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顶天立地小丈夫 > 第十二章草灰的大用处

第十二章草灰的大用处


  “我知道!”
  见阿虎一副死倔死倔的模样,李岳不禁有些头疼,只得把脸一板,“你要是不想去,我就让红袖去……”
  “我去!”
  李岳话音未落,阿虎便连忙转身朝门外去了,只是嘴里却在嘟囔着,“你都不怕丢脸,我怕个啥……”
  阿虎的嘟囔声不小,李岳听得一清二楚,却也只是淡淡一笑,便继续砌砖了。
  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参天大树不是三年五载长成的,他心目中的工业王国自然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实现的,要在这个时代建起他心目中的工业王国,本就是一个从无到有的过程,得一步步慢慢来,急不得的!
  比如此刻,他想制胰子,就得先制烧碱,可是,以目前的条件,肯定不能用电解法制烧碱,那就只能先制出纯碱,用纯碱苛化法来制烧碱。
  当然,以目前的条件,同样无法用联合制碱法来制纯碱,能用的也就剩下古法制碱了,当然,自然界也有天然碱矿,不过,那也得等李三吾找回来了才用得上。
  目前的条件就是这么个条件,很具体,也很窘迫,因为这个时代的化工体系依旧还处于一种很落后的状态。
  但是,李岳相信:只要循着化工发展的脉络一步步往前走,很快就能摆脱目前的窘境了。
  当然,他不敢走得太快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不想因为自己的急功近利而给这个世界带来太多的污染。
  这用草木灰来制碱,虽然效率低下,但是绿色无污染啊!
  很快,“我家少爷要买草灰,送一百斤过去,就能得二十文钱”的消息就被阿虎散播到了石碣村的每个角落里,闻者无不惊愕!
  “这……是秀才公傻了?还是阿虎在瞎胡闹呢?”
  “阿虎可不是喜欢胡闹的后生!可是……秀才公也不像是能干出这等傻事的人啊!花钱买灶下的草灰,一百斤还给二十文钱……这不是傻吗?”
  “管他的呢,灶下的草灰除了肥田还有啥用?送一百斤过去就可以挣二十文钱,不送的才是傻子呢!”
  阿虎过处,众人议论纷纷,但很快,众人便作鸟兽散,纷纷回家里拾掇灶下的草木灰去了。
  很快,李家大宅前院里便喧闹了起来,众人三五同行,扛着用麻袋装好的草木灰就涌了进来。
  阿虎过称,红袖付钱,井井有条地忙开了。
  “红袖姑娘……”
  一个黑瘦汉子忍不住好奇,凑到了红袖身前犹豫着问了起来,“那个……秀才公要这些草灰干啥?”
  “我也不知道,公子只说他有大用。”
  红袖确实不知道自家公子买这些草灰回来有什么用,草灰不是应该还田吗?
  “有大用?”
  那黑瘦汉子一怔,旋即恍然大悟,却是神色一紧,“秀才公该不会是想把田收回去自己种吧?这草灰就是拿来肥田的……”
  “德彪,瞎嚷嚷啥呢!”
  他话音未落,刚扛着一袋草木灰进了院门的二叔公就是一声呵斥,“峙渊是那样的人吗?”
  “呵呵……”
  德彪连忙讪讪一笑,“我这不是担心吗?二叔公,你也知道,我家就三亩田,如果秀才公不租给我家田了,那三亩田根本就养不活我家五口人呐!”
  三亩中等水田,赶上好收成,一年也就能产两百多石稻子,更何况已经连着三年都没有好收成了?
  闻言,人群里顿时就有不少人露出了忧色。
  “嘭……”
  二叔公将肩上的麻袋往地上一扔,满脸怒气地瞪着德彪,“你还敢瞎嚷嚷!一桂在世时待你如何,你都忘了吗?峙渊前两天刚给朱老二家送了粮,你也没看见吗?”
  说着,二叔公一扫众人,“峙渊父子是什么样的人,你们心中还不清楚吗?都把心放回肚子里去,峙渊但凡有一口吃的,就不能让你们挨饿!”
  “那……”
  德彪神色一滞,依旧硬着头皮问了一句,“秀才公买这些草灰做啥呢?”
  闻言,其他人也是一脸犹疑地望向了二叔公。
  “算了,”
  二叔公自然明白田地对众人的重要性,只得叹了口气,“我去找峙渊问问吧!”
  说着,他一望红袖,“红袖,你家少爷在哪里?”
  “在后院呢。”
  红袖连忙把钱袋收了起来,“我带您过去……”
  “你忙你的。”
  二叔公连忙一摆手,径直朝一进门去了。
  后院,李岳刚从屋里出来,就见二叔公快步跨进了二进门,连忙笑着迎了过去,“二叔公,您怎么来了?”
  “峙渊,”
  二叔公望了一眼满脸泥污的李岳,不禁眉头一皱,“你在弄什么呢?”
  “呵呵……”
  李岳注意到了二叔公的表情变化,连忙抬起袖子擦了擦脸,“我弄了个实验室。”
  虽然简陋了些,但确实是用来做实验的,至少能称为“原始版的实验室”吧!
  “实验室?”
  二叔公却听得一头雾水,“啥是实验室?”
  “实验室就是……”
  李岳一怔,只得讪讪一笑解释起来,“如果我想制一些东西出来,就要先在这里面试着做一做,直到没什么问题了,再放到外面大量地做。”
  “哦……”
  二叔公轻轻地点了点头,也不知道听懂没听懂,随即展颜一笑,“你买那草灰就是在这……实验室用的吧?”
  “对!”
  李岳讪讪一笑,“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任他心中有更简单高效的方法制碱,可是,眼前却只找得到草木灰这种原料。
  “哦,”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二叔公开怀一笑,“你先忙你的正事,我就不打搅了……”
  话音未落,他已经一转身,大步流星地朝门口去了。
  他虽然不知道李岳究竟要做什么,但他相信李岳一定是在准备干大事了。
  那夜谈到饥荒的事情,李岳可是说过“我可以试一试”的!
  “二叔公,您慢走!”
  李岳没有挽留,他确实很忙。
  “都散了,都散了!”
  二叔公快步到了前院,神色肃然地一扫众人,“峙渊买这些草灰真有大用处,比肥田的用处大多了!”
  “散了吧,散了吧!”
  闻言,德彪连忙冲众人一挥手,“二叔公都进去问过了,可能真是我们想岔了!”
  “对!对……”
  众人连忙附和,“应该是我们想岔了,回吧!都回吧……”
  只是,他们心中却依旧有些疑惑:这灰就是煮饭留下的,除了肥田,还真有其他用处,而且,比肥田的用处还要大得多?
  不少人被勾起了好奇心,又赶上了农闲时节,接下来的几天便都有意无意地盯着李岳家,想探出些端倪来。
  但是,一连盯了天,他们却只看到陆续有人往李岳家的大宅子里送东西,什么蓖麻、月桂枝……而李家后院好似新开了个烟囱,那烟囱里的烟几乎就没断过,就连每天都喜欢去湖边练拳的秀才公也没有出过大门了。
  问偶尔出门买些坛坛罐罐的阿虎,阿虎却只说“少爷一个人在屋里忙活,也不知道在弄啥。”
  问偶尔出门买菜的红袖,红袖每每都只会神情郁郁地回一句,“少爷一个人好辛苦的!”
  一个人在屋里忙活?
  好辛苦?
  众人依旧满头雾水。
  一天更比一天冷了,夜也一天比一天来得更早了。
  转眼便已过了五天,西山林地边的新房已经有半人多高了,李岳却依旧整天整天地在那间原始版的实验室里忙活着。
  他知道怎么做不假,但真动起手来却还有许多细节问题,需要一次又一次地反复实验,这本就是一件极其繁琐艰辛的事。
  这天,暮色渐沉,又到了饭点,红袖照例端着红木托盘朝实验室走去了,托盘里就是李岳的晚餐——三菜一汤、两荤两素。
  “少……”
  红袖走到那间实验室前,刚开口,紧闭的房门却“吱呀”一声被拉开了,露出了门后满脸喜色的李岳。
  “红袖!”
  见到红袖,李岳粲然一笑,将左手摊在了红袖面前,“你看,这是什么?”
  “胰子……”
  红袖往李岳掌中望去,不禁一喜,猛然抬头望着李岳,笑靥如花,目光熠熠,“少爷,原来你在做胰子啊!你真厉害……”
  “是吗?”
  迎着红袖那熠熠的目光,李岳强自整了整神色,想要故作矜持,可是那笑容却怎么也收不住。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这些天的辛苦都值了。
  “少爷,”
  突然,红袖好似想起了什么,连忙又低头往李岳掌中望去了,一双美眸猛然瞪大,俏脸之上也满是震惊之色,“这胰子……它怎么是透明的……好漂亮……还香……”
  说着,她使劲地抽了抽琼鼻。
  “嘿嘿……”
  李岳再也掩饰不住心中的得意,掂了掂掌中那块透明的胰子,一张清秀的脸儿开了花,“你家少爷做的东西能不漂亮?说说,如果把这么漂亮这么香的胰子卖给你,你愿意出多少钱?”
  “我……”
  红袖一怔,神色黯淡了下去,“我没那么多钱……”
  “没事的!”
  李岳本来只想炫耀一下,不想却把红袖逗得不开心了,只得连忙将手里的胰子往红袖端着的托盘里一放,“少爷做的嘛,红袖想要多少只管拿,一文钱都不要!”
  “真的吗?”
  闻言,红袖猛地抬头望向了李岳,脸上的失落一扫而空,一双美眸熠熠生辉。
  “傻丫头!”
  李岳看得心中一热,下意识地就伸手摸向了红袖的俏脸,“当然是真的!少爷……”
  说着,李岳见红袖俏脸已然通红,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些不妥,连忙缩回了手,讪讪一笑,“那个……先进屋吧。”
  说着,李岳转身就朝屋里去了,话语间有一种如释重负的轻松,“今晚一定要好好吃顿饭!嗯,再有壶酒就更好了。”
  “有酒啊!”
  闻言,紧跟着李岳进了屋的红袖甜甜一笑,“我这就给你温酒去……”
  “不用温,不用温!”
  听说有酒,李岳顿时精神一振,“有酒就好!多取些来!”
  在川北小镇上当写手的日子,他几乎每天一顿酒,来到这个时代,却只在李三吾家中喝过一次酒,确实有些馋了。
  酒依旧是米酒,红袖忠实地执行了李岳的意思,给他抱来了一个尚未开封的坛子来,满满一坛酒得有十多斤。
  古法陈酿,酒香扑鼻,味道醇厚绵长,李岳在角落的小桌子上自斟自饮起来,自得其乐。
  已经十多天没见李岳如今夜笑得这么轻松了,红袖的美眸之中也尽是笑,轻轻地退出了房间,拉上了门,隔断了外面的寒气。
  家里就有这么好的酒,老子竟然还馋了这么久的酒……这不是守着金山当了回乞丐吗?
  鲸吞牛饮般干了一大碗米酒,李岳也顾不上吃菜,一伸手又伸向了酒坛子。
  “当当当……”
  正在此时,外面突然响起了急促的铜锣声,好像还夹杂着“哒哒哒”的马蹄声,不多时,一个声嘶力竭的高呼声传来,“辽东大捷……辽东大捷……”
  “嘭!”
  听到那高呼声,李岳一怔,旋即一抬伸出去的手猛地拍在了桌子上,“好!好……当浮一大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