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顶天立地小丈夫 > 第十五章冻死了人

第十五章冻死了人


  曾经,李岳也是心有壮志的热血少年,只是,那热血那壮志早已被那段社畜般的人生磨灭殆尽了。
  如今,他只想好好活着,富足而安乐地活着,不忧衣食、不惧未来,做着自己喜欢做的事,陪着自己想陪的人。
  红袖自然就是他想陪的人,对于这姿容可人性情温婉的小姑娘,他是打心底喜欢,想就这样陪着她守着她护着她,把最好的全都给她。
  可是,今天是红袖的生日,而他之前毫不知情,什么都没有准备……
  这一刻,李岳确实很沮丧。
  “少爷……”
  见李岳突然就变得有些沮丧,红袖不禁一愣,旋即冲李岳粲然一笑,笑脸变得明媚了起来,“你是想送我礼物吗?不用了,你已经把最好的礼物给红袖了。”
  “呃……”
  李岳一怔,有些狐疑,“你是说那块胰子吗?”
  说着,李岳连忙放下火盆,转身就要走,“你要是喜欢,我再去给你拿……全都给你……”
  “少爷!”
  红袖一愣,连忙叫住了李岳。
  “呃……”
  李岳一愣,有些疑惑,“不是胰子?”
  红袖却没搭话,只是娇俏地白了李岳一眼,弯腰端起了火盆便朝客厅里走去了,低声喃喃着,“真是个大傻瓜……”
  红袖只是个丫鬟啊,自家少爷突然间就变得这么温柔了……这难道不是最好的礼物吗?
  “呃……”
  李岳自然没有听到红袖的喃喃自语,连忙跟了进去,“那个……礼物就先欠着吧!放心,少爷绝对不会懒账的!”
  “好!”
  红袖在八仙桌旁放下了火盆,抬头对李岳粲然一笑,“说话算话!”
  “嗯!”
  李岳神色一松,展颜而笑,“放心,肯定会是一份让你毕生难忘的礼物!”
  说着,他心中已经有了计较,做那份礼物的材料应该不难找齐!
  “好啊,”
  红袖笑靥如花,神采奕奕,“那红袖就先记下了……”
  说着,红袖麻利地给李岳让了坐,又给他倒了一杯热茶,这才端了条凳子在李岳对面坐了下来,目光却又望向了门外。
  门外的院子里暮色沉沉,但如鹅毛般地雪花在沉沉的暮色中飘飘洒洒,朦胧而唯美。
  “红袖很喜欢雪吗?”
  见红袖一直定定地望着门外,李岳轻轻地开了口。
  “少爷不喜欢吗?”
  红袖回过神来,冲李岳勉强一笑,“也是,这雪一下,新房就要多拖上一段时间才能建好了。”
  “我也喜欢。”
  李岳却笑着摇了摇头,“我喜欢下雪,也喜欢下雨……”
  这是实话,父母去世后,他一个人在那个如钢铁牢笼般的城市里拼命生活着,只有看着天空飘落的雨滴和雪花,他才不会觉得那么孤单,至少,天空不是空的!
  “呃……”
  红袖微微一怔,“少爷,你以前可不喜欢下雨!”
  “以前?”
  李岳连忙呵呵一笑,“人嘛,总是会变的!”
  “倒也是!”
  红袖展颜一笑,“少爷就变了好多呢!”
  “那……”
  李岳心中一紧,“你觉得我以前是怎样的?”
  “这个……”
  红袖神色一滞,微微垂下了头去,“反正……少爷现在这样就很好!”
  “哦,”
  李岳微微一笑,“你这丫头,挺机灵嘛!”
  “红袖才不机灵呢!”
  红袖俏脸一红,“吴婶总骂我‘笨丫头’呢!她总想教我做菜,可是,我总是学不会。”
  “没事,”
  李岳温淳一笑,“等有机会了,少爷教你……”
  “那可不行!”
  红袖连忙摇头,一本正经,“我们村里可没有哪个男人下厨房,而且少爷还是读书人呢!”
  “读书人又怎么了?”
  李岳笑着摇了摇头,“当年夫子带着学生游学,不也是他那些学生动手做饭吗?他那些学生可不简单,随便拉一个出来都比你家少爷的书读得好呢!”
  “真的?”
  红袖一怔,满脸惊讶。
  “自然是真的了!”
  李岳呵呵一笑,“这样,从明天早上开始,少爷就开始教你读书识字,倒是你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啊……”
  红袖顿时就激动了起来,“少爷……你说真的吗?”
  “真的!”
  李岳笑着点了点头,“往后,生意做大了,少爷还需要人帮忙呢,你如果不识字,可就帮不上什么忙了……”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客厅里的男女有一沓没一沓地聊着,直到吴婶过来喊吃饭了才止住了话头。
  吃过饭,大雪依旧在纷纷扬扬地飘着,李岳不禁有些担忧了。
  也不知道那三间低矮简陋的窝棚能不能顶得住这场大雪吗?
  稍一犹豫,李岳换上雨靴,叫上阿虎,一起出了门直奔西山工地去了。
  这个时代可没有橡胶,雨鞋是用兽皮制成的,倒也能防泥水,但防滑性能却差了些。
  三步一滑地走在堆满积雪的泥路上,李岳突然做了个决定——等这边的事上了正轨,一定要让李三吾出海去寻橡胶!
  在他心中的工业王国里,橡胶绝对是不可或缺的主角之一。
  若说煤炭是工业的粮食,石油是工业的血液,那么,橡胶就是工业的轮子。
  李岳踩着满是积雪的土路,三步一溜地到了西山工地,却发现低矮简陋的窝棚里灯火通明,忠叔几人正围着火盆聊着天,笑语连连,谈兴正浓。
  “少爷,”
  见到李岳进了屋,忠叔惊讶地起身迎来,“这么大的雪,你怎么过来了?”
  “随便看看,”
  李岳故作轻松地笑了笑,四下打量起来,“这雪有些大,窝棚顶得住吧?”
  窝棚不大,是用原木支撑起来的,看着还算结实,中间是过道,放着个大火盆,过道两侧是两排简陋的大通铺……
  “东家,”
  不待忠叔搭话,一个身材高大面庞黝黑的髯须汉子便笑着站了起来,“你就放宽心吧!我葛富贵十六岁便开始干木匠活儿,搭的窝棚肯定倒不了!”
  “对!对……”
  忠叔连忙附和,“少爷,你就放宽心!工地这边绝对出不了问题,等雪一停,我们就把积雪清掉继续干,绝不会误了工期……”
  “对对……”
  葛富贵和其他三个汉子连忙附和,“这里有火烤,挨不了冻,东家你就放心吧!保证不会出事,也误不了你的工期。”
  “不出事就好!”
  闻言,李岳暗自松了口气,“工期倒不紧要,早几天晚几天无所谓的……”
  这是实话,工期拖几天就拖几天,他无所谓,最怕的就是出事故。
  虽然出了事故他应该能摆平,但是肯定过不了心里那道坎。
  “不会!不会……”
  忠叔等人连忙保证。
  李岳这才放了心,又带着阿虎往回走,路上的积雪更厚,路也更滑了,阿虎手里的马灯在风雪中摇曳,明明灭灭,跟在后面的李岳一个不留神,就是脚下一滑,仰面便摔。
  “干!”
  好在李岳反应不慢,即将倒地时手往地上一撑便又站了起来,但终归有些愤愤然,暗自发起了狠。
  总有一天,老子要把电筒搞出来,给石碣村每人都发一把!
  “少爷,”
  听到动静,阿虎连忙回头,有些紧张,“怎么了?要不……我扶着你吧?”
  “不用!”
  李岳大手一挥,“你家少爷的身手好着呢!哪用你扶?你倒是注意点,别把灯弄灭了!”
  同样是练的那套二十四式简化太极拳,李岳却觉得在来这个世界了之后,效果好了许多,这几日他明显觉得自己的身体状况在不断好转,身手确实也变得灵活了些。
  “那是,”
  阿虎憨憨一笑,又提着马灯往前走去,嘴里却在嘟囔着,“还逞强呢……”
  阿虎的声音不小,李岳自然也听到了,却只能无奈地笑笑,跟了上去。
  他确实拿这个看上去憨憨傻傻的家丁没什么办法。
  回到家,红袖和吴婶正围坐在客厅的火盆旁聊着天。
  “少爷,”
  见李岳和阿虎进来,吴婶笑呵呵地站起身来,“李忠那边没啥事吧?”
  “好着呢!”
  不待李岳说话,阿虎便憨憨一笑,“我们去的时候,忠叔正和工匠师傅们在烤火,聊得可欢了。”
  “那就好!”
  吴婶点点头,冲李岳歉然一笑,“既然少爷已经回来了,老奴就去睡了……”
  “吴婶,”
  李岳连忙叫住了吴婶,“你屋里被褥可够厚够暖和?有火盆吗?可不要冻坏了身子!”
  “放心吧!”
  吴婶呵呵一笑,眼中多了几分慈爱之色,“老奴那屋里被褥火盆都有,少爷,你也早些睡!”
  “好的!”
  李岳笑着点了点头,又望向了阿虎,“你那屋里……”
  “我没事!”
  阿虎憨憨一笑,打断了李岳,“我那屋里也有火盆,走的时候就烧上了,这会儿可能烧得正旺呢!”
  吴婶、阿虎先后离去,客厅里就只剩下了李岳和红袖,红袖也不开口,只是静静地望着李岳,眼波流转,眸子里笑意盈盈。
  “红袖……”
  李岳被那目光盯得有些心慌,下意识地摸了摸鼻头,笑着走了过去。
  “少爷,”
  红袖却突然站起身来,俏脸一红,“今晚冷……红袖去给你暖床吧?”
  “嗯!”
  李岳微微一笑,俯下身子就端起了火盆,“今晚确实有些冷呢……”
  在这样的寒夜里,一个人睡确实会很冷!
  这一夜,李岳抱着红袖软绵绵暖融融的身子进入了梦乡,没感到丝毫寒意。
  雄鸡已经报过了晓,但李岳依旧搂着红袖那软绵绵暖融融的身子就感觉自己正搂着整个世界,根本舍不得放手。
  “嘭嘭嘭……”
  突然,房门被拍响了,阿虎在门外焦急地叫嚷着,“少爷,少爷……冻死人了!朱大叔昨晚冻死了……”
  “啥?”
  李岳一惊,匆匆翻身下床,趿上鞋就冲向了门口,“哪个朱大叔?”
  “还有哪个朱大叔?”
  阿虎急了,“石碣村只有一家姓朱啊!”
  “吱呀……”
  李岳拉开了房门,死死地盯着阿虎,“你是说朱老二的父亲?”
  “嗯!”
  阿虎连忙点头,“朱二哥就在门外跪着呢!”
  “走!”
  李岳连忙出了门,但见院子里全是白茫茫的一片,不禁也有些急了,“你咋不让他进来,雪地里也能跪人?”
  “叫了!”
  阿虎神色黯然,“他不肯起来,死死地跪在大门外……眼睛都哭肿了……”
  阿虎话音未落,李岳已经沿着门廊匆匆地跑向了前院。
  李岳沿着门廊匆匆地跑到大门口,就见朱老二直直挺挺地跪在大门外的雪地里,好似被冻僵了一般,但那黝黑消瘦的脸庞上分明还有泪珠在不断地滑落。
  “朱二哥,”
  李岳连忙跑了过去,伸手就要去扶朱老二,“你这是做什么?冻坏了身子咋办……”
  “哇……”
  李岳话还没说完,朱老二却突然一个头磕了下去,伏地痛哭起来,“秀才公,小人不孝……呜呜……小人不孝啊……”
  “朱二哥,”
  李岳心中一酸,连忙又去扶伏地痛哭着的朱老二,“节哀顺便……你还得替朱大叔处理后事,可不能……”
  “小人不孝啊!”
  朱老二依旧伏地不起,只是痛哭,“当日,小人若是厚着脸皮依了你,家中昨夜也不会短了木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