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重金属外壳 > 第九十一章 揩油

第九十一章 揩油


  揩油
  
  据六阶佣兵的说法,找到这小子的时候,已经是这副德行了,琳妮没有怀疑过导致陈放昏迷的原因,只是以为伤重所致,自然也不可能查看陈放的瞳孔颜色,闻言也是花容失色。
  
  瞳孔变色,琳妮首先想到的是病毒。由于她的失误,导致陈放在霍尔星被母皇袭击,她不知道陈放本身就携带病毒,那次袭击反倒是因祸得福,心中对此事耿耿于怀。
  
  再重的伤势也难不倒医师,只要人还活着,他们就能妙手回春,只有病毒才能让医师苏束手无策。
  
  “除了瞳孔变色,没有别的病变,我感觉这不像是病毒造成的昏迷。”苏珊检查的很仔细,任何细节都不放过,旁观的霹雳蜂不由做了个鬼脸,貌似有揩油的嫌疑。
  
  “那是什么原因?要怎么处理呢?”琳妮摒弃成见,主动向她询问意见。
  
  “大美人,人还好好的活着,又没有恶化的迹象,你紧张个什么啊?我可不是专业的医生,哪知道是什么原因!不过他目前的情形很像植物人,不妨先当作植物人照顾吧。”苏珊翻了个白眼。
  
  植物人最大的危险是身体长期不能动弹,血液循环受阻导致肌肉萎缩,按摩属于常规的项目,适当的加些刺激则有可能使病人苏醒,苏珊本来就并非专业的医师,扔下两条建议也就技穷了。
  
  脱险后,张婷将救援队目前的处境通报给联邦,三小时后盼来来了答复,她先是被狂批了一通,然后受命更改救援路线,叛军势力范围的救济点统统取消,救援行动被限定在政府军的区域。
  
  从这一刻,救援工作在算纳入了正轨,学员们开始紧张的救援工作。
  
  战乱带来大批的伤员,恶劣的卫生条件导致瘟疫肆虐,修南星的专业医师也严重匮乏,甚至无法满足军队的需要,更别说贫民的医疗,缺少医师的同时,药品也严重短缺。
  
  闻讯赶来的土著医师软磨硬泡,两个小时的功夫,便将救援队的药品诓走大半。要不是考虑到救援队的自用,张婷狠心拒绝土著们的请求,此刻连一支针剂也剩不下。
  
  救援队携带的药品虽然不少,放在修南星这种地方,如同一滴水落入干涸的土地,转眼间便没了踪影。
  
  征得学员们的共识,张婷向联邦申请一批药品,以解燃眉之急,救援行动才不过刚刚开始,剩下的时间里总不能无所事事,
  
  这一次倒是十分痛快,联邦当场拍板,相当于首批救援物资三倍的药品将在一周后运抵修南星。
  
  联邦的效率什么时候提升到这种程度了?即便不需要讨论,从采购,调拨,到运输,药物也不可能在一周内运抵修南星。张婷自然想不到,这笔钱是帝国的贵族们私人捐助,并且一早就确定下来,属于本次行动的第二批救援物资,如今已经在路上了。
  
  贵族们可不是傻子,早就预料到修南星是什么情形,将子女送到修南星,目的就是为了赚取名声,岂能为了缺钱闹出尴尬的传闻。此时,帝国畅销的报纸和电子媒体上,关于本次救援行动的报导已是铺天盖地。
  
  甄妮,莱傲,桑尼,这些名字迅速在帝国家喻户晓,身为帝国之花,人们对陆凌雪的名字都不陌生,此时则是带上一层神圣的光环。
  
  一个单独的房间里。
  
  蓦然,一双冰冷的小手抚上肩膀,陈放不由自主的呼吸一窒,期待已久的按摩终于来临,作为病人,陈放对病情无能为力,更别说佣兵任务,能期待的就剩下这个了。
  
  其实陈放感觉不出柔软或者是温暖,那双手也可能是冷冰冰的,或者生涩僵硬。麻木的肩膀仅能感觉到有个东西放上去,陈放只是在心里幻想那双手的感觉,以及它的主人,琳妮现在的神情一定很困窘吧,也可能很自然,谁知道呢?可惜他看不见。
  
  虽然麻木的肩膀体验不出手法,这有一下,没一下的,陈放仍能判断出那双手很生涩,苏珊的挖苦证实了他的推测。
  
  “大美女,你不是连基础的按摩手法都不懂吧?佣兵协会有专门的教程,还是免费的,我建议你抽时间学学。”苏珊故意装作一脸惊讶,骨子里却是在幸灾乐祸。
  
  为陈放按摩以前,琳妮赶走霹雳蜂等人,小女孩也被打发到救援组,和当地土著待在一起。苏珊却以半个医生的身份强留下来,说是能提供专业意见,说穿了就是要看热闹的。佣兵界的冰山美人为男人按摩,难得一见的奇景岂容错过?接下来的一幕果然没叫她失望,若不是顾虑到琳妮的忍耐程度,她一定要将这传奇的一幕化作影像,永久的保留下来。
  
  急救倒是学过,至于按摩,琳妮才不会学那种无聊的技能,冷哼一声说道:“苏珊,如果这就是你的专业意见,你现在就可以出去了。”
  
  苏珊抿嘴偷笑,然后疑神疑鬼道:“拜托,这就是一次护理按摩,不用搞到清场这么严重啊!莫非你为了让他尽快苏醒,准备使用些刺激的手法?”
  
  虽然不曾明说,谁都知道刺激的手法是什么意思,冷冰冰的脸上泛起一抹红晕:“我是质疑你留下的动机,这里不欢迎看热闹的人。”
  
  苏珊也不是轻易就能打发的主:“谁说我是在看热闹,我是要给你提供建议,你的按摩手法很成问题,根本起不到护理的效果,而且我认为添加些刺激的手法,说不定真能促使他苏醒,个人建议你不妨试试。”
  
  琳妮尴尬莫名,反唇相讥道:“好像你的专职是催眠师,也就是个半吊子医师,有什么资格教训我?要不然换你来?”
  
  肩膀上的小手停顿下来,陈放惆怅不已,生涩点也没什么不好,反正再熟练也感觉不出,反倒是琳妮的按摩服务,可不是谁都能享受到的,说不定两人的关系能更进一步。
  
  苏珊嬉笑如常道:“没有问题呀。不过事先声明,我是要清场的,作为医师,我首先为病人考虑,有些手法不适合外人观看。”
  
  不适合被人看见的手法!期盼之余陈放又有些排斥,混到这个地步,什么样的服务也不感受不到,那是被人骚扰。
  
  琳妮转瞬间恢复到平常,冷笑道:“剩下你们两个?我怕你不止用手。”
  
  苏珊有些心虚,强作镇定道:“什么意思?”
  
  肩膀上的小手又开始动作起来:“陈放第一次体质强化,你是他的催眠师,我也非常的好奇,他口角的唇印是怎么来的?”
  
  唇印,陈放心中一紧,很显然,自己在浑然不觉的情形下被人揩油了。
  
  苏珊故意装傻道:“原来你说的是这个,这种事情你情愿,好像没有什么问题,哦?”
  
  琳妮不动声色的说道:“你情我愿当然没问题,不过我怀疑他并不知情,要不然等他醒来以后,我问问他?”
  
  苏珊故作神秘道:“你咄咄逼人的,难道是在吃醋?告诉你无妨,催眠他以前,我们玩了个有趣的小游戏,那个吻是给他的奖励。”
  
  估计不是健康的游戏,分明就是吊人胃口,琳妮才不会中计,专心的开始按摩,手法起初的生涩与尴尬有很大关系,渐渐的适应以后,这种活也没什么难的,反正陈放目前的情形也谈不上享受,起到活血的效果就行。
  
  这样一来,苏珊反倒失去乐趣,无聊的伸了个懒腰,调侃道:“你们慢慢忙,我出去转转。”
  
  房间里就剩下‘人事不省’的陈放,琳妮反倒是有些心烦意乱,人的不平静往往是由于自身的缘故,而并非外来的原因。
  
  琳妮的心情很复杂,在她对陈放的情感中,有依赖,有队友的关心,还有愧疚。无论是什么样的感情,她都希望陈放苏醒,让一切恢复到正常,她想到苏珊的建议。
  
  刺激,一个让人面红心跳的词汇,作为二十六岁的女人,琳妮当然明白是什么意思,也不至于太过羞涩,假如陈放此刻清醒,或许情形不至于如此的尴尬,可是,一想到自己要采取主动,对方又是个毫无知觉的男人,异样的感觉让她犹豫不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