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顶天立地小丈夫 > 第十八章俺叫张献忠

第十八章俺叫张献忠


  “峙岳商号……”
  李岳举目远眺着西北方向祖巫山脉那绵延起伏的巍峨曲线,声音并不大却透着一股磅礴气势,“巍峨耸峙,风雨不动……”
  前世,他活得憋屈,就像那路边的一颗野草。
  今生,他要活成那巍峨耸峙的大山。
  忠叔再未劝阻,李岳就在胰子厂房西面百十米的地方又选了一块地,地基选定,阿虎就招呼他带来的那十多个汉子开始挖路平整地基了。
  本是天寒地冻的时节,朝阳惨淡,但西山脚下却是一片热火朝天的忙碌景象。
  这边有忠叔打理,李岳便带着李巡和阿虎回了家,找出早已画好的一叠图纸交给了李巡,“阿巡,你先看看这些图纸,算算大概需要多少材料……”
  这是胰子厂的内部结构图,包括生产线和污水处理系统……在一些关键的地方,李岳都留下了注解,他相信李巡肯定能看懂。
  “是,”
  李巡稍一犹豫接过了图纸。
  “阿虎,”
  李岳又翻出几张图纸递给了阿虎,“你马上再去城中的铁器铺跑一趟,告诉他们价钱不是问题,东西一定要按照图纸上的做……做得仔细些!”
  “好嘞!”
  阿虎这些天没少往铁器铺跑,连忙接过了图纸,却憨憨一笑,“少爷,话可不能像你这么说,不然,他们还不得狮子大开口啊?”
  “龟儿的,就你精明!”
  李岳忍不住一声笑骂,再次嘱咐着,“记住,不要光想着省钱,一定要让他们把东西做仔细了!”
  “记住了,”
  阿虎只得神色一肃,连忙应了。
  阿虎拿着图纸进城了,李巡在书房里写写算算了起来,李岳则找了那部《楚书》读了起来。
  《大煌四海志》已经被他读完了,如今他准备抽空把这个世界的史书都读一遍。
  和他猜测的一样:在这个世界,当年秦末混战之中,项羽夺得了天下,立国号为“大楚”,不过,刘邦并未死在那场征战之中,反而做了大楚王朝的义阳侯,享尽荣华,只是,大楚传国不过三十年便因楚二世暴毙而陷入动荡。
  “大哥……”
  一部《楚书》总共四十三卷,李岳专捡紧要的读,也就个把时辰便读完了,正准备去换一部《后楚书》,却被李巡叫住了,“我已经算好了,大约需要一百三十五方青砖、三十方木料、二十二方石灰……”
  李巡仔细地向李岳汇报起了着自己的计算结果。
  “嗯,”
  李岳仔细地听完,笑容绽放,“不错,这结果和我预估的相差无几,看来,往后我就可以偷些懒了。”
  说着,李岳走上前去,拍了拍李巡的肩膀,“这不就帮上大哥的忙了,好了,这事就交给你办了,只待厂房一封顶,就可以动工了,你先回去把预算做出来给我,我给你准备银子去!”
  刚刚的图纸算是一个测验,李巡既然通过了测验,那李岳就准备多给他一些锻炼机会了。
  “是!”
  李巡精神一振,“阿巡先告辞了。”
  他突然发现,事情并不香自己想的那么难。
  李巡拿着图纸走了,李岳又取下了那套《后楚书》看了起来。
  楚二世暴毙,八王夺嫡,天下动荡,先后九人称帝,历时不过二十三年……
  简略地读完一部《后楚书》,李岳唯有暗自感慨——不论在哪个世界,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啊!
  “少爷,”
  李岳刚换下了一部《汉书》,红袖便端着饭菜进了书房,“吃完饭再读吧……”
  草草地吃过午饭,李岳又一口气读完了《汉书》、《晋书》、《梁书》、《隋史》、《唐书》,越发觉得这个世界的历史脉络与以前那个世界的历史脉络大同小异了,只是以前熟知的一些英雄人物并未在这个世界的史书中留下名来,比如刘关张曹、比如冉闵符坚刘寄奴……看来,时势造英雄一说确非虚言。
  这个世界少了三国乱世少了神州陆沉,那些在乱世中熠熠生辉的英雄人物也就籍籍无名地过完了一生。
  可是,若真是时势造英雄,我呢?
  重生在这个世界是我的宿命?还是偶然呢?
  面对这已经生出了乱象的世道,我李岳又该何去何从?
  一个念头突然涌上了李岳的心头,不断翻腾着。
  “少爷,”
  这时,红袖又轻手轻脚地进来了,“天黑了,你又坐了一整天……”
  “呵呵……”
  李岳心中的念头顿时烟消云散,连忙起身,冲红袖粲然一笑,“不坐了,陪我出去走走吧。”
  管他娘的是偶然还是宿命,守着一世富贵守着这眼前的美婢做个快快乐乐的秀才公不好吗?还瞎寻思啥呢!
  暮色已沉,李岳带着红袖信步走在暮色沉沉的古朴院落里,心境渐渐变得宁静而祥和。
  “红袖,”
  走出院门时,李岳忍不住心中的悸动,突然伸手拉住了如小媳妇般紧跟在自己身旁的红袖,笑语温淳,“我们去西山看看吧!”
  “嗯……”
  红袖俏脸一红,微微垂下了头,那清纯中带着些羞赧的可人模样看得李岳心中一热。
  “西山真地很漂亮呢!”
  可是,一想到红袖的年纪,李岳便强压下了心底的邪火,若无其事地移开了话题,“等那边的厂房建好了,我们就在那边建一栋湖景别墅,在卧室里都装上大大的落地窗,每天早上一睁眼就能看到大龙湖……好不好?”
  “嗯……”
  红袖脸上的羞赧之色已然褪去,只是眼神迷离地点着头。
  她不知道什么是湖景别墅,什么是落地窗,她在意的只是李岳口中的“我们”和“好不好”……
  “红袖,”
  李岳却突然停下了脚步,四下一张望,有些疑惑地皱了皱眉头,“今天村里怎么这么安静呢?”
  往日这个时候,村中总有些喧闹,但今天却静得出奇。
  “呃……”
  红袖一怔,也回过了神来,四下张望了一下,秀眉也微微蹙了起来,“不知道呢?村里从来都没有这么安静过……呃,我想起来了,阿虎早些时候回来了一趟,还给你提了些枣子回来,说是有外乡人来卖枣,就在西山工地那边,想来村里人都过去买枣了。”
  “少爷!少爷……”
  红袖话音刚落,阿虎便气喘吁吁地迎面跑了过来,再无平日那副憨直模样,只是上气不接下气地叫着,“西……西山那边打……打起来了……”
  “打起来了?”
  李岳心中一咯噔,顿时沉下了脸,“歇一下再说,慢慢说!”
  “呼哧……呼哧……”
  阿虎跑到近前,拼命地喘了几口粗气,这才焦急地解释起来,“早些时候,西山来了几个贩枣的外乡人,村里人听了消息都过去了,开始还和那几个外乡人有说有笑的,可是,不知那家的孩子惊了运枣的驴车,大半车枣都洒了……”
  “走!”
  阿虎还未说完,李岳已经猜了个大概,连忙加快脚步朝村口去了。
  所谓“百里不贩樵,千里能贩枣”,在这个交通不便的时代,运输成本极高,做买卖极为不易,千里贩枣自然也是件极为辛苦的事,枣车被弄翻了,贩枣的外乡人又岂能善罢甘休?
  “还有没有讲理的地方了?你们这里的人就是这样欺负外乡人的吗……”
  有人在呼天抢地地悲呼。
  “别打了!都别打了……”
  有人在焦急地劝着架。
  “忠叔你别管,”
  也有人气势在汹汹地叫嚣,“是外乡人先动的手,这驴日的后生狠得很,今天必须好好收拾他一顿!咱石碣村的人可不能让外乡人白白地欺负了……”
  远远地,李岳便听得灯火昏黄的工地上一片喧闹,只是暮色沉沉,根本看不清那边的状况,他只得一边往近前跑,一边大吼着,“住手!都住手……”
  “别打了,都别打了!”
  听到李岳的怒吼声,忠叔连忙也跟着大叫了起来,“我家少爷来了,让少爷来处理……”
  “别打了,快别打了,”
  闻言,连忙又几个粗壮的嗓门附和了起来,“东家来了,还想在这里挣钱的都别打了……”
  闻言,还挤成一团的人群顿时散开了,一天五十文工钱的活计可不是在哪里都能找到的。
  “黄虎,黄虎……”
  这时,一个带着哭腔的声音在人群中响了起来,“你咋样了啊?你咋这么倔呢?爹早跟你说过,出门在外要吃得亏、忍得气,你咋就是不听呢……”
  “俺没事!”
  待李岳冲进人群,就见一个身着羊皮短袄的魁梧青年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把甩开要去搀他的那个黑瘦中年人,瞪着一双布满血丝的铜铃大眼扫向了众人,一张肿胀不堪的大脸上满是狠厉之色,“来啊,打啊!咋不打了?有本事,你们今天就打死俺……”
  说着,他的目光正好扫在了李岳身上,不禁微微一怔,旋即一声冷哼,“你就是他们的东家?好,你来得正好,你的人弄翻了我们的枣车,大半车枣都洒了……”
  “我赔!”
  不待魁梧青年说完,李岳便冲他抱拳一礼,“今日之事,过错在我们,你们所有损失,我全赔了!”
  见李岳如此爽快,魁梧青年不禁神色一滞,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搭话了。
  “东家,”
  可是,人群里立马就有人急了,“枣车翻了不假,可是,是他先动手打人的……”
  “好了!”
  李岳声音一沉,板着脸望了过去,“万事皆有因果,没有错误的因,便没有错误的果!今日之事,不管谁先动的手,起因都是我们的人弄翻了枣车……这事就是我们错了!”
  说着,李岳又冲魁梧青年一抱拳,“这位兄弟,你们这些枣我都买下了,你开个实诚价吧!”
  见状,没人敢再劝了,只是不少汉子都死死地盯着魁梧青年,那架势好像只要这青年敢漫天要价,他们立马又要动手一般。
  “这……”
  魁梧青年犹豫着望了一眼身旁那头戴白色尖顶旧毡帽身穿羊皮短袄的黑瘦汉子,随即一咬牙,“你是个讲理的人,俺也不能不讲理,这样,你给一两银子,烂了的枣归你,没烂的俺们收拾收拾还能卖,咋样?”
  “呵呵……”
  闻言,李岳粲然一笑,“这位兄弟倒也实诚,不过,我说全买就是全买下了。”
  说着,李岳扭头一扫周围众人,“你们看,这外乡来的兄弟也是个讲理的人嘛,要不是你们把他惹急了,他能动手吗?”
  不少汉子都避开了李岳的目光,尽皆神色赧然。
  “好了!”
  李岳也不是得理不饶人的主儿,说着展颜一笑,“把车扶一扶,地上的枣都分了,就当我请你们尝鲜了。”
  “快快,”
  闻言,一个声音连忙附和起来,“秀才公请大家吃枣呢,都快动手收拾收拾!”
  倒是个机灵人!
  李岳暗自打量了那汉子一眼,却听有人笑骂,“荆四海,刚刚就你闹得最凶……”
  荆四海吗?
  李岳微微一笑,回头望向了那魁梧青年,“还未请教?”
  “不敢,”
  魁梧青年连忙冲李岳一抱拳,“俺叫张献忠……”
  张献忠?
  李岳顿时如遭雷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