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重生我的末世网文 > 63、半截柳叶

63、半截柳叶


  白辰自然知道为什么那盒子会打开,只不过,他不可能说,只是他也很好奇,便跟着郭本宁走近那支盒子。
  呈现在两人眼前的,是同样为黑色金属材质的内里,只不过相比起盒子表面那光滑的金属质感而言,内里的金属部分却显得有些凹凸不平,褶皱堆叠,看上去就好比是某种生物内部的腔体肉壁。
  而在这狭小的空间中,却躺着一片细长如柳絮的叶子。
  是的,没有其它,只是一片翠绿残缺的细长叶子,而且看形状,应该只是半片叶子而已。
  “老郭啊,想不到你真的能打开这个盒子,这,也算是我送给你的一份礼物吧。呵呵,估计你也想不到这个金属盒子是什么吧,好吧,我就不绕弯子了,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生铁盒子而已。”随着这一道兴奋中带着疲倦的声音响起,两人都不由得看向了对方,是了,这不是已逝老院长林国士的声音,又是谁?
  “不可能,生铁怎么可能是这样的?”
  似乎是猜到了郭本宁会如是回答,声音再度响起道:“哈哈,就知道你会是这个反应,一定不相信这只是个普通的铁盒子。不急,听我慢慢跟你说哈。”
  随着这一道声音的讲解,白辰和郭本宁两人的也愈发觉不可思议!
  首先,是林国士,居然在暗纪四年便开始吞服进化结晶,在死之前,赫然便已经是一名二阶A级的兽化系异能者,而他的兽化形态是猎豹!
  其次,里面那一片柳叶般的断叶,居然是他深入到灾变区当中无意间获得的样本!一种可以使金属活性化,改变金属性状和性质的变异植物=叶子!
  第一则消息,完全震撼住了恪尽职守的郭本宁,而最让郭本宁不解的是,林国士居然还一再要求郭本宁服用进化结晶激发异能。
  “我知道,你肯定会很不解,很意外,很震惊,哎,真想看到你现在脸上的表情,不过,就连我自己也很好奇,不知道此时呈现在你面前的盒子变成了什么样。好了,最后我在总结一下。对于这片叶子的出产地以及研究时得到的相关数据,都在院长办公室的抽屉里,是一枚深蓝色的小型芯片,记得拿。最后,我的用意也和你说了,金属活性化的终极方向是生物化,之前,我们的世界不存在那种可能,但如今这个末世,却有这个可能。而我,已经向你证明了这一点。虽然,它只是一个开端。”
  停顿了片刻,那道声音继续说道:“所以,老郭啊,如果能彻底解开物质与生命之间的命题,那么,将会是我们人类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发现。”
  郭本宁颤抖的将那支金属盒子捧在手心,黯然神伤的流下了眼泪。
  “呵呵,无机物是转变成有机物,而有机物孕育出第一个单细胞……第一个细胞进化成了现在的人类。生命……生命……”
  就生命的起源而言,科学界统一的认知是生命起源于海洋。
  原始海洋的盐分比较低,但各类化学元素却十分丰富,这便为无机物合成有机物提供了可能,在当时没有臭氧层阻挡的原始地球上,太阳辐射的紫外线可以为这些海洋中的无机物合成提供充足能量,再加上雷电等作用,海洋中慢慢出现在了蛋白质、核酸等生物大分子,而这,是生命诞生的第一步。
  以上这些,早在白辰那个时代便已经被科学家在实验室中被证实。
  由于那时的原始海洋当中,游离着这样些大生物分子,与此同时,海洋中同时出现了的磷脂分子,并且因为磷脂形成的囊与蛋白质、核酸相遇,在某种外力的作用下,磷脂把蛋白质、核酸等大生物分子包裹。
  至此,磷脂形成了原始的细胞膜,为蛋白质、核酸等提供了相对独立的空间,继而形成了最原始的古核细胞。
  脑中回想着这一连串在网上众人皆知的生命起源信息,白辰也不由得陷入了沉思。
  许久,看着失神癫狂的郭本宁,听着他的喃喃自语,深吸了一口气,白辰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道:“自然界的生命的确是通过一系列的因缘巧合,从无机物合成了有机物,再从有机物诞生出第一个古核细胞开始的。而要反过来赋予无机物以生命,这仍旧是一个十分漫长的过程,郭老,咱们要做的事情还很多,节哀顺变。”
  擦拭掉眼角的眼泪,看着那片静静躺在盒子当中的叶子,郭本宁再次合上了盒子,郑重的将那生铁盒子摆放在了一个通气的方形观察玻璃窗中。
  “你说的没错,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继续我们刚才的课题吧。”
  身为一名生化战兵,虽然郭本宁口中的诸多术语和专业知识他也为所未闻,可却不妨碍他以超绝的记忆力和理解能力进行推理,更不用说,白辰知道生化战甲的最终形态,以及关键的几样材料,所以基本上,还是能与面前这位大教授进行常规交流。
  而通过跟郭本宁的交流,白辰也了解并学习到了许多闻所未闻的学术理论和科研结论。
  只不过,时常心游物外的白辰,每当看到培养皿当中的那副生化战甲粗胚,总会止不住的想到自己先前得到的那两样东西。
  “泰博尔金属,啧,说起来,泰博尔金属也是经由微生物加工而来的。微生物改变矿物的性状,从某方面而言,倒是跟这叶子有着类似的效果。”
  “倒是这叶子,究竟会是什么呢,居然能改变铁元素的宏观性状。而且本身具有极强的生命能量波动。书中的那些变异植物当中,有这个特性的……嗯,不是这个,也不是这个……好像也不是这个。”。
  似乎是察觉到白辰有些心不在焉,郭本宁讪讪一笑,开口道:
  “好了,今天就暂时讨论到这吧,虽然能察觉到你在学术方面的基础并不踏实,甚至于说十分业余,可不得不说,你的思维无与伦比,往往能一针见血的洞悉重点,十分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