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重金属外壳 > 第七十一章 谁的颜面谁出钱

第七十一章 谁的颜面谁出钱


  谁的颜面谁出钱
  
  捐款哪有寒碜的说法?身为院长,不至于说出失水准的话,要不然何至于压低声音,除非他猜出自己的身份……
  
  “我也感觉寒碜,可是没有办法,穷啊。” 陈放处变不惊,也是压低声音。
  
  “我们私下里说话就不要打哑谜了,就算你不在乎,也该顾全国务卿大人的颜面,是不是?”院长单刀直入,要列入援助团队的名单,除非有大人物推荐,作为帝国学院的院长,当然知道谁推荐了陈放。
  
  “财政部长的颜面都值十五亿,国务卿大人的颜面,我能顾全的起吗?谁的颜面谁出钱!”陈放面不改色,外公要是在乎颜面,就该帮他把钱出了。
  
  院长突然间笑了出来:“敢说出这种话来,也只有三公子了。”
  
  能爬上帝国学院院长的宝座,那就是头成了精的老狐狸,不然的话爬上去也坐不稳,一点点风吹草动,也能嗅出气味来,国务卿大人虽然口风甚言,对外孙的身世只字不提,不过他为什么出面,将这个男学员塞到孙媳妇身边?莱傲凭什么为这个学员死心塌地,竟然要和桑尼决斗?再看看这个学员的气质,哪里像个平民?
  
  如此明显的迹象都看不出来,他这个院长也该做到头了,陈放敢不顾国务卿大人的体面,他可不敢放任陈放乱来。
  
  事情既然拆穿了,也没什么顾忌的,陈放摆出光棍的架势:“三公子也没钱!我有多少钱办多少事,有三百联邦币就捐三百,有三十亿联邦币,我也愿意捐三十亿。”
  
  “不愧是三公子,好大的气魄,张口就是三十亿,换成平民说出这个数目,嘴皮子能有这么利索?”院长暗自得意,本院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蓦然,院长提高音量,当众宣布道:“这位学员的能力大家有目共睹,他能负责本次活动的机甲维护,当然,你们要改装机甲也能找他帮忙。另外,他改装的机甲被正式命名为劈颅者,由汤森博士推荐给了军部,并且获得通过。我们学员改装出的机甲被军部采用,这是首次,这是我们学院的共荣。学院决定给予奖励,加上军部购买这款机甲的资金,他能够得到三十亿联邦币,他愿意将这笔钱全部拿出来,作为人道主义援助活动的捐款。”
  
  从捐款三百联邦币的小丑,一跃成为捐款最多的学员,何况还是改装机甲的收入,远比其余的学员风光多了。
  
  院长都不禁为自己的急中生智洋洋自得,这款机甲的确要推荐给军部,不过是经过汤森博士改良以后,设计出的一款新型机甲,不过奖金还是归学员的。
  
  军部要采纳一部新款机甲,速度也没这么快,不过既然是汤森博士推荐,要通过不成问题。至于资金方面,也许不到三十亿,也许不止三十亿,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捐款的数目必须比在场的学员都高,这样才不会折损国务卿大人的颜面,才符合陈家三公子的身价,即使有些不足,这笔钱还怕找不到人买单?
  
  陈放对此也十分满意,在目前的环境下,低调就要被人踩,院长即没有暴露他的身份,又拉高了他的地位,今后不会再有人找他的麻烦。
  
  风光的后面是幕后交易,在学员们议论纷纷的时候,院长再次压低了声音:“轮到你投桃报李了,你也看见了,救援活动的人分成两派,点火就然,你可不要再煽风点火。”
  
  陈放不禁好笑:“这又关我什么事?我什么都没做过。”
  
  院长一本正经的说道:“就是让你做点什么,别和我装糊涂,以前桑尼和莱傲势均力敌,双方都有所忌惮,自然会收敛很多。要不是有你撑腰,莱傲敢这么狂吗?这头小狮子以前温文尔雅的,现在喜欢咬人了。”
  
  陈放无可奈何,只能答应下来。
  
  院长似乎遗忘了追究责任人的问题,不过谁都知道责任人是谁,女教师第二天没有出现,她的工作由一名联邦的女军官接手。
  
  学员们自然是求之不得,女军官的外形靓丽,干净清爽的短发,柔媚的曲线,配上笔挺的军服,给人英姿飒爽的感觉,尤其是胸部,尺寸恰到好处,很饱满,很挺拔,格外地养眼,活脱脱就是制服诱惑,军人有独特的气质,不是随便什么女人穿上件军装就能扮出来的。
  
  以上的形容,陈放也是听学员们私下说的……另外,她姓张。
  
  学院每年都要组织人道主义援助的活动,所以时间的安排并不仓促,准备工作也十分的细腻,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
  
  救援小组动身以前,要接受为期两周的强化训练,内容有野外生存,单兵作战,机甲驾驶,急救等等,这些基础的训练,能保证学员进入战区以后不至于惊慌失措,从内容来看,偏向于保障自身居多,这也无可厚非,小组的成员都是贵族子弟,他们是捞取政治资本的,把命赔上可不划算,何况要帮助别人,首先必须确保自己活着。
  
  训练中,战斗人员的体质训练尤为艰苦,引用美女军官的原话,训练一定要达到个人的极限,要是有人在训练后还能站着,那就是训练仍没有到位。这两周的时间里,她要让救援小组的成员在地狱中度过。
  
  陆凌雪,甄妮等女孩也不例外,由于体质的差异,以及贵族的体面,她们与男生分开,单独分做一组。女孩子训练格外养眼,特别是跑步,胸前的尤物跳呀跳的,让人想入非非,不过这份旖旎只有藏在树荫下的陈放才有缘欣赏,其余的男生都在另外的操场接受魔鬼训练呢。
  
  即便放他们过来,恐怕也无心欣赏这份美景,这两天下来,他们能想象到的好事已经极其有限,充其量就是美美的睡上一觉,或者饱餐一顿,对于如今的狮子等人,片刻的休息都是奢望。
  
  陆凌雪永久的摘掉了面具,或许与的事业有关,政客戴上面具演讲,如何能取信于人?
  
  还有,外公当真要培养她做接班人?陈放很难接受,如果自己的老婆有朝一日,真的成为帝国的国务卿,那是什么样的光景?外公,你这不是在玩我吗!
  
  “好看吗?”冷冰冰的警告打断陈放的浮想联翩,原来是美女教官,顺着他的视线,很容易就能找到女生身上的某个部位。
  
  陈放下意识摇了摇头。
  
  “不好看?”
  
  陈放仍是摇头。
  
  “那你是什么意思?偷偷的看了半天,总该有些感觉吧?”想不到美女教官还不缺乏幽默感。
  
  陈放继续摇头,这种情形,解释纯属多余。
  
  “我不属于战斗人员,来这边是躲荫凉。”陈放很有礼貌的回应,同时站起身来,调头就走。
  
  “站住,你以为叛军杀掉你以前,会询问你是不是战斗人员么?”军官美女不依不饶。
  
  “那是叛军的事。”陈放也小小的幽默了一回,不过依言停下了脚步。
  
  “听着,理论上援助小组不会受到海盗和叛军的袭击,可是一旦那种情况发生,我要求小组的成员都要有战斗的能力,至少不能成为队友的负担,你想成为队友的负担吗?即使你不在乎,我也不允许!无论你家世如何,出于什么动机参与援助行动,在这个训练场上,我的话就是命令,所有援助小组的成员,都要接受严格的训练。”军官美女的语气不容分辩,她来自联邦,无视这些贵族子弟的特殊背景。
  
  “抱歉,出发以前我有九部机甲要改装,实在抽不出时间参加你的训练。”陈放不得已使出杀手锏,很男人的消逝了。
  
  以正常速度推算,要完成九部机甲的改装,两周时间的确很紧张,不过他刚才还在树荫下乘凉,偷窥女生训练,再完美的理由也打了折扣,可信度严重下降,美女教官虽然不愿接受,可是也找不到理由强求,毕竟在两周的时间内,救援组成员的机甲必须完成改装和维护。
  
  “可恶的家伙。”美女教官有些恼火,本来她还想将陈放拉到女生好好羞辱一番,既然这小子喜欢看女生训练,就让他女生一起训练,从体质的极限来说,陈放倒是非常适合与女生编在一组,谁知道陈放居然假借工作之名溜了。
  
  所谓地狱式训练无非是高强度训练,效果远远不如佣兵协会的体质强化,何况还要冒骨折的风险,极有可能当众出丑,陈放当然不愿意尝试。
  
  女生训练是不能看了,陈放很识趣的待在工作间,除非万不得已绝不出门。
  
  中午的时候,陈放在饭厅遇到了狮子,生龙活虎的年轻人,如今被折磨的精疲力竭,连走路都异常吃力,贵族的气质荡然无存。
  
  狮子的体力尚且如此,其余人就不用说了,坐在椅子上的他们竟然想乘吃饭的功夫小睡一会儿,这是他们唯一能偷懒的机会。
  
  “那个女人是魔鬼。”莱傲悄悄瞟了眼旁边的桌子,美女教官就坐在那里,和陆凌雪待在一起。
  
  才两天的时间呢,竟然将一头狮子折磨成这副德行,陈放不由对那位漂亮的女军官另眼相看,同时庆幸自己逃过一劫。
  
  军官的凶狠不光体现在高强度的训练,这几天来,参训的学员从未睡过一个好觉,紧急集合天天晚上有,昨天晚上居然拉过三次,如今学员们都是熊猫眼,他们也没有吃过一顿饱饭,
  
  相对于高强度的体能训练,那么点食物简直是虐待,都是二十来岁的孩子呵,正是长身体的时候……
  
  “为什么你不用训练?”黄金狮子好像想到了什么:
  
  “我要帮你们改装机甲,很忙。”陈放的表情很认真,那个女教官显然还对自己这条漏网之鱼不肯死心,从她的眼神里就能看的出来,决不能给她任何机会。
  
  “那你睡在什么地方呢?为什么晚上不见你?”莱傲满脸的羡慕。
  
  “工作的太晚,我只能加班,晚上睡工作室。”加班倒是事实,目的是不和他们一样,四个人睡一个房间,晚上还要紧急集合,拉到外面跑圈。
  
  两人正在嘀嘀咕咕,一个漂亮的金发女孩来到两人旁边,手里捧着金属餐盘,奇怪的是,她找上的人不是狮子,却是陈放。
  
  “你好,我能坐在这里吗?”
  
  对于这个女孩,陈放还是有印象地,大法官安东尼的孙女,她不是桑尼的女人吗?为什么来这边的桌子?
  
  事先答应过院长,也不想找麻烦,陈放指了指桑尼等人的桌子:“我认为你坐那边比较好。”
  
  刹那间,三个人不约而同的望向陈放,女教官,陆凌雪,莱傲,姑且不说贵族的礼仪,竟然这么对待女孩子,未免不解风情,何况甄妮还是学院的人气美女,追求者大有人在。
  
  甄妮脸色一寒:“如果你说不能坐,我也没什么可说,但是你让我去那边的桌子,我能问问是什么原因吗?”
  
  好犀利!不愧是大法官的孙女,不再政法部门发展,跑去学医术实在可惜。
  
  陈放原本没考虑许多,就是想尽快打发她走,谁知居然被抓住话柄,郁闷的说道:“何必明知故问?我听说你和桑尼的关系很好。”
  
  甄妮冷笑道:“哦,不知道你是听谁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