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尘魔道 > 第四百一十九章:如此败落,擂台起 上

第四百一十九章:如此败落,擂台起 上

来到那黑色空洞面前,只是稍稍凝望,便也见得那只是软剑上出现了星点裂痕且衣袖爆开了去,但身上却是毫发无损的元枯只是笑盈盈的与夜阳对视着。
  
  “进来看看?”
  
  轻声的话语落入到夜阳的耳中,引得夜阳也是一笑。
  
  直是散去自己身后那在他人眼中辛辛苦苦凝聚而成的冰河,在众目睽睽之下,夜阳一头便也扎入到那黑色空洞去。
  
  可怕的引力将夜阳的衣饰撕扯得发出了那劈里啪啦的声音,可那毕竟是特殊材质所炼之衣饰,只是自身防御力便也差不多能够与这黑色空洞相抗衡,因而那就在夜阳才是覆盖上一层薄薄的灵气之后,便也不再有任何的声音发出。
  
  “空金蚕丝?这等材质所制成的衣物,在那云海宗内,恐也只有几位太上长老和宗主才有吧,你究竟是如何的身份,竟也能够得到如此衣饰。”
  
  话语响起,虽是于那黑色空洞之中,在夜阳与元枯二人却如那外面的世界没有任何的区别。
  
  可就如这势头下去,以元枯那谨慎的性子,恐真的会与夜阳聊上许久。
  
  这样的结果是此刻急于将自身的属性灵气都散了,空保留那能够容纳大量灵气丹田以及可怖身体的夜阳所不想要的,直是微微笑起便也将剑举起。
  
  比拟先前,此刻夜阳剑上的那一层冰霜,只是单单看去便也能够让人感受到那非是此前的那一条冰河所能够比拟的。
  
  “打败我,我便告诉于你。”
  
  大致知道元枯在想些什么,因而夜阳倒也是不想再与其废话,只因为夜阳总感觉自己的背后老是有人在盯着他,仿佛其再是多叨叨几句,可能一切都努力都将作废,而他则会被一巴掌拍死。
  
  听见了夜阳的话语,也见到了其那已然是准备好了的武技,就等自己准备的元枯,其实在他心底,还是对于夜阳有所顾忌。
  
  毕竟元枯可是抱着那要杀掉夜阳的心理来到的,可夜阳却是三番五次的有等待自己举动,疑惑在心底里越发放大,但那身体架势却是丝毫不曾有任何的破绽。
  
  “霜绝一剑!”
  
  一剑至,如那将极致寒冬从天地带来一般,直是让元枯如同身临至寒天地,身体上,那即便是有着灵气护罩将身子护住,也还是有着诸多冰霜爬上了发梢,只不过若是有人贴近于元枯细细看去,便也会发现,其实那冰霜并未冻于元枯的身上,而是被那灵气薄膜抵御住了。
  
  剑光无影,原本暗红色的剑,在此刻已是发白,在这黑色空洞之中有些显得有些耀目。
  
  剑身至,人亦至,那手中持剑的夜阳不再嘴角含笑,表情和眼神中也是尽带冷漠,不再是那让元枯感到疑惑不解的笑容。
  
  “来得好!”
  
  话音出,手中三蛇相缠剑也是在同时击出,剑上那雄浑的土色灵气让得三蛇剑上覆盖上了一层厚厚的灰尘质粒。
  
  可夜阳却也还没愚蠢到真的就以为那三蛇剑上的就真的就是灰尘,直是要绕过三蛇剑朝着元枯的身上刺击而去,可那三蛇剑上之三蛇却也不是摆设,直是如同那真蛇一般,只是刹那便也闪绕于那斑白的夜剑之上。
  
  三蛇剑死死地捆住夜剑,寒气在侵蚀着三蛇剑,可怕的剑威在元枯的刻意引导之下往那其他地方喷涌去。
  
  黑色空洞甚至于承受不住那四散喷涌的剑气便也溃散了去,空洞消失,僵持着的夜阳和元枯二人也是再次暴露于人们的眼前,可还不待他们对夜阳二人此刻的状态进行评价,那就于方圆屏障之上所出现的诸多凹陷,便也让许多人都止住了自己的多嘴。
  
  对于此幕的出现,不同于那些修为低下的修士,何胤等人明显较为平静,或者说,在他们的心中,半步太玄的战斗,若是仅限于此,或还仍旧只是试探而已。
  
  也正就如何胤等人所想的那般,夜阳此刻虽是动了些力气,但终是未曾出尽全力,而至于那元枯,也自然是一样。
  
  面色不改,即便那盈泄的剑气便也能够击杀任意玄阴中阶修士,可那极度谨慎的元枯却也还是不曾有任何的想要先动手的想法,即便此刻是与夜阳僵持,可那左手的软剑,其实却也还是有所机会的。
  
  “不出手吗?”
  
  长剑未颤,夜阳让得那寒气和剑气在顷刻爆发,其上所具备的威力也是将那三蛇剑撑了开来,以让得夜剑脱身去。
  
  话语从夜阳的口中无奈传出,对于元枯此人,夜阳是真的无奈。
  
  明明对于自己很是仇恨,可那就是太过太过谨慎小心,小心到让夜阳不知该如何下手,才会逼得他真正出手与自己一斗。
  
  “你不也未曾真正出手吗。”
  
  见夜阳有所松口,元枯也是再将那温笑挂于脸上,而后回应着夜阳。
  
  他们二人战斗到此刻已然是过去了半个多时辰,可除去他们两位唠嗑、对峙之外,那两人真正碰撞的时间,其实才不过一刻钟而已。
  
  “唉~”
  
  微微便是一声叹息自夜阳的口中传出,也于同时,夜阳的面色一凝,双目间虽无杀机出现,却也让得元枯感到脖颈发凉。
  
  “终于要认真了嘛!”
  
  于心底里喃喃着,元枯也是将那三蛇剑凌空浮立,而后快速刺出那剑尖上出现了稍稍裂痕的软剑落入到那三蛇相缠剑的剑柄处。
  
  凄厉的嘶叫声从那三蛇剑上传出,而也几乎就在夜阳将那剑尖朝地之时,元枯的软剑也是没入到那三蛇相缠剑中。
  
  “三蛇绕剑,六齿,一剑尖,元枯的独门融剑术终于出现了!今日说不定能够见到其成名剑技‘三蛇吞天’!”就于元枯那一柄两剑相融之后,变得更为奇怪的剑出现之后,于那方圆屏障之外观战的人群中,有人好似在解释着元枯所施展的术法的门道予谁人听取。
  
  可不管是为了说予谁人听取,毋庸置疑,那就于方圆屏障之内,看着元枯那就在一息之间让气息飙升了数倍的夜阳只是不急不慌地微抬夜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