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大明王冠 > 第四百二十六章 釜底抽薪

第四百二十六章 釜底抽薪

    乌尔莎讶然,“那以后怎么办?”
  
      娑秋娜许是下了好久的决心,沉吟了许久,才抬起头,回首看着乌尔莎,摸了摸她的脸颊,“以后啊,我们好好活着,反正我们都是大明天子砧板上的鱼肉,逃不掉的,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勇敢的趁现在去追求我们的幸福。”
  
      忘记那些恩怨,忘记那些天真的野望。
  
      一如当初告诉黄昏的那般。
  
      在大明这片天下,去寻找自己作为一个女人存在的意义。
  
      结婚生子。
  
      仅此而已。
  
      乌尔莎怔住,呢喃着说了句我们回不去了吧。
  
      娑秋娜笑了。
  
      泪眼朦胧,哪还回得去呢。
  
      以前想过,也许能掌控大明朝臣让大明天子发兵打回西域,然而现实是很残酷的,也曾想过大明天子救自己等人回来,估计也有将来让自己成为他在西域的傀儡之王的意思,可惜如今看来,现实依然还是很残酷的。
  
      大明连漠北都打不下来,谈什么西域。
  
      大明已不是当年的大唐。
  
      也不是大汉。
  
      所以回不去了。
  
      这辈子都回不去了,故乡,成了梦里的词。
  
      乌尔莎忽然转身,猫眼,丢下一句话:“有人来了!”
  
      一瞬之间,乌尔莎消失在树荫下,下一刻,乌尔莎出现在院门前,一柄不知被她藏在何处的匕首架在一个便服年轻男子身上。
  
      那男子吓了个胆战心惊,急声道:“别动手,自己人。”
  
      声音尖锐。
  
      娑秋娜起身,行礼,“您是宫里的人?”
  
      乌尔莎收了匕首。
  
      那男子笑道:“没错,我叫狗儿,你应该从黄昏那里听说过我的名字,今日奉旨着人来调查流言一事,请你配合,等下我们会有人来检查你的身体。”
  
      娑秋娜眉头蹙起,“大明天子的旨意?”
  
      直接查我?
  
      狗儿笑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确实是旨意,所以请你配合,如果你不配合,那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
  
      娑秋娜冷笑,“是么?”
  
      想查我就查我?
  
      一点也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好歹也是西域神女,落难了的神女就不是神女了么。
  
      没好气的道:“滚!”
  
      狗儿大惊失色,“你可想清楚了,这可是旨意,你这是抗旨不尊,就算我等将你格杀勿论,也是律法之内的事情。”
  
      娑秋娜冷笑,“你可以试试看。”
  
      狗儿缓缓后退。
  
      从他身后,涌现出十余位北镇抚司的缇骑,人人皆着绣春刀,狗儿大声道:“西域妖女抗旨不遵,给我全部拿下!”
  
      乌尔莎看向娑秋娜。
  
      娑秋娜阴沉着脸,真没想到,大明天子如此咄咄逼人。
  
      心一横。
  
      咬牙切齿:“杀!”
  
      话音落地,大门骤然被关上,院子里骤起血花,在阳光照射下,凄艳苍凉。
  
      人头滚落。
  
      尸首遍地。
  
      短短的十余个呼吸间,十余个北镇抚司的缇骑全部被斩杀,没有一个活命,从暗处偷袭出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杀掉众多北镇抚司缇骑的西域死士,看向娑秋娜。
  
      娑秋娜沉默了一阵,“不能留在这里了。”
  
      留下来是死。
  
      乌尔莎轻声道:“那个狗儿太监不见了。”
  
      眼睛忽然一亮,“我记得去宫里保护夫人的时候,在大明天子身边,没有见过这个太监,他真的是狗儿太监?”
  
      娑秋娜摇头,“当时人多,你记不起来也很正常。”
  
      转身,“收拾东西,马上出城。”
  
      乌尔莎挥手。
  
      其他西域女子急忙去收拾。
  
      她跟着娑秋娜进房间,帮着收拾东西的同时问道:“我们去哪里,没有路引,我们几乎进不去任何城市,只能在乡野流浪。”
  
      娑秋娜沉默了一阵,“去蜀中。”
  
      这些日子在大明读了很多遍大唐李白的诗,影响颇深的是那句“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大明对蜀中那边的控制力还不是很强。
  
      而且就算在蜀中出了问题,也可以迅速逃离去往西域。
  
      娑秋娜等人匆匆出城。
  
      虽然没有路引,但乌尔莎和娑秋娜等人也非等闲之人,就算是翻墙也能逃出去,何况如今京畿平和,城防并不严密。
  
      ……
  
      ……
  
      傍晚时分,赛哈智匆匆来到黄府,找到正在惬意享受生活的黄昏。
  
      黄昏一见赛哈智这神色,就知道出大事了。
  
      急忙将他请到书房,让许吟在外戒备,压低声音问他,“是调查出陈瑛什么事了吗,很棘手?难道陈瑛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背景?”
  
      只要陈瑛的背后不是朱棣,不是姚广孝,都阻挡不了自己收拾他。
  
      赛哈智摇头,“不是陈瑛的事情,顺便说一句,陈瑛已经知道你在让我调查他准备报复,所以他现在也在准备反击,也在找人调查你。”
  
      黄昏冷笑,“让他查。”
  
      又问道:“那是发生了什么事?”
  
      赛哈智苦笑道:“娑秋娜跑了。”
  
      黄昏一头雾水,“跑了是什么意思?”
  
      赛哈智:“跑了就是跑了的意思。今日下午,娑秋娜不知道发了什么邪,让她麾下的死士把纪纲安插在她院子外监视她的北镇抚司缇骑杀了光精光,然后带着乌尔莎等十一人逃出了应天,我的人禀报我后,我赶紧让人去跟踪,结果跟丢了,你知道的,乌尔莎等人绝非庸手,我派出去的人能活着回来,已经是烧了高香。”
  
      黄昏懵逼,“发生了什么?娑秋娜为什么要逃?”
  
      赛哈智耸肩摊手,“我怎么知道。”
  
      黄昏陷入沉思。
  
      有人搞鬼。
  
      是朱高煦、纪纲,还是朱高燧?
  
      恐怕是有人知道自己和娑秋娜之间是清白的,所以怕查出来,用了手段让娑秋娜产生误会,娑秋娜这一跑,这个流言彻底没办法洗清了,也就意味着,朱棣和朱高煦的面子没地方放。
  
      好一招釜底抽薪!
  
      朱棣会怎么想?
  
      朱棣会想,看来是你黄昏的手笔,知道一查娑秋娜就会真相大白,所以把娑秋娜送出城去,如此查无对证。
  
      但朱棣收拾臣子需要证据?
  
      一句话的事情。
  
      哪怕是姚广孝,只要朱棣想,也是一句话的事情而已,比如等几年朱棣杀谢缙,怎么杀的?
  
      不就当着纪纲说了句“缙犹在乎”。
  
      然后解缙就被纪纲弄到雪地里给冻死球了。
  
      这下棘手了。
  
      必须将娑秋娜找回来,要不然这个锅自己背定了,而且也死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