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打你只要三分力 > 第五十八章血色之瞳

第五十八章血色之瞳


  “好呀!你先给我磕三个响头,我立刻将阵法传授给你。”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等阵法破了,我有的是办法让你开口。”
  阵法震动的频率越来越大,傅沫知道不能再拖了,必须赶紧走,“两位临走前还有最后一个礼物送给你们,希望你们喜欢。”
  “坤之变,移形!”
  “休想走。”眼看傅沫要跑,木锡人立刻指挥魔鬼螳螂出击,可惜还是晚了一步,没能留住傅沫。
  周围景色变换,傅沫通过阵法之力将自己挪移到阵法的边缘位置,走出阵法后傅沫直接将整座不归天引爆,算是榨干了不归天的最后一点用处,多少会对木锡人造成一些阻碍。
  巨大的轰鸣声震耳欲聋,木屑砂石漫天飞舞,犹如沙尘风暴过境一片狼藉。
  待尘埃落定,魔鬼螳螂早已没了踪影,被风暴撕的粉碎,而木锡人此时的样貌恐怖异常,浑身长满了灰色绒毛,额头上数对漆黑的眼睛闪着幽光,八只巨大的触脚在后背伸出,完全变成了一只人形蜘蛛。
  蛊修身体脆弱,为了抵挡阵法爆炸引发的沙尘风暴,木锡人不得不召唤自己的本命蛊,灾厄之源!
  和张行的本命蛊不同,木锡人同本命蛊灾厄之源属于共生关系,也就是说一人一蛊共用一个身体。
  这样做最大的好处就是解决了蛊修身体脆弱的缺点,让蛊修拥有本命蛊所有的能力。
  陆锦行被木锡人护在身下,得以幸免于难,此时眼神呆滞,还没有从木锡人恐怖的形象中回过神。
  木锡人对此早已习以为常,“别乱跑,我去把那小子抓回来。”木锡人不会御空,但灾厄之源却可以踏空而行,八只触脚踩着虚空,追击而去,速度迅捷无比。
  ——
  青屏山一处断谷中,原本风景秀美的断谷一片狼藉,大地千疮百孔碎石遍地。
  刀奴傲立虚空,冷冽的面庞杀意沸腾,身上数道伤口流出大量鲜血,犹未所觉,握刀的手依旧很稳。
  和刀奴对峙的两位老者正是陆家大宗师陆钦人和范家大宗师范显宗,此时原本仙风道骨的两位老者可谓凄惨至极。
  陆钦人从眉心到腹部有一道笔直的伤口,要不是身为大宗师,骨骼已经淬炼但极致,这一刀足以将他的身体劈成两半。
  范显宗更惨,左臂被齐肩斩断,之后的刀势更是撕开他的胸口,已经伤及内脏,气息极度萎靡,如果刀势再进三分,他的内脏就会被搅碎,即便大罗神仙来了也救不了他。
  “这是哪里来的小子,实力竟然如此强横!”范显宗面露惊惧之色。
  “他会刀圣祝一帆的刀法,难道是刀圣传人?”陆钦人猜测道。
  “不!”范显宗摇头否认了这一说法,“刀圣传人我曾有幸见过一面,不是他。”
  陆钦人叹了口气,“不论是不是刀圣传人,此子实力恐怖,得罪了他恐怕你我两家今后的日子不会好过。”
  “先离开这里再说,再打下去你我今日恐怕都要陨落于此,还是回去早做打算为好,如无办法只能去请刀圣出面。”
  “唉!眼下只能如此了。”
  两位老者警惕着刀奴,小心翼翼的拉开彼此的距离,随后御空而去。
  刀奴并没有阻拦二人,现在他最关心的是少主的安危。
  刀奴刚要动身,又有一道人影奔袭而来,刀奴心情正是急躁之时,想都没想反手就是一刀劈出。
  当!
  来人轻松化解了刀奴的攻势,刀奴心中一惊,待看清来人面容,惊喜万分,“剑奴是你,太好了,少主有危险,快陪我一起去救少主。”
  谁知剑奴不为所动,并且拦住了刀奴去路,“不能去。”
  “你疯了!快让开我要去救少主。”
  “这是主上的意思。”
  剑奴的话让刀奴一时无法接受,“不可能,主上怎么会下达这样的命令。”
  剑奴理解刀奴此刻的心情,幽幽叹了口气,道:“少主的情况你我都清楚,必须要尽快解决,可少主一直在逃避,无法下定决心,所以这次主上替他做了选择。”
  “可是这次很危险,少主有可能丢了性命。”
  “即是危险也是机遇,永坠地狱还是破茧成蝶就看少主的造化了,他既身为少主,就必须承担自己的责任。”
  “让开,我不出手,但至少要保住少主的性命。”刀奴一直跟随傅沫,他对傅沫的感情不是剑奴可比,他没办法做到傅沫有危险而无动于衷,即便违抗主上的命令。
  “你不能去,你会忍不住出手,这也是主上派我来的目的。”剑奴寸步不让。
  “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刀身微动刀奴已经准备出手。
  “你打不过我的,更何况现在有伤在身。”
  “少瞧不起人。”刀奴悍然出手,一刀化二气,二气化千斩,暴雨般的攻势将虚空割的粉碎。
  剑奴嘴上说的轻松,但真正面对刀奴也不敢大意,手中剑第一时间出鞘,迎接漫天刀雨。
  剑奴的剑似乎蕴含料敌先机之意,总能提前预知刀奴进攻的路线,刀雨无一例外全部被拦截在周身三米之外。
  久攻不下刀奴怒急,抽刀断雨,巨大的刀光连天幕都被斩碎。
  面对这恐怖如斯的刀光,剑奴却摇摇头,“你心乱了,如何能胜我?”
  搅碎刀光,剑奴扶摇直上,一掌拍在刀奴胸口。
  砰!
  刀奴砸在一座山峰之上,碎石滚滚掉落。
  刀奴挣扎着在碎石中站起,满含恨意道:“如果少主出事,我必杀你!”
  “喂!有没有搞错,我只是奉命行事,你为什么不去找主上的麻烦?”剑奴觉得很委屈,你这分明是挑软柿子捏。
  “少废话,杀了你之后我自会去找主上谈个说法。”刀奴咳出一口血,悲愤道:“来吧!打倒我,打的我爬不起来,否则你拦不住我。”
  “还是一样的牛脾气,我和你不同,我相信少主,少主终会浴火重生,你我不是一直再等这一天吗?”
  ——
  “看你还往哪里跑?”木锡人快速在虚空奔走,很快就追上了在丛林中逃跑的傅沫,嘴巴一张便吐出一口毒液。
  毒液漆黑如墨,沿途的空气都被腐蚀,冒出黑色的雾气。
  傅沫暗骂一句,他万万没想到木锡人还隐藏着这样的手段,原本还打算跑远点,再布置一个阵法,可木锡人吃过一次亏后,根本不给他这个时间,“没办法,只能要拼命了。”
  傅沫气势猛然拔高一节,眼中红光闪烁,眼白很快就被猩红的颜色代替,随后黑瞳也没能幸免,一双眼睛完全变成血色之瞳,诡异而又邪魅。
  “吼!”
  傅沫发出一声犹如野兽般的吼叫,巨大的音波将毒液冲散,瞬间扭身躲过紧随其后的两对刀锋般的触脚。
  见傅沫双目血红木锡人愣了一下,搞不明白傅沫现在到底是什么状态,好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全身散发着暴戾的情绪。
  这一愣正好被傅沫有机可乘,一拳将木锡人打飞。
  木锡人在空中连续翻滚数圈,八只触脚连续踏空卸力,总算稳住身形,这一拳将他半边脸的骨头都打碎了。
  “好大的力道,他的实力怎么会变得这么强!”木锡人内心惊惧无比,“这家伙手段太多,还是先试探一下比较好。”
  木锡人被傅沫层出不穷的手段整怕了,不敢轻举妄动,他要先搞清楚傅沫现在到底是什么状态,张口便向傅沫射出无数道毒液。
  傅沫现在的状态很诡异,没有一丝理智,所有行动全靠本能,这个状态下的傅沫对敌意处于绝对敏感,只要有人对他生出敌意,便会激起本能的反击,将危险彻底灭除。
  傅沫血色之瞳看向踏在虚空的木锡人,这个人对他的敌意异常强烈。
  “杀!”
  傅沫一拳挥出,巨大的能量宣泄而出,将毒液冲散,身体连续闪动快速接近木锡人。
  “御空?怎么可能!”傅沫此时的表现比使用阵法更让木锡人震惊,明明不是宗师,为何会御空?他是如何办到的?
  傅沫体内充满暴戾之气,木锡人感觉不出傅沫此时实力到底多强,但他释放出来的气势远远没达到宗师级别,“这小子身上秘密太多,先抓起来慢慢逼问。”
  木锡人再次张口吐出一团蛛网,蛛网扩散,傅沫此时距离木锡人很近,再想躲开已经来不及了,被蛛网缠的严严实实。
  蛛网韧性十足,傅沫拼命挣扎,蛛网反而越来越紧,陷入如此险境傅沫依旧面无表情,好像所有的情绪都离他远去。
  木锡人嘿嘿冷笑,“先把你的手脚砍断,纵有天大的本事你也用不出来。”说完木锡人抬起两只触脚,就要将傅沫双臂斩断。
  巨大的危机袭来,再次激发了傅沫本能的反击,一道炫丽的紫光闪烁,原本坚韧无比的蛛网好似豆腐一般,轻而易举被割裂。
  木锡人得意的笑容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惊恐,两只触脚在关节处齐齐滑落,切口处光滑平整。。
  灾厄之源的触脚拥有可再生属性,但这次伤口处回馈的信息却是永久性损伤,两只触脚无法再复原。
  “这是……圣兵!不,不可能,你怎么会有圣兵?非圣人之躯,你怎么能使用圣兵?”木锡人已经有些语无伦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