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7鬼人 > 嗜血之人

  “你还是先挑个武器吧,我的身体可不是用拳头就可以打伤的。那边的武器架上,应该有你会用的武器。”血看着眼前的怪物,心中的气已卸了大半。自己全力的一击在对面丝毫没防备下,竟不能伤他分毫。血作为从小被培养的战士,他还未曾遇到这样的强敌。就算在各种魔兽入侵的人界,他也是面对几十个怪物,打倒了十几个,最终力竭才倒下。被死神带来这个地方。所以他没想过,自己在单挑的时候会败北。
  血陷入了对自己力量的质疑,他失去了自己一贯的骄傲。”我输了,没必要再打了,我们之间的差距太大了,我是不可能赢得。“血说完瘫坐在地上,眼睛渐渐失去光彩。萨麦尔完全没想到血就这样放弃了,愣了一下说道:”你就是这样的战士吗?遇到比自己强的人就直接放弃吗?那你也没办法通过我的试炼了。我还以为挑了一个最有实力的家伙,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懦弱。“萨麦尔非常的不开心,毕竟距上一次圣战已经上百年,他本来想好好活动活动筋骨,可是他还没出手就结束了,这样可不能尽兴啊。
  ”没有办法的,我们之间的差距,无法用勇气信念什么的来弥补。毕竟你根本就不是人,你不会懂的恐惧的。“血坐在地上,低着头有气无力地说着。”我当然不会懂什么是恐惧,我可是暴怒的萨麦尔,一切让我不爽的东西,我都会让他消失在我的怒焰之中,而你太让我失望了,你连让我愤怒的资格也没有。自己去消失在岩浆之中吧。我不想脏了我的三头尖叉。”说着萨麦尔走到了竞技场的边缘,看着翻滚的岩浆。眼中泛起了怒火,又冲到血的面前,一把将血拎了起来。怒吼道:“你这废物,我等了上百年,就不能让我尽个兴吗?你不是要打败我通过试炼吗?你不想通过试炼吗?你还是个战士吗?”血目中无光,淡淡说道:“杀了我吧,我已经没有存在的价值了。”
  萨麦尔把血给甩了出去,血跌落在地后,又在地上翻滚了两圈才停下。身上的衣服在地上摩擦后,已经残破不堪,鲜血从他擦破的皮肤渗了出来。血蜷缩在地上,身体在微微发抖。萨麦尔慢慢走了过去,血看着萨麦尔一步一步向自己逼近。血想起了自己曾经被逼着去厮杀,去夺取他人的性命。
  北境战争,冰雪战场中只有一个孩子站立着,他身边是成片的尸体。他吓得握紧了手中的刀,那刀不知经历了什么,已经不再锋利,上面沾满血污。那孩子一直奔跑着,眼睛扫视着周围,像是在寻找什么。突然他向前冲去,在一个尸体前停了下来。他跪在尸体前,趴在了上面。眼泪一直流着,不知道为什么停不下来。他看着被无数子弹洞穿的尸体,忍不住哭出了声:”父亲,为什么,为什么你要离我而去?我以后会好好作为战士努力的,我再也不去画画了。“他一直呜咽着。
  他们北国的信仰便是武力,这场战争成了中央城对他们的单纯屠杀。在枪械,火炮面前,刀剑是那么无力。他的父亲作为北国之王死于那场战争中,而他只能看着一切的发生,在敌人离开后,他来到战场,他看见了父亲的刀已经无法再挥舞。他的父亲也无法在保护他和这个国家。而他作为这个国家的大王子,将要继承王位,带领战士们做最后的抵抗。最后,他放弃了自己的国家,放弃了战士的荣耀,他逃跑了。北境之国也消失在历史中。
  在他向联合王国逃跑的路上,他被中央城的士兵发现并带回了北境王都。此时的北境已经是中央城的地盘。中央城的一个将领坐在他父亲的王座上。笑着:”这不是北境的王子吗,听说你们北境之人,全是死不认输,不懂得屈服的疯子。我看你这王子,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也不像是个野蛮人。我来和你做个交易吧。“血抬头看着那位将领,眼睛中充满恐惧。”这样子可真可怜,哈哈哈!”大殿之内所有人都笑了起来。“你们北境的野蛮人好像都挺会打的,但是这个时代已经不属于你们,但我知道你们还有价值。我看你们的斗兽场,挺气派的,应该发挥发挥它的作用了。只要你能让我们看得开心,我可能会不再追杀你们一族。怎么样啊,王子殿下,要不要为残存下来的人民考虑一下?哈哈哈!”
  血已经没有了选择,就算是拒绝,他一样会被逼着去做,他不作声,他不知道该怎么办。“那你不回答,我就当你答应了,带下去,关起来,记得要好好照顾我们的王子殿下。”血被两个士兵拖着带出大殿,关在铁牢之中。这一天,他没有拿到任何食物,看守的士兵嘲笑着:“王子殿下怎么能吃贱民吃的食物呢?我们也没找到熊要吃的食物,他还一直闹腾呢,明天还劳烦王子殿下,好好喂饱它,王子殿下那高贵的肉体,他应该会非常喜欢吧。”说完笑了起来。
  血听完,已经彻底放弃了,他虽然是北境的王子,拥有强大的血脉。但是他和他的母亲一样,是个讨厌战斗的人,他的父亲虽然是个冷酷的人,但对自己的孩子还是不忍心。只是逼迫他学了一些防身的技巧。他完全就不会战斗。“王子殿下,王子殿下。”这时对面传来微弱的声音。血朝对面看去,是被关押在这里的北境将领。“王子殿下,对不起,我们没能守卫国都。还让您被抓住,我们愧对大王对我们的信任。”血听完默默低下了头,自己作为王子抛弃了自己的国家。人民却依然要守护他。”殿下您身上还有这我们一族重要的血脉,要记住不要放弃生的希望,只要心中的火不灭,我们北境之人就不会倒下。“”给我闭嘴,谁允许你们交谈了?”一个士兵呵斥道。“算了算了,反正明天都要死了,就不要管他们了。”另一个士兵摆了摆手。
  “我不会死的,我还有要做的事。我是这个国家的王子,我不能放弃。”血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总有一天,我要把这一切拿回来。”“哟哟哟,王子殿下怎么了?不在一边装死了?就你这样子还想做什么?”说着拿着电棍对着血一阵抽打,。“今天让你好好爽爽。”血只觉得身体一阵酥麻,晕了过去。。
  当他醒来,自己已经被放在了斗兽场的中央。这时斗兽场的铁门打开,一头巨大的灰熊,走了出来,一步一步向着他逼近。
  血慢慢站了起来,怒吼了一声。向着萨麦尔冲了过来。萨麦尔吃了一惊,血的气势和之前完全不同,萨麦尔的嘴角微微翘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