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山野男神 > 第五十八章 活的纯粹

第五十八章 活的纯粹


  准备了一个下午之后,四人踏上了前往京州市的火车。
  至于为什么是火车,绝对是老一辈儿的人勤俭惯了,姜然的父母执意如此,哪怕是李素素也是一样,坐火车虽然便宜了点,但是速度也慢下来了。
  姜然倒是没有什么所谓的,坐在火车上听着音乐。
  纯音乐能够涤荡心灵,这是一个外国的演奏家演奏的钢琴曲,悠扬婉转,颇有高山流水之意。
  “到了么,我来接你们。”手机震动了两声,姜然接通。
  “到车站来接我们吧,京州市的火车站,你应该知道吧。”姜然笑道。
  “啥?火车站?”
  震惊之下的白雨的声音有些尖锐,音调拔高了无数个调,姜然轻轻的将手机拿开了耳朵一些,等白雨接受了事实之后,方才将手机拿了过来。
  “是的,火车站。”姜然又确定了一遍。
  看了一眼其他几人的眼神之后,李素素眉头一挑,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姜然轻轻的对着话筒说道,“勤俭节约是我们华夏民族的传统美德,体现在这些小事上。”
  “得了,快别跟我这说这些没有用的了,快点过来吧。”
  又是聊了一会儿,电话挂断,姜然耸了耸肩,“一个富二代。”
  “刘杨也是富二代,这些年轻人的思维开阔的让人捕捉不透,未来还是属于你们的。”李素素抿嘴笑道,“刘杨可比你这个朋友傲气多了,只是近些年跟你余叔叔身边也是收敛了许多。”
  姜然笑着点头,“扬哥还给我打赏二十多万,这个人情改天还他。”
  “直播打赏么?这还什么还,请他看一出你的戏就得了。”李素素轻轻笑道。
  “好嘛,二十多万,换一张票?”父亲大笑道。
  姜母不禁有些咂舌,二十多万啊,她这辈子都没有花过这么多钱,更别提一掷千金了,对于这些年轻人的圈子,对她来说,还是很奢侈的。
  但是并没有多么的难以接受,毕竟姜然的工资卡还在她那保管着呢,其中虽然没有上百万,但是几十万还是有的。
  她准备交给未来的儿媳妇儿,或者给姜然应急时候用。
  嗯,现在的她,无欲无求,其他的都可以放边靠,首先要个儿媳妇儿来。
  姜然倒是也用不到多少钱,也就任由母亲胡来了。
  “年轻人嘛,就该去闯闯,他们有最靠前的思想,并且能够接受新知识,新事物,我们虽然也在努力的去适应时代的变化,但是发现时代离我们越来越远了。”李素素轻叹了一口气说道。
  “在以前,无论是快板,慢板,导板,无论速度多慢,都有人能够去耐心的听,现在的时代,恐怕也就只能有人无聊的时候听听快板和流水了。”
  姜然轻轻的点了点头,这倒是实情,京剧只是其中之一,最难发展的,还是那些没有推广的东西,或者说,有些东西,推广也推广不出去了。
  每年的重阳节,都有老艺术家的晚会,那几乎就是最为顶级的一批艺人了,八旬高龄的老艺术家也不在少数。
  因为尽兴,所以,甚至有着老艺术家坐着轮椅前来,但是唱出来的声音,犹如小姑娘一般清脆爽朗,含蓄大方。
  可就是这样的盛会,也没有压过一些大的综艺节目。
  因为懂,所以才会去看,不懂的人,都直接略过转台了。
  因为那些大的综艺有流量艺人,有着一大群粉丝的基础,手破了点皮,随便发个v博,就能够获得十万回复安慰,而一些老艺术家,甚至是一些默默的为国家做贡献的人,可能只会在逝世的时候,v博置顶,方才能够了解到他们波澜壮阔的生平,为之轻叹一声。
  “还是有年轻人喜欢戏曲的,不是么?”姜然沉吟了一下,说道。
  “我了解过,确实是有年轻人喜欢,戏曲那么美,唱腔也是那么的妙曼,只是他们被嘲笑喜欢老旧的东西。”李素素看着姜然。
  姜然微微沉默,“所以说,戏曲不仅仅需要现代戏,更需要现在戏,需要能够将唱腔融入到一些元素之中。”
  “一场戏,就是一个故事,比如《锁麟囊》,讲的只是赠送锁麟囊之后,种福得福的故事,比如《玉堂春》,也只是讲了一个和公子重逢会审,能够延展为两个小时的大戏,生旦净末丑精彩纷呈。”
  “在很多场合,完全可以缩略一下,成为几分钟的歌曲形式,只要词写得好,唱腔足够,再加上身段,完全能够达到那种效果。”
  李素素微微靠后,躺在了椅背上,“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我完全知道。”姜然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京歌是创举,不少古风歌也在曲目里面加入戏腔元素,只是碍于没有专业老师教,所以听起来和传统戏曲不一样而已。”
  “古风歌?”李素素微微皱眉。“那依旧是很小众啊,但是这个暂且不提,你所说的京歌,古风歌等等,你这是在劝我们放弃京剧么?”
  “老师太看得起我了。”姜然有些哭笑不得的说道,“您可以在谢幕的时候唱,把整个故事囊括下来,简略一下,算是主题歌的形式,毕竟京剧也是表演,返场的时候一般都是唱《玉堂春》当中的《女起解》一折,梅派再加上《四郎探母》,主要是这种,让年轻人能够了解到,不被当成所谓的异类,就够了。”
  末了,姜然又是补了一句,“当然,传统的东西也万万不能丢掉。”
  李素素点了点头,若有所思,“你的意思是我们可以推出一个曲目的主题歌,几分钟的时间,将全本概括出来,然后我们去大力的推广主题歌,这样吸引人来听全本的戏?”
  姜然微微点头,“这也只是我突然间的一个想法而已,实现的前提是需要舍弃一些东西。”
  “舍弃的,都是精髓啊,传统不能丢,这些还是交给你们吧,总要有人为传统默默耕耘的,你们年轻人去玩儿吧,我是玩儿不动了,我还是老老实实唱我的戏,等一个能够将京剧带活了的人。”李素素笑道,若有所指。
  “程派的那位传人,唱了一辈子戏,将所有的精力,所有的感情都投入了进去,活的更是纯粹,一点杂念也没有。”
  姜然耸了耸肩,“我只是出来玩儿的,等二爹娘玩够了,就回山里继续看书,别指望我能抛头露面。”
  李素素砸了咂舌,“这倒是可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