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重金属外壳 > 第九十五章 引诱

第九十五章 引诱


  引诱
  
  “嗨,我能将你们的谈话视为种族歧视吗?”墨兰的小脸由于呕吐而惨无血色,无端端的叫人生出几分怜惜。
  
  “我说出事实而已。”陈放十分的坦然。
  
  安逊尴尬的咳嗽,将话题拉回正轨。
  
  七个人同行太显眼,安逊提议分组。具体的安排是,安逊与墨兰一组,陈放与琳妮一组,火牛和姚佳一组,分配还叫合理,最关键的是,他将两队佣兵拆开后拼在一起,这种做法对于两队缺乏信任,临时合作的佣兵团尤为重要。
  
  从他流利的程度,以及合理的搭配来看,似乎是早有打算。
  
  分散行动是隐藏课程的基础知识,出双入对的男女不容易引人怀疑,这些常识连帝国学院的学员也知道,自然不会有人反对。
  
  陈放对分组的方案提出异议,并且主动向墨兰示好:“我喜欢和美女待在一起,你和琳妮一组,姚佳陪伴火牛。”
  
  这是一次抢筹,双方自然都希望尽可能多的清楚局势,墨兰是唯一懂得土著语言的人,打探消息完全靠她,谁和他分在一组,谁就具有这个优势,另外,陈放也想借机打听修南星的底细。
  
  安逊虽然狡猾,琳妮也是不弱,加上本来就是冷冰冰的,不怕被他套出口风,姚佳是个争强好胜的女人,高傲的很,她恐怕都不会和火牛说话,也不用担心什么,最多是相处的不愉快,这正是陈放乐于见到的。
  
  同行的几个女人都不好招惹,姚佳首先发难道:“我来修南星可不是陪男人的,丑话说在前面,这头笨牛要是惹出麻烦,别指望我能出手帮他。”
  
  墨兰挑衅的笑道:“我是不是应该受宠若惊呢?”
  
  旁观的几个男人都是不由自主的心神一荡,她的笑容给人一种奇怪的感觉,如果不是考虑到她记恨陈放的种族歧视,琳妮一定认为这个挑衅的笑容是在勾引男人。
  
  大局为重,琳妮对陈放的意图心领神会,赞同道:“我赞成陈放的方案,他的形象与土著最接近,戴上护目镜就能挡住瞳孔,墨兰是修南星的人,懂得土著语言,打探消息,侦查消息,有他们两个就足够了,这样一来,我们就可以尽量的隐藏起来,除非迫不得已,轻易不要露面。”
  
  安逊想了想,有没有私心姑且不提,要想服众就必须尊重事实,随即不再反对,招呼道:“既然都没有意见,大家尽快换上土著的衣服,准备入城。”
  
  霹雳蜂像小孩子一样抬起右臂:“那个,你们好像忘掉了一个人。”
  
  陈放想也不想的说道:“你有鱼人,不怕被叛军发现,留在城外,试试看能否找到能窥视到城内的狙击点。”
  
  明知道不大可能,陈放仍然坚持看看再说的原则,假如真让霹雳蜂撞上大运,那就等于拥有俯视全城的上帝之眼,能将卡庙城的风吹草动尽收眼底,对于佣兵任务有莫大的帮助,鱼人还能藏在城外,为团队提供火力支援,关键是,他想不到霹雳蜂混入城内能起到什么作用,这个招摇的家伙不闯祸就属万幸了。
  
  沮丧之余,霹雳蜂愤愤不平道:“你们这叫歧视。”
  
  侥幸混到入场券的火牛幸灾乐祸道:“兄弟,你就别抱怨了,潜入这种苦活,没什么成就感,风险还高。关键是形象要好,找来再多的美女也无法掩饰你那副祖传的猥琐呀,你想想,本来你的形象就够猥琐了,在带上个如花似玉的闺女,还不立马成了卡庙城的焦点。”
  
  两人这些年出生入死,说起话来口无遮拦,霹雳蜂明知道大势所趋,抱怨也起不到作用,只好用力的踹了火牛一脚泄愤。
  
  临行前首先要换上土著的衣服,那已经是在分组行动之后的事了。
  
  陈放本来不大的嘴,此刻足以塞入一枚鸡蛋,影响视线的护目镜被他摘掉,一双青色瞳孔闪烁不定。
  
  墨兰,不如陆凌雪的倾国倾城之姿,不比琳妮的致命诱惑,也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土著女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野性之美,加上从军后铸就一身军人的特殊气质,看上一眼就能让人想入非非。
  
  几个心理肮脏,动机不良的男性佣兵在通话频道里没少品评,主要也就是火牛和霹雳蜂,安逊属于闷骚型的男人,时不时假装出面阻止,末了不忘帮他们补充一句,加上自己的看法,往往能起到画龙点睛的效果,但凡不是傻子,都知道他也想掺和,只不过拉不下面子罢了,要不然何必将墨兰的影像共享到护目镜上?
  
  如今,这个让几个想入非非的女人,竟然就在不远处脱得干干净净,一丝不挂,她明明知道陈放的存在,可是十分明显,她并不想遮遮掩掩。
  
  或者是土著人的特有的风俗,陈放感叹之余静静的欣赏。
  
  柔顺的黑发与东方佳人的秀美永远是水乳交融的和谐。墨兰的肩膀不算宽,但是很结识,也许是加入军队后注重保养的缘故,也不用在酷热的天气里挥汗如雨,皮肤还算细腻,呈现淡淡的小麦色,小蛮腰比一般的女人稍粗,但是与高高翘起的美臀十分和谐,绝不破坏美感,仿佛本该如此。
  
  说起来,陈放是首次现场欣赏女人的身体,利用外窥镜偷看的不算,那种春光乍泄也看不到什么。除了人类本能的冲动,还有一种隐约的好奇心,看不到正面固然有些遗憾……
  
  竟然天从人愿,那美妙的身体突然转了过来。
  
  没有紧张,陈放在本能的驱使下,将目光锁定在那副身体的肩膀以下,膝盖以上的区域。
  
  不知道是否由于长期坚持体能训练的缘故,她的两条大腿很结实……但是找不到半点脂肪的痕迹,根部的三角区域在稀疏的毛发遮掩下影影绰绰,神秘而诱人,平坦坚实的小腹,小小的肚脐点缀其上,十分逗人。
  
  再往上,看不到什么了,传说中的两点红晕被遮盖挡住,本来就算雄伟,只能说是娇小玲珑的两团粉嫩之间,被两条匀称的手臂硬生生的挤出一条沟来,很明显,主人还不想放任它们被并不熟悉的男人欣赏。
  
  琳妮就不用说了,她很善于保护自己,在霍尔星艰险的环境下,也没让陈放瞧见什么,如今波澜不惊的,想一览春光那叫做梦,她在机甲里换的衣服。
  
  姚佳,即使到了无可奈何的地步,她恐怕也会在打瞎火牛以后,再脱下最后一件衣裳,陈放能够肯定,他什么都看不见,否则的话,通话频道里不可能如此安静。
  
  有一个常识是陈放不清楚的,一个女人,若是不想让男人看到身上的敏感部位,即使在男人的视线里换衣服,也能不让对方看到想看的东西,至于她最终让男人看到多少,那就要视乎她的心情,还有她对这个男人的态度。
  
  墨兰暴露到这种程度是非常有讲究的,留下最后一丝防线,既不让自己吃亏,却是更能勾起男人的欲火。
  
  “喜欢你看到的东西么?”墨兰本以为这个小男生会因为羞涩,或者心虚移开目光,谁知道陈放竟然是目不转睛的盯住她的身体,连掩饰的念头也没有,她只好主动出声。
  
  “还好。”陈放很优雅的转移视线,仿佛优雅的绅士。
  
  墨兰几乎晕倒,她可不是恬不知耻的女人,事先打听出陈放是帝国学院的学员,前程必定是风光无限,何况还是个三阶佣兵,人也够帅,这才动了凡心,不惜血本的主动色诱,本来以为凭她的手段,随随便便便能将这个二十来岁,懵懂无知的童子军玩的七荤八素,对她言听计从。
  
  谁知道陈放竟然处变不惊,仿佛看的理所当然。
  
  “还好是什么意思,说来听听?”墨兰用野兽般的目光凝视猎物,赤裸着身体一步步的逼近,假如陈放愿意的话,触手可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