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乡村绝品高手 > 第208章 你是什么

第208章 你是什么

此人行踪鬼鬼祟祟,飘忽不定,在距离子风不远处,一棵婆娑的树影下停了下来。没过多久四周响起了同样的脚步声,在月影下,子风看到共有六人聚到一起,虽然谈话的声音很小,但是在空旷的月夜之下,还是清晰的传入了子风耳中。
  
  “人都来齐了吗?”为首赶到的人,低声的询问道,声音平静,冰冷,夹杂着冬曰的严寒。
  
  左边同样一身黑衣的人,环视一周,“嗯,人都到齐了,大哥到底有什么任务啊,这么十万火急的把我们召集过来?”看来,眼前这些人是隶属于一个组织,有活动的时候才会聚集一起。
  
  “对啊,大哥,到底什么事情?我们毒牙可是很少出动,这次难不成也是一条大鱼吗?”右侧中年人,声音有些粗狂,带着一丝好奇的问道。
  
  ‘毒牙’,好生熟悉的名字,好像在哪里听过似的,子风眉头紧蹙,在树上思索着……
  
  “有必要去问一具尸体的名字是谁吗?碰上毒牙,还想活到明天?”冰冷的话语竟然是从一位女子口中讲出。
  
  …………
  
  为首被叫做大哥的那一人,一直静静的看着周围的人议论着,半响,见众人没了声响,才继续道,“看来,这一段时间,大家并没有失去血姓,很好,这一次,我们要截杀一人,此人陆氏商行二公子,陆树光!”
  
  ‘咔嚓’一丝细微的声音传来,显得格外刺耳。原因是子风突然想到,毒牙是在何处看到!那可是佣兵大会公开通缉的组织,通缉金额高达500万玄石,排在佣兵工会第五位,一直被万人诟病,千夫所指。毒牙进入佣兵小队之后,很快便成为杀人的利器,手段之残忍,简直泯灭人姓,全家上下百十口人命,妻儿老小皆被割去头颅……
  
  自此,毒牙小队在佣兵工会除名,连地下佣兵工会也对其格杀勿论,几次因为放毒牙小队入场而受到攻击……尽管如此,可是偏偏有心怀叵测之辈,私下雇佣毒牙小队做出丧尽天良的事情,屡禁不绝。而今沉寂一年之后的毒牙小队,在今夜又要张开的他的爪牙,这一次竟然是陆树光!
  
  子风不由的动了下,不料踩断脚下的一处枝桠,暴露出自己的行踪,子风在心里祈祷,不要被发现。
  
  但是不要忘了,毒牙既然能那么多年被追捕下,还安然无恙,谨慎是他们一贯的作风,“谁!”为首者在声音发出的一瞬就扑了过来,动若蛟龙。
  
  子风还没起身,就被毒牙小队;六人团团围住,“你当真是不知死活,毒牙在此,还敢前来偷听!滚出来,受死。”为首的中年人对着面前一棵参天的树讲道。
  
  逃,子风是可以逃脱,毕竟手上有风翔符,但是毒牙为什么会要截杀陆树光,这一点在没搞清楚之前,子风不打算离开,从符袋中取出一些伪装的颜料,在脸上胡乱涂了一把,从树上一跃而下。
  
  毒牙为首的人,叫弓辰,见得上面依然没有动静,不由大怒,“滚……”话没说出,一道人影从树上直接砸落下来,溅起地上层层落叶。
  
  见到潜伏人的相貌,弓辰心中一紧,一身长衫,脸上一道狰狞的伤疤长眉心处一直延伸到嘴角,夜色之下,恐怖异常,“说,你是何人?”
  
  “大哥,还说什么废话,行踪都被这丑八怪给发现了,直接杀了他!”在子风身后的中年人,手指一柄开山斧,叫喧到。
  
  弓辰心有意动,但是此刻子风开口讲话了,“我是谁,难道各位还没看出来吗?我出现在这里,目的和各位相同,也是为了截杀一人,陆树光!”
  
  “胡说,陆少主既然将此事交到毒牙手上,又怎么会委身其他人,不要在这里乱讲,你就受死吧!”一言不合,毒牙小队唯一的女子挥着长剑,就要冲上来。却被弓辰拦了下来。
  
  “你是刀疤?”弓辰向子风问道,做了这一行,当然会了解这一行中的人物。
  
  子风嘴角微微牵动,狰狞的伤疤随之而动,活脱脱一条大虫,趴在脸上,“不错,正是我!我追杀陆树光已经一个月了,要不是他身旁有高人,我早就下手,还能轮到你们!”
  
  毒牙其他人听到‘刀疤’的名字,精神上不觉出现一丝松弛,不过弓辰却上前一步,“听闻刀疤的九环刀很是犀利,不如你取出来给我看一看,何妨?”
  
  子风在心里偷笑,看刀是吗,别说,我还真有。不过脸上却不露声色,缓缓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大刀,曲线浮夸,刀身上缀着九个银环,子风依着千钧斩的刀势,将九环刀握在手上。
  
  “不错,正是九环刀,不过,刀疤从不用符袋,你腰间是何物?”弓辰见到子风取出九环刀,心中也大致判定出身份,但是出于谨慎,弓辰不愿放过一丝一毫的疏漏之处。
  
  “符袋,这可是好东西啊,比我的玄冥戒空间大上几倍有余,不知各位知不知道半月前,我曾斩杀青云镇武家天才,武子风,这符袋就是从他身上得到了,还有这把墨刀。”说着,子风从符袋中有取出一把较九环刀更为硕大的长刀。
  
  说道此处,子风是在赌,毒牙小队暗沉玄天大陆一年,消息有没有伸到青云镇,刀疤身死的消息有没有被眼前人得知?若是被得知的话,那么这个身份根本就是纸糊,只会加快子风的灭亡。
  
  如此,弓辰冷峻的脸上才出现了一丝笑容,“既然是刀疤兄,把你们的武器都收了吧,不过一山不容二虎,还请刀疤兄退出,此次行动由毒牙执行,事后会奉上百分之十的佣金如何?”
  
  “大哥,不能啊,凭什么兄弟拼死拼活,最后还要便宜他……”毒牙小队有人不满道。
  
  子风一听,学着刀疤的粗暴的语气,对着那人臭骂到,“你给老子我还不要!娘的,老子在地下佣兵工会接到任务已经跟踪他一个月,这一次好不容易抓住身边陆树光身边没人跟随的机会,你们还想跟老子分一杯羹,笑话!我刀疤今儿在这里说了,想跟我抢,可以,先留下一两条命再说,反正我刀疤烂命一条……”不要命的人,任是谁也不想纠缠上。
  
  弓辰看着刀疤,低头思索一会,“既然如此,那就按规矩来吧!谁去谁留,看自己的能耐了!”
  
  “哦?那你划下道来,我刀疤还能惧你不成。”子风不知道毒牙口中的规矩到底是什么,只能应道。
  
  “早就听说你刀疤,千钧斩如何如何,今曰就让我毒牙弓辰来会会你!”说着,一股武宗的威压‘轰’的一声爆裂开来,弓辰两手戴着类似鹰爪的拳套,朝子风抓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