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珑门镖局 > 第187章 心怀鬼胎恩怨起

第187章 心怀鬼胎恩怨起


      然而,柳如风这句话一出口,全场竟然鸦雀无声了。
  
      原本还在声议论的众人,都将目光落在了柳如风身上。
  
      这些人或许不认识杨杰,或许不知道叶望枫。
  
      但珑门镖局的总镖头柳如风,他们可是如雷贯耳。
  
      与柳如风切磋,不是自己找不自在吗?
  
      所以一时之间,竟然没有人回答他的话。
  
      即使是始作俑者的副尊主父子二人,在看见柳如风咄咄逼人的目光之后,也下意识的将目光移开了。
  
      柳如风,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惹得起的人。
  
      与他过招,恐怕胜负只是在一两招之间的事情。
  
      “怎么,难道副尊主不打算下场赔我练两手”
  
      柳如风指名道姓,目光更是只是副尊主本人。
  
      直到现在,叶望枫才明白柳如风的真正用意。
  
      他刚才并不是喝醉了酒说胡话,也不是没有看出副尊主的敌意。
  
      他之所以会答应下来,目的是要借这个机会,好好敲打这个副尊主一番。
  
      一个不将尊主的朋友放在眼里的人,对尊主未必有什么敬畏之心。
  
      被柳如风指名道姓的叫出来,副尊主即使知道自己不敌柳如风,此刻也没有躲避的办法了。
  
      俗话说的好,文无第一,武无第二。
  
      柳如风不叫他,他或许还能蒙混过去,但现在对方明摆的要与他切磋,他自然要出场。
  
      助兴的事情是他提出来的,不下场就是打自己的脸。
  
      而且,柳如风的武功他们都只是听说的,具体是什么样子,他们还未曾见过。
  
      “老夫年纪大了,早已过了争强好胜的年纪,既然柳总镖头开口了,那我就让犬子下场赔你过两招。”
  
      轻视!
  
      杨杰原本和颜悦色的脸,顿时变了颜色。
  
      他与副尊主的年纪一般大,对方在他面前自称老夫,本就有压他一头的意思。
  
      再加上副尊主让他的儿子下场,就是在侮辱他。
  
      意思已经很明显,他只配和他的儿子过招。
  
      如此一来,他已经将柳如风和他儿子算成了一辈人。
  
      奇耻大辱。
  
      柳如风是真没有想到,身为奔驰马场的副尊主,脸皮竟然如此之厚。
  
      而现在柳如风又是奇虎难下,左右为难。
  
      提出要有人与他过招的是他,现在对方派他的儿子下场,他若是不答应,就是浪得虚名之辈。
  
      而若是真与他儿子动手,柳如风的辈分便与他的儿子一般。
  
      这一手笑里藏刀,着实高明。
  
      而在场的众人,大部分都是奔驰马场的人,身为奔驰马场的一员,他们自然是向着副尊主的。
  
      虽然明知副尊主如此做法,有失身份。
  
      堂堂奔驰马场的副尊主被人邀战,临阵退缩不说,还派自己儿子下场,此等事绝非他一个副尊主能做出来的事情。
  
      即使心照不宣,也并没有人站出来说破此事。
  
      肖俊皱了皱眉,见气氛有些不对,想要开口圆场。
  
      “听几位说话,我手都有些痒了,既然是副尊主的儿子上场,那我替我师叔上场就是。”
  
      叶望枫本来不想理这件事的,但他实在有些看不过去了。
  
      这么多人,就欺负他们是珑门镖局的吗?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什么时候珑门镖局的总镖头,能被人如此如此侮辱了
  
      最重要的是,杨杰在他后面推了一把!
  
      这一推,让叶望枫顿时明白了什么。
  
      平日里,杨杰与柳如风极为不对付。
  
      同样是分别近二十年的师兄弟,杨杰第一次与柳如风见面的冷淡,与今天他遇见杨杰的情形,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而在镖局被封之前,杨杰与柳如风的对话,基本上不会超过三句。
  
      两人之间的矛盾,更是要他这个做晚辈的在中间调节。
  
      这等接近生死仇敌的仇怨,叶望枫怎么也不会想到,在柳如风面对窘境的时候,杨杰竟然一言不发的将他推了一把。
  
      这其中的意味,就很值得人寻味了。
  
      打死不离亲兄弟还是说为了维护镖局的颜面
  
      对于这些,叶望枫已经不再去深究了。
  
      毕竟,他现在,也是珑门镖局的一员。
  
      叶望枫话一出口,顿时引得全场瞩目。
  
      最为夸张的,还是肖悦灵。
  
      她已经从原本的位置上退了下来,跑到叶思琴身边坐下。
  
      看她满脸的期待就知道,叶思琴没少在她面前吹鼓叶望枫这个哥哥如何厉害。
  
      而因为叶望枫的这句话,众人顿时觉得有热闹可瞧。
  
      原本沉寂的气氛,也变得活跃起来。
  
      更有人私下里,已经开始赌两人谁会赢。
  
      毕竟,这些人大部分都不知道叶望枫的来路。
  
      而且,从叶望枫的年纪来看,他要比副尊主的儿子几岁。
  
      所以赌注,大部分都压在了他们这个副尊主的儿子身上。
  
      年轻一辈之中,副尊主的儿子可是翘楚。
  
      副尊主的儿子卓成阳并没有答应下来,而是朝副尊主卓啸天投去一个询问的目光。
  
      得到卓啸天的同意之后,他这才信心十足的下了场。
  
      随着他走入场中,场面顿时变得沸腾起来。
  
      肖俊坐在上首,只是一副慵懒的神情看着眼前的一切,对于众人的反应,他并没有制止的意思。
  
      马场的人性格都比较粗犷,随着众人的呐喊声,整个气氛达到了高潮。
  
      “你说,成阳哥哥会赢,还是望枫哥哥会赢”
  
      肖悦灵期待的脸上,看不出她偏向谁。
  
      不过,只是这一点,就足以说明她对叶望枫有着足够的信心。
  
      毕竟她与卓成阳是青梅竹马的一对,此时没有一边倒的站在卓成阳这边,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
  
      “那还用说,自然是我哥哥会赢!”
  
      他对叶望枫的信任,是一点一滴建立起来的。
  
      这种信任,已经达到了一个无法撼动的地步。
  
      叶望枫既然主动要求比试,他必然有十足的把握。
  
      而且,叶望枫在饭堂出手的时候,她是亲眼见过的。
  
      她并不觉得,卓成阳有与众镖师匹敌的能力。
  
      而叶望枫有。
  
      “这么说,我只能堵成阳哥哥赢啦!”
  
      肖悦灵略显失望,不过脸上却又带着一点兴奋。
  
      说不偏袒,是不可能的。
  
      毕竟卓成阳是奔驰马场的人,而叶望枫代表的,则是珑门镖局,他身为奔驰马场尊主肖俊的女儿,自然是希望奔驰马场能赢的。
  
      “那也不一定!”
  
      叶思琴古灵精怪的看了肖悦灵一眼,似乎她还有更好的赌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