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顶天立地小丈夫 > 第二十二章热火朝天石碣村

第二十二章热火朝天石碣村


  天启三年十一月初八,这是二叔公替李岳挑选的黄道吉日。
  练完拳、看了阵书,吃过早饭,李岳这才收拾好穿戴,带着红袖、阿虎出了门,直奔西山胰子厂。
  村外的山峦田野依旧白茫茫的一片,但通往胰子厂的道路已经清理了出来,路上铺了层厚厚的炭渣,并不泥泞。
  胰子厂前的坝子里铺着青砖,搭了台子,此时已经聚了不少人,旁边的工地停工一天,青壮都来帮忙了,前两天被招进胰子厂的少年们也早早地到了,一起来的还有他们的家人,一个个都穿上了自己最好的衣服,好似在迎接年节一般。
  “少爷,”
  忠叔也换上了一身新衣,满面春风,见李岳下了骡车,连忙迎了上来,“都已准备妥当,巫家班一到就能开唱了!”
  “好!”
  李岳随口敷衍着,“那就请忠叔多照应一下,我先进厂房看看。”
  李岳向来喜欢清静,根本没打算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可是,二叔公和忠叔都觉得商号开业是大事,必须搞得热闹、搞得隆重。
  于是,李岳只得让忠叔来搞,忠叔自然卖力,这不,连戏班子都被他给请来了。
  “峙渊,恭喜恭喜!”
  刚应付完忠叔,二叔公便带着李巡走了过来,一身崭新的棉袄,满脸红光,“老头子祝你开业大吉,财源广进!”
  “多谢二叔公吉言,”
  李岳只得满脸陪笑,“您老跟我进去瞧瞧?”
  坝子里闹闹哄哄,李岳只觉得吵,而且,他发现很多人已经朝自己这边来了,所以,只想尽快进到厂房里躲躲清静。
  “秀才公,恭喜!恭喜……”
  “秀才公,小人先祝你开业大吉,财源广进……”
  眼见躲不过去,李岳只得又耐着性子应付了一阵,这才带着红袖躲进了厂房。
  厂房外有朱老二两兄弟守着,外人暂时是不允许进来的。
  “呼……”
  进了厂房,李岳不禁长长地舒了口气,有些懊恼地叹了口气,“看来,还是来早了些啊!”
  “噗嗤……”
  紧跟在他身后的红袖忍俊不禁,“少爷,你今天可是主人家呢,哪里能让大家都等你?”
  “呃……”
  李岳一怔,只得苦笑,“早晓得就不让忠叔搞了!”
  “这样子挺好的啊!”
  红袖却开心地笑着,“开业可是大事,越热闹越好呢。”
  说着,红袖突然压低了嗓子,“少爷,你怕了吗?”
  “怕?”
  李岳只觉面皮一热,嘴上却很硬气,“你家少爷什么场面没见过?”
  话虽这么多,但他仔细一想,自己还真没经历过什么大场面,唯一大些的场面也就是上高中时作为新生代表发了一次言……后来,在高中和大学只顾埋头读书,再后来到了公司里也只是默默地写着代码,回到小镇之后更是深居简出。
  这样一想,李岳也不得不承认,在这种宾客盈门的场合自己确实有些怯场了。
  当然,这一点自己知道就好,可不能当着红袖的面承认,要不,以后还有什么脸面面对这丫头?
  “少爷,”
  红袖莞尔一笑,轻轻地移开了话题,“你真要让阿虎来管胰子厂?”
  “阿虎跟你说了?”
  李岳有些意外,“怎么,他不愿意干吗?”
  “哪能呢?”
  红袖笑着摇了摇头,“他这两天高兴得尾巴都要翘到天上去了,昨天还跑来跟我和吴婶显摆来着。”
  “这小子……”
  李岳一震,笑着摇了摇头,“一个厂长就能让他骄傲成这样,真没出息!”
  “这也不能怪他啊!”
  红袖却有些羡慕,“他这厂长可是管着三十多号人呢!”
  “红袖,”
  李岳自然看出了红袖的艳羡,微微一动,“要不我也给你一些人管管?”
  “啊……”
  红袖一怔,连忙摇头,“不要,不要……红袖才不会管人呢!”
  “不会咱可以学吗?”
  李岳促狭一笑,“少爷以后家大业大的,红袖要是不会管人可当不好这个家!”
  “当家?”
  红袖一怔,俏脸通红,有些慌乱地低头捏起了衣角,“红……红袖可不想当家,只要……跟在少爷身边就好……”
  “少爷,”
  见红袖一副羞赧的模样,李岳心中一热就要继续逗她,但忠叔却步履匆匆地走了进来,“吉时快到了,大伙儿都在等着你呢!”
  “呃……”
  李岳深吸了一口气,转身冲忠叔微微一笑,“好!我这就出去……”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吉时已到,爆竹轰鸣,震得西山的积雪簌簌发抖。
  十多挂爆竹燃罢,李岳便被请上台发言。
  “各位乡邻,”
  李岳硬着头皮上了台,故作镇定地缓缓扫了台下众人一眼,这才缓缓地开了口,“首先,要感谢各位的到来,这天寒地冻的,路也不好走……”
  迎着台下那一双双灼灼的目光,李岳只得把心一横,声音倒也利索起来,“其次,峙岳商号正式开业了,肯定越来越忙,需要更多的人加入进来,到时候,还望大家鼎力支持。最后,把孩子送来峙岳商号的乡邻们请放心,峙岳商号绝不会亏待你们的孩子,这些孩子就是峙岳商号的未来!”
  “好!好!秀才公说得好……”
  “对!对!把娃儿交给你,我们都放心呢……”
  李岳说罢,便转身朝台下去了,台下的喝彩声却经久未息。
  随后,吴家班便登了台,“咿咿呀呀”地开唱了。
  李岳本来是没兴趣的,但见红袖看得津津有味,也只得硬着头皮留了下来,自然也少不得要打起精神来应付那些过来攀谈的人。
  宴席是流水席,虽然只是大锅的油泼面,却管够。
  戏一直唱到了黄昏才结束,众人陆续散去,李岳坐上骡车时只觉身心俱疲。
  累啊!
  回到家,李岳也没有精神去看书了,让吴婶整了点菜来,便在客厅自斟自饮了起来。
  “少爷,”
  等李岳喝完酒,红袖便端着盆热水过来了,神情温柔,“泡泡脚吧,解乏呢!”
  说着,小丫头把盆放到了李岳脚边,就替李岳脱了鞋,捧着他的脚放进了水盆里,轻轻地揉搓了起来。
  舒服!
  李岳任由红袖伺候着,静静地望着如小媳妇般温柔的红袖,倦意渐消。
  “少爷,”
  红袖却突然抬头冲李岳温柔一笑,“今天很累吧?今天晚上要早些睡哦,明天你还得忙呢!”
  “嗯,”
  李岳顺从地点了点头,稍一犹豫,又轻轻地说了一句,“今晚,我们一起睡吧?”
  “呃……”
  红袖一怔,连忙低下了头,声若蚊蝇,“可是……少爷说过还要再等一等的……”
  “那个……”
  李岳讪讪一笑,腆着脸辩解着,“只是一起睡,少爷保证,什么也不会干!”
  “嗯……”
  红袖轻轻地点了点头,虽然依旧低着头,但俏脸却已红得快要滴出血来了。
  红袖只是少爷的丫鬟啊,就算少爷想作些什么,红袖也不能反对的……
  不过,李岳却说到做到,搂着红袖说了半夜话,直到迷迷糊糊地睡了过去,真地什么都没做。
  第二天一早,李岳闻鸡而起,练拳读书,精神抖擞。
  吃过早饭,李岳便带着胰子厂的第一任厂长阿虎去了厂里,厂里的第一批员工早已等候在厂房前的坝子里了,虽然一张张稚气未脱的面孔都已冻得通红,但那一双双眸子里却充满憧憬。
  “都进去,都进去!”
  李岳却看得有些心疼,连忙招呼他们进厂房,“先把灶都烧起来……”
  虽然李岳已经在土法制胰的基础上尽可能地改进了工艺,但加热的环节依旧只能依靠烧煤,铺在土路上的煤渣就是这么来的。
  进了厂房,也不用李岳吩咐,阿虎连忙招呼几个年纪稍大的孩子运煤烧火去了。
  这两日,他一直跟着李岳在厂房里学习,已经把制胰子的工艺学了个八九不离十,此时指挥起来倒也像模像样了。
  不多时,几口灶已经烧旺,厂房里温暖了起来,李岳便招呼众人过来集合了。
  很快,一众少年便在阿虎的带领下列好了队,虽然队伍算不得多整齐,但那一张张稚气未脱的脸庞上尽是认真之色。
  “大家好!”
  有了昨天的经历,李岳已经不怎么怯场了,目光缓缓扫过那一张张稚气未脱的脸庞,只觉身上的担子又重了许多,声音之中也多了些肃然之意,“欢迎你们加入峙岳商号,我叫李岳,你们可以叫我岳哥……”
  “东家,”
  李岳话刚说完,一个身材有些瘦若的少年连忙打断了他,黑瘦的小脸上满是较真之色,“秀英姑姑说了,我们该叫你东家。”
  “对!对……”
  其他少年连忙附和起来,“秀英姑姑说,东家是个和气人,但我们却不能没了规矩……”
  胰子厂的工作并不轻松,所以,李岳招的这批少年最小的也已到了束发之龄,石碣村自然没有这么多,其中近半是从临近的石虎村招来的,当日就是阿虎跟着罗秀英去招的,想来,罗秀英曾在私下里给他们交代了这些话。
  “叫东家当然也行,”
  李岳自然不会在这事上纠结,呵呵一笑便继续说了下去,“从今天开始,我们的胰子厂就正式开工了,制胰子这事说难不难、说易也不易,其中很有些门道,我希望大家都能要打起精神,用心去学。”
  说着,李岳的神色渐渐肃然起来,“如果大家学会了这门手艺,将来就可以自己开厂子,肯定比种地要挣得多。当然了,如果不愿自己干也行,等我们的商号做大了,还会在其他州府开设分厂,到时候,你们也可以过去帮着我管管厂子……”
  李岳也年轻过,自然知道少年的血总是容易热的,给他们编织一个灿烂的梦想,他们就会全力以赴往前冲。
  “是!”
  李岳话音未落,一众少年便兴奋得嗷嗷叫了起来,“东家请放心,我们一定好好跟着你学……”
  “好!”
  李岳很满意他们的反应,顿时精神一振,“现在开始分组……”
  不多时,厂房里便忙碌了起来,李岳卖力地教着,一众少年用心地学着,不过三五日胰子厂就已慢慢走上了正轨,李岳也不再往胰子厂跑了,又钻回实验室忙碌起来。
  冬天的日子过得特别快,转眼间又是十多天过去了,第二栋厂房竣工了,第三栋厂房也已经半人多高了,葛富贵按照李岳的要求又找来了一大帮木工,开始在各处厂房旁搭建木屋……
  村中的青壮几乎全都来工地干活了,就连临近的石虎村和更远些的高坪村、九阳村都有人加入了进来。
  李巡已经在开始建设卫生纸产线,胰子厂的原料需求量越来越大,卫生纸厂的第一批原料也在陆续运来……
  天启三年的冬比往些年还要冷,但石碣村却人来人往、车马喧嚣,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生机勃勃!
  “少爷……”
  这天夜里,红袖照旧伺候着李岳洗脚,却突然抬起头来有些担忧地问了一句,“最近总在花钱呢,胰子啥时候才能卖啊?”
  “放心吧!”
  李岳呵呵一笑,“就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