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顶级品酒游戏 > 第67章痛风套餐

第67章痛风套餐


  陈天英拒绝解释:“我说不行,就是不行。”
  有人粗暴对待严佳,姜枫也听不下去了:“虽然你是副总,但我是酒水顾问,店里上什么酒水,应该由我来定吧?”
  严佳也转向陈品森:“陈少,你现在是经理,你也表个态。能不能上红酒,其实对‘丽晶大酒店’后续的发展很重要。”
  陈品森本不想得罪陈天英,但现在严佳这么说,他只好硬着头皮上了:“是啊,叔叔,虽然你是酒店的副总,可我才是酒店的经理,我说了算。”
  陈天英朝陈品森瞪了一眼,冷冷地笑了笑:“你说了算是吧?行啊,如果你能把我喝趴下,那就你说了算!”
  说着,陈天英就从后厨里,拖出了一整箱青岛纯生,将一打啤酒分成了两堆,然后向后厨喊:“老张,给我把葱爆蛏子和清鲳鳊鱼拿上来。”
  等这两个菜上了之后,陈天英又盯着陈品森:“来吧,咱们先用这6瓶啤酒来漱漱口吧,我怕你喝不惯,还给你准备了些小海鲜。如果你能把我喝倒,丽晶大酒店就是你说了算。”
  “啤酒加小海鲜,痛风套餐?”姜枫忍不住说。
  前两天,他在图书馆读了些酒水和美食搭配方面的书,无意间看到了啤酒和海鲜的搭配是“痛风套餐”啊。因为海鲜中含有丰富的嘌呤,而啤酒中含有的维生素B1,将嘌呤转化为尿酸,会增加尿酸的含量,久而久之,极容易引发痛风问题。
  于是,他提醒陈品森:“最好只喝啤酒,不要吃小海鲜。”
  “就算不吃海鲜,也有生命危险。”陈品森很不爽地说。
  他和私生子哥哥陈品华,之所以不想牵涉丽晶大酒店的事,是因为集团任命的前几位老总,履新之后,不是第一天就被陈天英喝成了胃出血,就是天天烂醉如泥、不省人事,根本就没能获得酒店的掌控权,最后实在受不了就主动辞职了。
  现在,这种命运难道也要降临到自己头上吗?
  陈品森很想打退堂鼓:“非得这么喝吗?”
  严佳在一旁说:“陈少,不就是喝个啤酒吗?喝不死人。你现在是老总,拿出点魄力来。”
  陈品森浑身一震,是啊,今天严佳在这里,不能说不行啊!否则,不是要被严佳看扁?
  陈品森咬了咬牙,说了一声“喝!”就抓起了一瓶青岛纯生,往嘴里灌了下去。
  对面,陈天英朝陈品森一笑,也抓起了有一瓶青岛开始猛灌了。
  陈品森已经拼命在喝了,但是速度上,显然比不上陈天英。陈品森喝到嘴里的酒是经过嘴巴、喉咙、食道、肠胃一步步进入肚子的,但陈天英喝啤酒,好像省去了中间的环节,啤酒直接进入肚子。
  所以,虽然陈天英比陈品森晚喝,但在陈品森才喝去一半的时候,陈天英就已经将一整瓶都给消灭了。
  陈天英停了下来,等着陈品森好不容易喝完:“怎么样?还喝不?”
  陈品森打了嗝,他的酒量不止一瓶,更何况在严佳面前不能不行,他就说:“喝。”
  又抓起了一瓶,继续喝。再一次,陈天英后来居上,尽管比陈品森晚喝十几秒,但足足比他快了十秒钟,就已经将第二瓶解决了。
  陈品森喝完第二瓶的时候,明显感觉嘴巴的味觉有些麻木,喝完第三瓶时,肚子就开始发胀,嘴巴更加难受,他就抓了一个蛏子掰开来吃。
  姜枫在一旁提醒道:“陈少,这是痛风套餐。”
  陈品森朝姜枫痛苦地瞥了一眼:“别说是痛风,就算是痛经,我也要吃点东西,嘴难受。”
  “还要不要继续?”陈天英再次带着一丝冷笑发问。
  吃过了“痛风套餐”的陈品森,却显示了出人意料的战斗力:“当然,继续!”
  姜枫看着陈品森那副拼命的小模样,用一本正经的表情评价说:“陈少是富二代的战斗机!”
  陈品森差点把嘴里的啤酒给喷了出来,他朝姜枫白了一眼:“能少说一句吗?别影响我喝酒。”
  姜枫点了点头,说:“你继续,你继续。”
  陈品森再次投入了拼酒的苦战当中,第四瓶结束、第五瓶结束,陈品森已经快撑不住了,但是他还是将第六瓶给撑了下去。
  陈品森终于找到了一丝存在感,6瓶青岛纯生,一口气就喝下去了。在陈品森的喝酒史上,都可以说是一个里程碑!
  “叔!怎么样!6瓶,我喝完了!”陈品森将第6个啤酒瓶,顿在了桌面上,他转过身来对严佳比了一个剪刀手。
  严佳本来是坐在他身后的,可是当他比出了剪刀手的时候,看到的却不是严佳的脸孔,而是马大姐!
  严佳则已经坐到了姜枫的身边去了。
  马大姐笑眯眯地朝陈品森也比了一个剪刀手。
  陈品森看到马大姐的笑脸,胸口就翻腾了起来,喝下去的啤酒差点就喷了。
  但他强行压制了下去。
  “品森,不错啊!”陈天英的声音传了过来,“我没有想到,你能一口气把6瓶啤酒喝下去,不愧是我的侄子。那么,我们接下去来第二轮吧!”
  “第二轮?”陈品森小心脏跳了跳,“还是青岛纯生?”
  陈天英摇了摇头:“啤酒又喝不醉人。我刚才说了,啤酒漱漱口,白酒随便走。”
  陈天英配菜老李,拿了两瓶一斤装的泸州老窖上来:“我们再来每人灌一瓶。”
  说着,将白酒硬包装撤下,将两瓶白酒顿了桌上。
  陈品森偷偷瞄了下白酒的瓶身,竟然是52度。妈呀,高度!
  陈品森一阵发虚,虚到了小腹下面。这瓶白酒下去,不知会是胃出血,还是肾出血,真的很难说。
  这个时候,严佳说:“陈少,加油!”
  听到严佳的一声加油,陈品森顿时又跟打了鸡血一样,在严佳面前真的不能说“不行”,陈品森颤抖着拿起了52度白酒瓶,心里却在说:
  “现在,我明白了,有些男人为什么会喝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