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顶天立地小丈夫 > 第三章旁敲侧击

第三章旁敲侧击


  李岳没有听到背后那两个汉子的议论,匆匆地沿着青石板路向村中去了。
  青石板路两侧,房屋鳞次栉比、错落有致,但,大多都是稍显简陋破败的土坯房,有好些房屋的屋顶都还盖着稻草。
  “秀才公,没伤着吧?”
  李岳沿着青石板路一路前行,遇到的人都热情地和他打招着呼。
  “秀才公真是有福之人,老天爷都保佑呢!”
  “秀才公,快回家换身干衣服,千万莫冻坏了身子!”
  “秀才公……”
  这些人大多是衣衫褴褛的汉子,偶尔也有满脸沧桑的老人和黑瘦的半大小子,无论是谁,那脸上的笑容都质朴而亲切,那问候都透着浓浓的关切。
  无论是谁向李岳打招呼,他都会笑容热情地回应。
  一路走来,身上虽冷,但他的心却已经热乎乎的了!
  这才是人间该有的有样子,这才是他向往的家园!
  于他来说,家园不需要美轮美奂的高楼大厦,不需要熙熙攘攘的喧嚣繁华,只要一出门便能看到亲切的笑脸、便能听到关切的问候就足够了!
  紧紧地跟在他身后的红袖也是春风满面,一双秀美的眸子早已笑得弯成了月牙儿。
  公子变了!
  变得比以前那个满身傲气的秀才公更可爱了。
  “少爷,”
  李岳刚走到一颗大槐树下,一个满身泥浆、精神矍铄的精瘦老者便一声悲呼,迎面冲了过来,一把抓住了李岳的胳膊,老泪纵横,“你可吓死老奴了,吓死老奴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老奴如有何颜面去见老爷和夫人啊!”
  “呃……”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李岳浑身不自在,可他又不知该如何称呼这老者,一时间不禁有些手足无措,“那个……让你担心了……”
  “忠叔,”
  见到李岳突然变得尴尬起来,跟在他身后的红袖也连忙劝慰起了那老人,“少爷刚刚掉进湖里去了,先让他回家换身衣服……木炭买回来了吗?快回家让阿虎把火盆烧旺。”
  “对对对!”
  闻言,忠叔连忙松开了李岳的胳膊,抬起袖子一抹老泪,转身便走,“老奴这就回去生火……”
  呼……
  望着忠叔匆匆远去的背影,李岳暗自松了口气,连忙跟了上去,这一耽搁,他越发地觉得冷了,着实想快些回家换身衣服,坐到火炉旁去。
  “少爷,”
  见李岳脚步匆匆,红袖快步跟了上来,“路滑,你走慢点走,马上就到家……”
  红袖话音未落,一座青砖墨瓦的高墙大院就出现在了李岳眼前,走在前面的忠叔匆匆地走进的大门,大门外的台阶前还停着辆牛车,一个身材敦实的汉子正从牛车上扛着鼓鼓囊囊的麻布口袋,想来就是刚买的木炭了。
  那汉子刚把麻袋放在肩上,就见浑身湿漉漉的李岳快步走了过来,黝黑的大脸上闪过了一丝讶色,随即冲李默憨憨一笑,便扛着麻袋走上台阶往院子里去了。
  这人应该不是阿虎。
  李默初来乍到,第一件事自然是认人。
  从红袖的口中,他已经认识了二叔公、忠叔,还听说了朱老二两兄弟和阿虎,想来朱老二两兄弟是李家的佃户,而阿虎和忠叔都是李家的家奴,这些人都要认准才行。
  “窦老黑还真厚道呢!”
  看到那敦实的汉子扛着木炭进了院子,跟在李岳身旁的红袖忍不住夸了一句,“其他赶车的人才不会帮着扛木炭呢!只有他不嫌木炭黑……”
  窦老黑?不嫌木炭黑?
  李岳一愣,也忍不住悄然而笑。
  “少爷!”
  说话间,李岳和红袖便走上了台阶,走进了院子,迎面一个满脸污渍的高大少年快步而来,满脸憨笑,“我就说你有老爷保佑肯定出不了事,忠叔还不信呢,这不好端端地回来了……”
  “阿虎!”
  不待李岳开口,一旁的红袖连忙秀目一瞪,打断了阿虎,“快去搬你的木炭,别耽搁少爷更衣!”
  阿虎脖子一缩,连忙住了口,冲李岳和红袖讪讪一笑,绕过他们径直往门口去了。
  “少爷,你别生气。”
  红袖却连忙冲李岳陪着笑脸,“阿虎就是个没心胸的浑人……”
  “没事,”
  李岳倒没觉得阿虎这话有什么不妥,只得呵呵一笑,“快进屋吧,我着实冻得不行了。”
  “对,先换衣服!”
  红袖明显松了口气,快步到前面带路去了。
  李默暗自松了口气,连忙跟上。
  这是一座三进的大宅子,每一进都是一重院落,若没有红袖带路,他根本就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红袖带着李岳径直来到了内院一间卧室里,麻利地找出了一顶四方平顶的黑色帽子、一件青色棉布长袍和一双黑色布鞋。
  “少爷,”
  找来鞋帽衣衫,红袖却没有立刻离开,而是将鞋帽衣衫往床上一放,红着脸凑到了李岳跟前,伸出小手就要去解李岳的衣襟,“我先把衣服给你换上……”
  小姑娘虽然年纪尚小,但身形纤细高挑,又是一个实打实的美人坯子,此时俏脸微红的羞赧模样恰似一朵含苞待放的小荷。
  “呃……”
  见到红袖羞赧的模样,李岳也觉脸皮一热,慌忙避让开去,“那个……红袖,你先出去一下,我自己来就好了。”
  “呃……”
  红袖顿时小手一僵,俏脸通红,好似鼓起了莫大的勇气才憋出了一句,“少爷……让红袖来吧。红袖已经十五岁了……”
  十五岁了?
  李岳一愣,旋即反应了过来——古代女子十有五年而笄,代表已经成年,可以出嫁了。
  可是,就算你十五岁了,也不能扒我的衣服啊!
  “红袖,”
  李默连忙劝阻,“你的衣服也湿了,快去换一身……你如果冻病了,不但自己要吃苦头,还得少爷花银子替你请大夫呢!”
  “哦,”
  红袖这才收回了小手,转身朝门口去了,“那行,我换了衣服就去给少爷熬姜汤……”
  说着,红袖快步出了门。
  呼……
  红袖这丫头看上去柔柔弱弱的,还挺大胆呢!
  看着房门被合上,李岳暗自松了口气,匆匆地换了衣服鞋子,稍一犹豫,没有戴那顶帽子。
  这种帽子应该叫做“四方平定巾”,之所以做成四方平顶的样式,取的便是“四方平定”之寓意。
  大煌王朝对士农工商各阶层的服饰有着严格的规定,而这四方平定巾正是“总非士林莫敢服”。
  李岳没有戴,因为头发还没干。
  取了条干毛巾将湿漉漉的头发擦了擦,李岳便对着桌上的铜镜整理了一下头发,便打量起了镜子中的自己。
  铜镜里倒映出了一张清秀的脸庞,但那色泽却十分地苍白……
  李岳又退后了几步,便看到镜中隐约倒映出了一个颀长的身影,却单薄得好似一根竹竿……
  李岳看得直摇头。
  以前那李峙渊肯定是个书呆子,一点儿也不知道锻炼身体的重要性,竟把好好的一副身体糟践成了这般孱弱的模样。
  “少爷,”
  正在这时,紧闭的房门外突然响起了忠叔的声音,“火盆已经烧旺了,老奴这就给你端进去,你再上床捂一阵,捂出汗来,就能觉得舒泰些了!”
  ”忠叔,”
  闻言,李岳连忙一转身,快步朝门口去了,“把火盆放到客厅去,我想到那边坐坐……”
  泡了一阵水,又吹了一路风,李岳自然恨不得蒙头便睡,可是,连此刻身在何时何地都还没搞清楚,怎么睡得着?
  说话间,李岳已经走到了房门前,“吱呀”一声拉开了紧闭的房门,冲门外端着火盆神、色犹豫的忠叔微微一笑,“我有些事情想和你说说……”
  客厅很大,正中悬着一块匾额——耕读传家,匾额下一张红木茶桌,两张太师椅,四四方方的八仙桌摆在客厅中央,火盆便挨着八仙桌放了,李岳在挨着桌子的板凳上坐了,又拉过一条板凳让忠叔也坐了下来。
  “忠叔……”
  李岳静静地望着忠叔,沉吟良久,神色慢慢变得肃然起来,“你在我家的时日不短了吧?”
  他本是理工科出身,毕业之后便去了一家不大的软件外包公司,成天与程序代码打交道,于人情世故并不通晓,回了小镇之后也深居简出,很少与人打交道,好在当了写手,多少也琢磨过一些人心人性,此刻,他想从忠叔口中探听些有用的东西,却不知该怎样开口,犹豫良久,也只能把往日琢磨的东西拿出来试一试了。
  “嗯……”
  果然,见李岳神色肃然,忠叔立马也是神色一肃,“老奴七岁时,老家遭了灾,和母亲逃荒到了义阳府,幸得太老爷收留才活了下来,自幼便侍奉老爷,至今已经四十有五年……”
  说着,忠叔突然神色一黯,“少爷,可是老奴……有哪里做得不妥?”
  “忠叔不要误会。”
  李岳连忙神色一缓,一副感慨颇深的模样,“今日险死还生,方觉往日种种或许多有不是之处,所谓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有些事情,峙渊看得并不是很清楚,还望忠叔将你的看法如实相告,以助峙渊痛改往日之非……”
  说着,李岳已是一脸诚挚之色,“忠叔,依你之见,峙渊与父亲和祖父相比,有哪些需要改正之处?”
  说罢,李岳静静地望着忠叔,一副虚心受教的模样。
  “呃……”
  忠叔满脸为难之色,沉吟着,“太老爷克勤克俭,但待人却极为仁厚……老爷同样勤俭持家,却为人仗义,村中人家少有未曾受过他恩惠的……少爷……少爷自幼聪慧,刚及束发之年便考取了功名,老爷若是泉下有知,定会……”
  忠叔显然不敢真给李岳提意见,小心翼翼地替他找着优点。
  “忠叔,”
  李岳微微一笑打断了忠叔,“我明白了,我往日确实有很多地方做得不如父亲和祖父啊!”
  忠叔夸李峙渊爷爷“待人仁厚”,夸李峙渊父亲“为人仗义”,到了李峙渊这里却变成了“自幼聪慧”,再结合红袖那番话,李岳如何还听不明白——这李峙渊大概也就剩下聪慧这个优点了!
  “少爷……”
  闻言,忠叔却是神色一紧,显然,他根本不能确定李岳这话有几分真情几分假意。
  “忠叔,”
  李岳却话锋一转打断了忠叔,“我家田产几何?”
  “呃……”
  忠叔连忙神色一肃,“上等水田三百亩,中等水田五百亩,下等水田五百亩,旱地林地六百亩……”
  这么多?
  忠叔认真地答着,李岳却听得暗暗心惊。
  他听红袖说家中有些田产,却没想到能有将近两千亩……两千亩啊!
  “少爷,”
  忠叔不知李岳为何有此一问,说罢又小心翼翼地补充着,“租子是太老爷在时便定下的,老爷接管家业后不曾更改过,你当日也答应了老爷……不会加租!”
  很显然,他怕李岳加租!
  “不!”
  李岳已经稳下了心神,闻言笑着摇了摇头,“我要减租!”
  “减……减租?”
  忠叔一怔,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相信,“少爷,你要减租?”
  “对!”
  李岳粲然一笑,“情义才是无价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