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重金属外壳 > 第八十二章 女孩的心思

第八十二章 女孩的心思


  女孩的心思
  
  也难怪她抱怨,四人的机甲中,琳妮和火牛勉强看的过去,也就属于二阶佣兵的装备,鱼人虽然颇为独特,却是新手佣兵的机甲,没有等阶限制,有些功勋值就能买到。
  
  陈放更加离谱,竟然仍在使用战狼,菜鸟的标准配置。联系视频,稍微有些见识的人,都能看出装备滞后严重影响团队的战斗力。
  
  高阶佣兵的优势很大程度与装备有关,等阶到了,却不选用更好的装备,那是和自己过不去,用生命开玩笑。
  
  “我也想换,可惜现在不太方便。”陈放漫不经心的说道。
  
  “呃,路过佣兵协会的时候,你们为什么不换?”安逊轻声试探。
  
  “我又不知道能在飞船上碰到你们?我习惯先确定任务才选择机甲。”陈放半真半假的掩饰,功勋值倒是富裕,穷啊,若非刚捞了一笔佣金,哪来的钱换机甲?成套升级的话,霹雳蜂和火牛的功勋值也很成问题。
  
  安逊倒是没有怀疑,毕竟,用正常的思维,很难猜到三阶佣兵能穷到这个份上,而且联系上那部猥琐的鱼人,陈放的话颇有几分可信。
  
  问题是,修南星处于军事封锁,要不是有人道主义援助这块金字招牌,平常的飞船无法通行,安逊当初护卫救援团,就是动的这个脑筋。最终,临阵磨枪的计划只能在安逊的怨念中搁浅。
  
  远处传来噪杂的声音,张婷和苏珊最先赶到。
  
  看到陈放和安逊等人坐在一起,张婷对他的身份再无怀疑,同时暗骂自己眼拙,这些天来竟然没有看出端倪。
  
  “这位同学,昨晚误会了你,在此向你道歉,你救回来的女孩已经苏醒,伤势也痊愈了,她要见你,你也知道,这个小孩对陌生人充满敌意,要是她攻击你的话,希望你能手下留情。”
  
  同一个事件,换一种说法,味道就完全变了,陈放感觉严重不适,凶巴巴的教官是不是吃错药,为什么突然变得温柔了?他不知道该怎样作答,将疑问的目光投向苏珊。
  
  与安逊等人一样,苏珊也认定两人的关系不简单,此刻用古怪的眼神看着两人。
  
  陈放并不知道,他在无意间改写了一项记录,有幸成为最接近冷美人的男人。
  
  琳妮虽然不知道这种无聊的记录,但是的确对接近的男性排斥,换在平时,如果有男人靠她太近,要么是她避开,要么就是那个男人倒霉,即便和她熟到不能再熟的火牛,也在潜意识里保持底线距离,可是此刻,陈放与她挤在一起,她却毫不在意,那就是说,她对陈放不设防。
  
  话说回来,陈放的确是个优秀的男人,在佣兵的世界里是匹黑马,又是帝国学院的高材生,将来势必风光无限,俘获冷美人的芳心不足为奇。
  
  苏珊白了陈放一眼:“看我干吗?不知道是不是你的魅力四射?连十三四岁的小女孩都被你迷住,刚苏醒过来就吵着要找你,我们也没有办法,只好先找你商量,盼你能手下留情。”
  
  都是手下留情,表达的意思却迥然不同,陈放疑惑不解,似乎一觉睡醒,这世界就变了,身边的人都很反常,先是琳妮为他披上了风衣;盛气凌人的教官竟然温柔起来,说出的话来相当有水平,楞是将他从黑的说成白的;苏珊的表现就更是古怪,完全不像平常的风格。
  
  虽然奇怪,陈放仍是一如既往的平淡,好像对什么都不在乎的样子。
  
  说话间,小女孩出现在视野里,在她的身后,跟随了大批的学员。
  
  见到陈放,女孩的态度立即发生变化,凶狠中透出一丝明显的畏惧,毫无抵抗能力的完败,让她对陈放有一种莫名的畏惧。
  
  寂静的夜,连微弱的呼吸都能听的清清楚楚。
  
  不明就里的学员都在期盼,要看小女孩如何报复陈放,就连在场的佣兵也饶有兴致的审视女孩。
  
  尤其是安逊,在快刀的几句私语后,对女孩升起浓厚的兴趣,他非常希望女向陈放出手,因为这两个人的底细都是他迫切想知道的。
  
  期盼的事没有发生,小女孩最终只好向陆凌雪求助,说出一段发音古怪,却清脆动听的土著语言。
  
  学员们的目光顷刻间转移到陆凌雪的身上。
  
  “她说,她想要吃东西。”陆凌雪犹豫了片刻才做出翻译,冷眼旁观的苏珊即使听不懂土著的语言,也能看的出她言不由衷。
  
  古怪的要求让陈放愣住片刻,不过貌似没有理由拒绝,最终,他在众多学员的注视下摸出一小块压缩饼干,扔到女孩面前的地下。
  
  围观的学员立即嘘声一片。
  
  “有这么给人东西的吗,怎么看都像是喂狗!”桑尼当场怒责。
  
  “这东西是人吃的么?”修习医师专业的甄妮还算有些见识,认出那是帝国军队很久以前就停止使用的压缩饼干。
  
  不仅是这些天用压缩饼干度日的陈放无言以对,在场的佣兵都露出古怪的神情,估计都是品尝过的,生存下来比什么都重要,况且佣兵对饮食并不挑剔。
  
  经历一阵尴尬的气氛,人们再次将视野移到小女孩的身上。
  
  在所有学员的诧异中,小女孩捡起饼干扔进嘴里,虽然她有能力找到食物,可是目睹亲人惨死,哪有心情吃东西?这几天也是饿坏了,难以下咽的压缩饼干,她却吃的津津有味。陈放在她感觉到不适的时候恰到好处的将水壶扔了过去。
  
  尽管心中不忿,学员们仍是感觉到欣慰,无论如何,小女孩肯吃东西了,食物是生命的保障,不知不觉,对于陈放的怨念也减少了许多。
  
  两小块压缩饼干很快消失不见,陆凌雪如释重负,同时也开始头痛,小女孩的要求并非食物,而是要留在陈放的身边,凭她对那个男人的了解,十有八九是不会同意,说不定将事情闹的不可收拾,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本来她是想制造个小小的误会,让事情不了了之,谁知道陈放今天心情格外的好,给了小女孩一块饼干,女孩更是毫无顾忌的接受,以目前的情形来说,小女孩既然肯吃东西,就一定不会再离开陈放,她的谎言没有起到任何效果,事到如今,如果不想谎言拆穿,就只能顺水推舟。
  
  “难得她愿意吃你的东西,就让她留在你的身边吧。”陆凌雪仿佛看不见学员们惊疑的目光,自作主张。
  
  “不行,我可没时间照顾她。”陈放当场提出异议。
  
  “实不相瞒,我们给她的食物,她都不吃,你难道忍心看她饿死?”陆凌雪再次玩起外交。
  
  片刻后,琳妮也出面说情,加上安逊的别有用心的帮助,女孩最终留在陈放的身边,陆凌雪作为翻译,自然也要留下,其余的学员则在张婷的坚持下悻悻离去。
  
  学员们刚走,安逊立即跃跃欲试:“听说这小女孩十分灵活,让我试试?”
  
  琳妮中途拦住:“你还不如直接说,她是驾驶刺杀系机甲的好人选,这么小的孩子,你也动脑筋,不觉得过分吗?”
  
  从年龄来看,女孩也就十三四岁,说不定才十二岁,这种年纪就拉入佣兵未免夸张,佣兵协会虽然没有限定成员的年龄,不过每个人心里都有底线,至少再等三五年才行。
  
  安逊尴尬的笑笑:“我就是考考她,还不一定合适呢,你也清楚,刺杀系佣兵难找,快刀虽是刺杀系,可惜体质限定了发展,到现在已经和强击机甲差不多了。我是求才若渴。如果合适,我从现在培养,等她三年也没有关系。那个,你出道的时候年龄也不大么。”
  
  琳妮冷冰冰的说道:“饥渴也不能动孩子的脑筋,你这叫饥不择食。”
  
  安逊老脸一红,险些当场昏厥:“你这是故意找茬,你想想,女孩失去所有亲人,在修南星无依无靠,救援组能帮她一时,迟早有离开的时候,到那个时候,她一个人在战区里无依无靠,迟早也是死路一条,加入佣兵未尝不是好事。”
  
  陈琳妮看了眼远处的女孩,思索道:“无依无靠,我可不这么认为,要是她只有可怜,还愿意要她?你心急火燎的,说到底不就是看重她的个性和体质?”
  
  默不作声的陈放也帮腔道:“要不要留下应该尊重小女孩的意见,饿了这么多天,她即不要吃的,也不要穿的,死死盯住你们的武器,你们就不感觉奇怪?”
  
  安逊若有所思的分析道:“难道她想报仇?嗯,极有可能,夏尔村惨遭叛军屠杀,女孩十有八九是很在杀人游戏中活下来的,当时她逃离了村子,有能力跑去别的地方,可是她仍然回到村里,最大的可能就是要报仇。”
  
  琳妮难得的展颜一笑,说道:“原来是个坚强的小女孩,我也认为应该尊重女孩的意愿,反正一时半刻不会离开修南星,闲暇的时候不妨教她两手,如果她到时候想要留下,也有自保的能力,如果她愿意加入走,我绝不阻拦。”
  
  安逊求之不得,当场满口答应,小女孩的仇家十有八九是前两天被歼灭的叛军,这就是说,她的仇早就报了,亲人也死得一干二净,有什么理由留在地狱般的修南星?安逊担心的是琳妮和她争抢,如今看来,琳妮显然没这个意思。
  
  陆凌雪本来有些异议,小女孩和佣兵能学到什么,无非是杀人,可是考虑到目前的处境,她犹豫了片刻,什么都没有说。
  
  说到教导女孩,琳妮无疑是最恰当的人选,不过安逊藏有私心,生怕女孩和琳妮等人走的太近,也不甘落后,同时向两名属下使出个眼色。
  
  “我教她远程狙击。”姚佳神情冷漠插上一脚。
  
  “本人也是刺杀系机甲。”快刀郑重其事的提醒各位。
  
  还不知道女孩愿不愿意学呢,安逊就先行拉开争夺战的序幕,于陈放等人的冷淡相比,他似乎表现的过于积极
  
  “要不然,你也教他两手,就双枪怎么样?”身为四阶佣兵的安逊自然识货,知道那独一无二的控杀决不是佣兵协会的教程里能学到的本事,将小女孩拉入团队以前,先让她学会这本本事自然最好,何况他也可以偷窥门径。
  
  “我没有本事教她。”陈放才懒得和他们胡闹。
  
  安逊碰了个钉子兀自不肯死心,使坏道:“我有个非常好的提议,你不是打伤过她吗?我们各尽所能教他,然后让她向你挑战!”
  
  “我是雇主。”陈放泰然自若的表明身份。
  
  安逊翻了个白眼:“雇主怎么了?是不是怕有一天败给小女孩,害怕丢人?我们都知道你体质虚弱,不过就算再虚,也能比十三岁的小孩子强,这是场公平的战斗。”
  
  片刻后,陈放漫不经心的说道:“不存在那种可能性。”
  
  安逊大手一挥:“既然你答应就好,我们用事实来证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