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顶天立地小丈夫 > 第一章终于清静了

第一章终于清静了


  “哒哒哒哒……”
  窗外暮色已沉,房间里灯火未明,李岳端坐在荧光昏暗是电脑前,白皙的手指在键盘上灵巧地跳动着,任由被叼在嘴里的香烟自由地燃烧着,缭绕的烟雾阻隔了电脑屏幕散发出的微弱荧光,模糊了他那张瘦削的脸庞。
  作为一个从业已经三年有余的扑街写手,他少有这样文思如泉涌的状态,所以,跳动的手指不敢有丝毫的停顿。
  “唔……”
  突然,放在键盘左侧的手机原本漆黑的屏幕亮了起来,稍一震动便归于平静。
  来的不是电话,而是短信。
  “哒哒哒哒……”
  李岳始终紧盯着电脑屏幕,在键盘上灵巧跳动着的手指没有丝毫的停顿。
  刚过而立之年便失了业,逃离大都市躲回了家乡小镇,还在联络的朋友已经屈指可数,所以,无论来的是电话还是短信,于他来说都不是很重要了。
  重要的是,这本书绝对不能再扑街,要不然,他就真地只能吃土了。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
  曾经的他也也是品学兼优的寒门学子,有着绚烂的梦想,也有着满腔热血和抱负,也曾十年寒窗,也曾意气风发……
  只是,在被现实一次又一次地锤倒在奋斗的途中之后,那梦乡早已破碎,那热血早已冰冷,那抱负早已烟消云散。
  三年前,他放弃了那座大都市里的一切,心灰意冷地躲回了这个川北小镇。
  这繁华盛世看似很美好,可是,它的美好却只属于那一小撮人,而苦难却要那些并未拥有过这美好的人来承受。
  而更让人憋屈的是:你明知这样是不对的,却无力反抗。
  因为,你一旦反抗,便会有许多人抡起无形的锤头狠狠地砸向你,更可悲的是,在那些朝你抡起锤头的人中,有很大一部分人的处境其实和你的处境别无二致。
  这世界本就是这个样子,就算再看不惯,又能如何呢?
  李岳早已放弃反抗,也不打算再反抗,如今,他只想守着父母留下来的这套小房子,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静静地老去。
  他能拥有的已经不多,他喜欢做的事自然也就不多了,每天练练拳、看看书、码码字、喝喝酒……倒也自得其乐。
  练拳是为了强身,看书是为了码字,喝酒是为了浇愁,码字则是为了给自己编织一场美丽的梦或者借机发发自己那满肚子不合时宜。
  拳天天练,但效果并不显著,酒天天喝,但偶尔还是会愁,书看得很杂却依旧讲不好故事,至于那些随心任性码出来的文字嘛,自然也没什么读者,大多写到十来万字便没了写下去的兴致,唯一一本写完了的也被“净”了!
  “呼……”
  终于,跳动的手指陡地停了下来,李岳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取下嘴里已经燃尽的烟头按进了键盘旁右侧已经堆满了烟头的烟灰缸,又摸出了烟盒里仅存的一只香烟叼在了嘴上,点燃狠狠地吸了一口,惬意地吐出了一串烟圈,这才移动鼠标,发布了刚写好的章节。
  十九万字了,过几天应该就能上架了……上架了才有收入啊!
  “唔……”
  刚发布完新章节,手机屏幕却再次亮起,又是一条短信。
  李岳没有急着去看手机,而是打开新闻网页浏览了起来,但几乎都是些坏消息:洪灾依旧在国内肆虐,疫情依旧在国外蔓延,偶尔还有几条关于凶杀案的新闻……庚子年,向来都是多灾多难的年头。
  随后,看到一条城管打人反被刺伤的新闻,李岳点开评论框,输入了两个字——痛快!
  虽然穷困潦倒,虽然并无多少文采,但他终究还能算半个文化人,多少都有些文化人的迂腐劲儿,面对这种仗势欺人的事儿总有种不吐不快的冲动。
  其实,早在读大学时,同宿舍的哥们儿就常调侃他是个愤青了,如今,他觉得自己应该已经是个资深的喷子了,见事不平喷之,见事不公喷之,见事不义喷之,见事不惯亦喷之!
  “唔……”
  又浏览到一条关于肇事逃逸对簿公堂的新闻,李岳刚点开评论框,手机再次震动了起来,又来了一条短信。
  李默有些疑惑地拿起手机看了一眼,原本疑惑的神色顿时就变得复杂了起来……
  发来短信的号码备注名是“卢月”,一个李岳早想删掉却又舍不得删去的号码,一个备注名由“卢月”变为“宝贝”最终又变成了“卢月”的号码。
  卢月,一个曾经爱过他也伤过她的女人,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李岳为了她拼尽了全力,奈何,那样的女人终究不属于他这样一个出身寒微的草根青年。
  初遇她时,他已经工作了九年,还清了父母遗留下的三十多万债务,买了一辆十多万的小车,正在攒买房子的首付,但是为了追她,一向节俭的他半年花了十多万。
  哪怕他拼死品活一个月也能挣到将近两万块,但是仅凭这点工资,就算不吃不喝一整年,在那座大都市里也只能买个厕所,更何况,还得在她身上花不少钱。
  那时的他早已认识到了这一点,却没有气馁,依旧在咬牙忍受着那如社畜一般地拼命,因为,他真地很想有一个家,一个有房子有他有卢月的家。
  如果不是那夜偶然看到卢月和老板的儿子搂搂抱抱地进了明珠大厦,如今的他很可能依旧在咬牙忍受着那样的生活。
  但是,他看见了。
  所以,第二天他分了手、离了职,就似一条受伤的野狗独自躲到了角落里悄悄地舔舐着伤口。
  李岳不怕吃苦,但是,人活着总要有个盼头吧!
  父母早已不在了,亲朋也已疏远,想要的富足生活遥遥无期,这个让他第一眼见到便怦然心动的女孩就成了他的盼头,如今,这个盼头也没了……
  那段时间,他心灰意懒,一个人躲在出租屋里,什么也不想做。
  就这么颓废了三个月,当他重新振作起来,准备再找一份新的工作时,却发现自己已然陷入四处碰壁的窘境了。
  为了从这个时代收获一份美好,他拼死拼活地干了十年,但只因颓废了三个月便被这个时代抛弃了。
  这个看似美好的时代,就是这么残酷无情!
  无数人默默地奉献了自己的青春,这才成就了它的繁荣与辉煌,而它却不会为任何人停留,不会对任何人心慈手软!
  那段时间,李岳焦虑过、悲愤过……最终却释然了。
  能来这人间走一趟不容易啊,何必活得这么累呢?
  人,绝对不是为了吃苦才来到这人间的!
  在那个寒风凌冽的冬天,他放下那座大都市里的一切,放下了所有的梦想,孑然一身回到了这座川北小镇。
  父母已经不在了,亲朋早已生疏,唯有一套三居室的房子还可以栖身,但他没有感觉到凄凉,反倒觉得前所未有的轻松。
  晨练、读书、码字、逢年过节还可以去父母墓前祭拜一番……这样的生活他觉得很安宁祥和!
  直到此刻,直到那个叫卢月的女人突然又发来了这三条短信,他再次感觉到了一种难以压抑的苦涩如潮水般自心底泛起,搅乱了他那宁静祥和的心海。
  爱上她只用了一眼,但,三年都过去了,却依旧不能将她忘掉……
  还真是失败呢!
  苦涩的笑意慢慢在瘦削的脸庞上蔓延开来,李岳就这么怔怔地望着手机屏幕,望着在屏幕上无声地跳动着的三条短信。
  良久,他强自一振精神,伸出纤长白皙的手指直接点开了收信箱,按下了“选择”按钮、又按下了“全选”按钮,稍一犹豫,还是轻轻地按下了“删除”按钮。
  错过了,就是错过了!
  就好像那个意外被摔碎了的玻璃杯,不管有多喜欢,摔碎了就是摔碎了,怎么也不可能再让它复原。
  删完短信,又删掉了卢月的号码,李岳默默地站起身来,走出了书房,穿过了光线昏暗的客厅,最终走进了厨房,开了灯,打开了冰箱……
  生活是拿来享受的,越是艰难的时刻,李岳越坚信这点。
  而享受生活最好的方式,就是精心为自己准备一顿美味的菜肴,再配上一壶老酒。
  很快,两菜一汤一壶酒便摆上了餐桌。
  菜都是家常菜:双椒小炒肉、炝炒土豆丝、西红柿蛋汤,胜在是自己亲手所做,更合自己的口味。
  酒是镇上旱拱桥旁梁氏酒坊自酿的高粱酒,胜在纯粮酿造,不辣嗓子、不上头。
  深夜独酌向来都是李岳的一大乐事,只是,今夜这酒怎会如此容易就上了头呢?
  菜还没怎么动,酒已连干了三碗,李岳只觉脑袋已经有些昏沉,心底那涌动的苦涩味道尽数化作了悲凉,便又抓起酒壶往碗里倒了起来,色泽金黄的酒液“哗哗……”地倾入雪白的陶碗中,酒花泛起,密集而均匀!
  “好酒!好酒啊……”
  放下硕大的土陶酒壶,望着碗中密集而均匀的酒花,李岳醉眼朦胧地笑了,但泪珠却已悄然溢出了眼眶。
  “咕噜……咕噜……”
  或许是没有察觉溢出眼眶的泪珠,又或许是根本不想理会那溢出眼眶的泪珠,李岳又端起了酒碗,一仰脖子,大口大口地灌了起来。
  今夜,他只想一醉,一醉能解千愁!
  “咳咳……咳咳……”
  或许是喝得太急被呛到了,他突然放下空空如也的酒碗,剧烈地咳嗽了起来,咳得弓下了身子,滑下了椅子,最终“噗通”一声摔在了冰冷坚硬的地板上,慢慢地止住了咳嗽声,但是眩晕感却如潮水般袭来,一波紧接着一波。
  “吵吵吵……你个碎嘴的婆娘,这日子还要不要过不过了?”
  “不过就不过了,这日子没法过了!”
  隔壁的夫妇不知何时又吵了起来,随即又是一阵摔碗掀桌的响动。
  “呜呜……呜呜……妈妈,别打了!你别打了啊……”
  楼上的熊孩子不知又闯了什么祸,好像被他那泼辣的老娘揍得不轻。
  “唔……”
  楼下好像有大卡车经过,跑长途的司机依旧在为生活而奔波。
  “嘟……嘟……”
  不知是谁又开着小车在楼下呼朋引伴了,汽车鸣笛声中隐约透着些许亢奋、些许急不可耐。
  ……
  这人间,真他娘的吵!
  四周的嘲杂声不断撩拨着他那脆弱的神经,让他的脑袋越来越混乱,只觉焦躁得快要抓狂。
  他想爬起来继续喝,却发现四肢酸软,已经动弹不得。
  他想放声大吼,张了张嘴,却已发不出声音。
  于是,他放弃了挣扎,静静地躺在那里任眩晕感慢慢将自己吞没,一抹笑意慢慢地在他那瘦削苍白的脸庞上绽放开来,隐约有些苦涩,好像又透着一丝解脱的轻松。
  这人间本就这样啊!
  人潮熙熙皆为利来,人潮攘攘皆为利往,不吵不闹的人注定只会在角落里默默地死去……
  眩晕感越来越强烈,最终化作了海啸般的狂潮,将他完全吞没。
  也好!
  也好……
  终于清静了!
  李岳静静地闭上了眼睛,那抹解脱的笑意慢慢凝固在了他那张惨白的脸庞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