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重金属外壳 > 第一百章 宿命这回事

第一百章 宿命这回事


  宿命这回事
  
  西面的防御可说是最弱的,都拦住了佣兵两百部机甲,力量最强的东面,难道顶不住五部机甲的强攻?
  
  陈放从不情敌,尤其是对修南星的叛军,稻草人是他出道至今,遇见的第一个高手,手动控制机甲,即使单打独斗,他也没有把握获胜,不过在那片营地里,却有值得他冒险的理由。
  
  “想想看,屁股后面的追兵为什么放任大队佣兵不理,单单对我们穷追猛打,东面的火力最强,为什么按兵不动?”
  
  “除非东面是叛军的软肋,他们派驻重兵,目的是不希望佣兵冲击这个方向,这次行动,佣兵出动的机甲至少不下两千,一定有个够分量的人现场指挥,他们在保护那个大人物?”安逊顺着简单的逻辑立即推断出真相。
  
  即使叛军营地的秘密再诱人,行动以前,也要掂掂自身的分量。
  
  “要突击东面的叛军营地?给我四十秒就能到位。”霹雳蜂恰到好处的钻出来,一部优秀的远程机甲,在你需要他的时候,他一定在你需要他在的地方。
  
  得到陈放的指示,霹雳蜂立即开始撤离。
  
  撤离的过程谈不上困难,远程激战,很难判断一部机甲有没有受到重创,是否还值得给予打击,最简单的判断方式,就是看那部机甲是不是仍在释放火力,突袭西面叛军的佣兵不止他一个,当清道夫停下火力,立即被叛军无视。
  
  良好的职业素质告诉他,团队需要远程火力的时候,目标一定要在射程以内。从外围绕了个圈子,霹雳蜂火速向团队靠拢,值得一提的是,重火力机甲虽然属于远程机甲,却和狙击机甲有天壤之别,拥有强大火力的清道夫更像一架战机,飞行速度非但不慢,甚至高于强击机甲,所以他并未被队友拉下太远的距离。
  
  “先从叛军的左边绕过去。”时间不等人,陈放先给出火牛一个临时指令,以他的估计,叛军可能会停止追击,或者象征性的再追一段,目前最要紧的是摆脱腹背受敌的窘境,同时也是为霹雳蜂到位争取时间。
  
  守望者转换方向,挡在队友的右翼,与叛军机甲群远远擦过。
  
  叛军没有追来,他们迅速回防,先前的追兵也分流掉一部分,仅仅余下百部机甲继续追击。
  
  营地里有他们需要守护的东西,叛军的退却证明了这种判断,面对诱惑,安逊也开始摇摆不定,富贵险中求,此话用在佣兵头上再合适不过,身为老鸟,安逊很清楚这个道理。
  
  假如营地藏了某位大人物,即便不是阿图鲁,仅是他的左膀右臂,目前的情形也值得一试,虽说是中了叛军的圈套,不过要找到叛军的头目太难,即便找到了,防御力量也不见得比现在弱,此刻有大批佣兵拖住叛军主力,正是动手的良机。
  
  “赌了!”权衡利弊,安逊咬牙切齿的做出决定,接下来的一幕让他瞠目结舌。
  
  陈放一言不发的调头冲向叛军,对于队友,连一声起码的交代都没有,不过仔细想想确实毫无必要,团队中都是老手,每个人都清楚该做什么,知道该到什么位置上,比如说霹雳蜂,虽然不见露脸,但是能够确定,他的远程火力一定能打击到叛军的基地。
  
  姚佳已经脱离火牛的保护,迅速与近战职业拉开距离。
  
  作为刺杀系机甲,琳妮如同影子般跟随在自己的身边。
  
  团队里剩下两个人愣头愣脑,像是仍未搞清楚状况,一个是安逊,一个是刚刚完成历史使命,被队友甩掉的火牛。
  
  奇耻大辱,安逊感觉自己活像个菜鸟,一边发狠,一边疯狂的向陈放追去。
  
  “不用这么现实啊!”抱怨的话才说到半截,火牛惊觉连安逊也离他而去,失落感油然而生,随即闭上嘴巴,硬着头皮发动了冲锋,目标是叛军的机甲群。
  
  理论上,重装机甲缺少杀伤力,是个形同沙包的存在,不过那接近强击机甲三倍的庞大体型,诉说了一个浅显的道理,如此庞然大物以普通机甲两倍的速度冲锋,释放出的动能绝对不容小觑,厚重的装甲不但增加撞击力度,也能确保重装机甲在冲击中不至吃亏。
  
  火牛的信心来自新机甲的两个优势,虽说强击机甲有能力伤害重装机甲,那也要看双方的等级,战狼能装配什么样的武器?绝对无法撕裂守望者的防御。两部引擎的配置,足以支撑守望者随时发起冲锋,则是他敢于冒险的根本保障,不然的话,他才不会傻乎乎的冲入乱军之中,一边挨揍,一边苦等十分钟的冷却时间。
  
  充满快感的碰撞,虽然一部叛军机甲也不曾击毁,火牛仍然感觉自己很像个男人。不过,小小的成就感很快荡然无存,追击的叛军已经被同伴消灭的七七八八,安逊的实力就不必说了,对付低阶的叛军让他全无顾忌,加上正与陈放较劲,挥舞双刀那叫一个狂放!
  
  琳妮的新机甲偏重于效率,她的击杀效率绝不输给安逊。
  
  还有身边不是莫名其妙爆炸的机甲,说明姚佳此刻已经进入了状态。
  
  然而,最让他郁闷的人终究是陈放。
  
  所有人的效率都不足以和陈放相提并论,即便以前的陈放也不能和此刻相比,少了一部引擎,并未削弱寡妇制造者的强力输出,陈放比任何时候都更加狂放,他不惜放弃中程控杀这个招牌技能,以求做大限度的杀戮,因为没有必要了,陈放无需为自身的安全发愁,他藏在火牛的后面。
  
  火牛永远冲向机甲最多的地方,并且能帮忙挤开重装机甲,还可以作为移动的盾牌使用,这一切简直就是为散射量身定制的条件。
  
  人的命运是注定的,火牛为现实唏嘘不已,尽管他再怎么努力,到头来仍是被人当作盾牌,仍是无法摆脱沙包的身份。
  
  “别愣着,冲击叛军的阵地。”陈放未曾顾及到队友可怜的自尊,在他看来,与百来部叛军机甲纠缠就是浪费时间,霹雳蜂作为杀手锏还不曾动用呢。
  
  佣兵团的队友出奇的默契,全部人员迅速藏在火牛的后面,这是无声的指令,欲哭无泪的火牛收拾起失落的心情,发动冲锋。
  
  四百,四百五,五百,五百五,六百,傻瓜程式迅速分析叛军机甲的数量,显示屏的数字以惊人的速度飙升,让人不由自主的升起一丝怀疑,强攻叛军阵营的决定是否正确,假如不是认定营地里藏了让人心动的东西,这个数字绝对能促使陈放做出撤退的决定。
  
  人就是这么奇怪的动物,为了心中的目标可以不顾一切。
  
  “霹雳蜂,动手。”
  
  陈放很识趣的交代火牛,绕过叛军的主力,先和他们兜个圈子,还是以前的习惯,看看情况再说,假如远程火力的效果不理想,或者叛军的数量再增加,不排除再次临时改变计划。
  
  安逊似乎适应了他的善变,并且对他的做法深以为然,计划不如变化快,实战中局势瞬息万变,坚决贯彻既定的计划,听起来的确可笑。
  
  密集而精准的迎头痛击,四十三部叛军机甲顷刻间坠落,中弹的位置如出一辙,胸口驾驶舱的地方,这是自动聚焦的结果,射击移动的目标,要保证分毫不差可不容易,将目标锁定在胸口,即使射偏,也可能命中别的地方,所以陈放在调试的时候,将锁定点放在驾驶舱,而不是机甲的头部。
  
  在外行看来,清道夫的火力远远不及同阶的重火力机甲,可是内行却能看出,两者不具有可比性。清道夫不是简单的火力压制,那是货真价实的‘点射’,在精准方面拥有无以伦比的优势,仅限于同阶的机甲。
  
  理论上,只要目标不产生异动,比如说突然变速,转向等因素,清道夫的每次射击都能准确命中目标机甲的驾驶舱,什么也不做,指望光弹从身边擦过去那是做梦。
  
  高速的数据终端让九条所罗门枪管能同时完成寻找目标和射击的动作,创造出惊人的击杀效率,就连有快枪手美誉的姚佳也望尘莫及,现实让她感觉失落,至少在速度上,她彻底输给了霹雳蜂,或者说输给了陈放,任何人驾驶这部变态的清道夫,都能在速度上超越狙击手,四十三部中弹的叛军机甲,被他击中的仅有九部,这是她的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