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穿越北宋之逆天系统 > 第八十八章 众臣立功匡社稷 一

第八十八章 众臣立功匡社稷 一


  奉高丽王诏的刘伯阳随即行檄文高丽各地,宣布为救友盟,他逾越受命,暂领开府仪同三司、太师和内史门下省侍中,并举起了清君侧,匡复正道的旗号。
  赵匡听到消息,冷笑了几声,下令将高丽王概身边的侍卫、内侍宫女全数处死,换了一批心腹,看管得更加严密,并下令通缉胡宗旦,然后等着看笑话。一个宋国使节,居然如此大言不惭,看谁会响应他。
  谁知道没两天,离得最近的闵进朝宣布接受刘伯阳转发的王命,受领太子少保、征东将军、黄州防御使;长湍县的韩献瑀、文度韬宣布分别受领宝文阁制诏、交州牧和中书舍人、东州牧,孙景受领交州防御使;汉阳城的王续然、朴东阶、全镇永、崔敬忠、李蛮陀也宣布全部受领转发的王命和任职。这些人更换旗号,表示服从刘伯阳的领导指挥,开始向开京进发,包围这座孤城。
  五日后,勤王军包围了开京城,闵进朝的西海军在西面,韩献瑀、文度韬的边军在北面,王续然的南军在东面和南面。安营扎寨后就开始大兴土木,挖沟垒台。
  第七日,刘伯阳率领本部人马赶来,打头的是使节卫队,他们有两千人,由各海船的彪悍水手组成,装备轻甲和刀枪。
  中间是车队,前面是第一炮兵营,装备了二十六门十式野战炮,四十门五式野战炮。接着是火箭炮营,装备了三十门二九式火箭炮,这种火箭炮以康格里夫火箭炮为原型,每门包括一个炮车,两条发射轨,可以发射两种火箭弹,一种是弹头二十九斤重的通用爆炸火箭弹,一种是弹头高达一百二十斤的重型爆炸火箭弹。后面的重炮营最引人瞩目,十二门三二式长管加农重炮,六门三六式重臼炮,这些庞然大物安装在高大车轮的炮车上,每门前面是十头牛在拉,后面几十人在推,让这些数千上万斤的利器缓缓前进。
  这些攻城利器都是刘伯阳找至尊宝大大支援的。有困难找系统,刘伯阳决心在开京打出自己的威风,震慑高丽人,必须拿出一些能够震住场面的王牌利器来。从东宁城海运过来的第一炮兵营和火箭炮营,刘伯阳觉得还不够面分,所以直接找了至尊宝大大。
  至尊宝对刘伯阳这段时间的行为非常满意,认为直接以及间接地改变了高丽历史,从而可能改变了大宋、辽人以及女真的历史,龙颜大悦,对于刘伯阳的要求大笔一挥,直接给了他十二门三二式长管加农重炮,六门三六式重臼炮,组成一个重炮营,甚至送一再送一,搭送了四名擅长重炮和臼炮技术的炮兵指挥官。
  王续然等人站在大路旁边,看着前面路过的使节护卫队,觉得肃正凛然,再细细感受,一种深入骨子里的悍勇若隐若现,果然是善战之军。但是并不觉得怎么样,毕竟高丽国十几万军队中也能挑选出这么两千人来。
  看到那一辆辆驮马拉拽着的野战炮车时,王续然等人不由露出惊讶之色。这些散着金属光芒的兵器,看上去很不寻常。等到重炮车驶过,看到那比一个半成人还要高、比人脸还要厚的车轮,十头牛喷着鼻息在前面拉着,几十人在后面或搬动着那一条条比大腿还要粗的车辐,或在炮车后面弯着腰推着庞然大物缓缓驶过,王续然等人都不禁面面相觑。
  至尊宝在给他们升级时,只是补充了冷兵器的军事知识,没有牵涉到热武器,所以他们都不知道这些武器的威力,只是从外观看上去很威猛的样子。
  举着日南邑第五火枪团旗号的东宁防务队第一团走了过来,他们身穿蓝红色相间军装,戴着圆筒高帽,白色的宽皮带,弹药盒,肩扛着上着刺刀的滑膛枪,伴随着鼓声的节奏,排着整齐的队伍,缓缓地向前走着。他们服装装备有些怪异,但非常漂亮美观。刘伯阳和吕轻车等人策马走在队伍中间,看到王续然等人,连忙下了马,走了过去。
  “见过太师!”王续然等人拱手齐声道。
  “诸位,”刘伯阳双手虚扶了一下,“诸位皆是高丽忠良之臣,今日奉大王命清君侧,除国贼,需当竭尽全力!”
  “我等必定竭尽全力!”
  队伍不受影响,行进到指定位置,开始布置。野战炮排在挖好的壕沟里,前面还有一排齐胸高的木栅栏,中间夯实了半尺厚的泥土,再前面放了三排鹿角木刺。
  重炮则安置在稍后一点的土台上。这些土台早就按照要求堆砌好了,每个土台直径大约三十丈(十米左右),各自相隔三十丈。前面是半圆的陡坡,后面是一条缓长的斜坡。数十人在军官的指挥下,将重炮和臼炮推上土台,安置在中间的凹坑里。后来开始一车车往上面拉弹药。
  所有重炮排成一个圆弧线,面对着开京南面的一段城墙。检校局开京站调查过,这段城墙赶工最急,夯土最不扎实,再经过十余年的风吹雨打,这段城墙是整个开京城里最脆弱的。
  士兵民夫们在忙碌着,刘伯阳在中军大帐里接见了所有的忠义之臣,向他们宣示了高丽王概的亲笔诏书,然后大声道:“国贼已成困兽,诸位好好准备,一举灭贼,大王定不会吝啬官爵财货。”
  “遵命!”
  接着,刘伯阳借口要跟核心人物共商军机,屏退了其余人等,只留下了王续然、闵进朝、朴东阶、全镇永、崔敬忠、李蛮陀、韩献瑀、文度韬、孙景九人。
  大帐中没有外人,九人拱手齐声道:“见过主公!”
  吕轻车都看傻了,现在高丽能用能打的人才都在这里,居然都叫主公!
  刘伯阳看到这些人,满是欣慰和遗憾。检校局高丽站给刘伯阳引荐了十一位高丽年轻俊杰,都发展成为自己人,这几次变故也是按照部署积极参与其中,但是有五人命不好,受牵连或遇意外死了。幸好后来又补上了韩献瑀、文度韬、孙景三人,终于在大浪淘沙中成了高丽国的中流砥柱。
  “坐,大家都坐!”
  “我知道大家中有人已经想讨论今后的高丽国施政方略,不急!现在最紧要的是如何稳妥地攻下开京城,打败赵匡,救出高丽王。”
  “属下听从主公调遣。”
  “好,明早你们带着各自人马,观战!”
  “是!”
  第二日吃过早饭,各路人马开始整队出来了,在城下一里外列阵。可以看得出,闵进朝带出来的西海军队形最整齐,士气最盛;东西界兵马其次,人家毕竟是跟辽人、女真人作战的边军;南军中崔敬忠和李蛮陀率领的庆尚道、全罗道州镇军再其次;全镇永率领的汉阳、杨广州镇军,整编的时日较短,相比之下要差很多。
  三路人马把开京城团团围住,只是留下了一段两里左右的缺口。在鼓声中,火枪团缓缓开出,站在木栅栏后面,在他们中间夹杂的是野战炮阵地,后面三百米的地方,则是重炮土台。
  “大人!火枪兵已经就位,炮兵已经就绪,请下令!”
  “重炮准备开火!”
  随着一声令下,重炮营的炮手们开始忙碌起来,把用纸筒包着的火药塞进炮口里,填上一团棉花阻隔物,然后用木杆往里推到底,再捧着一颗三十二斤的铁弹丸,塞进炮口,再塞进一团阻隔物,然后再用木杆往里推到底。
  一直在一旁监视的炮长随即发令,在火炮尾部倒上引燃火药,然后示意副炮长举起了手里的红色小旗。很快,十二面小红旗都举了起来。
  刘伯阳点了点头,旁边的护卫高高地举起了手里的长杆红旗。一直盯着指挥台这边的炮长看到红旗被举起,立即吹响哨子。哨子响成了一片,土台上的人纷纷躲到后面两侧,蹲在地上,捂着耳朵。前面的火枪兵听到哨声,虽然没有动作,但是脸上都紧绷起来。
  哨声中,点火手拿起尖端一直在火盆里烧着的点火杆从土台前方一角走了过来,走到火炮尾部一侧。等到三声长哨声一停,举起点火杆,将烧红的铁勾尖端往引药池里一触。火炮尾部燃起一团火光,腾起一团青烟,只是一两秒钟,重炮口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喷出一团浓烟,三十二斤重的铁弹呼啸而出,掠过空中,重重地砸在了城墙上,砖石乱飞,尘土飞扬,一个方圆两三丈的大坑出现在城墙上。巨大的声响和威力让城内外的军民们都吓了一跳,大惊失色。
  此后的臼炮更是让他们心惊胆战。臼炮发射的声音比较沉闷,没有三二式长管加农炮那么威猛,三十六斤重的炮弹在空中划了一道弧线飞过,落到城墙上或城内,停了两三秒钟,一声巨响,浓烟腾起,周围的人都被炸飞了,或者被飞溅的弹片击中,或死或伤。
  打了三轮后,火炮指挥官评估了一番,认为每天陆续炮击四个小时,四天时间就能击溃这段城墙。但是刘伯阳等不及了,他打算换一种攻城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