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重金属外壳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报复

第一百一十二章 报复


  报复
  
  “随便算算而已,别当真么,命犯桃花,我求之不得呢。”火牛也挤了过来,算了半天,总算找到个命里带桃花的,说什么也要瞻仰一番。
  
  两个老爷们一脸羡慕的瞪着陈放,迫切想要证明陈放就是个天生的风流种。
  
  “快说说看。”羡慕很快升级为崇拜。
  
  “说什么?”陈放余怒未消。
  
  “装什么傻?说你的风流史呀,我们都等着听呢。”火牛对他的愤怒视而不见,直言不讳的追问,苏珊则是不怀好意的偷笑,不难想象,她的批语是别有用心。
  
  陈放严正声明道:“活这么大,我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
  
  贵族子弟虽然有风流成性的,可是在真正的显赫家族,比如说陈家,绝不容许那种败类存在,何况陈放十二岁染病,饱受病魔困扰,做了七年宅男,想风流也没机会,不过,要说连女人的手都没碰过也有不实之处,恼羞成怒的他似乎忘记不远处,浑身都不自在的琳妮,要是陈放从未碰过女人,霍尔星的那段旖旎是什么?
  
  霹雳蜂用怀疑的目光审视陈放,但是很快就认定那并非事实,并且抓住了语病。“又不是过家家,无缘无故的,你抓女孩手干什么?你没和女孩干点别的,比如说~接吻总有过吧?我们可是出生入死的队友,别糊弄我们。”
  
  “没有。”陈放十分肯定。
  
  “天呢,你竟然和我一样惨!”霹雳蜂发出一声哀号。
  
  “别装纯洁,你是不和女人接吻而已,其他的什么事都干过。”火牛拿出大义灭亲的觉悟拆穿老友。
  
  “谁装纯洁了,你会和那种女人接吻?”霹雳蜂理直气壮,见老友半晌不吭声,十分担忧的问道:“你不是当真亲过吧?”
  
  “话说回来,你没亲过?”火牛硬着头皮问道。
  
  “当然,讲卫生是好习惯,再说我要把初吻留给妻子。”霹雳蜂一脸神往,幻想着还不知道在什么地方的妻子。
  
  “你的妻子是个幸福的女人。”火牛肯定了霹雳蜂的做法,可惜知道的太晚,不然的话,他也宁愿为妻子留下初吻。
  
  “我能为她做的就这么多了。”霹雳蜂含情脉脉的望着苏珊,像是在诉说衷肠。
  
  “别来恶心我,我对你的初吻半点兴趣都没有。”苏珊厌恶的转过头。
  
  “苏珊,你的相术似乎不怎么灵验。”霹雳蜂小心的提醒。
  
  “以前没有,不等于今后没有,他才不过二十岁。”苏珊漫不经心的答道。
  
  “说得也是,不如你教教我们,什么叫做桃花眼,听说女人长那种眼睛很漂亮,而且容易上手。”火牛瓮声瓮气的询问。
  
  苏珊先是一顿,然后压低声音说道:“这个看看琳妮就知道了。”
  
  琳妮终于忍无可忍,从椅子上跳下来:“你才是桃花眼。”
  
  两个女人针锋相对,陈放本来要讨个公道,此刻却冷静下来,安心看戏。
  
  “我都搞糊涂了,她们到底谁才是桃花眼。”火牛迟钝的拍拍脑袋。
  
  “你不觉得她们的眼睛很像吗?”姚佳冷笑着揭穿谜底,仔细看看,就能发现两女的眼睛的确是惊人的相似。
  
  难怪,别看琳妮平时冷冰冰的,全无笑容,那双眼睛却能勾魂夺魄,弯弯的眉梢吊的人心痒痒的,原来是传说中地桃花眼。
  
  门突然被打开,陆凌雪俏生生的出现,来到陈放的面前,问道:“我想找你谈谈。”
  
  看她的表情也能猜出是道歉的事,这一天,陈放感觉什么事都不顺,能听听未婚妻的道歉未尝不是件乐事,欣然应允,配合的说道:“最好是找个没人的地方谈,对吗?”
  
  陆凌雪首先想到的是轻薄,可是很快就意识到,陈放猜出她的来意,的确,道歉最好找个安静的地方,随即说道:“这样最好。”
  
  “果真是命犯桃花,神了!”霹雳蜂目送两人出门,喃喃自语,在他看来,单是俘获琳妮的芳心就属神迹,何况这小子和苏珊也不清不楚,如今又加上仙子般的陆凌雪,命运这回事当真是不由得人不信。
  
  “是啊,神了!”火牛也是瞠目结舌。
  
  闲聊的时候听张婷说,小妮子是帝国最美的女人,帝国学院的学员,更是出生在望族,这等仙女般的女孩竟然也被这小子钓上了?苏珊感觉不可思议,同时也为陈放担心,听说女孩的婆家大有来头,太岁头上动土,胆子未免忒大了。
  
  大概是想要速战速决,陆凌雪就近将陈放带上天台,看了看四下无人,立即直截了当的说道:“我来的目的是为上午的失礼道歉。”
  
  陈放从骨子里就不相信,世间能有完美的女人,好不容易抓住个机会,还不设法报复,姑且不说这次将她贬低得一钱不值,上次的爆裂技也不能白挨,琢磨了片刻,装傻道:“道歉?为什么事?”
  
  陆凌雪不愿纠缠不清,冷淡的说道:“不知道也没关系,你只要知道,我向你道过谦就好。”
  
  陈放皱眉道:“若是本人不接受你的道歉呢?”
  
  陆凌雪知道他故意装傻充愣,说道:“你连我为什么道歉都不知道,又何来不接受道歉的说法。”
  
  陈放点头道:“你好像说反了,我连你为什么道歉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接受你的道歉,再说你的道歉缺少最起码的诚意,依我看,你到本意不是道歉,而是给自己个交代,求个心安,恕本人无法接受。”
  
  被人点破,陆凌雪不免有些尴尬:“的确是我不对,不必拐弯抹角,你要如何才能接受我的道歉?”
  
  陈放想起在墨兰处受的窝囊气,说道:“我好像什么都不缺,怎么办?不然就先记着,你欠我个人情。”
  
  陆凌雪恼怒道:“想都别想,有要求就现在提出来,能答应你的我就答应,不能答应你的,你耍花样也没用。”
  
  陈放赞许的说道:“你还挺机灵的,要是你不答应,我又坚持不接受你道歉,那怎么办?”
  
  陆凌雪认真的说道:“人犯了错就要道歉,不见得一定要对方接受。”
  
  陈放醒悟道:“你的意思是,即使我不接受道歉,也不能把你怎么样,这叫以势压人,难道是陆家的作风?”
  
  陆凌雪突然认真起来,警告道:“不要侮辱我的家族,不然你将后悔,陆家是名门望族,不会做出欺压你的事,但是也决不接受讹诈。”
  
  陈放索性一副无赖的嘴脸:“你是以为我没有讹诈的资本,你好像忘了件事,我随时都能把小女孩从你手里抢过来。”
  
  陆凌雪强作镇定:“你不是那种人,你有良好的素养,而且无心收养女孩,你不拆穿我,就是认为女孩被我领养对她最有利。”
  
  陈放呵呵笑道:“别恭维我,我就是个虐待女童的恶棍。话说回来,小女孩挺漂亮的,留在身边也不错,我把她卖给安逊还能捞上一笔呢,你帮她分析过那种可能性。”
  
  陆凌雪尴尬之极,说道:“利用一个对你崇拜的土著女孩讹诈,你这么做不觉得太失风度吗?”
  
  陈放回击道:“那也比你在背后说人是非的好,我是个恶棍,哪来的风度?再说让你欠个人情就这么难?”
  
  提到人情二字,陆凌雪虽然是女子,也知道一诺千金,和陈放一样谨慎,假如陈放当场提出要求,或许她还能权衡轻重,未知的人情却让她望而却步。
  
  陈放突然想起未来岳父也是个实权派的人物,灵机一动道:“我穷,家里也没有背景,说不定从学院毕业就是失业,我得为将来打算,要是有你美言几句,也许能到军部效力。我才不像墨兰那么笨,陆家大小姐的人情,才值一个帝国公民的身份,简直是在侮辱你,对吗?”
  
  “那不是人情,是交易。”陆凌雪原本对陈放的印象不差,只是限于身份才尽量保持距离,如今却是一落千丈,身为男人,为了几句坏话斤斤计较,还用土著女孩当作筹码,威胁自己,这种行径简直就是流氓。
  
  不过,陈放的本意值得怀疑,谁都知道,他是帝国学院的风头人物,甚得 博士的欢心,极有可能被收做传人,陆凌雪还知道他作为机甲师的成就也非同一般,况且无论他的出生如何,能跻身这次的救援组,都说明他不缺少背景,这样的人不用为前程发愁?
  
  陆凌雪冷笑道:“你认为这种鬼话能让人相信?”
  
  当然不能,陈家的媳妇怎么可能是个笨蛋,陈放笑嘻嘻的说道:“听说女人的容貌与智慧成反比,以你堪称绝色的容貌,这分智慧出乎我的预料。”
  
  一句话似是挑逗的话,却同时称赞了陆凌雪的容貌与智慧,不能不说,陈放在出走的日子里学到可不少东西,放在当宅男的时候,他是断然说不出来的。
  
  陆凌雪一副嗔容,漂亮的眸子里却像能滴出水来:“恭维我是没用的,既然你是聪明人,我不怕欠你人情,给你个忠告,要是为前程考虑,就该和我保持距离。”
  
  陈放故意使坏,突然靠近她,嬉皮笑脸的说道:“说的也是,堂堂帝国之花,听到的恭维想必不少。可是我不明白,为什么要和你保持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