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日,距离皇族盛宴还有一天。
  就在清晨,一道声音划过长空,降临到了南山的头上。
  “传南山,携徒弟柳霓前往天道国,参与圣女的竞选。”
  “呵,看来我的师尊知道我复活的事情了呢。”南山抚着长髯,微微一笑。
  柳霓听到这个消息以后,下意识看向了明渊,她也不知他脸上是喜是忧,不自觉地哀伤起来。
  “霓霓,想什么呢?”明渊望着柳霓那忧郁的小眼神,不禁上前去拥抱她。
  “对不起,我要走了。”柳霓嘟着小嘴,可怜兮兮地在明渊怀中。
  “没事,哈哈,等你成为圣女以后,实力肯定会很强,不过我没关系,因为以后我也会变得……”明渊话还未说完,就被袭来的吻堵住了嘴巴。
  久而,明渊便继续说道:
  “我会一直保护着你。”
  此刻,淅淅沥沥的小雨,毫无征兆地落下,微微打湿了明渊的鬓角,也不知是泪水还是雨水,缓缓从明渊脸上滑落。
  如果说这是他钟意的女人,那么暂时的分别,对他来说也是一个残酷的现实。
  而柳霓又何曾不是,仅仅相处了三日,刚感受到了家中的温暖,就要再次分别……
  若不是肩负振兴柳家的使命,她宁可一辈子平庸,也不愿一生历经沧桑……
  明渊轻轻擦拭了她眼角的泪水,在她的额头上轻吻一下,缓言道:
  “保重。”
  南山与心魔立在榕树顶上,看了这一幕,也不由得动容。
  “我说,非得拆散他们么?”心魔双手叉腰,仿佛一个长老。
  “没办法,各有各命,我看明渊命数不可估测,未来的变数,也只有他可以改变。”
  “罢罢罢,江老头还找我有事,告辞。”话说间,心魔化作一团邪气,瞬间不见了踪影。
  王盈见儿媳将走,临走前嘱咐道:
  “霓霓,到了那里可要照顾好自己,一定要吃好穿好。”
  “恩,我知道了,娘。”柳霓强忍住泪水,笑颜回复道。
  南山一挥手,一道传送门被搭建起来。
  “南山,此次复活,可未曾借助他人之手?”一个声音从传送门中传来。
  “恩,多靠一位小子给的冥王之心。”
  “哼,这还真罕见。那小子,你也在吧,我劝你迟早断了柳霓这条心,她的命数,不是你能改变的!”那声音威严无比,仿佛尤其坚定。
  “哼,那也轮不到你来说教。”明渊一怒,挥手将霸龙枪震在地上,枪尖指天,右手五灵剑,正视门中那道身影道:
  “你认为你是谁?我是为了柳霓的将来考虑,我还早会成为一代强者,你?自以为能摸清我吗?”
  明渊怒视,左手龙吟声震云霄,右手水火变换,翻天覆云。
  “你这小子,老夫仅是一道残魂,关于你的未来,还是要靠你自己,我未尝能干预。”那道声音传来后,便无了动静。
  空气中充满了寂静。
  “渊,你知道吗,那是我父亲。她一直希望……让我成为圣女。”柳霓开口道。
  南山也是一句一句造化弄人说道。
  “没事,你放心去吧,大不了失败了再把你接回来,保护你一辈子。”明渊向柳霓露出了真诚上笑脸,久久也未散去。
  南山先进了传送门,正当柳霓将进时,柳霓回头,望见了满是哀伤的明渊:
  “记得我。”
  昔人已去,明渊还在回味那句话——记得我。
  明渊只是静静地躺到了床上,床上留下的余温,让身体肆意地感受这柳霓留下的痕迹。
  终究还是我无能为力!
  明渊缓缓睡去,留在他梦境之中的,仍然是她。
  在那一天,明渊正打完雷诺那战,他见自己的肉体倒下,心中充满了感慨,当年是如此的弱。
  一个红衣女子翩翩而来,她并未扶起明渊的肉身,而是转身向明渊魂魄这里走来。
  “别来无恙。”那红衣女子缓缓道出。
  明渊丝毫无动于衷,他知晓这一切是梦,他也只能等待醒来。
  “你若衷心于我,便付你一世荣华富贵。”那女子见明渊毫无反应,又重新提议道。
  “为何?你又不是她?”明渊转过头来,轻轻瞥了她两眼。
  “我,我乃柳族圣女,世人以我为尊,天下以我为变,你有有何不从?”
  “只因你不是她。”明渊双手放到腰后,便不再向远方多看。
  这一切的记忆,都是美好的,他从不允许任意一人破坏。
  转瞬间,他的思绪又被领到了另一个地方。
  一棵树,树下站着一位白衣的女子,样貌像极了柳霓,在明渊落地一刻,便向他飞奔过来……
  “明渊,我爱你。”天地灵气聚集着,围绕在他们周围,明渊只觉自己的身体毫无动静,心智也并未波动。
  “你不是她。”明渊再次重复着。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绝情!”
  转瞬间,明渊觉得自己的身体恢复了,肉身入幻,在这棵大树发散的光辉下,白衣女子的身影早就被冲刷得无影无踪。
  只觉一大堆灵气极速向明渊身上用来,他被这股巨大的压力压倒,盘坐在地上,以全身皮毛感受这灵气,同时还调动了气吞山河。
  “这是什么力量?”明渊在吸光了这里的灵气后,那棵树终于幻化,成为了一丝魂魄,注入明渊的神识。
  一堆记忆涌入他的脑海:
  关于柳霓,从小被父母逼迫练武,只因她为长女;
  后遇到了大屠杀,柳家似乎死绝,一个伟岸的身影将柳霓抱了出来,虽然依稀,但仍能见那南山的驼背样;
  而在那一片记忆中,那个男人的记忆,早已被抹去……
  ……
  ……
  ……
  “师父,你的托梦究竟能给他带来什么样的造化?”柳霓好奇地问道。
  “为师也不知晓,一切都看他对你的至情至深,只有真正做到爱你,才能在你的梦境中,达到最高的修炼巅峰。”
  柳霓没有多说什么,她只觉得自己的记忆在传送通道中缓缓流去,直至她沉沉睡去……
  “迟点再醒来吧,等你成了圣女,天下就会因为你而产生变数。”
  南山望着眼前漫长的星河之路,嘴角微微翘起。。
  “明小友,可别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