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顶天立地小丈夫 > 第二十六章献气球卖胰子

第二十六章献气球卖胰子


  张秉文是神宗朝永治二十八年的探花,历仕神宗、穆宗、今上三朝,至今已在宦海摸爬滚打了二十一年,一步步做到了正四品的义阳府知府。
  官运算不得恒通,但他从不攀附阉党以求上进,也从不与西林党人来往沽名钓誉。
  在他看来,主政一方、造福一方百姓,这本就是读书人的担当,如今自己已经走到了这个位置上,还有何求?
  唯一让他放不下心的便是席卷辽东的鞑奴之乱了。
  自海西鞑奴起兵造反至今已有三十六年,三十六年来,大煌王朝以泱泱大国之财力物力人力竟会在与这撮尔蛮夷的战斗中胜少负多!
  究其原因,无外乎:大煌缺良马,而鞑奴善骑射。
  可是,若大煌军中能大量装备这种热气球呢?
  所以,在张秉文的眼里,这热气球不是妖孽也是不祥瑞,而是利器器!
  “利器?”
  听了张秉文的话,李岳却有些迟疑,“大人的意思是……此物可用在军中?”
  敢情这位知府大人想将热气球当飞机用啊!
  “正是!”
  张秉文笑着点了点头,“鞑子骑兵来去如风,而我朝向来缺马,若能以热气球自天上攻击,定能扭转这一劣势!”
  “大人所言极是!”
  听话听音,李岳明白这位大人是惦记上了自己的热气球,连忙冲他作了个揖,“学生愿将此物进献给朝廷!”
  已经带红袖上天浪过了,义阳城中的人我都被吸引过来了,于李岳来说,这热气球的使命已经完成。
  而且,若是将它进献给了朝廷,就等于在朝堂之上替峙岳商号打了此广告啊!
  何乐而不为呢?
  “好!”
  张秉文哪里明白李岳的心思,闻言不禁神色一肃,大赞一声,“识大体、明大义,峙渊不愧是读书人的楷模!”
  在他看来,这热气球是何等神妙,李岳能毫不犹豫地将它献给朝廷,这就是识大体、明大义!
  “大人谬赞了!”
  李岳连忙谦逊,“为朝廷分忧是我等子民的本分。”
  说着,李岳却话锋一转,“只是,这热气球还有两个缺点。”
  “呃……”
  张秉文一怔,眉头微微一蹙,“两个缺点?”
  “是的,”
  李岳连忙指着吊篮里的煤气罐解释起来,“第一个弱点就是这罐中之物了,此物极难制取,当然,学生会将它的制取方法一并进献给朝廷!但另一个问题,学生也无法解决了。”
  “哦?”
  闻言,张秉文神色稍缓,“什么问题?”
  “此物虽然可以升上天空,但飞行却要借助风力推动了,着实难以掌控……”
  既然要将热气球进献给朝廷,李岳就只能把热气球的缺点和盘托出了。
  这样一来,即便将来热气球在使用过程中出了什么事故,也怪不到他头上来。
  “峙渊多虑了!”
  闻言,张秉文笑容绽放,“我朝工部汇聚了天下能工巧匠,定然会有办法改善这两个缺点的!”
  “既如此,学生就放心了!”
  该说的都说了,李岳也不想再去操那份闲心,连忙陪笑,“大人可以先让人将热气球运走,等学生卖完胰子就赶回家,将制造热气球的一应图纸及心得送到大人府上!”
  “好!”
  见李岳如此爽快,张秉文大喜过望,连忙吩咐阎鼎去找马车来运热气球。
  “峙渊,”
  一旁的高永却凑到了李岳身旁,一脸和善地劝了一句,“虽说我朝鼓励经商,但你终归还是一介读书人……这样的事,完全没必要自己出来抛头露面嘛!”
  “多谢大人教诲……”
  李岳微微一怔,连忙冲高永作了个揖。
  他不清楚这个世界的历史却知道在隋唐时,商人子弟是不被允许参加科考的,眼前这位大人倒是一番好意呐!
  “是啊!”
  闻言,张秉文也笑容和煦地劝诫起来,“峙渊虽然乡试失利,但无须气馁,你还年轻,像你这般大的时候,本官连还是一介白身呢!以峙渊之资,若能继续用功,他日定能成为我朝柱石之臣!”
  “多谢大人教诲……”
  李岳连忙又朝着张秉文作了个揖。
  眼前这位可是堂堂的知府老爷,放在他原来生活的那个世界就是地级市的一把手,虽然人家面上看上去和和气气,李岳却不敢有丝毫怠慢。
  不多时,阎鼎便带着两个衙役赶这一辆马车匆匆而返,将热气球抬上车便走,十几个衙役跟在马车旁护卫着,让那些蠢蠢欲动的围观着只得望洋兴叹,不敢靠近。
  随即,张秉文和高永一行也匆匆离去了。
  “阿虎,快吆喝起来……”
  见张秉文等人离去,李岳暗自松了口气,连忙招呼阿虎卖胰子。
  今日搞出这么大动静,一来就是为了给红袖补一份生日礼物,二来就是为了卖胰子。
  “卖胰子了!卖胰子了……”
  阿虎连忙大声吆喝起来,“峙岳商号的胰子,晶莹剔透,香气扑鼻……”
  阿虎这边一吆喝,他带来的两个少年连忙打开了放在骡车上的两个大木箱子,一人拿起一盒胰子跟着卖力地吆喝起来,“峙岳胰子包装精美,榉木镂空盒子,还带玻璃镀银小圆镜……”
  听阿虎三人这么卖力一吆喝,那些不敢跟上去看热气球的围观者尽皆精神一振,纷纷转身涌了过来。
  那热气球可就是峙岳商号造出来的,能造出这等神妙之物的商号造出来的东西岂能差得了?
  “确实品相不俗啊!”
  当先一个身着青色锦缎长袍的少年带着个小厮到了近前,一看两个少年手里的胰子,顿时眼前一亮,“这东西不便宜吧?”
  “这位公子好眼力啊!”
  阿虎连忙迎了上去,拿起一盒胰子打开,双手递到了锦袍少年面前,满脸憨笑,“我们的胰子晶莹剔透,香气浓郁,而且这盒子上还镶着一面镀银小圆镜……”
  阿虎虽然长得虎头虎脑,又喜欢憨笑,但人却一点儿也不虎,否则,李岳又怎会让他来当这胰子厂的厂长呢?
  “啰嗦!”
  那少年不待阿虎把话说完,便是有些不耐地一摆手,“给本公子送一箱到城中同知府去,到时候自会有人给你银钱!”
  想来这锦袍少年正是义阳府同知大人家的公子。
  “这个……”
  锦袍少年一副财大气粗的做派,阿虎却有些为难地望了李岳一眼,见李岳笑着点了点头,这才连忙冲那锦袍少年憨憨一笑,“公子请放心,马上就给您送到府上去!”
  “也给我来一盒……”
  “五盒,我要买五盒……”
  眼见车上只有两箱,同知府的公子一下子就买走了一箱,其他人顿时就有些急了。
  两箱胰子,总共一百盒,每盒售价三钱银子,但眨眼之间就卖光了。
  买到胰子的人笑容得意地走了,没买到胰子的人依旧站在原地,眼巴巴望着阿虎。
  其中大多数人衣着体面,想来家境殷实,也有些人穿着寒酸……但眼中明显都有些渴望之色。
  这胰子虽然贵了些,却是峙岳商号造出来的啊——那可是造出了能上天的神妙物件的商号,就算勒紧裤腰带也要沾沾这份喜气啊!
  “各位稍等片刻……”
  见状,阿虎只得连忙冲众人抱拳一礼,从负责收钱的少年手中接过钱袋子快步走向了李岳,“少爷,你看……要不,我马上回去再运些胰子来?”
  “不用了,”
  李岳接过阿虎递过来的钱袋,随手交给了满脸喜色的红袖,冲阿虎微微一笑,“你们先把那一箱胰子送到同知府上去吧!”
  “是!”
  阿虎稍一犹豫,答应一声便转身朝骡车去了。
  虽然眼见赚钱的机会从眼前溜走,他心中有些不甘,但,既然是少爷吩咐的,那肯定就有道理。
  就像当初买草灰一样……少爷肯定不会做没道理的事情!
  “各位,”
  李岳自然不知道阿虎的想法,见他匆匆离去,便转身冲依旧围在周围的众人作了个罗圈揖,笑容和煦,“因为我们商号刚刚开张,胰子的产量有限,所以今日只有这两箱胰子要卖……我先在这里给大家赔个不是了!”
  说着,李岳话锋一转,“请大家放心,我们商号一定会尽快提高产量,不出三天就会在城中开店售卖,到时候,还请大家多多捧场……”
  李岳又是赔不是又是打包票,将一众人等打发走了。
  他确实想赚钱,却只想赚那些豪门大户的钱。
  此刻,亲眼看过了热气球的奇迹,那些家境不好的人可能一时脑热也肯掏银子,但李岳却不想卖给他们。
  成本不到一钱银子一盒的胰子就要卖到三钱银子一盒,可不便宜,李岳不想昧着良心去赚那些穷人的钱。
  “少爷,”
  众人陆续散去,空旷的荒草地里就只剩下了李岳和红袖,红袖已经将袋子里的碎银子和铜钱仔细地数了一遍,一张娇俏的小脸笑开了花儿,“铜钱有二百四十枚,碎银子应该也有十四两多……大体上不会差的!”
  “得亏你有这个耐心!”
  李岳扭过头,笑眯眯地望向了红袖,“以后就替商号来管钱吧!”
  多就多点差就差点,李岳并不在乎,他只是觉得这样安排可能会让红袖开心一些。
  “不!”
  红袖微微一怔,连忙摆了摆小手,“让忠叔管吧,他能写会算……”
  “没事的!”
  李岳笑着地打断了红袖,“忠叔管账,你管钱……少爷的箱子都已经空了三口了,你可得帮少爷把它们装满了!”
  “好……”
  红袖一怔,连忙答应了,“那我下次就带杆称过来……”
  铜钱好数,碎银子却不好掂量。
  “不用的!”
  看着红袖一脸认真的小模样,李岳笑意更甚,“下一次,我们收的肯定都是银锭,用不着带称的!”
  “呃……”
  红袖一怔,有些狐疑,“怎么下一次收的就是……”
  红袖正待要问,便见朱老三已经赶着骡车过来了。
  “少爷……”
  远远地,阿虎便跳下车,兴冲冲地跑了过来,将一大一小两锭银子递给了李岳,“十五两……同知大人的公子真是个财大气粗的人呢!”
  “你现在明白了吧?”
  李岳笑呵呵地接过了两个银锭,一股脑儿递给了红袖,“这天下财大气粗的人可比你想像的要多得多!”
  “明白了!明白了!”
  阿虎连忙憨憨一笑,“少爷肯定是想留着那些胰子卖到临安、金陵和京城那样的大地方去,那里财大气粗的人才多哩!到时候,我们的胰子就算卖到五钱银子一块,也会有人买的!”
  舍得花三钱银子买一块胰子的人根本就不会在乎多花两钱银子!
  “对了一半!”
  李岳呵呵一笑,拉起红袖的小手就朝骡车走去了,“胰子肯定要往大地方卖,却不需要我们去卖……”
  他根本就没打算自己去建立销售网络,不是怕耗费精力,主要是身边可堪大用之人太少了。
  “呃……”
  阿虎连忙跟了上去,“那谁帮我们卖呢?”
  “等着吧!”
  李岳呵呵一笑,移开了话题,“回去之后,挑两个机灵些的小伙子带到家里来,我有用。”
  玻璃厂还未建设完成,圆镜还得他自己做,他想趁此机会带几个徒弟出来,到时候,玻璃厂开工就不会这么忙了。
  “那还挑个啥?”
  阿虎憨憨一笑,指了指骡车上的两个少年,“就佩玉和守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