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顶天立地小丈夫 > 第十七章峙岳商号

第十七章峙岳商号


  又是一个滴水成冰的早晨,李岳早早起来,在内院练了趟拳,便进书房教红袖读书了。
  把《三字经》最后一段给她讲解完,李岳就站起身,显然又准备去后院那间实验室了。
  “少爷……”
  见状,红袖连忙放下了手中的书站了起来,犹豫着叫住了李岳,“这次那东西比胰子还要难做吗?”
  上次,李岳将自己关在实验室里四五天,便制出了那种透明的香胰子。
  可是,这次他已经在实验室里忙了十天了,后山上的积雪都化完了,西山的新房都快封顶了,红袖都把一本《三字经》学完了,他却好像还没把想做东西做出来。
  向来不想去打扰他的红袖都替他着急了。
  “已经做好了,”
  闻言,李岳回头冲红袖粲然一笑,“想不想进去看看?”
  “嗯……”
  红袖连忙点头,一双美丽的大眼睛笑得弯成了月牙儿,“我早闻到香气了,你这一次做的什么?”
  她每天都会给李岳送饭进去,虽然每次都只是把饭菜放到门口那张小桌子上便出来了,但每次一进门就能闻到屋里那股淡雅的香气。
  “纸!”
  李岳呵呵一笑,“一种茅厕里专用的纸。”
  “啊……”
  红袖一怔,满脸惊愕。
  少爷忙了这么久,就做了些纸出来啊!
  还是茅厕里专用的?
  这……这能有几个人买?怕是亏本买卖吧!
  小丫头心事重重地跟着李岳进了实验室,便见李岳径直走到了靠后墙放着的那排长桌前,从长桌一端拿起了一个碗口粗纸卷走了回来。
  那纸卷看着比宣纸还要白,却只有五六寸长短。
  “这是昨晚出来的第一卷纸,”
  李岳笑呵呵地走向了正好奇地打量着纸卷的红袖,“你看看怎么样?”
  说着,李岳“嘶啦”扯下了三五寸长的一段递给了红袖。
  “呃……”
  红袖连忙接过了那张,一摸之下顿时眉开眼笑,“好软好滑呢……少爷,这真是用竹子做的吗?好香呢,你还加了桂枝吧?”
  说着,小丫头竟然爱不释手地在那张纸上摩挲了起来。
  “嗯,”
  李岳笑着把手里的纸卷也递了过去,“放到茅厕里去吧!以后入厕就用这个了!”
  “嗯,”
  小丫头连忙双手接过了纸卷,喜滋滋地出门去了。
  望着红袖的背影消失在了门口,李岳脸上的笑容渐渐散去,最终轻轻地叹了口气,“可惜没有电……”
  没有电,他自制的那套简易卷纸机就只能手动操作,生产效率低了,成本也就跟着上去了。
  在找到购买磁铁矿的门路前,也只能先将就着用了!
  又将那套自制的简易卫生纸生产设备仔细检测了一遍,确实找不到改进的空间了,李岳只得无奈地放弃了。
  如今胰子和卫生纸已经试制成功,他必须尽快进行量产,回笼资金。
  钱难挣,却不禁花,这是千古不变的至理!
  书房密室里那六箱金银是李家数代人才攒下来的,但这短短的半个来月时间,李岳已经花了大半箱。
  如今,胰子厂房的主体还没有竣工,等胰子厂的主体竣工之后,还得建生产线、大量采购原料,这都是花钱的地方,之后还有卫生纸厂房的建设和原料采购……
  当然,最花钱的还是李三吾那边,一旦李三吾找到了门路,那就真到花钱如流水的时候了!
  “少爷,”
  吃过早饭,李岳就准备去西山工地看看,正在前院收拾骡车的阿虎连忙一脸憨笑地迎了上来,“那个……这两天村里有不少人来找过我呢。”
  “哦……”
  李岳疑惑地停下了脚步,“出什么事了吗?”
  “那倒没有,”
  阿虎挠了挠头,“这不,听说在西山干一天活可以挣五十文钱嘛,他们就想问问那边还要人不?”
  “就这事啊。”
  李岳恍然,随即呵呵一笑,“你带着他们去西山找忠叔,我要先去二叔公家一趟……”
  搞这么大的动作,本就是为了让村里人多挣点钱,如今有人想做工挣钱,他自然乐见其成。
  “好嘞!”
  阿虎连忙地应一声,便兴冲冲地出了门。
  李岳出了门,直奔二叔公家而去。
  二叔公家的大门敞开着,李岳径直进了前院,却见院中腊梅树下一个有些黑瘦的少年正捧着一本书在大声地朗读着,正是李三吾的独子。
  “大哥,”
  见李岳进来,那少年连忙合上书,快步迎了过来,中规中矩地冲李岳作了个揖。
  “那个……”
  李岳那夜与他一起吃过汤锅,倒也认得,只是不知道他的名字,不禁有些赧然,“二叔公在家吗?”
  “峙渊来了,”
  李岳话音刚落,二叔公便笑呵呵地自内院迎了出来,“快屋里坐。”
  说着,二叔公扭头冲那少年一声吩咐,“阿巡,你也一起进来吧!”
  说罢,二叔公连忙转身引着李岳朝内院去了。
  叫“阿巡”的少年微微一怔,连忙跟了上去。
  “峙渊,”
  在客厅的火盆边落了坐,二叔公倒了杯热茶递给了李岳,“你来得正好啊!”
  说着,二叔公扭头望了一眼跟进来的少年,“阿巡今年已经十五岁了,按理说,他自幼读书,去考个生员才是正途,可是……你二叔的事情你也知道,当年,我发下了毒誓——我李先泽的子孙永不入仕……”
  说着,二叔公一声轻叹,“只是,苦了阿巡这孩子了。”
  “爷爷,”
  闻言,少年阿巡连忙安慰,“如今那朝堂里一片乌烟瘴气,不入也好!孙儿读书,也并非为了功名!”
  “说得好!”
  闻言,李岳忍不住赞了一声,“阿巡,大哥准备组建一个商号,要不,你过来帮帮大哥吧!”
  听话听音,李岳已经听出了二叔公的意思,自然不用他再开口。
  “这……”
  阿巡却是一怔,有些犹豫,“大哥,阿巡……少不更事,只怕帮不上你什么忙的!”
  “阿巡,”
  李岳呵呵一笑,“圣人有云,人非生而知之者……只要阿巡有心,稍加历练,定能帮上大忙的!”
  “对对对……”
  不待阿巡开口,二叔公连忙附和,“峙渊说得在理啊!”
  说着,他扭头一望阿巡,神色一肃,“阿巡,跟着你大哥认真学,不可懈怠!”
  “是!”
  阿巡只得连忙应了。
  “峙渊呐,”
  见状,二叔公展演一笑,在李岳旁边坐了下来,“此来定是遇到什么难处了吧?”
  “呵呵……确实有些事想请教二叔公。”
  李岳连忙陪笑,“是这样,我想组建一个商号,只是阅历有限,并不清楚其中有些什么忌讳。”
  “忌讳?”
  闻言,二叔公微微一怔,旋即笑着摇了摇头,“峙渊还真是谨小慎微啊!不过,你大可放心去做,自神宗天子以来,我朝便开始鼓励百姓经商了!”
  “哦,”
  李岳精神一振,旋即还有些顾虑,“不知其间……还有哪些人物需要打点?”
  他在那个世界生活了三十年,自然不是一无所知的小白,老百姓嘛,不管你要做点什么买卖,不把管事的打点清楚了,难免就会遇到这样那样的麻烦。
  “打点……”
  二叔公微微一怔,失笑摇头,“峙渊只需规规矩矩做事,又何须去打点谁呢?”
  “真不用?”
  李岳却依旧有些狐疑,难道这时代的经商环境竟然这么宽松?
  “不用的!”
  二叔公笑容笃定,“只是不知峙渊准备组建一个什么样的商号呢?商号名称,经营什么物品……你可都想好了?”
  “想好了!”
  李岳再无顾虑,“这商号就叫峙岳商号,目前经营的物品只有胰子和卫生纸,往后经营的物品会不断丰富起来。”
  “胰子?”
  二叔公却是一愣,“峙渊,你制出了胰子?那个……卫生纸又是什么呢?”
  “我确实制出了胰子……”
  李岳连忙解释起来,“那卫生纸就是……放在茅厕里用的东西……”
  “哦,”
  闻言,二叔公的神色却凝重了起来,“想来,这两样物品都不熟寻常人家能用得起的啊!”
  也就是说,市场不大。
  “的确,”
  在生产效率没有提起来之前,这两样物品的售价都不会便宜但这正是李岳想要的效果,“不过,当今天下的豪富之家并不少,义阳城卖不了,那我就送去临安卖,临安还卖不了,我就送去金陵、送去京师……总能卖出去的!”
  “唔……”
  二叔公缓缓地点了点头,神色却依旧有些凝重,“只是,俗话说百里不卖樵,若真送到临安,送到金陵、京师去卖,利就薄了。”
  “不薄!不薄……”
  李岳呵呵一笑,“羊毛出在羊身上嘛!愿意花三五钱银子买块胰子的豪富之家,根本就不在乎再多掏一两钱银子!”
  “呃……”
  二叔公不禁愕然,站在一旁的阿巡却是眼前一亮,好似若有所得。
  走出二叔公家院门时,李岳身边就多了一个黑瘦少年——李三吾之子李巡。
  “阿巡,”
  李巡紧跟在李岳身旁也不言语,李岳只得先开了口,“委屈吗?”
  “不委屈!”
  李巡一怔,展颜而笑,“不用去那乌烟瘴气之地摸爬滚打,阿巡只觉得庆幸!”
  说着,李巡话锋一转,“阿巡相信,跟在大哥身边同样也能有一番作为的!”
  “有志气!”
  李岳开怀一笑,拍了拍李巡的肩膀,“走,大哥带你用另一种方法来征服这天下……”
  李巡微微一怔,旋即也加快了脚步。
  征服这天下?
  他觉得李岳这话有些大了,但他喜欢李岳这口气,男子汉大丈夫,心气就该高一些,口气就该大一些!
  李岳带着李巡赶到西山工地时,阿虎也带着十多个汉子过来了,此刻都围在忠叔周围,被围在人群里的忠叔却有些为难神色。
  “少爷,”
  眼见李岳走了过来,忠叔顿时精神一振,连忙挤出人群迎了上来,“阿虎说是你让他带着人过来的?”
  “对!”
  李岳呵呵一笑,“走,把人都带上,我们去附近选一块地,再盖一栋厂房……”
  “还盖?”
  忠叔一听就有些急了,“少爷,这一栋厂房就要花两百多两银子,再盖……”
  李家虽有将近两千亩田产,但一年也就能攒三五百两银子,照李岳这样花下去,李家虽有数代人的积蓄也禁不住花啊!
  “忠叔,”
  李岳连忙安抚着,“俗话说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嘛,再说,只要这第一栋厂房建好了,我们就会有进项了……如果等到开春了再来建房,花销还会更大些。”
  “呃……”
  忠叔一滞,无言以驳,良久迟疑地问了一句,“少爷,为什么要建这么多厂房?一栋应该也够了吧?”
  “不够的!”
  李岳微微一笑,“我准备组建一个商号,专卖我们自己生产的物品……如今已经有胰子和卫生纸了,将来还会有更多。”
  说着,李岳抬手一直一边起伏的山峦,“所以,今后我们还会不断地盖厂房……一直盖到祖巫山里去!”
  李岳说得意气风发,忠叔却听到满脸愕然,良久,忍不住咽了口唾沫,“少爷……那是什么商号?”
  整个义阳府也没这么大的商号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