一句,“皇上催得紧。”
  区区一个秀才便直接封侯了,李岳圣眷之隆谁还看不出来,他自然不敢怠慢。
  “多谢公公。”
  此言正合李岳的意,连忙恭维了一句,“公公为王事不辞辛劳,真是我等之楷模啊!”
  一番客套,李岳径直将宣旨太监和阎鼎一行送到了大门外,这才捧着圣旨转身朝内院走去,只是脚下还有些飘忽,恍如在梦里。
  这就封侯了?!
  可是,我也没做什么啊?
  这木匠皇帝究竟是咋想的!
  “民女见过峙岳侯!”
  李岳刚走进内院,薛楚人便笑盈盈地跟了进来,双膝一屈便冲李岳施了个礼,眼神却有些复杂。
  早在李岳进献热气球之时,她便知道李岳可能会因此受到朝廷的嘉奖,却没有想到他竟因此封了侯。
  碰到当今这位喜欢胡闹的天子,他的运气也太好了吧!
  “薛姑娘说笑了……”
  李岳唯有苦笑,“你看我这个样子哪像个侯爷?这都是什么事啊!”
  峙岳商号的发展正处于紧要关头,这圣旨便来了,他着实觉得有些难办。
  西山的厂子倒没什么问题了,可是,去延安府建厂子的事怕是不好搞了,还有,给大船换心脏的事也得耽搁下来了。
  夜幕初临,李家老宅的客厅里灯火通明,忠叔、阿虎和红袖,以及李三吾父子都被找了过来。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
  李岳把圣旨的事大致说了一遍,神色凝重,“我这一去也不知要耽搁多久,西山这边的事,我倒不怎么担心,只是延安府那边……”
  说着,李岳望向了李三吾,“三叔,那边的事只能拜托你了,要多少钱都没问题,就是抽不出来什么人手给你,阿巡倒是一把好手……”
  “峙渊这是什么话!”
  李岳话还没有说完,李三吾便是一瞪眼,“难道你觉得三叔还不如阿巡吗?放心,这件事就交给三叔了!你三叔走南闯北这些年,还不至连这点事都办不好!”
  说着,李三吾的神色慢慢凝重起来,“倒是你此去……所谓伴君如伴虎,如今的朝堂又……峙渊此去当记住,见人只说三分话,处事当留万分意。”
  “多谢三叔,”
  李岳自然明白李三吾在担心什么,故作轻松地笑了笑,从袖子里掏出一卷图纸交给了李三吾,“不过,三叔也别太担心,以小侄的本事,不说傲立朝堂、平步青云,全身而退却是没有半点问题的!”
  这自然是为了宽李三吾等人的心才吹出的牛皮,他一个从未涉足官场的雏儿,能有什么底气去跟那些官场老油子斗?
  可是,与其让众人牵肠挂肚,倒不如走得洒脱些,走得意气风发些。
  “红袖,”
  说着,李岳也不等众人搭话,便扭头冲红袖粲然一笑,“等少爷安顿好了,就接你过去,不过,在这之前,你可要替少爷看好家哦。”
  “嗯,”
  红袖连忙重重地点了点头,眼圈却是一红,有些慌乱地垂下了脑袋。
  只怪我还不够强大啊!
  否则,怎能让红袖受这离别之苦?
  李岳自然看出了红袖的伤感,但,他却无法安慰,更不能由着性子留下。
  雷霆雨露俱是君恩,抗旨不尊就是找死!
  而且,峙岳商号已经被淮王盯上了,他着实也想抱一下皇上的大腿。
  “忠叔,”
  李岳强自压下了心中的烦躁,望向了忠叔,“商号的事就托付给你了,至于护卫队的事,你也不要着急,还是那句话,我只要绝对靠得住的人。”
  “老奴省得!”
  忠叔连忙点头,眼圈微红但面上有笑,“少爷能得皇上看重,这可是天大的喜事呢,若太老爷泉下有知,定然也会老怀大慰的!”
  “嗯,”
  李岳冲忠叔点了点头,又望向了阿虎,神色温和,“阿虎,你也搬回来住,看着家,等少爷从京城回来,就替你和秀英姑娘办酒席!”
  自从李岳提拔了李巡、李佩玉等人,忠叔虽然白天呆在西山,但晚上还是会回来住,阿虎却一直赖在西山,自然是为了那个秀英姑娘。
  “多谢少爷!”
  阿虎连忙憨憨一笑,“我一定好好看着厂子看着家,等你回来!”
  “不准笑!”
  见阿虎又露出一脸憨笑,李岳连忙把脸一板,“龟儿的,明明精得跟个猴儿似的,却喜欢装一脸猪相!”
  “少爷……”
  阿虎依旧一脸憨笑,“都临走了,你还跟我生气啊?”
  “呵呵……”
  闻言,李岳展颜一笑,望向了忠叔,“忠叔,今晚也别再提什么规不规矩的了,等一下把二叔公和三婶叫过来,还有吴婶……一家人坐到一起吃顿饭,当是为我送行吧!”
  “好嘞!”
  这一次,忠叔爽快地答应了下来。
  一顿饭吃到了一更天才结束,几个女人早早地下了席,几个男人却都喝得面颊通红醉眼朦胧了。
  吃过饭,众人纷纷散去,李岳捧着醒酒茶独自坐在火盆边发呆,直到红袖端着洗脚水走进来,才回过神,抬起头,醉眼朦胧地冲红袖一笑,“红袖,有你在身边真好呢,去了京城都没人替我送洗脚水了!”
  “少爷,”
  红袖轻轻地把洗脚盆放在了李岳的脚边,蹲下身子低下头温柔地替他脱着鞋,声音幽幽,“要不……你就带上红袖吧?”
  “等安顿好了就来接你!”
  李岳虽然有了几分醉意,却也知道这事万万不能答应,连忙腆着脸笑了笑,“今晚一起睡吧?”
  “嗯……”
  红袖声若蚊蝇地应了一声,再没搭话,低着头仔细地替李岳搓起了脚。
  洗完脚,进了卧室,两人相拥而眠,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不知不觉李岳便响起了起鼾声。
  红袖依旧紧紧地依偎在李岳肩头,两行清泪悄然滑落。
  “喔喔喔……”
  雄鸡报晓,李岳闻鸡而醒,扭头望向了依偎在自己肩头睡得正香的红袖,情不自禁地紧了紧手臂搂紧了那软乎乎暖融融的娇躯,幽幽一声轻叹,“真想就这么抱着你直到永远啊!”
  可是,皇命在身,温柔乡再软再暖,天亮了就得起床啊!
  朝阳初升,寒意未散,三人三骑两人一车便匆匆地驶出了石碣村村东口,李岳坐在骡车上,使劲地朝村口的方向挥着手,双唇紧抿。
  村口,红袖也在使劲地挥着手,两行清泪已悄然滑落,连绵不断。
  “没事的,”
  吴婶收回了挥动的手,轻轻地揽住了红袖的肩头,温声安慰着,“少爷是有大本事的人,肯定会平平安安地回来,到时候说不定还能接你去京城当个诰命夫人啥的呢!”
  “对对……”
  一旁的阿虎也收回了手,咧嘴笑着,“其实,少爷精得像个猴儿,肯定能在京城混得风风光光的,唉,早知道,我去当那厂长干啥?倒是便宜了朱老三那货!”
  这次去京城,李岳只带了车夫朱老三一个人。
  “你才像个猴儿呢!”
  文言,红袖一抹眼泪瞪了阿虎一眼,“现在知道后悔了,当时当厂长的时候,你可是只差没把尾巴翘到天上去了!再说了,朱三哥可比你踏实多了!”
  石碣村已经渐行渐远,李岳收回了手,依旧恋恋不舍地着石碣村的方向,双唇紧抿,眼圈微微泛红,任那萧萧的晨风打在身上,寒彻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