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顶天立地小丈夫 > 第二十五章妖孽?祥瑞?利器!

第二十五章妖孽?祥瑞?利器!


  天启三年十一月二十五日,临近晌午时,苍白的阳光终于将寒气驱散殆尽,阳光下有了一丝热乎气儿,大街小巷里行人渐多。
  “呃……”
  义阳府衙的后院里,知府张秉文踱着四方步自书房里走了出来,站到门廊前的阳光下伸了个长长的懒腰,仔细地整了整头顶的双翅乌纱帽和身上的绯色云雁补子团领衫,这才径直走下台阶到院中那株盛开的腊梅树前,信手拈下了一瓣即将凋零的梅花凑到鼻尖轻轻地嗅了嗅,已经很有些沧桑之色的面庞上泛起了笑意,“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四月天……”
  “大人!大人……”
  张秉文话音未落,心腹随从高永便步履匆匆地冲了进来,一见张秉文正在院中,便径直到了近前,本是向来沉稳的人,此刻脸上却带着难掩的惊慌之色,“祸事来了,祸事来了……”
  “慌什么!”
  张秉文脸色一沉,“慢慢道来,到底出了什么祸事?”
  “你看吧!”
  高永强自镇定下来,却突然抬手指了指天空。
  “哦?”
  张秉文疑惑地仰头一望,顿时便是浑身一振,脸色也微微有些发白了,“这……这是何物?”
  只见,阳光灿烂的天空之上,一个硕大的球形物体正自西向东缓缓飘动着,那物体离地足有百十丈高……
  “老爷也不曾见过此物吧?”
  见张秉文也是一脸紧张之色,高永唯有苦笑,“古语有云,天生异象,必有妖孽!如今这义阳城中已是人心惶惶……”
  不过是颗热气球而已,义阳城中的军民和高永、张秉文见了为何会如此惊惶?
  说到底,还是“妖孽”二字。
  他们并未见过这热气球,甚至闻所未闻,此刻陡然得见,自然不认得,便下意识地将它归于妖孽一类了。
  古语有云,“天下将乱,必生妖孽”,如今这天下刚好不太平,又见到了这妖孽的一幕,他们如何能不惊惶呢?
  “报……”
  只是,高永话还没说完,一个青衣佩刀的衙役便火急火燎地冲进院来,一见张秉文和高永便“嘭”地一声单膝跪地,禀报起来,“巡检大人已经判明,那物应是人为操控……上面似有两道人影,下方还垂有麻绳一条!”
  “呃……”
  张秉文、高永齐齐一怔,“人为……上面竟然有人?”
  “是的!”
  那佩刀衙役神色笃定,“巡检大人目力过人,定然不会看错!他已带人追过去了,想来很快便会有确切消息!”
  巡检阎鼎负责城中治安,一手箭术出神入化,目力非常惊人。
  “好!”
  张秉文精神一振,连忙冲那佩刀衙役一声吩咐,“前面带路,本官倒要去看看是谁弄出了如此声势!”
  “是!”
  那带刀衙役连忙一声允诺,匆匆起身,跑到前面带路去了。
  一行三人匆匆出了府衙,直奔城东而去,可是,堪堪跑出百十米,却见巡检阎鼎正带着十多个衙役迎面跑来了。
  “阎巡检!”
  张秉文连忙停下了脚步,有些疑惑,“你这是……”
  “大人!”
  阎鼎生得不算高大,一身宽松的绿色海马补子团领衫也掩盖不住他那敦实的身材,见张秉文过问,他连忙冲张秉文抱拳一礼,“那物又朝城西飞去了!”
  说着,阎鼎抬手一指西面天空,“大人你看,那物离地面越来越近,想是快要下来了,应该会落在西郊!”
  “呃……”
  张秉文三人纷纷抬头望去,果然就见那硕大的球状物体已经比先前离地面更近了,正晃晃悠悠地从西门城头掠过。
  “果然!”
  张秉文精神一振,连忙转身就走,“阎巡检,一定要将此物捕获!”
  “是!”
  阎鼎连忙允诺一声,就要带着一干衙役追出去。
  “切记,不可伤了人!”
  张秉文连忙又吩咐了一声,“本官……随后就到!”
  “遵命!”
  阎鼎连忙又是一声允诺,带着十多个衙役匆匆地朝城西跑了。
  “大人,”
  见一众衙役跑远,高永的嘴角突然泛起了一丝笑意,“这等飞天奇景古今未闻……若非妖孽,那便是祥瑞啊!”
  “呵呵……”
  张秉文摇头而笑,“不论是妖孽还是祥瑞,我大煌军中若能装配如此利器,必能如虎添翼!”
  说着,张秉文调头便走,“先调集人马……”
  先前不知那物虚实,张秉文只想一探究竟,如今知道了一些底细,他便有了新的盘算。
  西郊大道旁的一处荒草坪里,热气球缓缓坠地,李岳当先跳出吊篮,连忙转身去搀扶红袖。
  “少爷,”
  红袖一张娇俏的小脸上依旧荡漾着兴奋的红晕,一眸子的笑意好似带着醉,“红袖感觉就像刚做了一场梦呢,头都有些晕晕的……”
  “呵呵……”
  李岳笑容宠溺,“在天上飘了这么久,你的头肯定会有些晕的,慢点儿……”
  “少爷……”
  李岳话音未落,朱老三便赶着马车找了过来,不待车子到近前,阿虎便从车上跳下,狂奔而来,一脸的兴奋,“你也带我着坐坐呗。”
  “不急,”
  李岳呵呵一笑,“以后有的是机会,今天,我们是来卖胰子的……”
  说着,李岳扭头一望义阳城方向,笑容得意,“用不了一盏茶的工夫,城中的人就会蜂拥而来了……”
  “来了!”
  李岳话音未落,刚赶着骡车过来的朱老三便一指通往义阳城德大道,兴奋地叫了起来,“他们已经来了!”
  “这就叫广告效应!”
  李岳得意地解释起来,“只要有噱头,就能博人眼球,就……呃!”
  可是,当他看清楚来人的大扮之时,顿时一怔,后面的话便被堵在了喉咙里。
  来人皆是青衣黑帽的壮汉,人人佩刀背弓……来的是官府中人啊!
  李岳虽然有些意外,却也不慌,连忙正了正头上的平定四方巾,又整了整衣袍,好整以暇地往前迎了几步。
  他可是有功名在身的,怕个卵啊!
  “你是……”
  阎鼎带着一干衙役匆匆而来,到了近前一看李岳竟是一身秀才装扮,便一挥手让后面的人停了下来,独自走向了李岳,神色客气。
  “小生李岳,是石碣村人。”
  虽说秀才见了县令也不用慌,但李岳却不敢托大,当先冲阎鼎作了个揖,“还未请教大人尊讳?”
  “哦,”
  阎鼎冲李岳拱手回了一礼,“本官是义阳县巡检,阎鼎。”
  他是武举出身,又有公职在身,自然不需对一个秀才如此看重,只是,眼前这秀才可是能上天的人。
  “巡检大人,”
  李岳连忙又冲阎鼎作了个揖,“不知大人为何而来,可是小生犯了什么事吗?”
  李岳并不清楚这个时代的礼节如何,只是本着“礼多人不怪”的原则尽量多打躬作揖。
  “这个……”
  阎鼎被问得神色一滞,“你并未犯事,只是……府台大人……想见一见你!”
  所谓“法无禁止即可为”,依照《大煌律》,李岳确实没有犯事,他虽是巡检却不敢用去蒙一个秀才,毕竟,《大煌律》可是每个秀才的必读书目。
  “是这样啊!”
  李岳好似舒了口气,心中却有些着急起来了。
  竟然惊动了知府老爷,这次怕是玩大了!
  可是,事情都已做下了……
  “巡检大人容禀……”
  一念及此,李岳觉得还是坦诚一些地好,连忙又冲阎鼎作了一揖,“近年收成一直不好,村中乡邻多有困苦,小生心中不忍,便组建了一个商号,准备制些胰子卖,近日,胰子已经做出来了,可是,小生家中世代耕读,不通商道,于是便琢磨出了这么一个法子,想以此来聚拢人气。”
  说着,李岳转身指了指不远处依旧漂浮在空中的牛皮气球,“此物是小生自格物一道悟出来的,名叫热气球。大人请看,气球上还有‘峙岳商号’的字样……小生此举确实是为了聚拢人气……”
  “确实!”
  阎鼎往牛皮气球上一望,连忙和善一笑,“本官自是信你的,你也无需惊惶,本官相信府台大人弄清楚实情之后绝对不会为难与你!”
  “多谢巡检大人了!”
  闻言,李岳才算是真正地松了口气。
  “此物名叫热气球?着实不是凡物啊!”
  见李岳神色彻底缓和下来,阎鼎便冲他呵呵一笑,“可否带本官去仔细地看一看?”
  “巡检大人请……”
  李岳自然不敢怠慢,所谓“阎王好见小鬼难缠”,以后做生意少不得还要与这巡检大人打交道,自然有必要与他搞好关系。
  李岳带着阎鼎走到热气球旁,一一为他讲解起来,阎鼎听到津津有味,不时还会夸赞几句。
  远处陆续有城中百姓赶来,只是看着一众衙役拦路,都不敢靠近,只在远处对着这边指指点点,议论纷纷,但人人脸上都有些兴奋之色。
  人类自古便有飞天之梦,也有鲁班造鸢鸟的传说,不过,那也只是个传说而已!
  就在今天,他们可是亲眼看到有人飞上了天空!
  远处的百姓越聚越多,已经有胆大的在和拦路的衙役交涉了,看那样子自然是想凑到近前一探热气球的玄妙之处。
  “啪嗒啪嗒……啪嗒啪嗒……”
  正在此时,人群外响起了急促的马蹄声,一个威严的声吼声在人群外响起,“府台大人到,闲者回避……”
  挤得水泄不通的百姓连忙朝两排让去,让开了一条道来,十余个兵丁开路,两骑缓缓而入,马上正是知府张秉文和高永两人。
  “府台大人到了,”
  正在热气球旁摆弄着煤气罐喷嘴的阎鼎连忙停了下来,挺直了腰背,神色肃然地望了李岳一眼,“跟在本官身后,见了府台大人只需如实禀报即可!”
  “多谢巡检大人!”
  李岳连忙冲阎鼎道了声谢,一整衣帽,跟着阎鼎迎了过去。
  两骑到了近前,自有兵丁上前牵马坠镫,张秉文和高永匆匆跳下马来,直奔热气球而来。
  “大人,”
  阎鼎连忙又向前迎了两步,抱拳一礼,“此物乃是石碣村秀才李岳所造,名为热气球……”
  “好!”
  闻言,张秉文一声大赞,停下了脚步,目光却径直落到了跟在阎鼎身后的李岳身上,笑容和煦,“峙渊果然好学问!”
  “呃……”
  李岳一怔,有些懵了。
  这知府大人竟然认得李峙渊?
  他哪里知道,这府台大人兼着提调一府县学的差事,府中每个读书人要考秀才都得经过县试、府试、院试,原来那个李峙渊小小年纪便考中了秀才,自然就在这位知府大人心中留下了不错的印象。
  “大人……”
  李岳却不知道这些事,心中茫然,连忙就要上前行礼。
  “无须多礼!”
  张秉文却笑呵呵地一摆手,径直走向了热气球,“过来给本官好好讲讲这热气球……此物到底有何玄妙之处?”
  “是!”
  李岳心中一松,连忙跟了过去,详细讲解起来,“此物运行之理并不难理解……”
  空气受热膨胀上升,仅此而已。
  “好!”
  听李岳讲解完,张秉文合掌一拍,喜难自胜,“峙渊将为我大煌军中添一利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