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宠清入怀之以心相许 > 第245章 雪山采药

第245章 雪山采药


  苏清听着两人的谈话,把自己装满的小跨篮放到了收银柜台处,“老板,这个狼牙样式的还有存货吗?”
  
  “这个有,您要多少?我去拿。”
  
  “24个,现在还缺18个。”
  
  晓雯撇撇嘴,刚转身想走,便看到了在前台和老板说话的苏清,顿时又将目光放在了她小跨篮的饰品上。
  
  “这样吧,我给你两倍的价钱,你卖我几个怎么样?”
  
  她是真的喜欢这个有代表性意义的饰品,说明她来过长白山,带回去送给同学肯定是倍有面子。
  
  然而苏清却是对于这样自以为是的小女孩没有任何好感,偷偷在别人看不见的角落里翻了个白眼。
  
  “不好意思,不卖。”
  
  这种理所当然的语气,就算是认识的人,如此说话也得掂量掂量吧?她不是很想宠。
  
  “两倍的价钱,这几个加起来也不少了,你真的不考虑下?”
  
  晓雯看着苏清那几个饰品,估摸了一下大约有七八个,一个15块钱的样子,两倍算下来,她还能够挣小一百呢,还不知足吗?
  
  “不是价钱的问题,我只是......”
  
  “只是什么?”难道还想坐地起价不成?晓雯皱了皱眉头,恶狠狠的盯着苏清。
  
  “我只是不想让给你,火气这么大,再多的山参也改变不了。”
  
  “扑哧 ̄ ̄ ̄”
  
  一旁的店长听到苏清的回怼,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
  
  “啊哈哈,抱歉哈,和气生财和气生财!”
  
  艾玛,他的职业素养哪里去了?自打开店以来,他可是以微笑服务为总之的,嘲笑客人还是第一次,可咋办哟!
  
  不过想想还挺爽的,咋回事?这个心思可要不得,要不得!
  
  晓雯闻言,脸色顿时青一块紫一块的,煞是好看。
  
  “你!你牛气什么,还不是靠男人养着,别看不起着一百块,你还没那个能力呢!”
  
  “是吗?据我所知,现在大学生毕业也能挣到100块吧,难道说这一百块对你来说,很难?”
  
  “......”
  
  “你不要得意,这次让给你,我看你几时倒霉,哼!”
  
  晓雯恼羞成怒,知道在言语间斗不过苏清,便气呼呼的扔下狠话,气冲冲的走出店面。
  
  “等等,这本来就是我要买的,看来你逻辑不太好,以后挣钱找工作的时候注意点。”
  
  苏清看着小姑娘快要走出店面的时候,好心情的还加了几句刺激话,
  
  晓雯走到门口,听到话脚下一滑,高跟鞋崴了一下差点摔倒。
  
  两人走出店门,店长再也忍不住,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止都止不住。
  
  苏清无语,“老板,咱这样嘲笑顾客,真的好吗?”
  
  “我也不想啊,实在是太好笑了,对不住哈,我给你打八折?”
  
  苏清惊奇,“帮你怼顾客,还有这好事?”
  
  “有,绝对有,女侠!”对方朝着苏清竖起了大拇指。
  
  “哎,你们是不是认识啊?”
  
  不然这么毫不客气的回怼?礼仪之邦,说话怎么着也得客气一下吧?
  
  “是有过一面之缘,谁让她看不起人呢。”
  
  想起飞机上,某人对于景奕身份的不屑一顾,苏清就来气,当时没时间报仇,这次逮着机会,还能放过她?当她是圣母呢。
  
  景奕闻言一怔,明白了苏清这么做的目的,顿时露出宠溺的眼神。
  
  被人护着的感觉,似乎还不错?
  
  苏清在前台结完帐之后,店长果然给打了八折,于是怼人怼的舒爽,还咋占了便宜的苏清,哼着歌走出了饰品店。
  
  “少花了几块钱,这么高兴?”
  
  “那必须的,每一分都来之不易啊。”
  
  “呵,还逛吗?”
  
  “逛,我们去买菜吧,兑现承诺,给你做饭吃?”
  
  苏清想起来,她还欠了个东东给某人。
  
  “做饭可以,但是我做,你用其他的偿还吧。”
  
  景奕意味深长。
  
  此时正高兴的苏清闻言一怔,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什么?”
  
  “没什么,前面有家小超市,走吧。”
  
  ......
  
  不管晚上结果如何,两人作为不跟团的自由人,第二天的滑雪完全是看心情,自然醒。
  
  于是当苏清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的10点多了,一睁眼,便对上了景奕带笑的眼睛,绿油油的。
  
  吓得苏清反射性的向后退去,扯到腰,传来一阵酸痛。
  
  “嘶 ̄ ̄”
  
  “怎么了,一大早的这么激动?”
  
  景奕伸出手,一把把她重新捞到了原来的位置,不费吹灰之力。
  
  苏清:......
  
  激动?就你那绿油油的眼神,她能不激动吗!再晚一点她今天不用出门了。
  
  “说好的要去滑雪呢?”
  
  “还早,下午去也可以,上午的温度有些低。”
  
  苏清默,鬼才信你!
  
  某人想出了一记,可怜兮兮的看着眼前的男人,“我饿了,要喝粥。”
  
  对方好心情的挑挑眉,“我给你做?”
  
  “嗯!”
  
  景奕遗憾的目光流连在她的身上,片刻才妥协。
  
  “先去洗澡,我去做早饭。”
  
  苏清望着走出去的身影,小声的吐槽,早饭?都10点半了,这是早午饭一起了吧?
  
  一个半小时后,两人从复式民宿里出门的时候,刚刚13点。
  
  景奕两手提着登山用的工具,以及苏清的小背篓,好心情的看着她。
  
  “别泄气,这个点刚好景点人不多,我们也不用排队不是?”
  
  苏清继续沉默以对。
  
  您是大佬,您说什么都对。
  
  不过事与愿违,两人到了滑雪点的时候,发现工作人员很少,大多都去吃饭去了,而且这个点游客也很少,滑雪通道暂停。
  
  ......
  
  “这么人性化?”
  
  “好吧,咱们先去采药,一会儿再回来。”
  
  而且这里距离身后的大树林不远,距离上来看,可以步行过去。
  
  两人走到山脚下,看了看路线,选择了一条不算特别斗的攀岩路线,将手中的绳索绑在腰上,向上攀登而去。
  
  也多亏了两人的体力好,长期训练,不然如此高的雪峰,估计得爬半天。
  
  半个小时过去,苏清终于收获了一直小小的野山参,还有一背篓的当地草药。
  
  “这里果然集天地精华,草药长得很好,估计药效要比别处的好很多。”
  
  苏清拿着一个类似于柴火根样的草药,朝着景奕挥了挥。
  
  “这是党参?看起来的确很好。”
  
  “嗯,这下苏文兴改高兴了,给他提供的药膏,药效要比以往好很多。”
  
  “我能预定吗?”景奕闻言,也想起了自己那群能折腾的队友们。
  
  苏清考虑了一下,“贿赂我?”
  
  “怎么贿赂?”景奕也来了兴趣。
  
  “你把我背下山?”
  
  她实在是浑身酸痛,又加上刚刚高强度的爬陡坡,累得满头大汗,已经懒得走了。
  
  “可以,成交。”
  
  即使苏清不说,这也是他该做的,不是吗?
  
  于是,下山的时候,景奕备着苏清,苏清心安理得的备着一竹篓的草药,缓缓的走在雪地里。
  
  远远的,她便看见滑雪场上已经堆满了人,人群中传来惊呼声欢笑声,还有场地里那种特有的车辆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