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顶天立地小丈夫 > 第二十一章十一月初八日子好

第二十一章十一月初八日子好


  李岳不知道这个时代有没有镀银玻璃镜,但他觉得要做就要尽力做好。
  当然,只是尽力而已,毕竟,这个时代没有镀银机,为了做好这面镜子,几乎用光了从药铺里搞来的硝石,这让他暗暗有些心痛。
  “给你的!”
  但看到红袖那惊喜艳羡的俏模样,李岳突然就不心疼了,献宝似的把圆镜递给了红袖,“等一下,我再做个边框把它镶起来,可比铜镜好用!”
  “嗯!”
  红袖连忙伸出双手,小心翼翼地接过了那面圆镜,一张俏脸明艳得好似三月间的桃花。
  “少爷,”
  吴婶也一圈一拐地走了过来,瞧了瞧红袖那面让红袖爱不释手的圆镜,又瞧了瞧李岳,一张老脸笑开了花,“往后咱石碣村的人有福了!”
  李岳既然有这变废为宝的本事,以他的性子,又岂能亏待了村里人?
  “吴婶,”
  被吴婶这么一夸,李岳不禁面皮一热,连忙呵呵一笑,“明天我帮你也做一面!”
  “多谢少爷!”
  吴婶不禁一怔,只觉有些受宠若惊,却又舍不得拒绝。
  第一次见到这种能把境前人照得纤毫毕现的镜子,谁又能舍得拒绝?
  吴婶谢过李岳,便匆匆地告辞朝厨房去了,就连脚步也利索了许多。
  李岳依旧站在原地,静静地望着爱不释手地摆弄着那面圆镜的红袖,面带微笑,眼神温柔。
  “少爷,”
  红袖的目光终于从手中的镜子上拔了出来,一抬头却正好迎上了李岳那两道温柔的目光,不禁俏脸一红,有些慌乱地扭头望向了彤云密布的天空,“又要下雪了……”
  “应该是了!”
  李岳呵呵一笑,朝红袖伸出手去,“先把它给我吧,我给它镶个边框,这样才能放得稳。”
  “呃……”
  红袖微微一怔,连忙将那面圆镜递给了李岳,俏脸上的羞赧之意尽皆化作了欣喜,“镶上边框肯定就更漂亮了!”
  “那当然!”
  见红袖一副可爱模样,李岳心中一热,便忍不住一声调笑,“如果不漂亮,怎么能配得上我的红袖丫头呢?”
  闻言,红袖顿时俏脸通红,连忙垂下了头去,但一双美丽的大眼睛已经笑得弯成了月牙儿。
  “记得帮我温壶酒!”
  李岳并未看到红袖的表情,只见她羞赧地垂下了头,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连忙拿着镜子就转身朝实验室里去了。
  对一个才十五岁的小姑娘说出那样的话,他觉得有些惭愧。
  “好嘞!”
  红袖抬起头来,望着李岳匆匆地背影,笑容就更灿烂了。
  少爷好像害羞了呢!
  做边框的材料李岳早有准备——一百三十五枚铜钱、二两银子,这成本确实高了些,但为了讨佳人欢心,这点钱又算什么?
  只是,工序有些繁复,李岳连晚饭都是在实验室里吃的,吃完饭又忙到了二更天才把边框镶好。
  等他拿着自己的杰作走出实验室时,院子里已然是白茫茫的一片了,但暮色沉沉的夜空中依然是漫天飞舞的鹅毛大雪。
  这雪应该会比前些天那场雪还大吧!
  望见院子里飘飞的大雪,李岳不禁脚步一僵停在了门口,心中的欣喜如潮水般消退,忧虑自心底泛起,绵绵不绝。
  石碣村应该不会再冻死人了,可是……别的村子呢?
  光石碣村不冻死人还不行啊,至少,石碣村周围的村子也要富起来……
  不!
  只有整个大煌王朝都富足安宁了才行!
  否则,天下乱了,这石碣村又如何能独善其身呢?
  只是,这天下太大,而我……我的力量还是太小了!
  良久,李岳方才强自压下了心中的忧虑,拉上房门,沿着门廊朝内院走去了。
  要想整个大煌王朝都富足起来,这路还很长很长……急不来的!
  左厢房的灯还亮着,那昏黄的灯光在这寒冷的雪夜里显得格外温馨。
  李岳看得心中一暖,不自觉地便加快脚步走了过去,“吱……呀呀……”地轻轻把房门推开了一条缝,挤了进去。
  “少爷,”
  红袖正捂着被子靠坐在床头,坐着女红,听到响动,连忙抬头冲李岳嫣然一笑。
  “傻丫头,做什么呢,非得这么拼命!”
  见状,李岳不禁有些心疼地埋怨了起来,“这么黯的灯光,会把眼睛熬坏的,快把针线都给我收了!”
  “嗯……”
  红袖微微一愣,连忙就要起身收拾。
  “别动了!”
  李岳连忙三两个大步走到了床边,把手里的镜子递给了红袖,“你先看看喜不喜欢,针线我来收拾!”
  说着,李岳不由分说地把镜子塞进了红袖手里,就收拾起了针线,这才发现红袖坐的竟是一双千层底而布鞋,不禁微微一愣。
  在另一个世界,李岳是标准的八零后,幼是还住在村子里,家中也很拮据,父母在田地里忙活一年,缴完公粮和各种提留税款,家中的粮食都不够吃,跟别说余下什么钱了,所以,每年过年时,母亲都会给他纳一双千层底儿蓝布鞋。
  后来,父亲实在不忍心再让老婆孩子过那种苦日子了,就出去打工了,家里日子渐渐富足了,过年也有钱买新衣服新鞋了,但那千层底儿蓝布鞋却已深深铭刻在了他的心底。
  此时再次看到这种千层底蓝布鞋,李岳好似又看到了母亲在昏黄的白炽灯下一针一线为他纳布鞋的场景,不禁就是心头一酸。
  当年,爹娘拼着命给自己创造着更富足的生活,为了供自己上学,双双去东北的工地上流血流汗,累了一身的病,早早地便撒手人寰了,可是,自己呢?
  自己后来都做了什么啊?他们在九泉之下能瞑目吗?
  有生以来,李岳从未如此刻这般悔恨过,可是,事已至此,再悔再恨又有什么用呢?
  “少爷你咋……”
  正捧着那面镶着银铜合金边框玻璃圆镜眉开眼笑的红袖一抬头却发现李岳突然红了眼眶,顿时就神色一紧。
  “嘶……”
  李岳连忙一吸鼻子,冲红袖勉强一笑,“天儿冷,你早些睡。”
  说罢,李岳连忙拿起针线和那双已经初具雏形的千层底蓝布鞋放到了一旁的柜子上,就转身朝门口走去了。
  “少爷,”
  红袖微微一怔,连忙叫出了李岳,但一张俏脸却陡地红了,声音也突然低了下去,“今晚下雪呢……”
  说着,红袖的声音已然低不可闻。
  “对啊!”
  李岳微微一怔,只得满头雾水地附和了一句,旋即又温柔地嘱咐了一句,“一定要盖好被子哦。”
  “嗯……”
  红袖低着头轻轻地应了一句,神色却黯淡了下去。
  “那个……”
  见状,李岳不禁恍然,却也只得硬着头皮劝了句,“红袖,等你再大一些……好不好?”
  他自然不是六根清净的出家人,只是,红袖的年纪着实还太小了。
  “呃……”
  红袖一怔,有些慌乱地缩进了被子里,把头也蒙上了,被子里的声音有些发颤,“少爷……你也把被子盖好……”
  “嗯,”
  李岳却发现那声音里分明透着一丝欣喜,不禁心中一松,连忙笑着应了一句,轻手轻脚地出了西厢房,关好了门。
  雪夜人静,就连犬吠也不曾听到一声,李岳一觉睡醒只觉精神抖擞。
  穿好鞋袜衣帽,李岳走出了拉开了房门,外面依旧大雪纷飞。
  就在门廊下练了阵拳,李岳便又钻进了书房。
  过去的都已经过去了,不能被悔恨纠缠,能把握的只有当下和未来。
  既然还活着,那就好好活,活出个人样儿来,将来下去了如果还能见到爹娘,也不至于太没脸面!
  还好,在这个时代,应该能折腾出点成绩来!
  不多时,红袖也进了书房,小丫头已经读完了《三字经》和《千家诗》,认了不少字,最近,李岳拿了那本《义阳县志》让她读,她倒也读得津津有味。
  明窗净几,书香满室,还有美婢在侧,李岳突然觉得自己现在就已经活得很有个人样了。
  吃过早饭,鹅毛大雪依旧在纷纷扬扬地飘飞着,李岳虽然牵挂着西山的工地,却也不好过去,只得钻进实验室忙碌了起来。
  大雪一直到了午后才停下来,李岳再也按捺不住了,带着阿虎踩着齐膝深的积雪去了西山工地。
  西山工地上,一众青壮正在卖力地清理着积雪,虽然是大冷的天儿,却干得热火朝天。
  看到这一幕,李岳只觉心中暖乎乎的,这样一群肯吃苦耐劳的汉子确实值得帮啊!
  “大哥,你来得正好。”
  见倒到李岳来了,正在除雪的李巡连忙收了铁锹,欣喜地凑了过来,“生产线和污水处理系统都搞好了,就等你来验收了!”
  跟着李岳的时间并不长,但李巡已经学会了不少新名词,看着也比前些天干练了许多。
  “很不错嘛!”
  李岳赞许地拍了拍李巡的肩膀,“走,带大哥去看看!”
  当日,李岳确实说“要亲自验收”,不过,那只是为了给李巡增加点压力而已,有压力才有动力嘛。
  都是按照图纸来做的,自然不可能有什么大毛病,李岳进去检查了几个比较关键的地方,便算验收过了,随后和忠叔聊了几句便回了家。
  胰子厂已经建好了,他要做的就是让胰子厂尽快运转起来,招工、培训……事情不少,而且不怎么好办。
  招工招谁?
  招男人肯定不行,村中就这些青壮,还有更重要的事等着他们做。
  招女人好像也不行,毕竟在这个时代,男女之防根深蒂固,他不敢轻易碰触。
  一番权衡,李岳突然有了主意,不是还有孩子吗?
  这个时代可没有童工一说,村中那么些无书可读的半大小子,干不了重活却能做胰子!
  再说,这也是一门手艺,把这手艺教给这些半大小子,他也非常乐意。
  这些孩子才是大煌王朝的未来啊!
  越想,李岳就越觉得这个主意不错,很快卫生纸厂、玻璃厂也会开起来,这些孩子就是最好的传承者啊!
  只是……
  李岳决定还是先找二叔公商量一下。
  老人家毕竟更了解这个时代的人情世故,听了他的意见再做决定更稳妥一些。
  二叔公正在前院清理积雪,见李岳上门拜访,连忙把他领进了客厅。
  “峙渊呐,”
  让李岳在火盆边坐了,二叔公连忙又给李岳倒了杯热茶,一脸的褶子笑开了花,“阿巡这孩子最近可是长进了不少啊!二叔公得谢你!”
  “二叔公客气了。”
  李岳连忙接过了热茶,满脸陪笑,“阿巡识文断字,又年少老成,这才长进得快,那么大个工程教给他,硬是一点纰漏都没出,有他在,我省心。”
  夸了一下李巡,李岳话锋一转,“我来找您是有些事情想请教……”
  李岳便将自己的想法一五一十地说了。
  “峙渊多虑了!”
  闻言,二叔公呵呵一笑,“让他们学门手艺可比让他们跟着爹娘在地里刨食强!”
  说着,二叔公话锋一转,“不过,商号开业是大事,得看日子……”
  说着,二叔公起身找来了一本黄历翻了起来,“嗯……后天,十一月初八,这日子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