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顶天立地小丈夫 > 第二十九章金口玉言峙岳侯

第二十九章金口玉言峙岳侯


  殿,乃大煌皇之中等级最高的建筑,而交泰殿更是内廷的中心——后三宫之一。
  裴君合虽然只是个从九品的义阳城副巡检,从未进攻皇城,但随着热气球不断下坠,俯瞰着地面上那一栋栋巍峨的宫殿,他也知道自己这是要砸到后宫了,不禁暗暗叫苦。
  千万不要砸到那些房子上,更不要砸到人呐……
  奈何,他是根本无力改变热气球的下坠方位,只得暗暗祈祷着。
  可是,当热气球缓缓坠到了与交泰殿前的台阶等高时,他便看到了一大帮人正站在台阶上望着他,其中一人身着黄袍,格外耀眼。
  完了!
  那是皇帝陛下……
  裴君合顿时双腿一软,冷汗唰唰地就下来了。
  “咚!”
  正在此时,一声脆响,热气球稳稳地坠在了殿前的广场上,距离台阶不过丈余。
  裴君合连滚带爬地翻出了吊篮,“噗通”一声冲着台阶就跪了下去,头颅低伏,五体投地,“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爱卿,平身!”
  但,出乎裴君合的意料,皇帝陛下的声音里并没有丝毫怒气,反倒透着一些和善,“爱卿现任何职?”
  “启奏陛下,”
  裴君合可不敢真地站起来,只是小心翼翼地抬起了低伏的头颅,“微臣裴君合,现任义阳城副巡检!”
  “副巡检?”
  小皇帝微微一皱眉,“爱卿既能造出这飞天之物,朕又怎能让爱卿屈居一个从九品的副巡检?即日起,爱卿……”
  “启奏陛下!”
  跪在台阶下的裴君合却是心头一跳,连忙又拜伏在地,“此物并非微臣所造,而是峙岳商号的东家造出来的!”
  能升官,他自然求之不得,可是,听陛下的话这其中分明有些误会啊。
  天子金口玉言、一言九鼎,如果真让小皇帝把后面的话说出来,然后又发现这热气球不是自己所造,到时候,只怕把身家性命搭进去都不够啊!
  “唔……”
  小皇帝不禁微微一愣,旋即一副恍然神色,“难怪这气球上写着‘峙岳’两字,原来是峙岳商号的东家进献的啊!不错!不错……这商号的东家倒是心思聪慧之人,也识得大体!”
  说着,小皇帝话锋一转,“不过,朕也不能让爱卿白白辛苦这一趟,这样吧,爱卿官升三级、赏金百两,随行兵丁各有封赏!”
  “谢主隆恩!”
  裴君合心中一喜,连忙谢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平身吧!”
  小皇帝大袖一挥,缓步朝台阶下走来,“给朕仔细讲讲,这热气球到底是如何飞天的?”
  魏忠贤和王体乾知道小皇帝最喜这些稀奇玩意儿,只得连忙带着一众太监、禁卫跟了下去。
  裴君合能讨来这个差事,自然是做足了功课的,一番讲解听得小皇帝津津有味,颇有些跃跃欲试的迹象了。
  “陛下,”
  魏忠贤自然知道小皇帝的脾性,连忙满脸堆笑地开了口,“今日正值腊八,不如也让百官开开眼?”
  “对!”
  王体乾连忙附和一声,却紧紧地盯着裴君合,“裴君合,你说这热气球的燃料很难制取,而且已经所剩不多,是否还能飞上一回?”
  “回公公的话,”
  虽然不认得王体乾,但能陪在皇帝身边的太监岂能简单了,裴君合连忙躬身一礼,“如果不飞得太高,应该没有问题的!”
  “嗯……”
  王体乾缓缓地点了点头,扭头望向了小皇帝,“陛下……”
  “好吧!”
  小皇帝轻轻地摆了摆手,“等到宴席上再飞!”
  夜幕初临,太和门外灯火通明,鼓乐齐鸣,小皇帝带着皇后及诸位娘娘登临门楼,接受百官朝拜。
  当今天子未及束发之年便登临大宝,如今也不过十八岁,但后宫却很充盈,正宫皇后、四夫人、九嫔、二十七世妇、八十一御妻一个都不少。
  这倒不是小皇帝贪色,只因皇子关系着王朝的未来,关系着大煌的江山社稷,为皇室添丁进口也是皇帝的责任,即便小皇帝不急,一众朝臣也会替他急的。
  一番繁琐的礼节之后,门楼上钟鼓齐鸣,按照旧例,此时腊八宴就正式开始了,可是,在钟鼓声中,突然响起了窃窃私语声。
  “那是……孔明灯吗?也没见过这么大的孔明灯啊!”
  “怎么会是孔明灯?你见过谁会孔明灯下吊那么大个框子?而且,里面分明还站这个人……”
  “飞起来了,它飞起来了……可是,要带着那框子和人一起飞?”
  随即,那私语声慢慢化作了惊呼。
  “都高过宫墙了,框子里的人还在……”
  正对太和门的金水桥桥头灯火通明,裴君合按照小皇帝的旨意在百官眼前乘着热气球缓缓地升了空,不过,今夜吊篮的四角各挂了一串硕大的红灯笼。
  热气球越飞越高,直到离地百余丈高才缓缓地停了下来,仰头望去只能隐约看到那四串大红灯笼了……
  与此同时,远在千里之外的石碣村外西山下,一场盛大的腊八宴也已渐入高潮。
  今夜的西山食堂内外灯火通明,四十多桌宴席齐开,肉香酒醇,三百来号工人齐聚,人声鼎沸。
  按照李岳的意思,这次酒宴是按照每人两斤猪肉、三斤酒的标准准备的,不可谓不丰盛。
  不过,李岳却没有参与进来,而是在李家老宅的客厅里自斟自饮,不过,今夜的李岳好似没什么胃口,草草地吃了些酒菜便放下筷子,起身朝门外去了,站在门外怔怔地望着黑沉沉的夜空,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少爷,”
  红袖收拾完碗筷,轻轻地走到了李岳身边,柔声地劝着,“外面冷,咱进屋吧。”
  “红袖,”
  李岳却没有动,只是轻轻地扭过头望着红袖,神色有些疲惫,“不知怎的,今天我这眼皮跳得厉害,总觉得心神不宁……不知道是不是要出事呢?”
  “呃……”
  红袖不禁一怔,旋即甜甜一笑,“红袖也不知道呢,不过,红袖相信,就算出了天大的事,少爷也能解决好。”
  “你这小丫头,”
  看着红袖那张巧笑倩兮的小脸,李岳也展颜一笑,捉住了红袖的小手,“走,睡觉去!”
  “啊……”
  红袖俏脸一红,连忙垂下了头,声若蚊蝇,“一……起吗?”
  小丫头未经人事,却不代表她什么都不知道,在得知她和李岳已经在一张床上睡了不止一次却什么都没有发生之后,吴婶可是给了她不少指点。
  “那个……”
  看到红袖娇羞的模样,李岳止不住心头一虚,却依旧一咬牙,“一起。”
  今天本来应该是个开心的日子,可是,一大早,他便莫名其妙地有些心神不宁。
  所以,今夜他想搂着这个能让自己抛开一切烦忧的小姑娘一起睡。
  搂着红袖软绵绵暖融融的身子,李岳心中在屋一丝烦忧,和红袖说着话,便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
  “喔喔喔……喔喔喔……”
  一觉醒来已是雄鸡唱晓,李岳睁开眼,低头望了望缩在自己怀里睡得正香的红袖,眼神温柔。
  管他娘的有什么破事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老子这辈子就是要守着这石碣村、守着红袖富足快乐地过一辈子!
  “少爷!”
  突然,阿虎略显兴奋的声音在门外响了起来,“三老爷回来了!”
  “哦,”
  李岳顿时精神一振。
  一大早就有好事啊!
  大致也是在这个时候,皇城太和殿里的早朝也已接近尾声。
  今天早朝,继位已经三年多却很少主持朝会的小皇帝也没有缺席。
  “众卿,”
  奏对完毕,众臣就等着侍立在御阶上的太监宣布散朝了,御座上的小皇帝却轻轻地开了口,“你们以为昨夜那热气球如何?”
  众臣微微一愣,尽皆沉吟不语。
  都是在官场摸爬滚打的老油子了,自然知道小皇帝为何要问这话。
  无外乎论功行赏而已!
  只是,这功是那什么峙岳商号东家的,赏自然也是他的,与自己何干?没必要去凑那个趣嘛!
  “高邦佐,”
  见状,小皇帝微微一皱眉,望向了工部尚书高邦佐,“你们工部能工巧匠无数,能造出此等神妙之物吗?”
  “臣……”
  高邦佐连忙躬身一礼,神色却有些窘迫,“臣……无能!”
  “唔……”
  小皇帝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如此看来,那峙岳商号的东家李岳能造出此物来确属难能可贵了?”
  说着,不待高邦佐回话,小皇帝便声音一扬,“宣!”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
  闻言,侍立于御阶上的太监连忙展开了手中的圣旨,扯开嗓子宣读起来,“义阳府诸生李岳李峙渊心思灵巧,格物有道,又兼公忠体国,能识大体,实属难得之才,特进工部营散司郎中,封峙岳侯……”
  “哗……”
  圣旨还未读完,殿下群臣便已哗然。
  工部郎中也就从五品,但这封侯……
  “陛下,”
  一个年约四旬、面容清瘦的文臣当先抢出班列,持笏一拜,神色激动,“李岳进献热气球有功,特进工部郎中并无不妥,可是,若因此便封侯却有些不妥!”
  眼见此人出班劝谏,其余大臣顿时便安静了下来,不少人已经恢复了那副老神在在的淡定模样了。
  “有何不妥?”
  小皇帝神色一沉,“若你不服气,大可以也给朕进献一个如热气球那般的宝贝来,朕照样给你封侯!”
  “并非微臣不服,”
  闻言,那文臣脖子一梗振振有词,“陛下此举于制不合、于礼不合!”
  “哦?”
  闻言,小皇帝突然笑了,“你叫什么名字?现任何职?”
  “微臣苛锐……”
  那文臣微微一怔,连忙躬身一礼,“现任左佥都御史。”
  “很好!”
  小皇帝笑意更甚,“你知道蔡侯纸的故事吗?”
  “呃……”
  苛锐突然神色一滞,“微臣自然……是知道的,可是……”
  “放肆!”
  不待苛锐说完,小皇帝便已勃然大怒,“既然知道,还敢妄言朕此举于制不合于礼不合?看来你的书还没有读透啊!”
  说着,小皇帝怒意更甚,“给朕滚出京城,到安顺州学去好好督导安顺学子治书,自己也好好读一读书!”
  说罢,小皇帝起身便走,只留下了满殿神色惊愕的大臣们。
  陛下这……这就把一个左佥都御史给贬了?
  只可怜苛锐怔立殿中,满脸羞愧。
  想不到堂堂进士出身的他,今日却被传闻耽于玩乐不思朝政的小皇帝驳得哑口无言。
  同样神色难堪的还有文臣班列第一位的当朝首辅夏知远。
  直到今日,他才发现这个小皇帝好像并不简单!
  不!
  一定是错觉!
  肯定有人走漏了风声……
  只是,可惜了苛锐这柄利刃!
  就这样,小皇帝给李岳封了侯,还顺带收拾了最近蹦跶得起劲的苛锐。
  这一切,远在千里之外的李岳自然还不知道,否则,他一定能明白自己昨日为何会心神不宁了。
  此时,他已经收拾妥当出了门,正满怀期待地朝李三吾家赶去。
  既然李三吾回来了,事情肯定已经有了眉目,即便他还没有把那些矿物找齐,也应该找到了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