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食戟之我有万界食材 > 第二百七十六章 结束

第二百七十六章 结束

鬼舞辻无惨感觉自己好像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先是空白,之后一个一个图案铺就在这画板之上,接踵而至。
  
  一个绿皮肤黄眼睛的怪物,手持狼牙大棒,劈头就往鬼舞辻无惨的脑门上砸去。
  
  “找死!”
  
  鬼舞辻无惨就算没见过这种怪物,也不会任由对方劈砍自己的脑袋。
  
  一抹黑气涌出,化作了一杆利矛,直接刺入哥布林的胸口,猩红的血液喷溅而出,在即将触碰到鬼舞辻无惨的时候,反弹了出去。
  
  紧接着,是一名伸手矫健的小个子,手上拿着弓箭。
  
  一下,三枚羽箭,齐齐射出。
  
  鬼舞辻无惨冷哼一声,黑气化作盾牌,全部抵挡住。
  
  但是,突然,鬼舞辻无惨脸色猛的一变,因为,鬼舞辻无惨发现,在自己击杀了哥布林之后,自己似乎变虚弱了一点。
  
  而在击杀了这个精灵弓手之后,又更虚弱了一点。
  
  后者死时,比前者死时更加明显。
  
  再然后,矿人道士,蜥蜴僧侣,女神官,长枪手,魔法师,大剑士。
  
  “都去死!”
  
  鬼舞辻无惨表情狰狞,身上的黑气变成了触手般的存在。
  
  随着死亡的哥布林世界的成员越来越多,鬼舞辻无惨变得越发虚弱,杀死对方,鬼舞辻无惨就会变得虚弱。
  
  不杀死对方,对方又会攻击。
  
  不论是杀和不杀,鬼舞辻无惨的情况,都会变得更糟糕。
  
  这对于鬼舞辻无惨来说,似乎是一个绝境。
  
  是慢性死亡。
  
  十几道身形,相继死在了鬼舞辻无惨的手中。
  
  四周全部被血液染成红色。
  
  鬼舞辻无惨陷入了疯狂。
  
  “江明,滚出来!”
  
  但江明根本听不到鬼舞辻无惨的身形,江明只是在看到,在自己出拳之后,自己的拳头前方就出现了一个漩涡,整个鬼舞辻无惨,都被吸入到了漩涡当中。
  
  再然后,漩涡就消失了。
  
  而等到江明收回拳头之后,就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师父!”
  
  炭治郎踉跄着跑了过来。
  
  “您没事吧?”
  
  “没事。”
  
  江明摇了摇头,道:“鬼舞辻无惨已经被我杀死。”
  
  “太好了!”
  
  炭治郎惊喜,但紧接着,心中又是嘎噔一跳。
  
  “那祢豆子?”
  
  按照食人鬼的规则,鬼舞辻无惨,是所有食人鬼的祖先,所有的食人鬼,都是由鬼舞辻无惨转化而来,受到鬼舞辻无惨的支配。
  
  一旦鬼舞辻无惨死亡,所有的食人鬼,都会随之死去。
  
  祢豆子,是食人鬼。
  
  炭治郎是担心,怕鬼舞辻无惨死了,祢豆子也会跟着死去。
  
  这是炭治郎所不能接受的事情。
  
  祢豆子,是炭治郎唯一剩下的一个妹妹,炭治郎将祢豆子,看的比自己更重要。
  
  “不知道。”
  
  江明也不太确定祢豆子的情况,在鬼舞辻无惨被吸入到旋涡之中的时候,江明能够感觉出来,自己的任务已经完成。
  
  但鬼舞辻无惨,好像没死。
  
  现在鬼舞辻无惨的状态,江明也说不清楚。
  
  犹豫了一下,江明从兜里拿出玻璃瓶,里面是江明从食人鬼身上提纯出来的食人鬼血液,里面的血液,没有失去活性。
  
  “不过,我猜测,祢豆子应该没事。”
  
  “这瓶血液,是食人鬼的血液,依旧保持着活性。”
  
  炭治郎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有些不放心。
  
  “师父,我想去找祢豆子。”
  
  “去吧,不用管我。”
  
  目视着炭治郎的背影消失,江明收回视线。
  
  江明皱了皱眉头。
  
  “我的任务,是杀死食人鬼支配者,之前我认为支配者就是鬼舞辻无惨,但现在想想,支配者与其说是具体的某个人,不如说是某个具体的位置。”
  
  “这样一想,我就明白了。”
  
  “我的任务,其实只是将鬼舞辻无惨从支配者的位置上拉下来,而不是一定要杀死鬼舞辻无惨,只要让支配者不存在。”
  
  “鬼舞辻无惨活着与否,不是关键。”
  
  “支配者这个位置的存在,才是关键。”
  
  秋露露走过来,脚步有些蹒跚,江明注意到,秋露露的一条后腿似乎受伤了,在走路的时候没有着地,而是悬在半空中。
  
  “受伤了?”
  
  秋露露点了点头,有些恼怒的说道:“是我太大意了,中了他们的陷阱,浪费了我不少时间,不然我早就可以过来。”
  
  “鬼舞辻无惨死掉了吗?”
  
  “算是吧。”
  
  “那我们接下来的计划是什么?”
  
  “没有计划。”江明摇了摇头,道:“距离离开这个世界还有三天时间,这三天我们自由行动吧,三天之后,我们在城市东入口集合。”
  
  “好。”
  
  秋露露眼睛眯了一下。
  
  “那些该死的食人鬼,我要好好教训他们一顿。”
  
  “你没解决掉你刚遇到的食人鬼?”
  
  “解决了。”秋露露说道:“但是我的气还没有消,我得找点其他的食人鬼,狠狠的教训他们一顿,不然我心情通畅不了。”
  
  “那随你了,记得时间到了来这里就好。”
  
  “我会的。”
  
  一道身穿盔甲的身形出现在了鬼舞辻无惨的面前,这个时候,鬼舞辻无惨已经变得非常非常虚弱,几十个对手,都死在了鬼舞辻无惨的手中。
  
  这就代表着,鬼舞辻无惨,经历了几十次的虚弱。
  
  “江明在哪里?”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盔甲人没有说话,静默着走到鬼舞辻无惨的面前,然后,抽出刀。
  
  一刀刺入鬼舞辻无惨的胸口。
  
  抽出。
  
  又刺入。
  
  血液飚溅。
  
  一瞬间,鬼舞辻无惨的胸膛就多了十几个伤口。
  
  十几个窟窿,每一个,都在流血。
  
  放在之前,这种伤势,鬼舞辻无惨一眨眼的时间就能够恢复,但是现在,鬼舞辻无惨已经没有能量可以使用。
  
  鬼舞辻无惨的生命气息,越来越弱。
  
  终于,达到了临界点。
  
  “砰!”
  
  鬼舞辻无惨重重的砸在了地上。
  
  盔甲人的身形逐渐变得虚幻。
  
  这个世界,缓缓崩碎。
  
  就像是一件玻璃制品掉落在地上,一点一点碎裂。
  
  和秋露露不一样,江明这三天过的很轻松,将自己当成了普通的游客,体验着这个世界的风景和风情,以及美食。
  
  大部分不如食戟世界,不过也会有一些特色食物,给了江明不少惊喜。
  
  三天之后,江明坐在了东城口,秋露露,风尘仆仆过来。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