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这个修士很危险 > 第十三章 黯然销魂者 11

第十三章 黯然销魂者 11

瑞鸭幼时被人豢养,灵智未大开,血脉传承不曾开启,被人当作宠物,靠着品评诗文的一张油嘴讨生活。
  
  不堪的早年遭遇,早就了他油滑的脾性。
  
  等到血脉力量觉醒,跟随许易入了北境圣庭的世界,靠着莫测的测术,瑞鸭创建了神秘强大的大威大德神殿。
  
  更被一干强大信众捧上了神坛,走上了妖生的巅峰。
  
  从此不见了瑞鸭韶光,只剩了大德威少。
  
  直到此刻,瑞鸭的尊严在那场追杀中,被踩进了泥淖,瑞鸭终于回归了本来面目。
  
  许易一把抓过疯狂进击的瑞鸭,笑道,“堂堂大德威少,怎的如此没风度,以你的本事不应该落到这般田地啊?”
  
  难得抓一个仙门弟子,许易可不想让瑞鸭泄私愤给弄死了。
  
  此刻,他收了禁法,荆春和老六摊在地上,直飚眼泪。
  
  适才的短短十余息,二人只觉在十八层地狱中来回滚了好几圈。
  
  瑞鸭哼道,“旁的,你不必管,那个升仙令,给我拿一块,这鬼地方,我是一刻也不愿待了。”
  
  瑞鸭自己的修为本就一般,能呼风唤雨,全靠一身妙术。
  
  又因传入这试炼场完全是随机的,瑞鸭失了那一干手下,自保都难。
  
  适才遭劫,他又被迫动用了神算,遁到了许易这里,才勉强逃得生路。
  
  虽然此刻稍稍心安,但这种脱离了掌控的感觉十分不妙。
  
  许易才想拒绝,便听瑞鸭道,“别跟我废话,我就是要了,当初我帮你找晏姿时,本想要你身上的葫芦,你死活不肯,我便说了将来会找你要一物,你答应了,怎的,现在想反悔。实话告诉你,本来我算计的是那块星空令,奈何天意茫茫,还是出了问题,落到如今田地,现在你那个星空令,我也懒得要了,你赶紧给我一块升仙令,我脱出此间,咱们便算两清。”
  
  许易暗暗吃惊,他一直以为瑞鸭不知道葫芦的存在,没想到瑞鸭早就知道了。
  
  此刻,见瑞鸭翻旧账,他竟无言以对。
  
  只好取过一块升仙令朝瑞鸭抛来,“你不会想要拜入仙门吧?”
  
  瑞鸭接了,滴入鲜血,哼道,“出了这鬼地方就行,天下岂有难得住本少的东西。”
  
  许易正待回话,忽的,心头又浮现出文字。
  
  览罢文字,许易刷地变了脸色。
  
  晏姿,吟秋等人也面色惨白。
  
  颇为繁杂的文字,规定了以下几条。
  
  第一,培灵大圆满以下的仙缘者,试炼结束,三百息后,会被传送出去。
  
  获得升仙令的,直接随机传送入仙门。
  
  没获得升仙令的,则随机传入东南十国。
  
  第二点,妖宫六阶以下大妖,亦结束试炼,无升仙令的,传送入静兰谷,待试炼彻底结束,和未获得升仙令的大妖,一并解往黑水五国。
  
  持有升仙令的,则直接传入黑水五国的妖修宗门。
  
  异人,精灵,不在此规则内。
  
  此规则一出,便意味着分离势所难免。
  
  若选择不给晏姿,吟秋升仙令,指望出了试炼场再会合,但谁敢保证晏姿和吟秋一定被传送在乌风国。
  
  毕竟,规则说得明白,传入是随机进入东南十国。
  
  而国与国之间的界限,前面长脸猎人等已说得明白,非历劫以下能够堪破,到时候便是知道晏姿,吟秋等在哪个国家,想去找来,都有极大麻烦。
  
  所以,给晏姿和吟秋升仙令,已经是最不坏的选择了。
  
  至少置身于仙门之中,也能多一分安全。
  
  “小晏,不必如此,一场修行,总是一份缘法,谁也不能替你把这段路走完,你天资极佳,心性纯净,必有福报,公子虽不在身边,但将来必会重逢,你信我么?”
  
  许易向晏姿传音道。
  
  晏姿神情激动,重重点头,“我信公子,我不怕!”
  
  是啊,十余年在紫域中朝不保夕的挣命苦熬,她都闯过来了,还怕什么呢,何况,他知道总有一天,公子会来找自己的。
  
  许易点点头,又向吟秋传音的,“妹子是大福之人,无须为兄担心,此去必定鹏程万里,仙路霞举,只盼着有重逢那天,你我兄妹再把酒言欢。”
  
  吟秋含泪点头,“兄长乃不世出的奇人,将来必定震动天下,总是方便我找兄长的。”
  
  “呜呜……我不要……我不要和三个姐姐分开,胡子叔,你快想办法,快想办法,胡子叔……”
  
  秋娃爬进许易怀里,不停地扭闹起来。
  
  她本就爱热闹,和三女相处虽短,三女都宠着她,一路没少被她缠着胡闹。
  
  眨眼便要分开了,秋娃自是老大不高兴。
  
  许易心中何尝好受,他口中说的都是好话,却知道未来实不可测,恐怕还是风险居多。
  
  尤其是晏姿,还不到真丹前期,实无自保之力。
  
  他有心再将招魂幡赠予,却知道必如婴孩持金过闹市,是惹祸的根苗。
  
  他只能祈祷晏姿和自己传送到一国,也许那样,还能快速找到晏姿。
  
  惶惶中时间飞逝,晏姿,吟秋,秦清,都往升仙令中滴入了鲜血。
  
  忽的,一道金光闪过,三女和瑞鸭皆消失不见。
  
  许易脑海中却依旧停驻着晏姿凄绝的笑容,和吟秋含泪的眼目。
  
  他甚至顾不得难过,怀里的秋娃已经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发了病,开始剧烈咳嗽。
  
  许易给她喝了一葫芦化开的灵液,也根本不管用。
  
  只好取出羊脂玉净瓶,挥洒柳枝朝她口中滴了两滴,秋娃这才沉沉睡去。
  
  “不必担心,你秋娃姐姐没事。”
  
  许易揉了揉阿鲤的小脑袋,宽慰他道。
  
  小家伙心里也不好受,却比秋娃要成熟得多,会隐藏情绪。
  
  许易拍了拍腰间的灵兽袋,冰火兔依旧酣睡。
  
  其实规则出现在心中之际,许易最担心的就是冰火兔。
  
  如果这家伙被传送走了,还在昏睡的他,必定极是危险。
  
  好在这家伙没被传走,也印证了这家伙非凡的来历。
  
  “道兄,这是荆春和冯六的储物手环,还请道兄点验。”
  
  长脸猎人壮着胆子提醒道。
  
  这个档口,他实在不愿触这个霉头,但这个好不卖,被人抢去了,他又不甘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