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重金属外壳 > 第九十九章 突破

第九十九章 突破


  突破
  
  随着火牛斜向的冲锋,五部机甲宛如一体,仿佛被无形的锁链牵动,摇头摆尾的游动。
  
  金属碰撞的声响不绝于耳,放眼望去,四周密密麻麻全部是叛军,夹在中间,仿佛自己就是重装机甲,在乱军之中横冲直撞。作为狙击手,姚佳第一次经历这种阵仗,并且很可能是最后一次,无论能不能活下来,她都不太可能尝试第二次。
  
  平心而论,远程机甲落到这种境地,基本上也就离死不远了,而她作为远程职业,慌乱无可厚非,此刻她头皮发麻,不断的在心底告诫自己,不要慌乱,不要成为队友的负担,然而,假如不是陈放断后,她有十条命都不够用。
  
  这种闪避类似龙摆尾的游戏,第一个人毫无顾忌,但是不能超过十五度,否则即使后面的人能跟上,也会暴露在敌方的火力之下。第二个人要跟上也不难,第三个就有些难度,到第四个人,偏转几度几乎失去意义,只能随前面的队友而动,越是排在末尾,难度依次递增。
  
  姚佳排在倒数第二个,起初的两次闪避最难适应,她就差点被甩出去,幸亏陈放及时出手,才让她有惊无险,
  
  说到陈放,这个家伙的表现夸张至极,让姚佳无地自容,吊在队伍的最末难度是最大的,偏偏他却是最轻松的一个,他似乎预先知道前面的人往什么方向偏转,偏转多少,如同影子般贴在她的后面。
  
  不止如此,陈放还在不断的射击,身为半个同行,姚佳能看出他的射击精准而有效率,每次射击都有明确的目标,绝非盲目的散射。更叫人瞠目结舌的是,作为断后的人,他要面对追兵,换而言之,他是倒着飞的!
  
  高风险换来的是高回报,火牛用最快速度冲到卡庙城东面,叛军机甲没有太空作战的要求,全部都是地面作战,南星的地势又以山区和丘陵为主,植被茂盛,因此,叛军配置的远程机甲射程都不远,一般不足三十公里,全速推进,不出两分钟就能摆脱其余三个方向的远程攻击。
  
  这是最让陈放头痛的难题,火牛勉强能应付东面的火力,致命的伤害来自另外三个方向,若非追来的叛军机甲无意中充当了挡箭牌,佣兵团此刻一定被打的很惨。
  
  话说回来,陈放也感觉奇怪,绝大部分佣兵都涌向城市西面,那里才是叛军要重点关注的对象,为何这些叛军机甲对区区五个佣兵穷追不舍呢?莫非就为火牛从他们中间钻过去,他们要报一箭之仇?
  
  无论如何,死缠烂打的叛军机甲让陈放看到胜利的曙光,为今之计就是要利用这些机甲,拖住他们越久越好,他知道,火牛的爆裂技指示灯此刻仍然亮着,随时都有能力发起第二次冲锋。
  
  小丑的腹部令人沮丧,陈放在郁闷之余只能退而求其次,引擎买回来了,闲置就是浪费,想来想去,除了强击机甲,就属重装机甲最需要两部引擎,而且重装机甲体型庞大,足有普通机甲的三倍,很容易找到空间塞入一部引擎,所以,为火牛改装机甲驱动的时候,他‘顺便’塞了一部引擎进去。
  
  两部引擎,这是唯一的解释,天呢,任谁都知道一部无需冷却,随时都能冲锋的重装机甲,已经脱离了沙包的范畴,而是一头疯狂的蛮牛,火牛难以形容的兴奋,肉麻的恭维道:“老大,我对你的崇拜有如星河灿烂,又如虫洞的深邃,深不见底。顺便问一句,我能发动第二次冲锋么?”
  
  “不行,再等等。”陈放斩钉截铁的拒绝,一次冲锋足以拉开佣兵团与追兵的距离,那会将队伍的尾巴,主要就是他的小丑,彻底暴露另外三面的火力之下,除非叛军的机甲主动退却,否则他绝不会放弃白来的盾牌,将自己和团队置于险地。
  
  卡庙城的西面,佣兵与叛军正式交火,四百多部机甲,仅有不足十部的重装机甲,畸形的组合让佣兵付出惨痛的代价,冲锋途中,至少半数以上的机甲被远程炮火击毁。
  
  佣兵的厄运验证了陈放的决断,被包抄的情况下,致命的威胁并非来自正面,而是另外的三面,因此冲击最弱的一面并不明智,当然,其余的佣兵团也不笨,他们都有自己的考虑,冲击最弱一面的好处是不会受到太大的阻力,能够轻松突围。
  
  驾驶机甲冲过防御,最多耗费几分钟时间,再怎么惨烈,死伤也有个限度。若是被叛军主力拖住,局面很难想象,被远程火力所覆盖,每一秒钟都有伤亡,佣兵团迎来的可能是灭顶之灾。
  
  然而,当佣兵付出沉重代价,冲过火力密集区域,并未盼来势如破竹的突围,盼来的是上百部重装机甲,以及新一轮远程火力的迎头痛击。
  
  梯形防御,在佣兵的远程教程中出现过,属于基础知识,对付人数众多的对手时,将远程机甲分拆成若干小队,如同阶梯般一层层的分布,以此提升用作射击的距离,不至于被强敌一次性突破防线。
  
  佣兵通常都是小团队作战,很少有人关心大规模集团作战的战术。如今,这个时常被人忽略的词汇,像是恐怖的噩梦,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
  
  更加叫他们沮丧的是,这显然是叛军的圈套,他们极有可能陷入无休止的苦战。
  
  追击陈放等人的叛军似乎意识到自身的愚蠢,抑或是收到统一的指令,如风卷残云般突然从中间分开,他们仍然在追击,可是放弃了挡箭牌的角色,分别从两侧追击,为远程机甲留出射击的视野。
  
  陈放可不想充当沙包,也没那个本事,果断的向火牛吼道:“冲锋,快!”
  
  事到如今,谁都看出陈放在利用双枪控杀的技巧控制距离,将叛军当作护身符,如今追兵散到两边,他的小把戏难以为继。
  
  凡是熟悉陈放的人都知道他喜欢‘装酷’,尤其在下达指令的时候,但求清楚的表达意思,从不附带任何解释,可谓是惜字如金,如今却在冲锋的后面追加一个快字,难道他不强调,火牛就会延误?貌似火牛比谁都要心急。
  
  虽然仅仅是一个字,足以听出他的焦急,别人还没什么,最多是心中偷笑,安逊却是一阵暗爽,尽管知道陈放的决断无误,甚至挽救了团队,毕竟让人心里不痛快。
  
  “谁叫你临时更改计划,现在知道火烧屁股的滋味了吧?”
  
  第二次冲锋,火牛护卫队友,顺顺当当的闯过远程狙击的黄金距离,不出二十秒就能杀到敌营,叛军的远程机甲不慌才叫怪事,这种时候,单纯的远程射击失去存在的意义,假如没有近战职业协同,他们就是砧板上的肉。
  
  不出所料,叛军阵营一窝蜂冲出四百多部近战机甲,以强击机甲居多,大部分都是战狼。
  
  陈放有种感觉,迎面冲来的叛军不是要决一死战,他们不介意放走区区的五名佣兵,从他们使用的阵型和速度看,都不像要和追兵形成合围,仅仅是要将恼人的苍蝇赶走,假如陈放识趣,很容易就能从叛军的侧翼溜走。
  
  陈放没有擅作主张,而是征询队友的意见:“要不要赌一次?我们冲击叛军的营地。”
  
  可怜的安逊,作为他的盟友竟然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不过感动是一码事,赞成是另一码事,前面的是非先不说,事情演变到现在的地步,白痴都能看出这是阴谋,眼看就有机会脱身,叛军也有网开一面的意思,这个时候突袭人家的营地,那叫自己找死。
  
  别说前面冲来的四百部机甲,后面的追兵也不止两百部机甲,何况还有藏在基地的远程机甲,虽然搞不到可靠的情报,但是谁都知道,叛军不可能为了区区五个佣兵,就让所有的近战机甲倾巢而出,迎敌的近战机甲只是一部分,而且很可能是一小部分,目前的情势能全身而退就是万幸!一旦被他们形成合围,那就是一场血战!
  
  叛军与海盗差不多,人才匮乏,无法凭士兵的特质决定发展方向,但凡体质过得去,统统驾驶强击机甲,这导致军人的素质良莠不齐,但是叛军中绝不缺少高手,不然城西的四百部佣兵机甲是谁拦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