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重生之互联网霸主 > 0163.林长信的“劫难”

0163.林长信的“劫难”


  {时间:2002年10月13日}
  林长信听到电话那头变成忙音,虽然翟建国在电话里没有撕破脸皮、声色厉茬,但是这个挂断电话的举动还是让林长信忍不住皱起眉头。
  翟建国还真的没付钱!
  这个看起来富态的中年人并不缺钱,还因为这次活动赚了不少钱,但他却丝毫没有……契约精神!
  对,就是契约精神。
  老大当初就是这么说的。
  当初老大就是因为担心汉南以外市场的陌生合作者会没有契约精神,以及工厂产能的问题,才放弃将这个外设活动推出到汉南以外的区域。
  要不然,以老大计划得如此缜密的外设推广计划,其实是适用于种花大部分进行网络改造的城市。
  姑且不说“网络意见领袖”这么独特的宣传方式,单说支撑整套推广方案的后端服务,就是一套相当完整的配套服务体系。
  首先,工厂出货的网络外设配有产品的唯一标识码,并配备了用户卡等一系列的配套卡片才能支撑推广的进行。
  然后,需要下载到本地可以识别ADSL用户的抽奖程序,以及产生的唯一抽奖码,要结合“网络意见领袖”推出的相关话题以及评测活动,才能引爆用户的消费热情。
  到这个时候,配备用用户卡的外设辅以相应的佣金计算系统,才能促使宣传人员的积极宣传,和地推人员积极地配合推广后的硬件安装工作。
  这是一个完美的推广活动,每一个细节都达成最终结果的重要组成部分。
  这也是自己不甘心它只落实在汉南,想要强行引入到长安的主要原因。
  好在当初察觉到猫腻的时候,自己一早就对抽奖程序进行过改动。要不然,翟建国这个没有契约精神的伪君子,还真有可能得逞。
  说起来,还是要感谢大当家帮自己修改过的抽奖程序。那个小程序是一个很容易给人忽略的部分,它被移植来长安的时候,自己刻意增加了一个功能。
  这个功能只是针对Win系统中,注册表键值和开机加载程序的多方面篡改。它会在用户开机时读取一个藏在抽奖页面的数值,如果这个数值为0,炸弹就不会发挥作用。但如果这个数值为1,程序就会促使网络掉线。
  昨天在收到那个短信后,自己就在抽奖页面修改了这个数值。这样就激活了隐藏在用户电脑中的“炸弹”,促使ADSL重新拨号,随之就会发生掉线。
  当这种问题集中发生时,爆发出的恶劣反应,绝对会比翟建国打来电话一开始的温和,要迅猛的多!
  虽然这是个损害大多数人的恶劣方式,但为了能帮老大多赚点钱,自己也只能这么干了。
  现在,
  就看翟建国,
  怎么选择了!
  ……
  韩清华挂了前老板张青山打来的电话后面若死灰。
  他昨晚接到林长信的电话时,还对林长信做出的成绩交口称赞。晚上回去后还和老婆路娜说到这件事,可今天早上前老板张青山突然打电话过来,几句话就让他看到不一样的世界。
  那位翟总能做到长安第一大的电脑公司,其一路往上的过程并不干净!
  他虽然没有见过翟建国,但是只听张青山的分析就能明白。
  林长信这一次推广活动是赚来了钱,可那是将已经装在别人兜里的钱再往外掏出来,那简直就是在割别人的肉!
  任何有些手段的人,当他们要面前摆着不要说是1000w,就是少一个零,那个100w的数额都可能让人眼红到弄出人命的地步!
  一想到林长信目前可能面临的是一个危局,韩清华就更慌了,他感觉自己拨电话的手都在发抖。
  翻页找他的电话号码那几秒,却让他感觉像是过了几个世纪!
  快找到啊!
  快打出去!
  林长信,
  你不要有事啊!!!
  韩清华头都要炸了,那个大当家交过来的徒弟,为什么就想着要跑长安这么一趟呢?
  那是大当家当初想过却放弃的市场,他林长信难道能比大当家还能多些经验吗?
  虽然都是19岁,可他们能一样吗?
  那是天才,是妖孽!
  是你这个普通人能比的吗?
  韩清华很急,可似乎越急什么,就越容易出岔子。
  林长信的电话竟然显示占线!
  占线?
  韩清华脑子里突然有个很不好的念头。
  ……
  “喂……”
  “是林长信嘛?”
  电话里传来娇翠欲滴的声音,一度让林长信感觉别人打错了电话。
  他脑子里瞬间闪过自己认识的那几位姑娘,但她们明显和话筒里传来的声音对不上号。
  “你是?”林长信疑惑地问道。
  “你就是林长信?”娇翠欲滴的声音只疑惑了不到一秒,旋即语速变得很快,“你赶快离开你住的酒店,翟~总已经派人去你住的酒店抓你了。”
  “哦?看样子他不单单是个伪君子,还是个不择手段的人啊。”
  “哎你这人怎么这样,你知道他是不择手段的人还不快点离开你住的酒店,他的人可能一会就到了!”
  “可我……”
  “不要可是了,我就是那个给你通风报信的人,这样你还不能信任我吗?”
  “我是可以信任你,但是……”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你就不担心你自己的安危吗,你可能会有生命危险的……”
  电话里声音转瞬就变成带着哭腔的调调。
  那个女孩子甚至为了林长信的安危,都已经急的哭了出来。
  拿着电话的林长信不由地停下脚步,他这会有些说不上自己是种什么样的感受。
  除了父母亲,除了老大和几位师父外,似乎很久都没有人这么关心过他了。
  重要的是,他走在没什么人的街道里,在几步之遥的距离外。拿着电话只有一面之缘的女孩,正孤零零地站在那。
  她的名字他记得很清楚,叫张心怡。
  此时的她写,满焦急地脸蛋上,有一串泪珠顺着脸颊滑落下来。
  她低着头没有焦点的眼睛里,全然是悲天悯人的情感。
  这一幕近在眼前,却也瞬间印入林长信的脑海,林长信不由自主地走过去站定在她面前。
  视线里出现的一个身影定在张心怡眼前,她木然地慢慢抬起头,然后又看到那个在饭桌上见过一次让人影响深刻的年轻男子。
  他一脸淡然,眉宇却微微皱着。
  见自己抬起头后,他嘴角顿时翘了起来。
  “我信任你啊,所以我一早就从酒店出来了。
  因为你,我想明白了我老大的一句话。他说,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的谋略都是没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