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挂机之小富即安 > 第三百七十章 一手弹钢琴·一手打电话

第三百七十章 一手弹钢琴·一手打电话

“一位曾经的朋友,送新人一首歌,《给你们》。”
  
  沈澈说完,坐到舞台旁的钢琴旁,扫一眼手机上的谱子,双手握起,以大师的姿态敲下琴键。
  
  整个酒店三楼宴会大厅,瞬间安静。
  
  凄美,浪漫,婉转的音符飘荡在空气中。
  
  很多人在朋友的婚礼上都会唱这首歌。
  
  这首歌若是挂到民政局离婚大厅单曲循环播放,会大大减少离婚率。
  
  这首歌,幸福的人听了会幸福的大哭。
  
  难过的人听了会难过的大哭。
  
  就像桌上的二表哥,那位从小就是尖子生,亲朋好友眼里的乖宝宝,高中同学眼里的学霸,大学室友眼里的副本主T,同事眼里的宅男,此时就痛哭流涕,摘下眼镜,用崭新的西装袖子擦眼睛。
  
  新娘终于在这曲子中转头看了他一眼。没有任何情绪的一眼,甚至还有一分讥笑,嘲讽,失望。
  
  毕竟是亲手开车把自己喜欢的女生送进神圣的婚姻殿堂啊。
  
  他的心情只有他自己了解,连新娘子都懒得去体会,去解读。
  
  曾经在一起时不珍惜,在最该努力的年纪不努力,颓废,宅,堕落,消极,无欲……怪得了谁呢。
  
  写的都知道“武者必争”要争一切,不争就什么都没有,现实也是如此啊,那么大一个人怎么就不懂呢。
  
  “这可是送给前女友的专属之歌啊,台上弹钢琴那个,是新娘子的前男友吗?”有人看破一切的说。
  
  “怎么可能,你看那钢琴手那么帅,那么有型。若他是新娘前男友,现在就没那新郎什么事了啊,我猜前男友是个穿黑西装抹眼泪的小后生。”一人道。
  
  钢琴手吸引着全场的目光。
  
  “圆子,这不是拉你来的那个婚车司机么?”一个女生问一个伴娘。
  
  名叫圆子的伴娘看过去,看着身子挺直,侧脸英俊,手臂利落有力,肩膀肌肉匀称,手指修长白皙的钢琴手。
  
  他专注弹钢琴的样子,有世界大师级的风范,而且他的一张认真脸,仿佛让人看到背后的文艺复兴时期的弗洛伦萨的雨。
  
  雨幕杂糅着音乐的精灵,撒遍整个婚礼大厅。
  
  作为弹钢琴的人,沈澈自己也在这首歌里颇有感触。
  
  他在两场婚礼上弹过钢琴,第一次是在沪市,和闵婷混进一个婚礼,两人谎称是新郎的父亲的同事的孩子。
  
  填姓名的时候,闵婷没有填假名,认真写下了沈澈、闵婷两个字。
  
  可能是她写字好看,沈澈每次回忆起来,都觉得两人的名字还挺般配的。
  
  在那次婚礼上,弹了《爱很简单》,当时弹琴的时候,想的是闵婷那个拜金的家伙吧。
  
  所以,这次又在婚礼上弹琴。
  
  沈澈不禁又会想,今次又为别人新人弹琴,哪次该为自己弹琴呢?
  
  有朝一日,也会有这么一天吧。
  
  会和谁呢,认识的美女不少,能一起走到这里的,蓦然发现不多啊。
  
  沈澈闭上眼睛,让心跟随手指尖的跳跃,弹奏出一个个音符,在音符中畅想,会给哪个妹子披上圣洁的婚纱,许下永生不弃的誓言。
  
  虽然很想否认,但是脑海中浮现出的确实是自己一直认为的拜金又势利的闵婷。
  
  难道长得好看,身材好,腿也长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沈澈一手弹钢琴,一手拨通了闵婷的电话。
  
  “嗯?你回来啦?”闵婷接听的很快,电话里传来她的声音。
  
  沈澈没有说话。
  
  想必,闵婷会通过电波,听到这边的钢琴声。
  
  “一定是特别的缘分”
  
  “才可以一路走来变成了一家人”
  
  ……
  
  闵婷笑着说:“你干嘛啊,你又想感动到老娘哭是不是?我猜猜,你肯定是在人家婚礼上弹琴呢,还不快下来,你那么帅,肯定又抢人风头了。”
  
  “额,你是闵婷啊,对不起拨错电话了。”沈澈道。
  
  “哈哈,那你想拨给谁啊?除了我,谁能配得上你的这个电话?”闵婷轻笑着。
  
  “呕……”沈澈挂了电话,琴声停止。
  
  嗡嗡!
  
  手机震动,来了一条短信。
  
  “亲亲老公我爱你,天知道刚才收到电话的我是有多开心,多幸福,希望自己能成为最幸运的那个,能等到你亲手为我披上婚纱的那天,我会一直等,愿能和你一生一世,想你,爱你。”闵婷。
  
  “呕……你旁边帮你发短信的那个,是苏茗还是潘晓颖?反正不管是你们宿舍的谁,被我查到通通就地正法。”沈澈回道。
  
  ……
  
  新郎和新娘过来敬酒时,二表哥已经躲出去了。
  
  新娘端着酒杯问沈澈:“纪梵哲是你什么人?”
  
  “二表哥啊。”沈澈道。
  
  “今天是我的好日子,你别搞事。”新娘说。
  
  “我还有好几首歌没弹呢。”沈澈道。
  
  见新娘态度不善,沈澈道:“放心,我不会做没品的事,那座山在那里,翻过去了就是翻过去了。纪梵哲没有翻过去,是他自己的问题。你们翻过去后,有自己的康庄大道,我们作为见证者,对你们这对新人只是祝福,没有其他,祝你们白头偕老,永不离弃。我以茶代酒干了。你俩换上一杯白的,也干掉。”
  
  “他不能喝白酒,我替他喝。”新娘连喝两杯海之蓝,脸色酡红。
  
  沈澈冲了竖了大拇指,这样的妹子,二表哥肯定是追都追不上的。估计二表哥只是单恋,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歌可泣的故事。
  
  中午吃完饭。
  
  下午,车队载着新人,伴郎伴娘团,摄影师去海滨公园录像。
  
  由于去的比较晚,一直录到傍晚天色渐黑。
  
  在公园里做游戏时,一群伴郎和新郎那边的男性朋友,趁机对可爱漂亮的伴娘团下手,各种小游戏,男性们玩的不亦乐乎。比如抓住一个伴娘往半空中抛这种。
  
  名叫圆子的伴娘,被吓得几哇乱叫,到处躲避,伴郎团在捉她。
  
  她喝了酒,脚步不稳,歪倒在沈澈怀里。
  
  感受到温热和柔软,沈澈英雄救美护住她,以人类巅峰的体能一抗五,将五个小哥哥顶飞出十几米远。他抱着伴娘,在海边落日夕阳下,颇有一种楚霸王抱虞姬的即视感。
  
  ……
  
  MINI车队的小姐姐们依依惜别,约好下次正式的车友聚会再好好嗨,便各自开车离开了。
  
  沈澈坐在公园的一块礁石上,看着几十米的大海,以及海上落日。
  
  身旁走过来一个穿白色伴娘礼服,她用手摸着臀下的裙子坐下,道:“谢谢你救我。你穿的这么少,不冷么?”
  
  “嘘寒问暖,不如来点实在的?怎么报答我。”沈澈问。
  
  伴娘害羞一笑道:“整个下午,都只被你一个人抱着,还想怎样……这不算报答啊。”