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万古大邪魔 > 第三十一章:丹药

第三十一章:丹药


  周不凡手中的刀,不知何时,已经与他的虎口分离开,就连伤口也止住了流血。
  只是他的脸色,依旧还是有些苍白。
  “妈的,差一点就嗝屁了……”一想到自己险些被吸成了一具干尸,周不凡就不自禁地打了一个哆嗦。
  紧接着,他又感到脑子一沉,走出几个趔趄险些摔倒。
  这是虚弱到了极点。
  先前与尸魔一战,不仅消耗了他大量的体力,也给他造成了多处的内伤。这回再经精血流失,雪上加霜之下,才使他变成了这样。
  “不行,这样下去我可能会死……”周不凡坐到地上,忧心忡忡。
  他自己也意识到,自己身体的状况十分堪忧,恐怕并不是可以通过简单的休养,便能够调理的好的。如果放任不管,任伤势恶化下去,必然会危及到性命。
  可他对医理根本就一窍不通,又谈何能够控制住伤势?
  焦虑之下,他便不免气血攻心,差点又吐出了一口血。
  “呆子,喵看你恍恍惚惚的,要是不舒服的话,不如吃一吃这个看看。”这时,小白不知从何处衔来一个玉瓷小瓶,跑到了周不凡跟前。
  周不凡从来没有在岩洞里见过这个东西,便好奇地接过小瓶,反复看了看,发现瓶子本身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旋即,他又打开了塞口,一股奇特的味道,顿时从瓶内冲鼻而来,使周不凡不禁皱了皱眉。
  说这是香味,谈不上。说是臭味,又有些不像。周不凡又多闻了两下,竟感到有些神清气爽。
  这是……草药的味道!
  周不凡先是感到一阵惊喜,感慨难道这就是天之绝人之路?可仔细想了想之后,他激动的情绪又平复了下来,并向小白问到:“这玩意你从哪里变出来的?”
  小白瞟了瞟角落边的那堆白骨,闷闷不乐地说道:“那少年变成一堆白骨之后,喵就去扒了扒他的遗骸,结果碰巧翻到了这个东西。喵想这应该是药,你吃一颗试试。”
  看样子,它还在为黄衣男子的风化感到耿耿于怀。
  周不凡听言,恍然大悟。
  之前,他在黄衣男子的衣物上找到一卷玉简之后,也确实想过,看有没有其它什么遗物留下,但还没来得及付诸行动,注意力便被血鞘长刀引走。
  所以便没有发现,白骨堆内还藏着这样一瓶东西。
  周不凡将药瓶抖了抖,共有五颗黑漆漆的药丸,被他倒在了掌心。
  看着这些品相并不算太好的丹药,他并没有着急吞服,反而流露出了犹豫之色。
  即使他不懂医,也知道丹药分很多种,作用各有不同,如若胡乱食用,极可能引发什么严重的后果。
  说实话,他不想赌,因为从小到大,他的运气都没怎么好过。
  “呆子,你那是什么表情?要是不想吃你可以不吃,但不要一脸嫌弃,不然喵会感觉很不爽。”小白一脸鄙夷,觉得自己在好心做坏事。
  “算了,不吃也是死。即使这真是什么毒药,这么多个年头过去,也早该毒不死人了。”终于,周不凡狠了狠心,拿起一粒丹药就塞到了嘴中,甚至连嚼都没敢嚼,便吞了下去。。
  因为这玩意究竟是苦的还是咸的,他根本就没有兴趣知道。
  ”感觉怎么样?“见周不凡真的吞下了丹药,小白顿时流露出了紧张的神色,一双眼睛直勾勾得看着他。
  周不凡紧绷着神经,静静等了好一会儿,却发现体内始终没有什么反应。而正等他想要开口时,一股暖流突然从他的小腹散开,开始滋润着他的身体。
  ”有用!“周不凡大喜,赶紧将剩余的丹药倒回瓶内,并盘坐在地上闭目调息。
  “什么呀,我还以为这药会吃死人才给你吃的,真没意思。”一旁,小白撇着嘴,有些郁闷地嘟嚷了一句。
  周不凡听言,嘴角不禁微微抽搐了一下,心想这死东西……
  说起来,也不知道这些丹药,究竟是什么药材熬炼而成,药效及其显著。
  沉浸在这股暖流之下的周不凡,身上许多地方的伤痛,都开始慢慢好转。表皮的一些擦伤,也出现了结痂的趋势,使他感到瘙痒不已。
  这样的状态,持续了整整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周不凡才重新睁开了眼睛,脸色红润,目光烁烁!
  他起身活动了一下筋骨,欣喜的发现,消化了这颗丹药之后,不仅使他的伤势痊愈了,甚至就连精力也充沛了不少。
  一时感慨之下,他走到黄衣男子的遗骸前,深深地鞠了一躬。
  这丹药,虽然在当年没有使黄衣男子回天,却留了下来,救了他一命。
  如此一来,这黄衣男子也算是成了他的救命恩人。
  行完礼之后,周不凡紧接着又将目光,移到了血鞘长刀的身上。
  在调养的这段时间里,他思考了很多的问题,其中最主要的,还是出现在他脑海里的那些画面。
  周不凡有沟通万物的能力,比如早先在缥缈林时,那些竹子就给他传递过一些奇怪的情景。
  但这一次,他又觉得有所不同。
  所以他试着再次拿起长刀,想要与刀建立起联系,却并没有成功。
  而这也正好证明了其中的不寻常。
  当然,最让周不凡耿耿于怀的,还是画面最后,让他无意间捕捉到的那双可怕的眼睛。
  周不凡总感觉,那双眼睛他似曾相识,有种十分熟悉的感觉,又一时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
  “呆子,你成天这样病恹恹的,想必是因为平时太懒,没有锻炼造成的,这样本喵很是为你堪忧啊。”见周不凡醒了,小白便窜了过来,撅着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周不凡没有跟它较劲,并若有所思地,掂量着被他拾在手中的长刀,旋即缓缓闭上了眼睛。
  片刻之后,他睁开了眼睛,同时饱含深意地笑了笑,向小白问到:“你觉得这天底下,到底什么东西能算得上是最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