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顶天立地小丈夫 > 第十九章一念之间

第十九章一念之间


  这家伙竟然叫张献忠,这家伙竟然也是个贩枣的,这家伙的小名好像也叫黄虎……
  李岳只觉浑身僵直,心底寒气直冒。
  这里是大煌,是大煌……不是大明!
  这家伙只是叫张献忠而已,并不是另一个世界里的那个杀人魔王……至少现在还不是!
  怕个球啊!
  李岳啊李岳,你就这么大点胆儿,还敢叫什么峙渊?
  李岳只能在心底狂叫着给自己打气,可是,心底翻腾的寒气不但丝毫没有消退,反倒还在不断地向四肢百骸涌动。
  李岳就那么四肢僵直地怔在了原地,死死地盯着张献忠,神色难堪至极。
  “那个……”
  张献忠自然不明白李岳此刻的心情,但见李岳的神色突然变得难堪起来,不禁有些莫名奇妙,一旁的黑瘦汉子见状连忙上前一步,冲李岳一抱拳作了个不伦不类的揖,满脸谦卑地对笑着,“这位相公,俺儿第一次出远门,不懂规矩伤了您的人,还望您大人不记小人过!这一车枣就当我们给您赔罪了……”
  他们老家自然也有读书人,他自然也认得李岳头上拿定平定四方巾。
  所谓强龙不压地头蛇,更何况,面前这位可是个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足以称得上地头蛇,而自己这些人不过是无权无势的外乡人,根本算不得强龙!
  丢了这大半车枣就算折了本,也总比得罪了这读书人吃顿官司强多了。
  “爹!”
  可是,黑瘦汉子话音未落,张献忠却急了,“都说好他买了……”
  “黄虎!”
  不待那黑瘦汉子开口,一个鼻青脸肿的肥胖汉子急忙上前一步拉住了张献忠的手,“听话!”
  另外那个身材高瘦的白净汉子面有不甘地张了张嘴,最终什么话也没有说出来。
  “徐叔……”
  张献忠不甘地望了那肥胖汉子一眼,又扭头瞪向了李岳,却终究没有再犟下去。
  “呵呵……误会了!”
  被张献忠这么一瞪,李岳这才回过神来,连忙冲四人讪讪一笑,“所谓有理行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这万事都离不开一个理字!”
  说着,李岳的神色渐渐恢复了自然,自有一番读书人的斯文气散发开来,“今日之事,皆由我方引起,这损失自然该由我方承担,正如先前所言,这车枣,我全部买下了,你们只管开价便是了!”
  不就是钱吗?
  钱能解决的事情,跟本就不算事!
  “呃……”
  张献忠四人都是一愣,那肥胖汉子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冲李岳拱手作了个揖,却比先前那黑瘦汉子的揖要标准许多了,那一张大脸堆满了笑,却又不会让人觉得谦卑,反倒有几分彬彬有礼的风范,“这位相公果然是个信人,我等就先行谢过了!”
  说着,他话锋一转,“这车枣本是我等家乡的特产,本不值什么钱,只是,一路行来颇费时日……若相公诚心要买,按市价得二十两银子,不过相公高义,我等也不能……”
  “好!”
  肥胖汉子有些啰嗦,终于从他口中听到了价格,李岳连忙笑着打断了他,“就按市价算二十两银子!”
  他可不想为了省几两银子听这胖子啰嗦下去了。
  说着,也不待四人开口,李岳便回头一望忠叔,“忠叔,天色已是不早,你先安排这四位外乡来的兄弟住下,我稍后就让阿虎把银子送过来……不可怠慢!”
  其实,在李岳原来生活的那个世界,关于张献忠的记载并不多,只是在道听途说的故事里,这位杀伐极重的主儿很记仇,李岳可不想招惹这么个人。
  李岳一番快刀斩乱麻的安排,直让张献忠四人都不禁有些脸红了,这读书人也太讲理了吧?
  “几位安心住下来,”
  李岳却没有在意四人的反应,吩咐完忠叔,连忙又冲他们呵呵一笑,“我这就回家去取银子!”
  不管传说是真是假,只要想起自己正和传说中的杀人魔王呆在一起,他就直犯怵,只想尽快脱身。
  说罢,李岳拉起红袖带着阿虎便匆匆离去了。
  “呵呵……”
  忠叔连忙上前招呼张献忠四人,“四位快请屋里休息,只是地方有些简陋,委屈四位了。”
  “老管家客气了,”
  还是那肥胖汉子最先反应过来,连忙冲忠叔拱了拱手,“先前我等鲁莽了,多蒙贵上海涵,真是惭愧啊!”
  “是啊,”
  张献忠三人连忙附和,“你们东家真是大度之人!”
  先前的冲突,毕竟是他们三人先动的手,要说半点错都没有,那显然是不讲道理了,只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李岳不仅没有抓住不放,还按市价赔了枣子,又留他们食宿……
  “我家少爷向来如此!”
  听得四人恭维自家少爷,忠叔的老脸上也露出了几分得色,“少爷自幼读书,承蒙圣贤教诲……行事自然与常人不同!”
  “呵呵……”
  闻言,那肥胖汉子连忙陪笑,“看贵上不过弱冠之年,已是功名之身,着实了不得啊!不像我这驽钝之人,空读了三十载诗书,至今还是个白身!”
  “原来先生你也是读书人呐!”
  闻言,忠叔顿时热情了许多,连忙招呼几人往窝棚走去了,还不忘回头吩咐一声,“谁会照料牲口,帮四位客人……”
  西山这边气氛融洽,李岳却拉着红袖步履匆匆地往村中去了,好似背后有鬼在撵一般。
  “少爷……”
  跟在后面的阿虎没有注意到李岳的异样,但被李岳牵着手的红袖却发现李岳好似有些不对劲,不禁有些担忧地问了一句,“你的手咋这么凉呢?”
  “呃……”
  李岳不禁脚步一顿,连忙放开了红袖的手,扭头冲她微微一笑,“在屋里坐了一天,气血不畅……看来还得多运动才对啊!”
  “哦……”
  红袖恍然,连忙附和,“对呢,不能总坐着不动……少爷,明早你也教我练拳吧!你练得可好了,看着就美呢!”
  “看着就美?”
  李岳忍俊不禁,“红袖啊,有个词叫做赏心悦目,也就是看着就很美的意思,下次你可以用这个词的!”
  “赏心悦目吗?”
  红袖眼神一亮,“红袖记下了……”
  看着目光熠熠的红袖,李岳只觉浑身都松快了,心底那张献忠带来的阴霾已然烟消云散了。
  “少爷,”
  见李岳和红袖聊得开心,跟在后面的阿虎突然憨憨一笑,“你也教我个词呗!”
  “好啊!”
  李岳呵呵一笑,“这个词就叫‘以理服人’,往后再碰到今天这样的事千万不要慌,万事逃不过一个理字,万事都可以先讲讲道理嘛!”
  “呃……”
  阿虎本来只想凑凑趣,不想李岳还真教他了一个词,不禁微微一愣,有些服气地点了点头,“少爷还真不愧是读书人啊!”
  “那当然!”
  不待李岳开口,红袖便笑容灿烂地接过了话,“少爷还是秀才呢!”
  “对对!”
  阿虎只得连忙附和。
  “走吧!”
  李岳开怀一笑,拉起红袖的小手就走,此刻的神态却悠闲了许多。
  回到家,李岳便给阿虎取了银两,让他给忠叔送去西山了。
  吃过晚饭,李岳再没往书房去,而是和红袖围在客厅的火盆旁聊起了天,尽量不再去想张献忠的事。
  今夜睡得很早,但李岳依旧没有再和红袖往一张床上躺,不是不想,而是怕自己忍不住就做出擦枪走火的事,伤了这个如含苞待放的花骨朵儿般楚楚动人的小姑娘。
  李岳本以为张献忠的事只是一个插曲,管他是不是真如传说中的那样,与自己的交集都不多,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第二天,李巡拿着做好的预算交给了李岳,李岳核算了一下,稍作修改便爽快地给他拿了一百三十两银子,让他采购材料去了。
  第五天,城中铁器铺的马掌柜亲自带人把阿虎订做的铁器送上了门,整整四车,小到螺丝齿轮、大到排水铁管,每一样做工都很精细。
  李岳热情地接待了马掌柜,马掌柜却对李岳送去的图纸赞不绝口,一副虚心求教的模样,最后,直言受益匪浅,主动减免了三成工钱。
  傍晚时分,忠叔从西山工地回来了,带来了喜讯——第一栋厂房已经盖好了,当然,也没忘了提醒李岳该结工钱了!
  “结!都结!”
  李岳自然没有拖欠工人工钱的黑心气质,大手一挥,“你把这一段时间的工天账目搞清楚,都结了,包括后来才去工地的那些人!”
  “老奴就知道少爷不会亏待了任何一个工人!”
  闻言,忠叔笑呵呵地从怀里摸出了账本,双手递给了李岳,“所有账目都已经整理好了!”
  “嗯,”
  李岳接过账本随手翻了起来,突然,他的目光一凝,死死地钉在了账本上,神色陡然间变得难堪了起来。
  “少爷……”
  见李岳的笑容突然间就没了,忠叔心中一紧,不禁也有些疑惑,“可是哪个地方搞错了?”
  “呃……”
  李岳这才回过神来,勉强一笑,“那个……张献忠他们也在工地上做工?”
  “对啊,”
  忠叔连忙点头,旋即有些狐疑,“少爷……我们不收外地人吗?也是,您开的工钱可是外面的两倍呢!”
  说着,忠叔不禁有些惶恐起来,“都怪老奴……”
  “不!”
  李岳连忙温和一笑,“忠叔并未做错,我当日就说过,工地的事由你做主,只是……张献忠四人毕竟是外乡人,又与本村人发生过冲突,我是怕他们留下来会再发生打架斗殴的事!”
  李岳自然不好将心中顾虑说出口,只得随口找了个理由。
  “少爷多虑了,”
  忠叔却当了真,顿时展颜一笑,“如今,这四个外乡人和本村的工人相处得十分融洽,而且,他们本是西北贫瘠之地出来的汉子,干活都舍得出力,尤其是那个叫张献忠的后生,干起活来就像头蛮牛,好像有使不完的力气……”
  我的忠叔诶!
  忠叔说得眉飞色舞,李岳却听得暗自苦笑。
  若你知道另一个世界关于他的传说,打死你,你都说不出这样的话来了……
  “少爷,”
  忠叔并未发现李岳的异常,还在继续说着,“他们说了,走了不少州府就没碰到过像您这样慷慨的东家,所以,他们想等这边的活干完了再回家,而且,明年冬里这边如果还有这样的活计,他们还来……”
  还来?!
  闻言,李岳不禁心底一颤!
  忠叔的眼中却满是期冀之色,“您觉得咋样?”
  咋样?
  真不咋样啊!
  李岳本想一口回绝,但看着忠叔满眼期冀的样子,不禁
  改变了主意。
  看来,在忠叔眼里,那张献忠确实是吃苦耐劳的汉子啊!
  也是,张献忠又不是一生下来就要造反的,官逼民反而已,为何一见面就要把人家当作杀人如麻的反贼来看?
  “好啊!”
  一念及此,李岳连忙改了口,“能得忠叔看中,想来却是是些踏实肯干的汉子,你回去告诉他们,建完这两栋厂房,过段时间我还有一栋厂房要建……”
  一念可以毁人,一念也可救人,我为何就不能不试着帮帮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