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顶天立地小丈夫 > 第十章借你三十两银子

第十章借你三十两银子


  “你敢……”
  眼见前一秒还跌坐在地捂着肚子痛叫的矮胖汉子突然暴起,阿虎就算再憨直也发现事情不对了,连忙一声怒吼,撞开挡在面前的一个麻衣青年,就要去拦那直扑李岳而去的矮胖汉子。
  “住手……”
  一直紧跟在李岳身后的红袖也是一声惊呼,就要冲上前去拦住那直扑李岳而来的矮胖汉子。
  “詹禄山!”
  几乎就在同时,那被叫着“李无殇”的魁梧青年也是神色剧变,一把就拉住了那矮胖汉子,怒意勃发,“你要弄什么?”
  他虽然只是混迹市井陋巷的无赖子,却也认得李岳头上戴的四方平定巾。
  能戴四方平定巾的人可都是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弄他就是在弄朝廷的人,就是在跟朝廷叫板……与找死何异?
  “呃……”
  那被叫作“詹禄山”的矮胖汉子被李无殇猛地拽了个趔趄,一扭头对李无殇怒目而视,但旋即却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顿时脸色一白,僵在了原地。
  “呃……”
  见状,阿虎和红袖都是一愣,连忙也停住了脚步。
  “狗日的……”
  那个被阿虎撞翻在地的精瘦麻衣青年捂着胳膊气急败坏地爬了起来,一声怒骂就准备扑向阿虎。
  “猴子!”
  另一个身材高瘦的麻衣青年连忙一把拉住了,低喝一声,“不要冲动!”
  “麻杆,你他娘的……”
  猴子不禁勃然大怒,但一抬头却看到了脸色阴沉的李无咎和怔在当场脸色发白的詹禄山,不禁心中一惊,连忙住了口。
  虽然他被阿虎刚刚那一撞撞得头晕耳鸣,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但是,他是猴子啊,一见李无咎和詹禄山的神情,便回过了味来——糟糕,这次怕是踢到铁板了!
  猴子也住了嘴,一时间,场中竟诡异地安静了下来。
  “怎么?”
  良久,李岳笑眯眯地一望那矮胖汉子,打破了沉默,“你的伤好了?”
  “我……”
  闻言,矮胖汉子詹禄山不禁老脸一红,讪讪而笑,“误会……都是误会……”
  见状,魁梧青年李无殇连忙冲李岳一抱拳,“冒犯了!”
  说罢,也不待李岳搭话,他便一转身,快步朝巷口去了,“我们走!”
  詹禄山和另外两个麻衣青年暗自松了口气,连忙就快步跟了上去。
  “等一下,”
  眼见四人就要朝旁边的巷子里钻,李岳却又笑呵呵地开了口,“还有事呢!”
  闻言,四人齐齐地停下了脚步,当先而行的李无殇慢慢转过身来,面色阴沉地望向了李岳,怒意在眼中涌动,“还有什么事?”
  他畏惧的自然不是李岳,而是李岳身上的功名,若李岳真敢得寸进尺,他也不介意跟李岳来个鱼死网破。
  “你们就这么走了?”
  李岳自然看得出李无殇强忍的怒意,却淡淡一笑,从怀里摸出了一个银锭扬了扬,“钱还没拿到手呢!”
  “呃……”
  李无殇一怔,死死地盯着李岳,神色阴沉,“你这是什么意思?”
  红袖、阿虎和詹禄山、猴子、麻杆也都是一怔,满脸茫然地望向了李岳。
  “不要误会,”
  李岳笑容不减,“我见壮士器宇不凡,他日定非池中之物,想必今日出此下策,定是有了难处,人生在世,谁还没个有难处的时候呢?这银子就算我借给你的,等你以后有了钱再还给我。”
  说着,李岳回头一望满脸惊愕之色的红袖,“红袖,再去车上取二十两银子来!”
  “呃……好!”
  红袖一怔,还是连忙答应了一声,转身朝骡车去了。
  这次出门,李岳想过把有钱人的瘾,就将那罐子里剩下的银锭都带上了,大小十二锭,足足一百零五两,只是那东西太沉,怀里只揣了一大两小三个银锭二十两,剩下的都用包袱包着放在板车上了。
  “我有难处?”
  闻言,李无殇不禁一怔,俊郎的脸庞上忍不泛起了笑意,那望向李岳的眼神就好像在望着一个傻子。
  我李无殇确实家道中落了,但在这义阳城中却还混得开,靠着这城西三街十二巷就能刮出不少油水,这傻子怕是连我是谁都没搞清楚吧,就敢说我遇到难处了?
  詹禄山和猴子、麻杆的神情与李无殇如出一辙——这读书人不会读书读傻了吧?
  这样白送银子的事,他也干得出来!
  “少爷!”
  一旁的阿虎却急了,“咋能借银子给他们呢?他们……”
  “阿虎,”
  李岳摆了摆手打断了阿虎,依旧笑呵呵地望着李无殇,“三十两够了吗?如果不够,我还可以多借你一些。”
  “呃……”
  李无殇一怔,笑意顿时就消失了,神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你为什么要借银子给我?”
  “实不相瞒!”
  李岳突然神色一肃,“我闲来学过相人之术,观你相貌与气度,来日定能封侯拜将,所以才肯在你有难处的时候借银子给你,也算是与你结个善缘吧!”
  “嗯……”
  李无殇浓眉一皱,紧紧地盯着李岳,“此话当真?”
  “当真!”
  李岳依旧一脸肃然之色,“不过……这人的面相啊,虽然多为天生,却也会随着年龄和经历不断地变化,今日,我观你的面相确实有封侯拜将之相,而且如今外患不断,正是我辈男儿建功立业之时,但是,你若没有封侯拜将之心……”
  说着,李岳淡然一笑,“同样是大江之鲤,都有成龙之质,有的心有成龙之念,拼命去跃那龙门,有的却贪念江中之悠闲,最终成了渔人网中之物,又或者江底的一堆枯骨。”
  “少爷,”
  李岳话音刚落,红袖已经捧着银锭回来了,“银子取来了。”
  “嗯……”
  李岳将手里的那锭银子也放到了红袖手里,“都给这位壮士送过去吧!”
  “是!”
  红袖连忙捧着三个银锭走到了李无殇面前,俏脸紧绷,“少爷好心借你银子,你可不要忘了还啊!”
  “呃……不会!不会……”
  正有些走神的李无殇连忙回过神来,接过了银子,一脸正色,“姑娘请放心,我肯定还!”
  “还!还……”
  詹禄山和猴子、麻杆见银子真地到手了,不禁喜出望外,也连忙满脸堆笑地附和起来,“姑娘请放心,这钱我们肯定会还……对了,你家少爷怎么称呼?到时,我们怎么把钱还给他呢?”
  “哦,”
  闻言,红袖神色一缓,“我家少爷姓李,名岳,字峙渊……”
  “红袖,”
  不待红袖说完,李岳便轻声打断了她,“走了。”
  说完,李岳便转身朝骡车走去了。
  “你们到石碣村一问便知……”
  红袖只得匆匆地给李无殇四人撂下了一句,便小跑着跟了上去。
  “嘿嘿……”
  见李岳三人的骡车慢慢地消失在了巷口,詹禄山突然哂然一笑,“石碣村李岳……我詹禄山活了都快半辈子了,还是第一次碰到这样的大傻子!”
  “还?”
  猴子也是一脸得意的笑,“白得的银子,傻子才还呢!”
  “可是……”
  麻杆却有些迟疑,“他一眼就看出了詹大哥是装的,应该不傻啊!”
  说着,他一望依旧紧紧盯着骡车消失方向的李无殇,“李大哥,他说的……会不会是真的呢?说不定,他真看出了你将来能封侯拜将之相呢,要不然怎会无缘无故地借银子给你?”
  “这话你也信?”
  李无咎这才回过神来,扭头一瞪高瘦青年,满脸的不屑,“大街上摆摊算命的江湖骗子比他说得还好听呢!”
  说着,他掂了掂手里的三锭银子,粲然而笑,“管他娘的,先分钱……”
  只是,他眼中一直萦绕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神色。
  “少爷,”
  与此同时,阿虎赶着骡车缓缓地钻进了罗锅巷,却再也忍不住心中了,“那人真能封侯拜将吗?”
  闻言,红袖也连忙扭头望向了坐在她身旁的李岳,显然,她也很是好奇。
  “嗯……”
  李岳稍一沉吟,旋即呵呵一笑,“我不是说过了吗?他确实有封侯拜将之相,至于,最后能不能真封候拜将,那还得看他是不是有封侯拜将之心!”
  他当然没有学过相人之术,刚刚那不过是一时兴起,花三十两银子在李无殇的心底埋下了一颗种子。
  李岳相信,只要那颗种子在李无咎心底生了根,迟早有一天会发芽,到了那时,李无咎就会忍不住想要去沙场上搏一搏。
  至于,李无咎最终会战死沙场,还是拜将封侯……李岳根本就不在乎。
  对于李岳来说,这就他是对李无咎的报复,一种有钱人式的报复,和颜悦色却暗藏凶险。
  至于那三十两银子,三十两而已,如今的他也是有钱人了,自然花得起!
  “少爷,”
  阿虎却当了真,连忙一回头,有些期待地望向了李岳,“你帮我也看看,看看我有没有那个……封侯拜将之相?”
  说完,阿虎又有些期待地补了一句,“我有封侯拜将的心呢!”
  “呃……”
  李岳一怔,旋即哈哈一笑,“阿虎啊,你就乖乖给少爷当车夫吧,终有一天,你会比那些封侯拜将的人还威风呢!”
  “呃……”
  阿虎神色一滞,悻悻地回过头去,不再言语。
  “咋了?”
  见状,红袖美目一瞪,“给少爷当车夫委屈你了?”
  “不委屈!不委屈……”
  阿虎连忙回头讪讪地陪了个笑脸,“给少爷当车夫挺好的……”
  “好了!”
  李岳笑着摆了摆手,“先去吃饭,吃完早些回家……”
  既然找到了赚钱的门路,那就赶快付诸行动吧!
  很快,骡车便驶入了罗锅巷,阿虎推荐的瓦罐鸡果然酥烂醇香,十分不错,但李岳吃得并不尽兴。
  于他来说,任何菜,只要少了辣椒便是缺了灵魂!
  回到家日已西斜,李岳将进城买的东西全部分给了忠叔、吴婶、红袖和阿虎,便一头扎进了书房,直忙到二更天才出来,就连晚饭都是红袖给他送到书房里吃的。
  上学时,他的数理化都学得极好,但是,为了毕业能找一份好工作,他还是选择了计算机专业,后来顺理成章地当了程序员。
  不过,他最近正准备写一本架空历史类的小说《化工天子》,为此,重温了以前学过的化学知识,又恶补了许多化工方面的资料,虽然还没动笔便到了这里,但那些东西依旧能派上用场啊!
  出了书房,李岳本想去新卧室,但看到西厢房的灯还亮着,又折转过去了。
  不出意料,红袖又躺在西厢房的床上睡着了。
  静静地看着床上睡态酣然的红袖,李岳眼神渐渐温柔起来,心底涌起了一股暖流——这样就好,余生的每个夜里都能静静看着她酣睡的样子就好!
  良久,李岳小心翼翼地替红袖掖了掖被角,慢慢转身,轻手轻脚地走到桌边吹灭了油灯,摸出了西厢。
  弯月如钩,夜凉如水,李岳出了西厢静静地站在院子里,望着夜空中的如钩弯月,不觉得凉,只觉得有些伤感。
  爸、妈……儿子现在过得很好,有房有田还有个如花似玉的婢女。
  你们呢?
  你们是否也如儿子一样,重生在了一个富足的家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