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顶天立地小丈夫 > 第二十四章飞向义阳城

第二十四章飞向义阳城


  李岳之所以搞出这么个热气球,主要是为了给红袖补上一份毕生难忘的生日礼物。
  还有什么礼物比带着她飞上天空俯瞰大地更让她难忘的呢?
  当然,他也准备借此机会给峙岳商号打打广告。
  所以,这是件一举两得的好事。
  可是,此刻看到荆三贵等人的反应,李岳心中却突然忐忑了起来。
  这么搞……会不会招来麻烦呢?
  李岳一边跟荆四海等人解释着热气球,一边有些忐忑地思量起来。
  “东家,您这格物之道才是真正的智慧呐,”
  可是,不待李岳解释完,胖乎乎的中年汉子张鹏举又一脸虔诚地恭维了起来,“小人枉自读了十余载圣贤书,却连个秀才都没考中,一直都有些不服气,但今日见了东家的手段,已经彻底服气了!难怪东家年纪轻轻就中了秀才,您这……简直是神仙手段呐!”
  “对对对!”
  闻言,众人连忙附和,“秀才公(东家)这就是神仙手段呐!”
  不是神仙手段,又怎能让牛皮飞上了天呢?
  “少爷,”
  红袖也兴冲冲地跑到了李岳面前,目光熠熠地望着他,一张娇俏的小脸泛着激动的红晕,“这就是你给红袖的礼物吗?真好!”
  “不!”
  看到红袖的激动模样,原本还要谦逊一番的李岳突然把心一横,牵起红袖的小手,冲她温柔一笑,“等一下,少爷还要带你飞到天上去,那才是少爷想送给你的礼物!”
  管他娘的会不会招来麻烦呢,只要能让红袖开心就够了!
  “飞……”
  红袖却是小脸一紧,手也不自觉地握紧了,“飞到天上去……”
  “不怕!”
  李岳轻轻地拍了拍红袖的小手,笑容淡定,“有少爷在,出不了问题的!”
  本着要做就要尽力做到最好的原则,李岳在这颗热气球上可是下足了本钱、花尽了心思:气囊是用钢筋搭建的骨架用牛皮封装的,吊篮是用钢筋和榉木打造的,热动力是用他经过反复试验才制得的液化煤气提供的,就连煤气罐也是他亲自指导铁器铺的马掌柜打造的,为了安全,他甚至还自制了降落伞包……
  如今试飞已经成功,他有十足的把握能带着红袖去天上安全地浪一圈了!
  “嗯……”
  红袖的小手上的力道慢慢减弱了,紧绷的小脸也慢慢地绽开了笑容,“少爷在,红袖就不会怕。”
  “少爷……”
  红袖话音刚落,忠叔便匆匆地挤进人群跑了过来,神色有些紧张,“可使不得啊!那天上岂是我等……”
  “忠叔!”
  随后挤过来的阿虎却是一脸兴奋地打断了忠叔,“您怕啥?少爷心里肯定有数呢!”
  如果是在学会制胰子之前听到李岳说要带红袖飞到天上去,阿虎肯定也会如忠叔一样紧张,可是,如今听到李岳说要带红袖飞到天上去,他就只剩下满心的期待了。
  制桂香胰子的过程多玄乎,少爷不照样能整得明明白白的?
  像少爷这么聪明的人又怎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他说能带红袖飞到天上去,就一定能!
  “忠叔,”
  李岳也冲一脸紧张之色的忠叔宽慰地笑了笑,“我知道其中的凶险,也做了充足的准备,出不了事的!”
  说着,李岳扭头冲众人摆了摆手,“大家别围在这里了,该忙什么就去忙吧!”
  今天,他是打定主意要带红袖去天上浪一圈了!
  只是,被这么多人围观,他着实有些不自在。
  但是,没人动!
  “东家,”
  有人还硬着头皮来了句,“你就让我们看看嘛,大不了我们今天不要工钱……”
  “对对对……”
  那声音还没落下,附和声便已四起,“您让我们看看,看完了我们就去干活,今天也不要工钱了……”
  这些向来把钱看得比自己的身体还要紧的汉子们此刻竟有了几分视钱财如粪土的“气概”。
  一来,在这里干一天比在别处干两天还挣得多,就算为李岳白干一天,他们也乐意。
  二来,能亲眼看到有人飞到天上去……从古至今,又有几人能有这福分?
  “这……”
  李岳微微一怔,不禁无奈苦笑,“真没这个必要……”
  “有!”
  李岳话还没说完,荆四海连忙神色激动地叫了起来,“我大煌王朝十三省百余卫府子民千千万,可是,谁亲眼见过有人飞天?只怕就连京城里的皇帝陛下都没有见到过吧?”
  “就是!就是……”
  众人连忙附和,一张张质朴的脸庞都透着兴奋的光彩,“秀才公(东家),你就让我们开开眼嘛!”
  “呃……”
  李岳着实搞不懂这些人的心态,只得不再搭话,算是默许了。
  不多时,偌大个青砖坝子就被围了个满满当当,就连食堂里的女工和胰子厂里的少年们都出来了,有些人还特意跑回村里把自家婆娘娃儿全喊了过来。
  人群里,李岳不再理会众人,只是仰着头紧紧地盯着天空中的热气球,一脸凝重之色。
  见状,周围的人也慢慢地安静了下来,有的紧紧地望着李岳,有的也仰着头望着天空上的热气球……
  “好了,”
  良久,李岳突然收回视线,扭头望向了站在那块巨石旁的朱老三,“收绳子……慢慢地来……”
  “哦,”
  朱老三连忙伸手抓住了那拇指粗的麻绳,慢慢地收了起来,一副小心翼翼的模样。
  “让让,”
  李岳又招呼起了围观的人,“大家都让一让,热气球要下来了……”
  因为是试飞,这个煤气罐里的煤气装得并不多,此时,煤气已经耗尽,热气球失去了动力便开始下坠了,虽然有个硕大的牛皮囊起着缓冲作用,下坠得十分缓慢,但是,李岳却不敢大意。
  听了李岳的话,众人这才想起头上那个大家伙马上就要掉下来了,不禁也都有些心慌,纷纷后退。
  李岳则牵着红袖的小手退到了巨石下,紧紧地盯着那缓缓下坠的热气球。
  在麻绳的牵引下,热气球缓缓向青砖坝子坠来,一直晃晃悠悠地,好似醉了酒。
  “咚!”
  良久,最下面的吊篮终于着了地,只有一声脆响,丝毫也不显沉闷。
  “不错!”
  见状,李岳突然展颜一笑,回头一望朱老三,“把麻绳解了吧!”
  说着,李岳又一望阿虎,“去搬两箱胰子放到骡车上,你带两个机灵点的工人跟着,在义阳城西门外等着我和红袖!”
  “好嘞!”
  阿虎憨憨一笑,兴冲冲地转身朝厂房去了。
  吩咐完朱老三和阿虎,李岳便拉着红袖朝骡车去了,径直从骡车上搬下了另一个煤气罐,三尺多高的铁皮罐子被他一只手拎着,直似拎了只小鸡。
  李岳提着新的煤气罐到了吊篮前,将先前的煤气罐换了下来,抬头朝人群里招呼了一声,“来个人搭把手,帮我把它搬到骡车上去……”
  “俺来!”
  李岳话音未落,人群里便挤出了一个身材魁梧、神色激动的青年,正是张献忠。
  “有劳了!”
  见到抢先上来帮忙的竟是张献忠,李岳不禁怔了怔,连忙冲他客气地笑了笑。
  “东家,您客气了!”
  张献忠分明有些受宠若惊的样子,连忙伸手拎起了那个空了的煤气罐,一拎之下不禁变了脸色。
  看到李岳先前一只手便轻松地拎着罐子走了过来,张献忠还以为这铁罐子并不沉,可是,一提之下却发现这铁罐子少说也有百十斤!
  他那里知道,李岳对这个时代的冶铁技术没什么信心,为了增加煤气罐的安全性便让马掌柜增加了罐壁的厚度……
  感受到了煤气罐的分量,张献忠不敢再大意,连忙用两只手抱住快步朝骡车去了。
  倒不是他一只手提不起来,只是,他觉得在这个犹如天人般的东家面前,自己应该表现得稳妥一些才对。
  李岳却没有注意张献忠,只是专注地将新的煤气罐固定好,又检查了一下阀门和喷火嘴,这才从吊篮里出来,径直走向了骡车,拿起那个自制的降落伞包背在了身后,拉着有些紧张的红袖走向了吊篮。
  到了吊篮旁,李岳先将红袖扶了进去,这才跨了进去,见红袖一副紧张兮兮的小模样,便让她先蹲了下去。
  “嚯嚯……嚯嚯……”
  开煤气、点火,窜动的火苗带着热气直往牛皮气球里钻,牛皮气球又开始上浮。
  李岳站在吊篮里,一手抓着红袖的小手,一手高高举起,冲围观的人群挥动着,一张清秀的脸庞上笑意笃定,隐约透着几分飞扬的神采。
  无论如何,此时此刻,他又变回了曾经那个意气风发的少年郎——一个想要带着心爱的姑娘飞到天上去浪的少年郎!
  见李岳挥手,围观的人也纷纷挥手回应着,一道道灼热的目光中有欣喜、有期待,还有艳羡。
  在众人灼热的目光中,牛皮气球缓缓上升,一如先前,缓缓高过了厂房,高过了西山山顶……最终,化作一个小黑点钻入了云层里。
  “飞上去了,秀才公真地飞到天上去了……”
  眼见热气球消失在了云层里,围观的人群顿时便炸开了锅。
  “如果我也能上去飞一次,这辈子就值了……”
  “可惜你没红袖姑娘长得漂亮,不然秀才公肯定也能带上你……”
  西山的人群还在兴奋地议论着,吊篮里的李岳已经将煤气罐的阀门调节好,转身笑眯眯地望向了红袖。
  “少爷……”
  红袖依旧蹲在吊篮里,紧紧地靠着吊篮壁,一副战战兢兢的模样,“我……我们真地在天上了……”
  “那当然,”
  李岳一脸得意的笑,拉起红袖的小手,温柔地安慰着,“别怕,慢慢地站起来……往下面瞧瞧,下面的景色可美了!”
  “嗯……”
  红袖紧紧地抓着李岳的手,小心翼翼地站了起来,靠到李岳的身旁,探出小脑袋往下面张望起来,很快脸上的紧张神色便被兴奋劲儿取代了,“那就是大龙湖呢,湖中还有好些山……真美!我可从来都不知道咱大龙湖里还有山呢!咦?那是九阳山吧?看着好小呢!咱们石碣村呢?咋看都看不见了?啊……那就是义阳城吧?咋这么快就到了……”
  “站得高看得远嘛!”
  李岳呵呵一笑,“要想下到义阳城却还早呢!我们先去义阳城上晃一圈儿,给咱峙岳商号挣点名气……”
  说着,李岳又转身去拧煤气罐的阀门了。
  “少爷……”
  红袖看得好奇,“这样就可以控制这个……热气球了吗?”
  “嗯……”
  李岳少一沉吟,认真地解释着,“这东西只能控制热气球的高度,不过,在这天上,不同的高度有不同的对流……嗯……就是风向,借着风力,我们就可以控制热气球的方向了。”
  李岳一边解释,一边调节着,不多时,热气球开始缓缓下坠,借着冬日里的西北风,缓缓地朝义阳城上空飘去了。
  “嘿嘿……”
  看到义阳城逐渐变得清晰起来,李岳拉着红袖站在吊篮边,一脸的意气风发,“我们也来做一回人上人……”
  此时的义阳城里却已是惊呼声一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