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弥天大话之爱爱情 > 第四十三章密室

第四十三章密室


  
  钱胜利觉得他的最后一招达到的效果正是他的预料,他现在有必要向女儿讲明真相了。
  钱胜利一到公司就给钱晓娜打电话要她来公司一起吃中饭,吃过中饭让她见一个人。
  钱晓娜调侃道:“爸,您真行,我和赵阿姨找遍全杭城都没找到阿龙哥,您一出手就逮住他啦……”
  钱胜利说:“我让你见的人,你是想不到的……老爸要给你一个天大的惊喜!”
  钱晓娜一听不是司马龙,勉强答应道:“那好吧。”
  父女俩在公司食堂吃过饭,到了办公室。钱晓娜见屋里空无一人,笑道:“爸,您也学阿龙哥跟我玩捉迷藏啦……”
  钱胜利说:“捉迷藏?太有意思了!你猜猜那个人会藏在什么地方?”
  钱晓娜说:“沙发底下。”
  钱胜利说:“你看,有吗?”
  钱晓娜说:“保险柜里。”
  钱胜利说:“我给你钥匙,你打开看看。”
  钱晓娜说:“那个人一定是像阿龙哥小时候一样,躲进男厕所喽!”
  钱胜利哈哈一笑:“珠宝贝……捉迷藏结束,你输了。我现在公开让你见的人,她是我的爱,也是你的爱!”说罢,钱胜利拿出遥控器一按,书柜移动,开出一道门。
  钱晓娜惊讶地叫道:“爸,这是怎么回事?”
  钱胜利拍拍女儿的肩胛说:“进去看看就明白了啊……”
  密室宽敞,灯火通明,墙上挂着一幅幅油画,像展览厅;油画下方是一排排书柜,像图书室;中央摆着一尊蜡像,蜡像旁放着一张沙发床,像闺房。画与像都是一个人:钱晓娜的母亲——高佳茜!蜡像是年轻时的高佳茜,鹅蛋脸,大眼睛,齐耳的短发,穿着花格子连衣裙,手里捧着一本《普希金抒情诗选》。文静、优雅、亭亭玉立……
  钱晓娜看到这一切,惊呆了,一时说不出话来。
  钱胜利从沙发上捡起封面泛黄的《普希金抒情诗选》,动情地念道: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不要悲伤,不要心急!
  忧郁的日子里须镇静:
  相信吧,快乐的日子将会来临!
  心儿永远向着未来;
  现在却常是忧郁。
  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
  而那过去了的,就会成为亲切的
  怀恋!”
  钱晓娜看一眼父亲,走到蜡像前,抱住母亲,深情地说:“妈妈……你在天堂一定很幸福……因为爸爸爱你爱得那么深……”
  钱胜利用爱抚的目光望着女儿,说:“你要相信你妈妈在天堂也会祝愿你快乐幸福,找到真正的爱情的啊!”
  钱晓娜微微一笑:“爸,我明白,您为什么带我来这里。一切都是瞬间,一切都将过去……从今天起我将彻底忘掉司马龙,开始新的生活!”
  “是忘掉,又是记住啊……”钱胜利感慨道。
  钱晓娜感到奇怪:“记住是什么意思?”
  钱胜利笑了笑,说:“忘掉的是你对司马龙的单相思,记住的是……你听爸慢慢说……你就会明白该记住什么的啊……”
  钱晓娜调皮地一笑:“您过来,让妈妈也听得见。”
  钱胜利走到蜡像前,拍拍女儿的肩膀,又抚摸着妻子的胳膊,说:“佳茜啊,你和我的爱情,是样板,是楷模,女儿会像我们一样找到真爱的啊!”
  钱晓娜依偎在父亲怀里,俨然像回到从前三口一家的幸福时光。
  “从内心说,爸也非常欣赏司马龙……”
  “爸,在妈面前,我们不提司马龙好吗?!”钱晓娜急忙说,“我们多想想妈妈……”
  “是该多想想妈妈,不过……”钱胜利说,“如果今天我不把一切说明白,我的心不安啊!”
  钱晓娜嘟起芳唇说:“那好吧……”
  钱胜利又拍拍女儿的肩胛,说:“有件事,爸一直瞒着你,其实所有人都不愿意告诉你,都怕你伤心,而且都尽最大努力,促成你和司马龙。在你们玩的那场游戏中。老爸调动所有社会资源,想让你成为赢家……那个帮助司马龙的人叫唐诗诗,是天台山一名导游,他们陌路相逢,她却那样执着地相信他。我派人用重金收买她,她不动心,我用硬的,她又不吃这一套。司马龙回杭州后,我想挽回败局,又对司马龙连出两招:我知道司马龙从法国留学回来后想创办全国首家广告网站,我就主动跟他谈,让他做管理,我出资,股份各占50%,没想到司马龙也不动心。最后,我不得不出最后的狠招。”
  “你司马叔叔最近的个人资金出现点状况,我知道他不会动用公司资金,也不会减持套现,就想趁机要挟他,如果不在三天内还清借款本息,就要他住的那套别墅抵债。你司马叔叔知道我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而且知道因为儿子的事跟我闹翻,公司资金也会出现状况。我想这时候司马龙不会不权衡利弊,作出新的选择……”
  “三天期限到了,也就是今天,司马龙毫无反应,他是宁要爱情不要别墅,甚至不顾公司今后的死活……你老爸彻底服了他。”
  “老爸,您真要他们家用别墅抵债?”钱晓娜焦急不安地打断钱胜利的话。
  钱胜利说:“其实我这样做也算是一个游戏,如果司马龙屈服了我,我内心反而会看不起他,就算他勉强同意这门亲事,将来你们也是貌合神离,没有爱情的婚姻是彼此伤害啊!所以啊……我到今天才告诉你真相……再说啊……我如果真要他们家别墅抵债,我也太无情无义了,江湖上本来就说我做事‘狠’,现在是‘狠’得不留余地了啊……”
  “爸,谢谢这么用心良苦。”钱晓娜说,“在这个时候带我来见‘妈妈’,让我明白了一个道理:司马龙就像年轻时代的你……只可惜我跟他没缘份,他爱的是唐诗诗,他们是一见钟情,是上辈子约定,今生来相会。不过,我也想通了,司马龙爱爱情,爱得那样不顾一切,真让我感动。从今以后,我就认他为哥哥,不知老爸有什么想法?”
  钱胜利欣喜万分:“这太好!老爸也有这个想法,你看你老妈也笑了,我们全家都喜欢司马龙,从今以后,你有司马龙这个义哥,我和你妈有司马龙这个义子。哪天,我们钱家与司马家举办一次隆重的结义仪式,好好庆贺庆贺!”
  钱晓娜撒娇道:“老爸,您别高兴得太早。您对司马家做了这么多‘坏事’,人家怕是不敢认您这个义父呢!”
  钱胜利说:“这个你放心,早上我已经去过司马家,跟他们解释清楚了,而且当着你司马叔的面把他的借条给撕了,一切误会都消除了!”
  “司马叔叔怎么会个人向你借钱?”钱晓娜好奇地问,“难道他会……”
  “你别瞎猜,这会伤害到你赵阿姨的啊!”
  “爸,我发现您时时处处总是护着赵阿姨,平时还叫她丽妹子,丽妹子的……”钱晓娜用窥探的目光盯着父亲的脸,说,“爸,您读大学的时候,是不是暗恋过赵阿姨?”
  钱胜利尴尬地笑了笑,说:“这事我们还是出去说吧,在这里说会伤害你妈妈的啊……”
  出了密室,钱胜利避开女儿的目光,走到窗边,深沉地说:“我是暗恋过赵瑞丽,就像你现在对司马龙全是单相思……当年你赵阿姨是校花,和我们同系不同班。在一次全系举办的‘五四’青年联欢晚会上,我和你司马叔叔一起认识了她。我朗诵了戴望舒的名诗《雨巷》,她说我朗诵得很好。当时我太激动了,一夜没睡。后来,我就默默地爱上了她。我不写情书,也不请她跳舞,因为我怕她拒绝,她再也不理我。我用一种特殊的方式关心她。赵瑞丽是杭州人,每个星期六下午都要回家,我就偷偷地跟在她后面,等她上了公交车,我才返回学校。星期一一大早,我又很早跑到公交车亭等她回校。如果是下雨天,我就会为她带上一顶伞。大约过了两个多月,有一次大雨了,她终于用上了我的伞。我们一起走在回校的路上,我激动地背诵起《雨巷》:
  撑着油纸伞,独自
  彷徨在悠长、悠长
  又寂寥的雨巷
  我希望逢着
  一个丁香一样的
  结着愁绪的姑娘……”
  “当我背诵完《雨巷》,我发现自己还呆呆地站在原地,赵瑞丽不知去哪里了……”
  “不久,司马强告诉我,他和赵瑞丽相爱了……他还约我一起跟他们去西湖边的楼外楼吃西湖醋鱼啊……老爸的曾经暗恋对你一定是有所启发啊!”
  钱晓娜说:“老爸……所以,您把爱情转化为友情,一直在资金上帮助叔叔,老爸,您真的是我的榜样、楷模!”
  “想通了,我就放心了啊……”
  父母俩正说着,司马强来电话了。在这个时间段正是以往他们闲聊的黄金时光,中断了三天,今天终于恢复。
  钱胜利拿起手机,开口便笑:“哈哈……兄弟啊,你想起我,还是要还钱啊?”
  司马强说:“你的好意,兄弟心领了,可这钱我还是要还的。只是这个玩笑,你开得太大了……”
  “我不开得大点,就不能证明你儿子对唐诗诗的爱啊!”
  “你是顾此失彼哪……”
  “什么意思?”
  “我后院起火了,你快来救火!”
  “救火,赵瑞丽怎么了啊?”
  钱晓娜看父亲紧张的样子,揶揄道:“老爸,您可不能让赵阿姨受委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