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顶天立地小丈夫 > 第三十一章野心是逼出来的

第三十一章野心是逼出来的


  “放肆!放肆!”
  眼见李岳甩下一句话便头也不回的走了,汪乐平腾地一下站了起来,脸色铁青,浑身直哆嗦,“狗东西!这个不知死活的狗东西……”
  他汪乐平可是堂堂的淮王府三管家,便是饶州府的知府老爷见了他也得客客气气的,不想今日竟被一个秀才给当面羞辱了!
  “放肆!”
  可是,汪乐平话还没说完,已经到了门外的李岳突然脚步一顿,猛地回过头来一身怒斥,“汪乐平,你一个白身竟敢公然辱骂功名在身的读书人,置《大煌律》于何地,置朝廷的体面于何地?又置皇帝陛下于和地位……”
  借势压人?
  谁不会!
  扣帽子?
  谁不会!
  “呃……”
  被李岳连声呵斥,汪乐平不禁神色一滞,悻悻地闭了嘴。
  溜须拍马、仗势欺人,他确实在行,可是,讲到《大煌律》,他却不擅长了!
  见状,李岳冷冷一笑,飘然转身,扬长而去。
  他自然能感受到汪乐平心中压抑的愤怒和杀机,但是,那又能如何?
  活着,老子就要活得堂堂正正,与其卑躬屈膝苟延残存地活着,还不如不活。
  但是,要想让老子活不成的人,老子也绝不会让你好活!
  “狗……”
  听得李岳的脚步声渐渐远去,汪乐平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怒了,张开就要继续骂。
  “老管家,”
  可是,他刚张开,红袖便从问外走了进来,一脸和善的笑意,“真是怠慢了,我家少爷太忙了,前些天刚给皇帝陛下进献了一个能带人飞天的热气球,最近不知又准备做个什么新奇物件献给皇帝陛下,所以你们还是请回吧。”
  说着,小丫头一侧身,笑意盈盈地伸手做了个“请”的手势,“我送你们吧!”
  “呃……”
  汪乐平神色一滞,铁青的脸上连忙挤出了一丝笑容,“有劳姑娘了!”
  我说他区区一个秀才怎会这么硬气,原来是替皇上办差的啊!得尽快把这事回禀给王爷!
  这淮王祖上原是大煌仁宗第三子,传到如今已是第七代,与当朝天子的血缘已经十分疏远了,仗着祖上的威势在封地饶州府一带作威作福还行,和当今天子对着干的底气却是没有的。
  所以,听了红袖的话,汪乐平心中不禁惴惴。
  红袖带着汪乐平一行朝外院走去,刚回到书房的李岳却瘫在椅子上浑身直哆嗦。
  虽然刚刚的话说得硬气,但他心底却是虚的。
  那可是王爷啊,就算李岳不在乎自己的死活,可是,红袖呢?忠叔阿虎吴婶呢?还有那么多乡邻和工人呢?
  良久,李岳心底的寒气才渐渐散尽,颤抖的身体才慢慢平静下来,不禁有些懊恼。
  李岳啊李岳,你龟儿怎么就忘了这世界上还有坏人呢?
  你又是搞胰子又是搞卫生纸的,怎么就忘了这么赚钱的东西是会招人眼红的呢?
  一下就招来个淮王,不好弄了吧?
  “吱呀……”
  突然,房门被轻轻地推开了,红袖提着一壶热茶轻手轻脚地走了进来,娇俏的小脸上尽是关切之色,“少爷,你还好吧?”
  自从少爷被从大龙湖救起来之后,可还是第一次发这么大的火呢!
  “没事,”
  李岳连忙收拾心情,冲红袖温和一笑,“那老东西走了?”
  “走了!”
  红袖展颜一笑,“我说少爷正忙着做东西给皇帝陛下呢,他啥都没敢说便灰溜溜地走了……”
  说着,红袖已经为李岳换了一杯热茶,笑容甜美地劝慰着,“少爷,你别和那种人一般见识,他以为自己替王爷办差就了不得了,您还是在替皇上办差呢!王爷再厉害,能厉害得过皇上?”
  “呃……”
  李岳一怔,不禁苦笑,“你这丫头……扯起虎皮做大旗倒很有一套啊!”
  给皇帝送了个热气球就叫替皇上办差了?
  “我可没扯虎皮做大旗?”
  红袖不禁小脸一红,却强自辩解着,振振有词,“少爷,您真地给皇上进献了热气球啊,那就是在替皇上办差呢!这天下的读书人多了,有几个人能献出热气球来?”
  说着,红袖秀眉一扬,“淮王要是真敢耍横,咱就找皇上评理去!”
  “呵呵……”
  看着小丫头一副傲气的模样,李岳忍俊不禁,“对,红袖说得对,拿人的手短,皇上收了咱们的东西就该替咱们说话啊!”
  说着,李岳突然话锋一转,“去给吴婶说一声,中午加个大菜,我想喝点酒。”
  “好嘞,”
  见李岳好似已经想开了,红袖连忙高高兴兴地应了一声,便提着那壶已经凉透的茶水去了。
  “吱呀……”
  书房门被红袖轻轻地带上,李岳脸上的笑容也开始慢慢冷了下来。
  找皇上评理去?
  皇上和淮王才是一家子的呢!
  所谓靠山山倒靠人人跑,人活着呐,靠得住的只有自己。
  活在这残酷的人世间,要想不被人欺负,唯有让自己变得强大,强大到没人敢欺负!
  悄然间,一个念头已经在李岳心底生了根,发了芽。
  我李岳李峙渊不要再做那任谁都干欺负的人!
  我李岳李峙渊要做一个任谁都不敢欺负的人!
  念头渐渐变得清晰,心绪反倒平静了下来,李岳铺开纸,拿起笔,又埋头写写画画了起来,一丝不苟,神情专注。
  强大的唯一途径,就是鼓起勇气拼尽全力去改变自己能改变的东西!
  没有天生的野心家,那张献忠现在不就在西山工地上为了五十文一天的工钱埋头苦干着吗?
  野心都是被一点一点地逼出来的!
  入夜,西山员工食堂灯火通明,三个厂子的工人齐聚一堂,参与西山建设的青壮们也尽数到场,包括张献忠、张快、张鹏举、王三斤这四个外乡人。
  三百多号人,将个偌大的员工食堂挤得满满当当,即便屋里没有火盆都感觉不到丝毫寒意。
  “各位……”
  人群最前面临时搭了个三尺高的台子,台子上摆着一张红木大椅,李岳正襟危坐在椅子上,神情肃然,目光炯炯地扫过台下那一张张或肃然或兴奋或疑惑的面孔,缓缓开了口,“自西山开工以来已经将近两个月了,西山的变化你们也都看见了吧?”
  “看见了!看见了!”
  众人连忙附和,“变化可大了,好得很……”
  “对,这变化确实很好!”
  李岳声音一扬,“西山之所以能有如此大的变化,离不开各位的付出,大家都辛苦了!”
  “呃……”
  众人都是一怔,有反应快的连忙谦逊起来,“不敢!不敢……都是秀才公(东家)仗义,给你干活儿,大伙儿都有使不完的劲儿……”
  石碣村的人还是习惯称呼李岳为“秀才公”,外村人和张献忠四人则一直称呼李岳为“东家”。
  “对对……”
  闻言,众人尽皆附和起来,“都是秀才公(东家)仗义……”
  “多谢大家的美言!”
  李岳摆了摆手,打断了众人的恭维,嘴角泛起了一丝笑意,“可是,仗义也不能当饭吃不是?”
  “呃……”
  众人又是尽皆一愣,感觉有点跟不上李岳的思路了。
  “所以……”
  也不待众人搭话,李岳又是声音一扬,“我决定,每年年底都会拿出两成的红利作为奖励!但凡我峙岳商号的人人人都有份!”
  有道是得人心者得天下,若是做个老板都扣扣索索的,如何得人心?
  “哗……”
  台下一寂,旋即一片哗然,人人面上都是难掩的喜色。
  替李岳干活,工钱本就够高了,如果再加上年底的奖励,这是有好日子过了啊!
  “东家……”
  很快,便有一个汉子硬着头皮站了起来,“可是,我们只负责建厂房修路修码头……等这些活儿都干完了,就得走了啊!”
  闻言,屋里顿时一寂,不少人都神色发紧地望向了李岳。
  “谁说的?”
  李岳望着那汉子呵呵一笑,“只要你们不走,那就是我峙岳商号的人,只要你们愿意,我们峙岳商号有的是活儿给你们干!”
  说着,李岳突然神色一肃,望向了坐在前排的李巡,“李巡!”
  “大哥!”
  李巡神色一紧,连忙站起身来,“有何吩咐?”
  小伙子经过这段时间都磨炼,身上再无半点青涩稚气。
  “嗯,不错!”
  李岳上下一打量李巡,“从今天起,你就接替忠叔的位置,专门负责商号里的一切建设!”
  说着,李岳一扫台下的一干青壮,“自今日起,我们峙岳商号就不止有工厂,还有自己的建筑队,但凡愿意干的,都可以找李巡去报名!还是那句话,只要你们愿意,峙岳商号就有的是活儿给你们干!”
  “愿意!愿意……”
  李岳话音刚落,一众青壮都兴奋不已。
  这么慷慨的东家,这么高的工价,年底还有奖金,傻子才不愿意干!
  “好!”
  李岳摆了摆手,止住了众人的话,又望向忠叔,“忠叔,从今日起,你就负责峙岳商号的账目,除此,还有一件要紧的事交给你来做!”
  “是!”
  原本有些失落的忠叔顿时精神一振,连忙站起身来冲李岳一躬身,“老奴定不负少爷所托!”
  他原本也是管账目的,但,在他看来,今日这个任命却意义非凡!
  “忠叔办事我放心!”
  李岳温和一笑,却没有说那要紧的事究竟是什么,又目光一转,望向了李佩玉和冯守礼,“李佩玉,还有冯守礼!”
  “东家!”
  两个少年顿时精神一振,齐齐站起身来,“请吩咐!”
  “好!很好!”
  李岳笑着打量了两个少年一番,这才神色一肃,“自今日起,李佩玉升任玻璃厂厂长,冯守礼升任胰子厂厂长,能干好吗?”
  “能!”
  两个少年顿时涨红了连,抬头挺胸,目光灼灼地望着李岳,“请东家放心!”
  “我说过,”
  李岳摆摆手让两人坐下,一扫那些满脸艳羡的少年郎,“只要你们用心学,好好干,我就能给你们更多的机会!”
  说着,李岳一望有些懵的阿虎,“阿虎,你觉得卫生纸厂交给谁管比较合适呢?”
  “呃……”
  阿虎连忙站了起来,哭丧着脸,“那个……少爷,我……我干得不好吗?”
  “呃……”
  李岳一怔,旋即微微一笑,“你干得很好,所以,少爷就准备抬举你,让你来管理峙岳商号的所有厂子!”
  “啊……”
  阿虎一愣,旋即便笑豁了嘴,“是这样啊!多谢少爷抬举!多谢少爷抬举……卫生纸厂厂长,我觉得刘振秀就很好,这小子干起活儿来手脚麻利得很,为人也老实!”
  说着,阿虎连忙回头望向了一个身材矮小精瘦的少年,“刘振秀,还愣着干啥?快站起来让少爷看看!”
  “呃……”
  那少年一愣,连忙站起身来,冲李岳一抱拳,“东家,我叫刘振秀!”
  “很好!”
  李岳冲刘振秀微微一笑,“从今天开始,你就是卫生纸厂厂长了,能干好吗?”
  “呃……”
  刘振秀微微一怔,连忙又冲李岳抱拳一礼,神色肃然,“能!”
  “不错!”
  李岳冲刘振秀点点头,一扫台下众人,“好了,会议结束,其他人散了,张献忠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