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顶天立地小丈夫 > 第二十七章找上门来薛楚人

第二十七章找上门来薛楚人


  跟着阿虎过来的两个少年,高挑瘦削一些的叫李佩玉,敦实黝黑一些的叫冯守礼。
  李佩玉是石碣村人,算起来还是李岳的本家侄子,少时也读过两年书,只因家中拮据便弃了学业,小小年纪便跟着父亲在田地里忙活了,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倒是个机灵娃。
  冯守礼则是石虎村人,也是个苦命的娃,连学堂都没进过,但脑袋很是灵光,也吃得苦,因此才能得阿虎看重。
  胰子厂刚开业时,李岳在里面教一众少年制了几天胰子,对他们的印象倒也不错,此刻又听阿虎这么一说,便答应了下来。
  回到家已经是中午了,吃过饭,李岳便带着红袖去了书房里的密室,将自己的家底都给红袖看了:六口箱子已经空了三口,只剩一箱银锭、两箱金锭。
  出来时,阿虎已经把李佩玉和冯守礼送过来了,李岳便带他们去了实验室。
  如今,胰子厂已经步入正轨,不用加班加点一天也能制出将近一千块品相极佳的胰子。
  但装胰子的包装盒却跟不上了,木盒自有葛富贵找来的一干木匠在加班加点地做,主要就是这玻璃小圆镜做得太慢了……
  有了李佩玉和冯守礼打帮手,李岳轻松了不少,忙碌了一下午又制出了百十面小圆镜。
  天黑之后,留两个少年吃过晚饭,李岳便打发他们走了,然后又独自回实验室忙去了。
  不出意外,这两天就会有人找上门来拿货,他必须提前备好货。
  第二天一早,李佩玉和冯守礼又早早地过来了,李岳招呼他们吃过早饭,便又带着他们进了实验室。
  “砰砰……砰砰……”
  也不知过了多久,实验室的房门突然被轻轻扣响了,随即门外便响起了红袖的声音,“少爷,家中来客了。”
  终于来了!
  实验室里,正在忙碌的李岳顿时精神一振,朝正在忙碌的李佩玉和冯守礼微微一笑,“我先出去一下,你们自己做没问题吧?”
  “岳叔(东家)放心,我们做得来的!”
  两个已然满脸汗珠的少年信心满满。
  “好!一定要注意安全!”
  李岳又嘱咐了一句,这才擦了擦汗珠整了整衣帽出了实验室。
  “少爷,”
  见李岳出来,红袖连忙凑到了李岳身旁,压低了嗓子,“来的是个姑娘,说是隆昌商号的少东家。”
  “姑娘?”
  李岳微微一怔,“隆昌商号就是我们上次买胰子的那家吗?”
  他隐约记得那家铺子匾额上好似写着“隆昌红粉”四个大字。
  “对,”
  红袖连忙点头,“义阳城中就两家脂粉铺,都是隆昌商号开的。”
  “这样啊,”
  李岳先前并未刻意打听过这些,还真不知道。
  他觉得,在这个时代,只要东西好就不愁没销路,与其花心思去找经销商,还不如让经销商自己找上门来,谈起生意来能多些优势。
  现在,经销商果然找上了门,但是,来的却是个少东家,而且还是个女人。
  不过,这女人确实很美,她的美与红袖那种清纯可人不同,更像是一朵盛开的牡丹,成熟、艳丽,虽是一身素雅的布衣钗裙却难掩富贵气质。
  “让姑娘久等了!”
  在门外稍一打量坐在厅中捧着热茶的年轻女子,李岳连忙大步流星地进了门,冲她作了个揖,“怠慢之处,还请姑娘海涵!”
  “李公子客气了。”
  那女子连忙放下茶杯,站起身来,双膝一曲回了个礼,“小女子不请自来,搅扰李公子清静了。”
  “姑娘客气了,”
  李岳呵呵一笑,招呼女子坐了回去,自己也做到了她的身旁,“实不相瞒,峙渊昨日搞出那么大的动静,就是为了引人上门搅扰呢!”
  他正忙,自然不会和一个姑娘家打机锋,于是就开门见山了。
  “李公子倒是坦诚!”
  女子微微一怔,笑容绽放,“既如此,小女子也就不饶弯子了……小女子姓薛名楚人,恭为隆昌商行少东家,此番冒昧前来是想与公子谈一笔生意。”
  说着,薛楚人又把那杯热茶捧在了手里,“贵号新立,虽然制出的胰子品相不俗,但短时间内也难以建立起庞大的销路……小女子觉得,如果能与隆昌商号合作,贵号的胰子就能迅速卖遍大煌一百四十个州府!”
  说罢,薛楚人捧起茶杯轻轻地抿了一口,含笑望向了李岳。
  “对!”
  李岳笑容淡定,“一个好汉三个帮,峙渊精力有限,峙岳商号人力有限,一开始就准备找个合作伙伴,所以,将这款胰子交给隆昌商号售卖自无不可,只是……不知薛小姐能出个什么价?”
  李岳从未经过商,但他觉得最有效的沟通方式就是坦诚,坦诚一些,更容易把生意谈拢。
  “三钱……五分!”
  闻言,薛楚人笑容绽放,“不过,楚人还有个条件。”
  “薛小姐请讲!”
  薛楚人给的价格已经超过了李岳预期,他自然动了心。
  “李公子,”
  薛楚人轻轻地放下了手中的茶杯,精致的脸庞带着一丝笃定,“在不久的将来,你应该会将大量制作那种镀银玻璃镜子吧?”
  “对,厂房都快建好了!”
  李岳爽朗一笑,“薛小姐若有意合作,峙渊自然也可以将那镜子交由贵号售卖。”
  “好!”
  薛楚人顿时笑靥如花,“李公子果然是个爽快人……”
  “是这样,”
  李岳却笑着打断了薛楚人,“胰子的价格还是定在三钱银子就好,不过,薛小姐也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呃……”
  薛楚人微微一愣,“李公子请讲!”
  “嗯……”
  李岳略显犹豫,“我希望薛小姐在义阳城能以三钱银子一盒的价格售卖胰子,至于其他地方的售价……还是交由隆昌商号自己定。”
  虽然有些难以启齿,但,他昨天刚答应了那些想买胰子的人,自然不想擅自涨价。
  “好说!”
  薛楚人却答应得很爽快,“义阳毕竟只是一座府城,买得起这胰子的人家并不是很多……”
  一番谈判,两人都很坦诚,很快达成了合作意向。
  “薛小姐,”
  本着一事不烦二主的原则,李岳又让红袖拿来了一卷卫生纸,“这东西叫卫生纸,乃是……茅厕中拭秽之物,不知薛小姐有没兴趣一并代销呢?”
  “这……”
  薛楚人不禁一愣,望向李岳的目光有些异样了,“李公子的想法倒是有些……有些奇妙啊!”
  堂堂一个读书人,竟然专做擦屁股的纸,这……确实颠覆了她的认知。
  不过,当她伸出纤纤玉手那起那卷卫生纸摸了摸之后,顿时眼神一亮,“好!这……卫生纸也交给我们隆昌商号来卖吧!”
  说着,她又有些迟疑了,“只是,不知这价格……”
  她卖过胰子,对胰子的市场心中早已有底,可是这东西……她却是第一次见到。
  “嗯……”
  李岳捎一沉吟,“要不这样吧,薛小姐先拿一批货去卖,弄清了行情,我们再定价!”
  卫生纸能卖个什么价,他也心中没底。
  “好!”
  薛楚人大喜过望,“楚人从商六年,谈过不少生意,还从未遇到过李公子这般爽快的人呢!”
  “呵呵……”
  李岳唯有讪讪一笑,“峙渊本就不是商人。”
  若不是这天下乱象已生,他哪里会搞出这些事,守着金银田产和红袖,做个逍遥自在的地主老爷多好!
  “果然,”
  薛楚人显然理解错了李岳话中的含义,微微一笑,“读书人和商人终究还是不一样……”
  一切谈妥,薛楚人匆匆告辞离去,李岳和红袖一直将她送到了大门外。
  “少爷真是神机妙算呢!”
  眼见薛楚人和随从坐着马车走远了,红袖突然扭头望向了李岳,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笑得弯成了月牙儿,“往后果然用不着带称了!”
  有隆昌商行代销胰子和卫生纸,结货款时自然用不着去数铜钱、称碎银子了。
  “那当然,也不看看少爷是谁!”
  被红袖这么一夸,李岳不禁有些得意,伸手就在红袖的小脸蛋上摸了一把,“往后,你只管帮少爷数钱就好了!”
  解决了胰子和卫生纸的销路问题,李岳心情很是不错,只是,制那小圆镜的工作还得抓紧才好。
  薛楚人的效率很高,第二天一早便带着十辆马车到了西山厂房。
  五十箱胰子,两百箱卫生纸,先给五百两订金,钱货两讫。
  交割完毕,十两马车满载而归,但坐在第一辆马车上的薛楚人却秀眉微蹙,若有所思。
  “小姐,”
  赶车的却是个明眸皓齿的少年郎,虽是一身干练的男子装束,但一开口便暴露了她的女儿身,“这李公子好大的手笔啊!一出手就是三处厂房,而且做的还是品相极高的物件儿,过不了多久必能日进斗金!”
  “桂枝,”
  薛楚人望了女扮男装的婢女一眼,秀眉舒展,“如今,你该明白他为何要将那热气球进献给朝廷了吧?”
  前日,出城看稀奇的百姓们回城之后,李岳将热气球进献给朝廷的事很快便传遍了义阳城,有人对他的义举赞不绝口,也有人忍不住扼腕叹息。
  这么神奇的物件,经营好了就是赚钱的利器啊,却让那傻秀才就这样拱手进献给了朝廷?
  当时,桂枝也是惋惜不已。
  多做些热气球放到附近几座府城里去,不说多了,带人上天一次只收十两纹银,也能赚过盆满钵满啊!
  谁不想到天上去转一圈啊,尤其是那些豪门大户的人?
  “明白了,”
  可是,今日来西山走了一遍,她的便明白了其中的奥妙,“李公子所图甚大啊!”
  即便朝廷想要那热气球,李岳也完全可以趁机捞些好处,毕竟,朝廷向来以与民争利为耻,干不出强抢百姓的勾当,但李岳什么要求都没提便将热气球拱手进献给了朝廷。
  在桂枝看来,李岳这么做无非就是为了讨好朝廷,求朝廷庇护而已。
  “是啊!”
  很显然,薛楚人也是这般认为的,“有了朝廷的庇护,再有这三座能日进斗金的厂子……富甲天下也指日可待。”
  说着,薛楚人却突然悠悠地叹了口气,“只是,他似乎忘了太祖皇帝和沈万三的故事……过犹不及啊!”
  桂枝一愣,默然无语,自家这位小姐长得漂亮又能干,就是心思太重了些。
  薛楚人也没有再说话,一双好看的眉头微蹙着,眉宇间萦绕着淡淡的忧色,目光有些飘忽,不知道又在寻思什么。
  李岳也没有想到自己将热气球进献给朝廷的举动竟会勾起薛楚人这么重的心思,更不会想到一道即将改变自己命运的奏本已经让张秉文派人送往了大煌王朝的心脏——北平城。
  当义阳城副巡检裴君合带着十多个兵丁押着热气球和张秉文的那封亲笔奏本匆匆地行进在通往北平城的官道上时,李岳正带着忠叔和李巡徜徉在玻璃厂的工地上。
  “快了,就快了,”
  望着忙得热火朝天的工地和即将封顶的厂房,李岳只觉踌躇满志、意气风发,“等这玻璃厂走上了正轨,这个冬天就算是彻底地圆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