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顶天立地小丈夫 > 第二十章少爷真是财神爷

第二十章少爷真是财神爷


  第二天一早,忠叔便带着阿虎进了城,去钱庄换了一堆崭新的铜钱回来。
  自穆宗开海以来,大煌王朝的海外贸易蓬勃发展,大量白银从海外各国涌入,以致于如今一两足色银锭只能兑换八百文铜钱了。
  可是,李岳必须先将白银换成铜钱才能把工钱发下去。
  因为工期太短,出工最多的工人也只干了十七天,按照五十文一天来算,也就八百五十文的工钱,而李岳家中的银锭动辄便是五两十两一锭的,不换成铜钱如何把这工钱发得下去?
  发完工钱,西山一片欢腾,虽是天寒地冻的时节,但一众青壮撸起袖子干劲十足。
  忠叔监督卫生纸厂房的施工,李巡则挑了十多个工人开始布置胰子厂的生产线,他手里有李岳给的设计图,倒也干得顺手。
  李岳在看了一阵,见李巡干得顺手,便放心地走了。
  回到家吃过午饭,又休息了一阵,李岳就带着阿虎出了门,两人一车直奔大龙湖而去,车上还放着锄头和两个麻袋。
  “少爷,”
  按照李岳的吩咐把车停在了湖畔的草地里,阿虎四下一张望,不禁有些疑惑,“到这里干啥?”
  少爷让带上锄头和麻袋,分明是出来挖东西的啊,可是,这湖边除了荒草滩就剩沙滩了,有啥可挖的?
  就算要挖野菜,也该等到开春了再来嘛!
  “这里有宝贝呢!”
  李岳呵呵一笑,当先跳下车来,“把锄头和麻袋拿上。”
  说罢,李岳当先朝湖边沙滩去了。
  “宝贝?”
  阿虎连忙扛起锄头,抱起麻袋便跟了上去,脸上依旧有些狐疑之色,“少爷,前面就剩沙子了,难道沙里还会有宝贝?”
  “呵呵……”
  李岳脚步不停,声音轻快,“这沙子不就是宝贝吗?”
  “啥?”
  阿虎一怔,“少爷……你不会是糊涂了吧?这沙子到处都有,算啥宝贝,要不……咋没见人抢着来挖呢?”
  “咋没人抢着挖了?”
  李岳已经走到了沙滩上,蹲下身子抓起了一把黄灿灿的沙子对着午后的阳光仔细地瞧了起来,随口反驳着,“忠叔他们前些天不刚挖了几十车吗?我们不也来挖过?”
  “呃……”
  阿虎一滞,无言以对。
  忠叔他们在西山建厂房,确实来这湖边挖了不少沙,他跟着李岳在实验室垒灶台的时候也来挖了些。
  “挖吧!”
  李岳倾掉了手里的沙,笑着吩咐了一声,便起身信步往一块凸起的大礁石去了。
  “吭哧……吭哧……”
  阿虎只得放好麻袋,抡起锄头,开始挖沙了。
  李岳却走到礁石上站定,极目朝浩瀚无垠的大龙湖上远眺着。
  根据《义阳县志》和《大煌四海志》记载,大龙湖位于江南省西北部,形似葫芦,水域面积近五十万顷,沿岸地域涉及三府五州县,湖中有大小岛屿四十座……
  李岳极尽目力却望不到湖中岛屿的影子,眼中尽是波光粼粼的湖面,不禁便有些心痒。
  书里也没有那些岛屿的详尽记载,也不知道其中有没有岛屿适合居住呢?
  要不,哪天去湖心岛上建栋别墅?
  住着肯定安逸得很!
  以前活在那个世界,什么景区山庄,什么湖心岛别墅……李岳也就只有眼馋的份,可是如今却不一样了,他自己就能建。
  而且,根据大煌王朝的律法,这属于垦荒,垦出来的地皮就是他自己的,还不用缴税!
  不得不说,人口密度小还是有很多好处的。
  “少爷……”
  李岳正在浮想联翩,阿虎的声音突然在远处响了起来,“沙挖好了,只要两麻袋吗?要不,我送回去再来挖些?”
  “两袋就够了!”
  李岳回过神来,连忙转身朝阿虎走了过去。
  他打算先做做实验,而且这实验也不是很难,两麻袋应该够了。
  “秀才公,”
  李岳前脚刚回家,朱老二后脚便牵着匹骡子跟了进来,一脸风尘仆仆的样子,却满脸喜色,“各处都联络好了,最迟在后天下午第一批货就能送来。”
  朱老二的工作就是采购原料,胰子厂的厂房已经竣工,生产线正在加紧建设,用不了几日就可以投产,他自然也没闲着,这几日几乎把义阳府内的各处炼油作坊和屠夫家都跑了个遍。
  说着,朱老二突然回头一指骡子背上捎着的货物,“牛皮只买了六张,都是上次下大雪冻死的,绝不会招来麻烦。”
  在这个时代,耕牛是主要的生产工具之一,朝廷是不允许私自宰杀的,所以,朱老二几乎跑遍了义阳府内的各个屠夫家也只买到了六张牛皮。
  “好!”
  李岳精神一振,连忙走过去,就要把那捆牛皮解下来,“要是能再弄六张就差不多了……”
  他买牛皮自然不是为了制胰子,造卫生纸也用不上这个。
  “秀才公,让小人来般吧!”
  朱老二自然不能让李岳动手,连忙抢上前去,“这东西扎实,很沉……”
  可是,他话音未落,李岳已经解开了捎货物的绳索,伸手一拉,就将捆得扎扎实实的一捆牛皮提到了手里,一脸的轻松惬意,根本就没有半点儿读书人手无缚鸡之力的孱弱模样。
  秀才公看着精瘦精瘦的,可这力气却不小呢!
  朱老二看得有些愣神。
  “朱二哥,”
  李岳提起那捆牛皮,冲朱老二温和一笑,“先回家休息两日吧。”
  “不用!不用……”
  朱老二回过神来,连忙陪笑,“小人卖鱼的时候也常十里八乡地跑,那个时候可没有骡子骑呢!”
  因为朱老二要四处奔波,李岳便给朱老二他配了头骡子代步,当然,骡子也由他照料,每月给一两银子的草料钱。
  “朱大哥,”
  李岳呵呵一笑,“就算你不辛苦,它也辛苦啊!还是回家休息两日,过段时间,我还要安排你出趟远门呢!”
  闻言,朱老二只得连忙应了,牵着骡子告辞离去。
  李岳提着那捆牛皮去了内院,放进了自己的卧室,这才装了一袋子铜钱去了后院,本来准备去找很可能正在吴婶房间里学做女红的红袖,但见到实验室的门敞开着,便调头走了过去。
  实验室里,阿虎已经把两袋沙子都扛了进来,正在望着模具里晾着的那些晶莹剔透的香胰子发呆,一脸的惊叹之色。
  “少爷,”
  见李岳进来,阿虎这才回过神来,连忙抬头冲李岳憨憨一笑,“你咋不整个好看的纸把它们都包起来?就像你上次买的那个胰子一样……那样就能多卖些钱呢!”
  “谁跟说我不包了?”
  李岳呵呵一笑,“不过,如果把这么漂亮的胰子用纸包了,岂不是成了大美人儿穿破衣烂衫了?”
  “不用纸包?”
  阿虎挠了挠头,“那用什么啊?”
  “很快你就知道了!”
  李岳呵呵一笑,“去挨家挨户通知一声,我还要买草灰,价钱不变!”
  “是!”
  闻言,阿虎连忙答应一声兴冲冲地出门去了。
  上次,少爷买了草灰就做出了这么漂亮的胰子,这一次,肯定能制出更好的东西来呢!
  阿虎兴冲冲地走了,李岳又去找了红袖,把铜钱交给她,让她帮着阿虎买一下草灰,然后便回到实验室,关了门,开始忙碌起来。
  草木灰这东西看似不起眼,但在人类发展史中却有着巨大的贡献,因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它一直是制取纯碱的主要原料,而纯碱与硝酸、盐酸、硫酸和烧碱合称“三酸两碱”,都是极重要的化工原料之一,如今要试制玻璃就少不了它。
  是的!
  李岳挖沙子、买草灰,正是为了试制玻璃,这将是他继胰子、卫生纸之后推出的第三款产品!
  他至今都还用着铜镜呢!
  这个时代应该已经有海外制成的玻璃镜子被贩卖到了大煌王朝,只是,那价格肯定不菲,当然,李岳制玻璃还有更大的用处!
  不管李岳有何想法有何打算,村里人听到李岳又要买草灰,尽皆欣喜不已。
  “嘿嘿……我就知道,秀才公肯定还会买,这些天我家里娃儿有空去山里拾柴,烤火也都烧柴禾……”
  “何幺姑,就你精!就算秀才公不买草灰,你家也能省下一笔炭钱啊!”
  “那是当然,反正娃儿们闲着也是闲着嘛!”
  青壮大多上西山工地干活去了,村中就剩一帮老弱妇孺,叽叽喳喳闹闹哄哄啰啰嗦嗦地把草灰装好送到了李岳家。
  自从神宗末年开始,这冬天一年更比一年冷了,但今年,石碣村的冬天却比前两年多了些生机。
  因为,今年冬天这秀才公突然就当起了散财童子,让大伙儿都找到了赚钱的门道,突然就觉得这日子有盼头了,浑身都是干劲儿。
  第二天,李家后院的那烟囱又冒起了青烟,那烟比前些天更浓更大,远远地看着就能让人感觉到一股热乎劲儿。
  自制玻璃并不难,沙子、烧碱放一起,融一融、碾一碾就能制出来,但李岳却需要找出一套完整高效的工艺流程,这就需要反复地尝试验证了。
  李岳在实验室忙碌着,时间却已悄然溜走,转眼便是五天过去了,胰子厂的产线和配套设施已经建设完成,而第二栋厂房也有半人高了。
  这天傍晚,天空彤云密布,地上小寒风呼呼地叫嚣着,冷得透心刺骨。
  “吱呀……”
  红袖从吴婶的房间里走了出来,缩了缩脖子,望了望天空,轻轻地叹了口气,“又要下雪了。”
  李岳那边,她帮不上什么忙,没事就呆在吴婶房间里学女红,吴婶虽然腿脚不便,但厨艺和女红都极为拿手。
  “下雪不正好?”
  随后走出来的吴婶也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但一张满是褶子的脸上笑容促狭,“这天儿冷了,少爷可就要人替他暖被窝了。”
  很显然,吴婶也知道了上次雪夜红袖给了李岳暖被窝的事。
  “吴婶!”
  红袖俏脸一红,强自辩解着,“我……我是怕又会有人像朱大叔那样……”
  “怕什么!”
  吴婶却呵呵一笑打断了红袖,眉宇间有自豪的神采在飞扬,“这段时间,少爷可没少洒银子,如今咱们村还有谁家买不起炭?”
  “也是,”
  闻言,红袖也展颜笑了,“少爷可是财神爷呢!这两天,石虎村都有好些人到西山来干活了,一天能挣五十文……”
  “吱呀……”
  红袖话音未落,角落实验室的门被拉开了,李岳春风满面地走了出来。
  “少爷!”
  红袖一怔,连忙小跑着过去了,犹如一直雀跃的百灵鸟,“做出来了?”
  她虽然不清楚李岳要做什么,却知道,只要自家少爷成天在实验室里忙活就一定能做好东西。
  “诺!”
  李岳宠溺地一笑,将背在身后的手伸到红袖面前。
  “呀……”
  红袖往李岳手中一望,顿时便瞪大了美目,“这……这真是用沙子和草灰做出来的?”
  李岳手中拿着的是一面海碗碗口大的玻璃镀银小圆镜,虽然还没镶边框,却也足以让从未见过玻璃的红袖惊艳了。
  说着,红袖连忙又笑靥如花地夸了一句,“少爷真是能点石成金的财神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